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梦幻邪神 > 梦幻邪神_第114节

梦幻邪神_第114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5: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14
存而战。

“大帅为何如此急攻?”副将不解的望著慕容中正。

这次进攻成败与否就看我们是否能够在天降帝国援军到来之前拿下水门。”慕容中正略略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时间紧迫,也只好不计伤亡了。”

“大帅过虑了,如今天降帝国各处防线都正闹得不可开交,就算有援军又何足惧哉!”

水门虽然不象海于以及玉门那样地处咽喉,一关在手,便可以切断南北交通;不过也是出于东西南北的交通要道,而且就坐落在天降帝国河畔。由于其他地区地形崎岖,大批物资的运输一般得靠河运,如果不攻陷此处的话,神之帝国就无法顺利的从四面运送战略物资供大军在天降帝国境内作战。

还是出神之帝国的长远大局,都必须拿下水门。

“报!启禀元帅,天降帝国炎猛集团军军队正在强渡我们后面防御河。”

“什麽!”慕容中正一惊,由于自己担心天降帝国来援,所以在南岸部署了大批骑兵;没想到炎猛居然不按常理出牌,强渡防御河,突击北线相对薄弱的神之帝国佣兵。如果被他强渡成功的话,整个战局就不用打下去了,甚至自己那南岸的军队也有覆灭的危险。

“传令下去,立刻命令南岸所有骑兵迅速支援北岸;同时步兵全力攻城。”慕容中正当机立断道。

步兵肯定已经来不及救援北岸了,索性用来攻城。炎猛这个方案虽然在战略上有很大的优势,而且从某种程度上已经被他得逞了,但是同时也有巨大风险。

自己从很大程度上也是被佯进的天降帝国骑兵所迷惑,从这个情况估计,强渡防御河的炎猛并没有太多的骑兵,北岸的神之帝国佣兵之中的骑兵还是有很大的几率把以步兵为主的天降帝国炎猛集团军赶下河去。此外,就算炎猛度过了河,只要自己攻克了水门,整个战局的胜利依然属於自己,在北岸的炎猛集团军将处於前后合围的窘境。

从整个战况看,胜利的天平依然在向自己倾斜。

炎猛啊炎猛,这一次我就要让你知道用兵一味出奇的恶果!慕容中正自信满满的想道。

所谓的战争,就是比拼双方将领之间谁失误的更多,然後就是谁的运气更好。认为名将在战争中不会犯一点错误的人无疑是幼稚的。

事实上,无论是慕容中正还是炎猛在这场战争中都犯了致命的错误。

慕容中正误认为炎猛会直接救援水门,所以在南岸部署了重兵,造成了北岸兵力的相对薄弱。

炎猛利用水门位河流向由东向北的转折处这个特殊的地形位置,所制定的战略方案虽然有点冒险,但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其大胆出色的决定。

可惜这个方案由于兵力的调配上的不足而蒙上了污点。

为了让兵力得到完全的运用,炎猛让第六和第七师团几乎全部的骑兵向水门运作,以迷惑慕容中正;虽然达成了疑兵的目的,但同时也造成了渡过河的天降帝国缺少骑兵,面临被神之帝国优势骑兵压著打的危险。

事实上,如果炎猛把一部分骑兵换成步兵的话,虽然会使得这部分步兵无法投入战场,但却可以让自己的处境大大的有利。

炎猛面对著强大的神之帝国骑兵的冲击,确实是有些焦头烂额了。虽然打退了神之帝国佣兵四、五次进攻,但是一百六十辆战车在一个多时辰的激战中,已经报废了一百四十五辆,剩余五辆也就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斗力了。战斗的惨烈也可见一斑。

神之帝国在慕容汴集团军军团长的指挥下,迅速抽出了十万人的兵力,准备向炎猛在此进攻。慕容汴是摸容中正之子也是神之帝国的名将。

炎猛这一边已经有五万步兵和仅有的八千骑兵渡过了河,排成了整齐的方阵,准备抵抗神之帝国铁骑的冲击。在这些军队后面,依然有源源不断的大军冒著神之帝国远程攻击的弓箭争分夺秒的渡过河来。他们很清楚,前面的同胞正在用生命和鲜血来争取时间,时间决定了战役的胜负、自己的生死。

一阴风拂过,天边仅仅露出一丝的光亮,但正是这微弱的所在,仿佛能将炽热的张扬渲染到了极点。远处的山的阴暗处有若地狱的叹息之墙,一片死寂。

变化无常的云早早地际会在了一起,凝聚成了飘渺的阴郁。渐渐的,彼方延绵的山脉镶起了一道金边,将云彩给染红了,而光线十分艰难地突破了它们面前的白色地毯,犹如天上众神拨开云雾冷眼观察著人世间那残酷庸俗的变化,等待著即将来临的由飞溅之血勾勒出的遐想。

“就让这些不堪一击的家夥领教一下我们锥型突击阵型的厉害吧!”慕容汴踌躇满志地叫嚣道。早已步入中年的他抖擞起精神,抽出腰间的长剑,摆出蓄势待发的架势。

第二卷 第二节 第十一章 慕容中正

根据慕容汴的布阵,神之帝国这次列出的是最直截了当的圆锥型冲击阵型,看来他们完全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打算一次性彻底地击溃对手。精锐的重骑兵处於中间,两侧则是神之帝国佣兵最引以为豪的轻骑兵,攻击力绝对一流,恐怕大陆没有哪支军队可以正面阻击他们。

“冲啊,击溃那些懦夫!”慕容汴一声令下,剑尖一指,成千上万条巨龙冲将出来,喊杀声震天动地,漫山遍野地突击过去。

在战斗的一开始,形成了一面倒的局面。无论是从人数上还是从兵种上都处于劣势的炎猛集团军,只是在用血肉之躯在争取著时间。渡过河来的将士迅速填补战友的空缺,勉强保持著防线的完整。

呼兰人呼啸著,叫喊著,从远处压过来。

娴熟的骑术使他们巧妙的避开了弓箭的侵扰;在到达七十步处,开始在马背上弯弓搭箭,随著一声声破空的弓眩声,大批的圣龙将士倒了下来。

双方终於混战了一起,战端一开便是一阵乱砍,转眼间就是肢体和血液在翻腾飞舞著,血洗之宴以最通俗的方式展开了。由於是出乎意料的乱战,因此一时间双方皆处於了疯狂状态,一上来就是无数士卒东倒西歪地惨死当场。突然,又起了一阵大风,尘土贪婪地遮住了整个天空,肉眼已经失去了价值,敌对双方仿佛是在飞沙走石间挣扎的无头苍蝇一样地到处乱转。

“将士们,你们是圣龙的勇士,你们是天可汗的子民。难道现在你们要在这些野蛮人面前退缩吗?难道你们要放弃同胞用生命换来的阵地吗?你们的背後就是圣龙河,就是你们的母亲河,河的後面有你们的父老乡亲、妻子儿女。难道你们要在一次让这些野蛮人鞭挞你们的亲人,蹂躏你们的妻子吗?”

风雨运足了内力,在喧闹的战场上如此清晰的传到每一个将士的耳边,顿时风雨领导的军队的士兵们好象都变了个人似的,眼神都好象是要下山吃人猛虎一般,大多数人浑身都充满了一股执拗的蛮劲。他们都是因为看到自己的战友如同垃圾一般被人杀害而感到了无比的愤怒,这股愤怒压抑了很久,一般都是转化为恐惧和逃跑的行为,而如今转变成了忍无可忍的思想意识,那是一种要将眼前的“蛮族”劈成肉酱的冲动。

这一边,,哈里哧正率军奋蹄冲杀起来,以刚强的剑法出名的他朝四处野蛮疯狂地挥舞著利剑,敌人将领和士兵的头颅就好象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桃子一般地坠落到了地上,然後随即就被马蹄与人脚踏得模糊得犹如肉泥。

哈里哧头也不回地继续冲杀了下去,他的锥型阵型就像一柄利刃,将敌人的阵型越打越靠後。而事实是,风雨的前突的弧阵势此时逐渐有秩序地後退起来,好似一块吸水量极大的海绵,将对手的攻击照单全收,有多少吸收多少,虽然依然有些不协调,但是基本上达到了要求。而呼兰人的军队则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了。

正在这时,炎猛冷冷的一笑,一声令下道:“轻骑兵包抄突袭!”

于是八千骑兵发挥了作用,从两翼以风般的速度突击过来,将神之帝国的军团团包围,紧跟著两侧的步兵将包围圈加深加厚。

“怎麽会这样?”慕容汴心烦意乱地大叫道,他不停地调转著突击的方向,可是这时才发现四面八方皆是敌人的部队,自己越是冲击,则本身的阵容越是混乱不堪,呼兰族的军人倒还算好,可是那些被强行征来的其他部族的士兵就不行了,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和原先的镇静,开始没头没脑地乱撞起来,可是他们的每次攻击都犹如泥牛入海。逐渐地,他们开始逃亡了,大呼小叫地奔走起来,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给我回来!”慕容汴砍死了好几个逃兵,可是越杀逃的人越多,根本就禁止不了,反而自己本身的力量越发削弱了。

“冲啊!”感觉可以乘胜追击的炎猛大手一挥,他的士兵们舍身忘死地冲了过去。实际上,目前的局面是令他们都感到意外的,士兵们也不能理解自己哪里来的力量和勇气,有不少的莫名其妙的感受,可是大好前景就在眼前,於是很自然的放开了打了起来。

炎青立刻便遭遇到了慕容汴,多少有些吃惊的炎青也不管是谁,二话不说地挥剑相向,哈慕容汴天生神力,坚强地格挡了一下,随即便展开了反扑,二人的战马绞在了一起,杀得难分难解。

只见慕容汴一剑砍下去,炎青没有能够挡住,以至於一下子摔下马来,当炎青刚刚站起来要还击时,一支由远出的弓箭手射来的利箭刺中了他的后心,要不是炎青毅然地用剑插在地上坚持不倒下,并且迅速地坚持著舞剑保护自己,恐怕早就被杀死了。

“炎青!”炎猛紧张地高呼道,这时的他只想要保全自己的儿子。

飞也似的策马而来的炎猛挡在了炎青面前,为他挡住了慕容汴致命的一击。慕容汴显然没能料到对方来得如此迅猛,不由得後退了几步。但是依然随即冲了上去。而这时炎青已经被尾随炎猛而来的天降帝国士兵救走了,挡在慕容汴眼前的是名将炎猛!

慕容汴从上而下地力劈一剑,却被炎猛轻易地挡住了,并且炎猛立即顺势荡开慕容汴的兵器,旋即就是一剑,居然将慕容汴握剑的手给斩断了!慕容汴毫不停顿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鲜血横飞之下,倘若不是有著坚强的意志力,他也险些掉下马来。

“我看你以後还怎麽伤害我们的人!”炎猛狠狠地说,眼睛里充满了饿狼般的锐利杀气,似乎等待著慕容汴的就只有死亡了。

不过慕容汴却没有预料的倒下,相反突然双眼赤红,左手夺过一把枪,就像炎猛刺来,其力度更胜刚才。

炎猛吃了一惊。

由於匆忙间的抵挡,被震得双臂发麻。只好一边急忙运转身上的阴阳真气,以期尽快恢复;一面则狼狈的躲避慕容汴的攻击力。

幸好炎猛的部下们即使赶到,一队长枪兵以长枪齐刺将欲上前继续攻击的哈里哧拦住,并且弓箭手乱剑齐发,使得慕容汴只好退避一下。

只见慕容汴接过一柄长剑,握在左手,剩下的将士们见了仿佛吃了定心丸一般,在他的剑光的指引下,疯狂地拼命地突围著。当时的杀戮已经不是天昏地呵能够形容的了,那完全是乱七八糟的屠杀,没有方向,没有敌我,眼前只要是人,双方都会不顾一切地杀掉,为的就是逃生或者围剿。

正在此时,在神之帝国后方突然又是一股尘烟,铁蹄阵阵,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

神之帝国佣兵集团军大喜,以为是被慕容中正从南岸调来的後续骑兵也及时的赶到了。这时的神之帝国集团军有若在长久的黑暗里看到了久违的光明一样,迫不及待地冲出了重围,以昂贵的代价换得了生路,踩著尸体与鲜血的他们怀著庆幸和失落并存的心情迅速退过去。

而炎猛却是头冒冷汗,手足冰凉。

从後面来的只可能是神之帝国的援军。

回顾四周,自己这一边也损伤惨重。虽然不断有将士渡过河来,但依旧弥补不了刚才的损失。在北岸能够一战的将士只有两万而已;加上刚才激烈的厮杀,人困马乏,阵形散乱。如今只要有一万神之帝国骑兵的突击,恐怕就要全军覆灭了。

炎猛暗自苦笑,一阵悲愤,想不到自己一场辛苦,到头来却成了一场笑话,兵败如山倒的景象,在炎猛的眼前强烈的晃动,骑在马上的炎猛身体一阵晃动。

正当炎猛暗叹一声,以为自己这一方要功败垂成时,戏剧性的变化产生了。

这支军队突然向神之帝国佣兵集团军攻来,炎猛仔细一看,居然是第五师团长天幸带来的一万骑兵。当炎猛给他的指令是防御原先阵地,哪里知道他小子天性好战,结果竟然赶了过来!

烈风、血幕与沙尘已经散去,一场血战好似一场曲终人散的宴席,只不过这次宴席的主菜就是鲜血而已,生命或是鲜血什麽的,在此时此刻根本就一文不值。虽然神之帝国南岸的后续部队最终到达了,可是面对著惨败的战友,和已经与炎猛集团军会师的第五师团,已经於事无补了。

在水门城下的慕容中正冷静的看著战局的发展。

一队队神之帝国的勇士顶著盾牌、冒著箭雨,奋不顾身的爬上城墙。

经过十多天的血战,天降帝国水门城的南门终於被打开了,神之帝国士兵犹如潮涌般的杀入城内。

城池将军,叹了一口气,虎目怒张道:“将士们,我等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说著亲自率领一队兵马,投入到巷战之中。

慕容中正没有想到,自己麾下的这些在平原上驰骋无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梦幻邪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