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梦幻邪神 >梦幻邪神_第130节

梦幻邪神_第130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看来还真是时代更换的太快了啊!人的思想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这时,蓝月亮穿过云层,将清冷的光辉投落下来,满院月华在我们身上重新镀上了一层幽蓝的色调,空气中无数蓝色的尘埃如有生命地律动着,仿如在浪漫中浮动着淡淡的幽伤……

炎水寒忽然低低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没有想到炎水寒的句子刚刚念完,慕容冰的脸色突然变的一暗淡,似乎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般。

通过那夜一番闲聊,炎水寒与慕容冰慢慢消除了疏离感、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航程之中,首次出远行的红儿对沿海观看到的景色兴奋不已,不时拉着炎水寒指指点点、吱吱喳喳个没完,

炎水寒只得舍命陪美女,当然其中有时还包括了慕容冰——陪着活力十足、精力充沛的美少女四处观望,其实是相当累人的,让炎水寒感觉比打了一场大仗还要辛苦。不过,一路有美相偕,尽览北漠风光,却是羡煞旁人了。

有时红儿看到天空中的海燕的,就会直嚷着逼炎水寒陪她去看;而慕容冰有时在船舱里呆得闷慌了,便把炎水寒拉进船舱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丝毫不顾忌惹人非议,说话说得累了,便把他的身体当成了睡枕,抱着他舒舒服服地入梦,似乎一点儿也没意识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危险性;

进入了大海另一个溪流天河流域附近以后,那片生机勃勃的景色令他们眼前为之一亮,这里的船只也显得绸密起来,随处可见象朵朵白云一样分布在船舶上的帐篷!

其中炎水寒更和其中的精致小女孩打成一片,他认为这么漂亮的小女孩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嫁给自己那个才2岁左右的儿子。

不过可爱的小女孩在接受他给的一个金光闪闪玩具以后,竟然毫无心机地就答应了下来!

等到了神之帝国海岸以后,慕容冰告诉了炎水寒自己住在京城的地址,然后两人便分手了!

如果不是为了接受海岸地区的消息情报的话,相信炎水寒会忍不住直接跟慕容冰回去!这是男人改不了的好色毛病!

海岸地区第一座城名为:神之呼唤!此城颇有的气派——坚固的城墙内是风格粗犷的建筑,与大陆上国家的边防城池一样,神之呼唤也分内城和外城,内城为砖石结构的主城,虽然主城比不得帝宫皇峨那样辉煌与华丽,却也相当有气势;外城是约占去整座城四分之三面积的民居和市集,民房大多数是用圆木搭架起的建筑,虽不见舒服,却也实用和坚实。当然,这里的繁华和热闹程度是绝对比不上帝都神之都市的。

然而当炎水寒看到接应自己的第一个魔门高手时刻,他眼神之中暴闪出几道炽热的光芒!

他的身材虽也挺拔结实却明显比起壮人那么粗横高壮,一双神光湛湛的黑色眼瞳,感觉显得相当神秘。一头苍灰色的白发代表着他年纪已经不小了,还不时会有剧烈咳嗽的动作,像是身染重疾的样子,但除此之外,他那利索的动作、充满暴发力的肌肉则表现出不亚于年轻人的活力。但大多时候只是表现出一种儒雅、潇洒而从容的气质,加上那股神秘的气息,使他整个人显得高深莫测,让炎水寒有点全猜不透深浅。

当炎水寒接触到他看似不经意地投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时,炎水汗发现他那双有着莫名熟悉感觉的黑瞳竟象一潭深不见底的幽蓝湖泊,而目光里更有一种令自己难明的意味。

“魔门第一高手魔人参见陛下!”当他发现炎水寒一直盯着自己的目光时刻,他微微躬身道。但是从他嘴角处不经意番转的弧度,炎水汗知道自己遭遇了一个桀骜不逊之辈,自己必须用实力去证明一切~!

“相信你内心之内还不怎么服吧!”炎水寒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他对眼前魔门青年反而产生了一点兴趣,他需要的就是向眼前这种不屈的人才,而不是那些只知道拍马屁却没有真正实力的家伙。

“就让我用实力来让你知道你没有跟错主人!”炎水寒根本没有给魔人解释的时间,手中的魔气刀已经渐渐慢慢地行成了。

魔人对魔门是绝对中心的,不过当他看到传说中的魔君竟然这么年轻,他内心之内的确有点不平衡,可是却没有想到魔君竟然一眼就看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在私心中,他有一种淡淡的怯喜。

当炎水寒魔气刀形成七彩颜色的时刻!魔人心里一阵兴奋,因为他感觉到了炎水寒那魔气刀的存在,而且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魔气刀的强大力量,他很想用自己的力量去碰撞魔气刀上面的力量,这属于高手之间的兴奋,一种寂寞高手的期待。

可惜在刹那之间,他原先兴奋的脸色全部变了,虽然能够感觉到魔气刀的存在,但却并没有任何方位,那魔气刀的确确是存在,存在在哪里?魔人却不知道.他每一个预料这柄剑一定会出现在它最该出现的地方,那便是破击这一刀的杀机和所有的后招.离炎水寒越近这种感觉越清晰,那魔气刀也越来越真实,一 “当!”一声轻脆得有些让人吃惊的声音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的确,这一声轻响是由每个人的心头升起来的.脆响之后,便是一切都恢复正常,魔人依然是魔人,他的身子已经不是在进,而是在退,狂退,很慌张的狂退,像是有一个索命的鬼在追逐着他,使他不得不退,更似乎是越远越好,有多远便有多远,在他的眼神之中更多的是惊惧。

炎水寒的身子便像是突然淡化了一般,只不过魔人看到了炎水寒的笑脸,那有些可怕但又那么真实的笑脸,他也弄不明白炎水寒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得这么近,于是他又感觉到了魔气刀的存在,说实在的,他根本就未曾见到炎水寒的魔气刀,不知魔气刀从何处来,也不知,魔气刀往何处去,他知道魔气刀的存在全是凭着自己的感觉,知道这魔气刀的存在。

魔人知道自己必须出刀,不能再退,绝对不能,退只有加速他的死亡,他清楚地感应到自己绝对不会比炎水寒跑得更快,不会,所以他必须停下身子出击。

魔人的身子说停就停。停住之时便像是钉在地上的钉子稳定得叫人心里吃惊,也显得极为古怪,叫一旁的红儿也微微吃了一惊,但是仍然没有看到炎水寒的魔气刀从哪里出来,只是有一道微闪的电芒亮了一下子,便又重新归于寂静,而魔人的身子却被抛了出去,像是一团肉球一般。

魔人冷哼了一声,但他的身形很快便停了下来,也很快便改变了角度,在他起身之前,踢出一脚,是扫向炎水寒的下盘.这一脚极快,像是一道水磨般的幻影,满地都是脚但谁都知道,真正的脚只有一只.魔人却一声嘶哑,身子又疾翻而出,因为在他踢出这一片脚影之时,便有一道不知由哪儿射出的电芒标射了出来,那般突然、那般强劲、那般狠辣、那般快捷魔人的脚流了血,不多,只有三道魔气刀痕,这只是他见机得快,否则,恐怕他的一条脚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魔人的确没有想到炎水寒竟可以从这种角度下手,而让他发现不了这柄魔气刀是在哪里,这种可怕的程度几乎快让他发疯了,想到一个人满身都可以出魔气刀,满身都是杀人的魔气刀,无论是谁都会受不了,魔人也是这样。

魔人想到了魔门长老天职的话,什么人都可以反抗,但是绝对不可以反抗魔君,什么人都可以怀疑,但是绝对不能够怀疑魔君,只有这一刻他才真正地感受到魔君的可怕,只是此刻他已是欲罢不能,炎水寒的气势早已经将他完全锁定,如影随形地跟上来不停地攻击,而且速度总比他想象的更快,连让他还招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可悲。

魔人立刻感到不好,但发现已经来不及了,炎水寒竟然追至他刀势之外,他根本就没有看到炎水寒在哪里,这的确是一件极为要命的事.魔人的身子竟在空中连用,向刚才位置的反方向冲去,但仍忍不住惨叫一声,天空中飞洒下几点鲜血.炎水汗也没有想到魔人竟会在空中换气,竟逸出这一招本来可能要他命的一刀.当然炎水寒有意地偏过了一点点,但是仍然厉害无比,没有想到魔人的表现的确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想不到魔人的武功竟会如此厉害,反应如此灵便和.魔人却是有苦自己知,他本以为自己已是天下有数的几位高手,却没想到这里一上场,才发现自己与别人的距离相差的确大远太远了,刚才虽然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但那缕魔气刀气却己重重挫伤了他全部的筋脉.炎水汗似乎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之人,他的身形依然若鬼较一般,不紧不慢地赶到魔人的身后,没有人可以形容这种身法的可怕,没有人敢相象。这是人的身法,便像是阴魂一般,在这里隐逝而又在另一处突现.的确没有人可以想象这种身法的可怕,也没有人可以不为这种身法而颤栗.红儿的眼中射出数道狂热的光芒,他在心底对炎水寒多了几分崇敬,因为炎水寒只一上场便已看出了魔人的武功,也的确,他自问不可能胜得过冉长江,也不相信在场之中,除炎水汗之外,还有人可以胜得了魔人,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了眼,魔人不可否认地可以成为一代顶级高手,那种凌厉的气势。

第二卷 第二节 第二十五章 爱欲横流

但是更可怕的却是炎水寒的气势,几乎是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气势,只让别人没有插入一根针的机会,这才是真正可怕的高手,可怕的气势.炎水汗的每一步步都似乎是那般玄之又玄,每一个错位都那般惊心动魄,便像是每走一步便有一种感觉,那便像是被掉进一个无法退出的漩祸,将他们的心无限地向中间拉拢,那种空洞、失落、无奈的意境使他们想要大喊大哭,大叫大笑,但他们笑不出来,他们也不能够发出任何声音,谁也不想放过眼下这精彩得让心揪神紧的战局,谁都害怕因为这一叫而使这个战局改变,那样似乎极有可能,谁都看出魔人只是在苦命支撑,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可以支持多少招.魔人心底极为空洞,空闲得像失落了一切内脏,一切可以让人感觉到存在的思维.魔人的确是一个极为顽强的对手,其实每一个能成为魔门年轻人中第一高手的人绝对是极为顽强的,这是魔门选人的准则!

魔人的表现也同样是那般顽强,那般生动,那般有生命的爆炸感,的确,也便像是一个煤开的烟火.具体地说,应该不是他像爆开的烟花,而是他的刀,他的刀在他的脚刚刚一着地的刹那,便像是爆开的烟花,闪烁出一片凄艳,密集地兜向炎水寒.他的反应的确快得惊人。他的刀法本身也是极快,再加上他的顽强,他的求生欲望,才会有他这奇迹般的一刀,这让人而不得不赞赏的一刀.这一刀,便像是在炎水寒的身前开满了无数的鲜花,开得那般艳丽,那般灿烂,那般凄艳,那般动人,更可怕的却是这一刀变得无比肃杀.这是绝招,是魔人的救命绝招!

人的呼吸似乎全被这一刀所斩断,全都将心种提至最紧张的状态,因为不为这一刀所震骇而色变的人没有几个,当然炎水寒是例外.炎水寒的神情只是微显惊讶和少许的赞赏,因为魔人这一刀所惊讶,也因为魔人那种狠劲微微有些惊异,但他绝对不是怯缩,这个世上似乎并没有谁可以让他快缩,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住宿,一切都是那般自然,一切都是那般生动,一切都那般从容,便像他的步子。

这才自己的手下,这才是自己所需要的人才!

炎水寒的步子依然是那般轻松,从容而优雅,也没有人看到他的魔气刀在哪里,自从上一次山上之战以后,炎水寒就已经将魔气刀从七种颜色变化成一种颜色了。而现在他更可以让魔气刀消失!

若有人要问炎水寒的魔气刀在哪里,相信炎水寒定会告诉他魔气刀在心中,心中有意念,意念无处不在,因此魔气刀也是无处不在,无处不可放创,无处不可出刀;无处不是刀.的确,炎水寒的魔气刀的确似是无处不在,无处不存,无处不出,让人感觉到他便像是一个浑身长满无形之刀的刺猾,或许是他自己本身便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刀.魔人深切地感受到了炎水寒的存在,每一次他总是被炎水寒的魔气刀先一步攻入心中,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无论他的刀势如何凌厉,无论他的气势如何强劲威猛,无论他的心种如何聚中在自己的刀上,而炎水寒那柄意念之魔气刀总会早一步刺入他的思想,统治他的意念,让他感到炎水寒的魔气刀那种无处不在的可怕.魔人心头的驻异绝对不会比那些对他这一刀感到骇异之人小,因为他居然发现炎水寒的魔气刀竟然可以让空气都不透进来,虽然不能斩断对方的意念,绝对不可能将对方的思想完全毁灭,那是一种纯粹的以另一种形势存在的气势,也只有这样的攻击才是最可怕最有效的.感到一阵虚弱,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也破不了炎水寒的魔气刀,正像他完全无法斩断对方的意念,完全无法让对方禁止住意念,因为他在精神上的修为永远也无法追及炎水寒,这是他的自知之明,他更明白为什么炎水寒的魔气刀总会在最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那是因炎水寒那柄意念之魔气刀早已将他心中的一切思维完全清楚,自己对于炎水寒来说,便像是一个没穿任何衣服的人,包括自己的思想,都是赤裸裸地展现在炎水寒的眼下,因此他注定只会有一个命运,败亡的命运,便是他的武功再高,结局仍然是如此.自己感觉到魔气刀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梦幻邪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