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梦幻邪神 >梦幻邪神_第111节

梦幻邪神_第111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跟随着炎雪寒以及邪精灵去了帝国西北以后,梦情花似乎已经成功地取代了红儿在炎水寒旁边的任务!

经过爱情滋润的李梦月已经恢复了从前那种迷人可爱的状态,也许是她认为自己武功太低微的缘故,也许因为自己和炎水寒所共同拥有这宝贝儿子太调皮的缘故,她不得不守在皇宫里面静静地等带着着一切的来临!

悠悠,已经成为炎水寒妻子的悠悠,这一次是格外的珍惜自己得之不易的幸福!

现在的悠悠集团军已经进行了从新的整编,炎水寒亲口对悠悠承诺过,等到一天的降临,他将会和悠悠一起带着悠悠集团军去征战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悠悠本来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将领,不是一个天生的杀戮者,但是爱情的力量太伟大了,让她几乎改变了所有的一切!

然而在炎水寒还没有到达一个目的地之前,所有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风,吹得很轻,轻得有些像掀开新娘子红盖头的手,温柔得让人有些心醉。

这是一个很不协调的地方,绝对不协调,不协调之处,便在于这风!除了这清清的风那虚假的温柔外,一切都显得那般残酷而悲凉。

空气之中,不能掩饰的是一种伤感的味道--血腥味,很浓,很浓,这连续吹了几个时辰的风,犹未能散去的血腥味,使任何人都感到一阵心悸。

让人心悸的还源于天空中狂吼,嘶叫的寒鸦。太阳的光彩并不很明显,其实,今日的阳光很好,只是在这一片天空之上似是昏暗一片而已。那是数不清的寒鸦之功劳,那些灰暗的翅膀,似是死神的阴影。

在死神的阴影下,是满山遍野的尸体,这是人的尸体,天啊!是被人杀死的人的尸体。

一具具,横七竖八地躺着,绝对找不出半点规律,就像那丢弃于满地的兵器一般,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生机。

那几辆破败的已成碎木的辎车,在冒着淡淡的青烟,这的确是几辆已经破败得不能够再用的辎车,惟一留有一点形状的,大概便是那两只高大的轮子。车身像那拉车的战马一般,软塌在地上,破败的旌旗,在地上横倒着,似乎告诉了人门一个难以描画的悲剧。

人世的悲剧,生命的悲剧,死亡的悲剧,战争的悲剧!

风依然很轻,依然很柔,只是把那渐升的轻烟吹得斜了一些,斜得有些像妇女们弯曲的腰,那淡淡的阴影,竟能与地面上已流成溪水的血渍重合!这或许是个偶然,是一个可悲的偶然。

血并未完全干枯,那是满天寒鸦更加的残缺,几株叶已凋零得差不多的树,立成一种黯淡的凄惨,伴着鸦雀,在微微的秋风中被血腥熏得瑟瑟发着抖。

“呱呱……”地上的寒鸦秃然一阵骚乱地掠飞而起,连带着那些胆小的乌鸦也全都飞上了天空。

天空显得更为黑暗,蒙上了一层凄惨的阴影,到处都是乌鸦的翅膀,天--是乌鸦的天;

地--是失去了生命的尸体的陈列场。

不,似乎还有一具尸体是没有完全失去生命的,既然没有失去生命,那就不能叫做尸体!的确,那不是一具尸体,他还活着,便是他惊起了那满天的寒鸦。

惊起满天寒鸦的,其是实是那只带血的手,那只手像是刚从血里捞起来一般。

在这地狱屠场的世界中,那双带血之手的确显得有些单薄而微弱,他在地上缓慢地移动着有些颤抖的躯体。

似是在寻找什么?是在找刀?对了,是在找刀。不知道是谁的刀,但这把刀看上去很好。好,只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浓烈若酒的杀意自然而然地从刀身上散发出来,那或许是因为刀身上满是血渍的原因,能杀人的刀就是好刀。

那不知道是多少人的血才洗炼出着柄刀,而此刻刀却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拄手,像拐杖一般地拄手。撑起那不是很高大,却异常惨烈的身体。

血渍似乎已在他脸上凝成一种永恒的伤感,那紧披的战甲已辨不出本色,唯有一片殷红,红得有些刺目!是他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而那殷红的战甲之上插着一把刀,似乎不是很深,至少那刀仍有大半在体外。

这或许便是他仍没有死去的原因之一,但这种深度却不是常人所能支撑的,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另外几处伤口,已把战甲的大部分划开,成了一种惨烈的永恒。

血依然在流,不过被沾上的泥土堵塞之后,阻住了不少宝贵的血,可他还活着,就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铁仪望着黑暗的天空,望着旁边早已经死去的铁贰,他心中一阵悲痛,不过这仅仅是刹那之间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很好了,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在自己重新整理了帝国第三师团的兵力以后,他毅然的决定去花之集团军那一边!

所有一切都让人感觉心惊胆战!

所有的第三师团的士兵都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在他们经历过上一场战争以后,他们已经认为活着已经是一个上天赐予的生命了,这种生命活着是一种幸运,即使是死去也没有丝毫的遗憾!

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向西南海于防线进军了!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在自己刚刚到达西南边角地区的时刻,竟然遭遇到了大批黑龙帝国的士兵,不过很幸运的却是这将近他们十倍的黑龙帝国士兵都是运输粮食的!

而且更幸运的是这些士兵当中竟然没有狂化战士的存在!

其实这也不能够责怪黑龙帝国的首领,谁都不会想到在自己的屁股后面会出现这么一支部队,而且这么不怕死!

两军想对垒,勇者胜!

疯狂的杀戮,所有的粮食上面都布满了红色的液体!

虽然身体传来一阵阵巨大的痛楚,可是铁仪依然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完成没有完成的任务!只是这些却彻底的断绝了海于城池内的那些狂化战士们!

然而在天降帝国的内部!

一座黑色大大山之中:山洞之中并没有半点应声,很死寂,似乎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深不可测的感觉很强烈,在这种时刻,沉默所代表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可怕和紧张。

“慕容敖,我数十下,你再不出来,我便放火烧,以烟熏死你,然后在强奸你妹妹的尸体!”一个疤脸汉子吼道。

“哈哈---”几个凶神般的汉子突然全都爆出一阵哄笑.他们神情之间充满的全部是一种野兽的光芒!一种可怕的欲望!

那疤面汉子狂笑道,但便在利那间,他竟笑不出来了。笑不出来是因为一个人,若幽灵般突然出现的人。

那是炎水寒杀气已经在印堂上凝成了一股杀意的炎水寒,让人心寒的是炎水寒的眼睛,那两道似有实而无形的目光,若一根根毒箭,深深地插入所有的人心中。

炎水寒在得到毒秒传来的消息以后,仍然是迟到了两个小时!

没有想到黑暗中的力量竟然提前爆发了!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慕容敖和慕容玉没有事就好!

死亡的气息从那七色的魔气刀刀渗透出来,那是一种不能阐述的感觉,谁都不明白那是刀还是死神还是什么?从来没有人想过刀是可以散发出这种气势的也从来没人想到过死神会装在刀路中的但那的的确确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气息。

“魔君!”第一个发出惊恐呼吸的人便是那疤脸人,而其他人似乎也从一个迷茫的梦中醒转,骇然而呼道。

“柳无名,是吴笑天派你来的?”炎水寒冷冷地向眼前这个脸上已经增添了一个刀疤的老熟人,冷声喝问道,同时向前逼进了一大步.现在的柳无名失去了刚才的狂妄,变得有些惊慌地后退一步,壮胆似地喝道:“魔君,现在天降帝国已经四面楚歌了,现在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一”蔡伤冷笑着望着无知的柳无名,冷冷道:“天下任何人都可以说我,就是你柳无名没有这个资格说我。手下败将!”

“杀!”柳无名似乎害怕和炎水寒推延时间一般,只见他猛然命令道。

“嗖、嗖”两声弓弦的暴响两支劲箭若两道魔幻幽灵。伴着两声惨叫,插入两名刚想冲过来之人的心脏,准确度和力道惊人之极,却是从树林深处标出。柳无名根本就没想到在树林之中仍隐藏有如此用箭的高手,他们一直防着洞中的慕容敖和慕容玉的攻击却想不到会受到另外的高手袭击一时没反应过来,便已经死于非命。

炎水寒的动作并不比那两支箭慢多少,绝对不会慢多少在那两支箭射入两人的心脏之时,他的魔气刀已经在那八个人的面前亮起了一道美丽而凄艳的屏障,带着狂烈而野性的劲气,似要撕裂一切地卷向那所剩的八人,他根本就未曾想到这么多人.若是连手起来那种可怕的杀伤力和战斗力是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抵挡的,在他的心中唯有无穷梦幻中的魔门色彩的力量驱使他出刀、攻击,其他的一切并不重要。

这一次刺杀慕容玉与慕容敖的十几个人都是吴笑天亲自挑选的,加上柳无名,他们无一不是好手,虽然蔡炎水寒的武功已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х_còМ入顶级高手之流,但想将这八个人杀死,几乎是完全不可能更有可能反被这八个人送掉性命,但他必须出手,洞中还有他这一次的目标,绝对不能够出事的两个重要人物!

这八人,每一个人眼中都闪现出一种视死如归的色彩,其实吴笑天他这一次派出的高手足够应付突发情况了,但是他绝对没有预料到已经是万人之上的天降帝国皇帝竟然会亲自出手,如果他知道的话,相信绝对还要派出更多更强横的杀手过来,但是眼前这八人似乎也知道眼前对手的可怕和重要性质,他们几乎都用上了不要命的招式,似乎想用八个人的性命来换取炎水寒的性命!

炎水寒无暇细想,因为他所面对的敌人,绝对顽强得可怕。不过.幸亏那两支劲箭打乱了他们的阵脚,而炎水寒自一开始便以最凶猛的攻势进攻使他们一时完全无法组织还击,不过还击只不过是迟早的事,只等炎水寒那疯狂的攻势稍一缓和便是反击的时刻。

“嗖、嗖!”又是两支几乎同时射至的劲箭;依然任何小看炎水寒的人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死而且死得很惨。

“铿、铿…”无数强烈的震荡,炎水寒的对势之中出现了一些凝滞,他毕竟是人,而不是魔面对这八名强手一人之力始终有限,虽然在暗中箭的配合之下,一开始便杀了三人,但他们并非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炎水寒所面对的仍有五名强手,这是一股绝对不能够低估的实力。

而随之加入的柳无名和另外三名一流高手更让形势变的危险起来!

柳无名这一次用的是剑,剑是兵器之王,心细人之中的高手最擅长的便是用剑、剑,是一种很古老的兵对也是一种很灵巧的兵刃,柳无名就很增长攻击,很擅长对着别人的死角发招这是他剑法的特点不过这是一个很难以达到的标准,靠的不仅仅是功力而还必须有大智慧和高悟性之人,才能够真正地找到对方的死角无论是谁,无论是何等的高手,都会有死角存在,那是人体极限的限制只是一个高手,他比别入更会掩饰这个死角而且,无论是在防守还是进攻之上,他都很少将自己的死角暴露给对方那便是高手与低手的分别、而真正的高手达到最高境界.而且还擅于制造死角在天中生有之中给人以最无情的扑击,这正是剑的可怕之处。现在的柳无名和从前那个柳无名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如果说开始那个柳无名是一头凶猛的狮子的话,那么现在的柳无名就是一个幽灵,融合了另外一个绝顶高手心神之后的柳无名已经再也不是普通的高手了!

炎水寒对本身也可以从出魔气刀的死角击出,但他却无法从自身的死角击出。不过这种从死角击出的招式也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得到的可怕,能够有炎水寒这种死角明悟的人.在江湖中并不多因此能真正与炎水寒并驱的高手也不会很多,即使是在整个帝国也不出现几个人!

柳无名更不能,他虽然也是个强手,却仍不能很清楚地找出炎水寒的死角所在,不过这对炎水寒所造成的威胁绝对不小。

炎水寒被一柄剑和另外其名高手到追得斜斜地退了一步,全因那八把兵刃的确很可怕,很凶猛炎水寒的身子似是罩在一层凄艳的晚霞中一般,那已经完全超过了魔气刀的意境,而达到了一种禅的境界.对已经不是魔气刀人已经不是人,而是一种可怕而汹涌的能量.在疯狂地扭曲和鼓动,那激射的杀气和劲道只将所有的兵刃都震得‘嗡嗡”作响。

炎水寒手中的魔气刀竟然开始从七中美丽梦幻般的色彩转移成了一道单纯红色的魔气刀色彩,这其中更是充满了让人害怕,让人心惊的诡异,一种出自心底的恐惧色彩,那似乎是一种欲火重生的意念,更是一种魔化到一个及至的表现,所有人都无法把握这一切,即使是炎水寒自己也不能。

如果他还能够遭遇皇宫水洞里面的魔门上一代主人的话,相信他一定会惊讶无比,能够从七道魔气刀色彩达到另外一种单纯的色彩,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轮回,一个超越另外一个可怕境界的轮回,一个让所有人都吃不已的轮回。

第二卷 第二节 第九章 单纯公主慕容玉

‘呀”一声惨呼之中夹着一声闷哼一名大汉的手连同刀一齐飞出了好远,那鲜血迸射而出洒成一片灿烂的风景,炎水寒的肩头被削下一块皮肉,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和杀机,在这个时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梦幻邪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