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梦幻邪神 >梦幻邪神_第132节

梦幻邪神_第132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1-07 20:46: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12
步步为营的环境中张开了自我保护的面具;当同龄人还处在温暖的家中经营著七彩的梦想时,我早就领略了世道的阴险,战争的无情,在冷酷的杀戮中为生存而杀人。什麽是危机?我的存在对别人来说本身就是最大的危机!我也会失败的,但只要让我尚有一息生机,最终失败的只会是我的敌人!就算是极恶的形势,也不能压垮我的斗志,击溃我的尊严,消解我的信心!”炎水寒答道,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悲也无喜,只有一种可怕的平静。

从生死城倒霉星的出现,炎水寒的人生早已与所谓的和平安逸隔绝,血与火的锤炼不仅让他习惯了死亡,也将他的心志打造得既冷硬又坚强。他步之所至,鲜血铺就通向权力王座的红毯;他剑之所指,火焰点彩出世间绚丽凄美的画卷。

“这就是男子汉的担当麽?还是属有夫君独有的傲骨?俯仰天下,有我无敌,锐烈决荡……”红儿痴迷地说道。

“我只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已。”炎水汗突然止话停步,因为他感觉到大街上有一股比呼啸的风更凌厉的气势向自己压迫过来!

“世间只论成败,而不问过程!”炎水寒突然豪气冲云天地说道。

“如果能让你感受一下失败的滋味,挫一挫你的锐气也是好事。别让你炎水寒总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红儿向炎水寒吐了吐舌,摄揄着说道。

炎水寒苦笑着答道:“我的锐气在你面前被挫得还不够么?在我红儿大小姐面前,我哪里敢自称天下第一呀!我这人可是很惧内的。”

红儿听了“格格”一阵娇笑,而加红儿自知吃了亏,但一急却说不出话来,俏脸不知是急是羞涨得通红,非常可爱。

炎水寒见此情景便去捻红儿的腋下呵她痒,把红儿捉弄得花枝乱颤,左闪右避,忍不住连番讨饶:“夫君,你饶了我吧,我也不敢笑你了!”

炎水寒不经意地看到红儿现在整个人此时已经是布衩零乱,乳峰半袒,娇肤微裸,一室皆春,不由心中一热,大笑著说道“看为夫现在如何好好整治你们!”

说完将她整个人一把拥入怀里,红儿柔顺地依偎在我胸膛,闻著炎水寒身上浓郁的男性气息,竟是一时失神,待回过神来想挣开我的怀抱,炎水寒却一把托起她精致的下巴,对著她红豔欲滴的红唇,痛吻下去。

红儿娇躯一软,虽仍想抗拒炎水寒的吻,却抵不住他舌头的撩拨,嘴唇不禁相互咬合,当她温软的小舌与炎水寒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她终於失去了挣扎的能力,软瘫在我怀里。

炎水寒抱著意乱情迷的红儿踢开卧室的门,拥卧在大床上!炎水寒双手并用,以娴熟的手法解开红儿的衣带,随著红儿罗衣轻解,衣物寸寸剥离,一具完美的胴体便呈现在炎水寒眼底。

炎水寒把双手攀上她不断起伏的尖挺玉峰时,红儿脸上不由呈现出期待的表情,象一个小女孩一样无助与柔弱,再不是平时风风火火的样子,那抹羞意与生涩引得炎水寒情火如炽!爱欲横流!

第二卷 第二节 第二十六章 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看够了吧?我的红儿,今夜我将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望着红儿水眸盯着自己躯体的样子,炎水寒在她耳边轻轻诉说著,接著吻上她的耳珠,红儿如被电触似地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後炎水寒吻上她的眼睛、瑶鼻、红唇……当他的吻落到红儿敏感的双峰上时,红儿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揉著炎水寒长发的玉手也不由使上了劲。

炎水寒再度重重吻上她湿润的红唇,汲取著她甜蜜芬芳的香津,一双如灵蛇吐信的舌头紧紧交缠纠葛在一起,当她原本澄澈的蓝色大眼睛涌动著炽热的情火时,炎水寒终於如剑及履……

红儿先是秀眉微蹙,美目挂泪,全身一紧,轻呼出声,然後慢慢舒开双眉,身体逐步放松,一双修长的玉脚紧紧交缠在炎水寒腰肢上,承受著炎水寒若轻还重的冲击……

直至加红儿香汗淋漓,樱唇中娇喘依依,潮红的脸上点缀著细碎如珍珠的汗珠,迷离的双目笼罩著如雾的水气,挺秀的峰峦与平坦结实的小腹如有节律地起伏著时,炎水寒终於和她一块升华至爱欲的巅峰,拥著她一起绮丽入梦。

清晨,炎水寒披挂著单衣到窗台临窗眺望窗外的景致怔怔出神,直至红儿娇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夫君,你也会这麽早起呀?不象你放荡君王的作风呢!”

原来失去炎水寒舒适怀枕的红儿也自醒来,披著薄薄的蝉衣来到他身前。看到略带羞意与不安、行动稍显蹒跚的红儿,炎水寒不禁笑了,一把将她拉到怀里。

“都是你做的好事!你还敢笑!”红儿依偎在炎水寒怀里恼怒地说道,用粉拳轻轻锤了一下,消极地报复著他昨夜的侵略。

“我不笑你总可以了吧?最多我今後不在你面前笑你,只在暗地里偷偷地笑。”

“你还说!你真流氓!但我却爱上了你这个大流氓。”红儿轻啐了一口,不觉自己也”!哧”一声笑了起来,却终於承认了对炎水寒的爱。

“夫君,你刚才在想什麽呀?”红儿轻轻问道。

“我啊,在想以后红儿有了孩子,男孩子像红儿,而女孩子却像我那因该怎么办呢?”炎水寒望着红儿绝色的容颜戏谑道。

炎水寒一边想着慕容冰见到自己时刻的情景,一边在俨然已成为自己贴身护卫的魔人的陪伴下,沿著回廊穿过慕容冰府美伦美奂的建筑群,进入华丽广阔的大厅,那种最让自己难受的浮华奢侈气息便扑面而来。

白色精舍孤零零地座落在慕容府第的一角,背倚一片枞树林,前为一方植有紫橘树的庭院,旁边没有别的建筑物,在月光下被涂染成一片暗蓝色,紫橘树婆娑的树影斑驳地投落在墙上,更平添了一份寂冷孤清的氛围。

慕容冰在哪一间房呢?炎水寒略一寻思,决定利用魔气来寻找慕容冰的位置。

魔气是炎水寒无意中体会到了一种能力,自从那次和上一代魔君对话后,炎水寒便开始用心琢磨起魔气这种奇怪的能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和体悟后,他发现,自己的魔气意识可以分布到身体外面而存在,既可以将意识体与肉身完全分离出来,也可以分成依托于肉身的主意味和漂移于空间的副意味,甚至可以分成强弱不同的数股,并将其中一股依附在别人身上。于是炎水寒将这种区别于一般意识状态的意识体流动形式、将自身视野增幅延伸的精神力量称之为魔气意识。

魔气意识的缺点是因受到自身力量的限制,所能够涵盖的空间是有限的,并不能达到无远弗届的地步,也就是说,自己的视野不可能无限扩张开去。而维持魔气意识状态的时间与魔气意识所达到的距离恰好成反比!当然在慕容冰这个小小的府第上运用还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现在,炎水寒分出一股魔气意识延伸开去,象黑夜里张开的无形无质的触丝,也立即敏感地捕捉到几位分布在精舍附近、负责守护慕容冰的侍卫的气息,但这些具有一流高手实力的侍卫们并未能察觉炎水汗掩身的位置,更不具有感觉到他意识体存在的能力,他的意识在这些侍卫身上绕了几圈后,便穿过精舍的物理性障碍,进入室内。

就在这个时刻,炎水寒浑身突然一震,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牢牢地将自己放出去的魔气意识竟然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在那股气息里面似乎带着太多的邪恶,让人发自内心的颤抖,那种里面又是那么的可怕,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已经容入到了能量之中了!而炎水寒更感觉到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让人害怕,让人恐惧的眼睛,而当炎水寒魔气意识拼命挣脱的时刻,那种力量却更加欢跃,似乎是看了自己的同类,但是那里面有似乎含带着太多的孤独,仿佛已经被世界隔绝了上万年一般,在无形之中,那屋子里面不知觉地竟然有一双手,一双让人一眼看到就认为是苍白老人的手,那双手在不断的呼唤着,呼唤着炎水寒的到来。

“咯吱-----”就在这个时刻,屋子的门突然毫无声息地被打开了。那里面竟然隐约地看到了一个女生的影子,一种晃动着的影子。这个影子似乎是那么的让人胆怯,却又那么让人怜惜!

“妖姬,你还在为魔王的事情伤神么?”这把声音赫然是我所熟悉的慕容冰!

“现在正是魔道双树开花的时节,每年此际,在深蓝色花卉开满枝头的树下,我和姐妹们都会围坐在父亲大人身边,细心聆听他传经颂道……那情景依旧鲜活重现于眼前,却已是物是人非……”那妖姬的声音就如仙乐般的声音响起,却带着切切的悲意和浓浓的感伤。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活着的人仍需继续未完的路……妖姬,您对下一步的行址还没有任何打算么?继续留在神之帝国,处于这种前退两难的状况并不是办法。”慕容冰关切地说道。

“犹豫不决,非智者所为,然而,处于目前的境地,连妖姬自己都迷失了方向……我不是这样,还能怎么样?”那如同天籁一般幽幽的声音中透出了丝丝的无奈。

“妖姬公主!属下认为摆在公主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回到魔界寻找魔界重生的种子,然而,今日之魔界,已面目全非,不过是次魔王手中助纣为虐的一把屠刀罢了,公主甘心当这样的傀儡么?第二选择是背弃一切虚幻的责任与枷锁,走向新生,将魔界的精神传承下去,重塑魔界不灭的光辉,寻找人间魔王的种子,然后在集合起来和次魔王以及神斗争!属下以为,后者才是公主今后该走的路!”

“幽灵的意思是让我自立门户么?”

“公主,这些年来,你为魔王重生付出的还不够多么?为了魔界,公主毫无保留地付出所有,甚至连自己的幸福也可以牺牲!自次魔王登上魔界王者之位以来,已完全背离了原来的宗旨,贪得无厌地索取世俗权力,毫无节制地介入尘世纷争,就算是对亲如侄女的公主,也可以作为交换魔界利益的工具,她对你,早无亲情!况且,如今魔王已经不在人世,公主无需再背负死者的责任和魔界的余光!回到名存实亡的魔界,扶助冷血的王者,作为魔界统一三界的棋子和工具,难道这是公主今后想要的生活么?”

“如果这是妖姬该有的命运,妖姬愿意承受,或许有我在次魔王身边,可以稀释他双手沾染的鲜血……这样,也是为多灾多难的人间积一份功德,毕间次魔王是魔界最厉害的强者,扶助次魔王得天下,也是身为魔界侍奉者的我应尽的使命!”

“命运无凭,存乎一心!与其受制于虚无缥缈的命运,不如顺着自己的心意行事——关键是看公主心中真正渴求的是什么!死去的魔王在给公主预示在他死后,一切的束缚与桎梏已不复存在,公主可由自由支配自己的人生,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么?相信那是公主一生中唯次真正为您着想的举动了……现在,公主应该为自己而活,勇敢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和未来!”

“幸福?未来?我的未来和幸福在哪里,魔王的种子如果不种植下去,我们魔界永远不得安生,神可怕的诅咒终究还会降临……”

“属下相信,公主的未来和幸福肯定不在魔界本土!次魔王对魔王的死难辞其咎,其狼子野心更是昭然若揭,公主肯定是因为发现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惨遭毒手的!所以魔王才会在临死前痛责己非,还公主以自由,公主不可辜负陛下最后的一份真心呀!而且,回到次魔王身边,他或许最终会让你变成魔界统帅,但是真正的权势却永远在他心里面!”

“反观之,当今人间魔门的炎水寒帝王虽然生性风流,妻妾成群,但他的能力和才器丝毫不弱于魔界以及公主现在所想支持的神之帝国太子,放眼当今大地,能够统一天下,成就不世基业者,唯此两人而已,更重要的是,他是真正懂得爱与付出的人,虽然他不可能给予公主全部的爱,但他所能付出的绝对会比神之帝国太子多得多!他可以为了悠悠而只身赴迎敌人,爱之所至,无视生死——这不是一般男子可以做到的!炎水寒帝王才是拉彻真正佩服的男子汉!属下认为,只有他才配得起公主,只有他才能带给公主幸福,只有他才是公主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炎水寒,这个名字你已经不止一遍的在我耳朵边提议到了,他真的有那么好吗?”妖姬近乎自言自语的神色嘀咕着,落寞之色在绝色的脸上一闪而过。

就在此刻,慕容冰的声音突然在妖姬的心里面响了起来“公主,外面似乎来了一个邪恶的家伙,他的意识既让人感觉到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又有一种让人感觉舒服的气息!让我去会会他吧,因该很有意思!”

“好吧!小心点,人间意识达到一种极限的时刻,也有可能对我们产生威胁!”公主心里面暗自地说道。

此时炎水寒的意识一直都没有从黑暗的屋子里面走漏出去。

“你是谁?”一个清脆无比的声音突然在他的后面响了起来。

“嘿嘿,难道你不认识我吗?”当炎水寒听到这么熟悉的声音时刻,他突然回头戏谑地笑说道,眼睛竟然丝毫没有规则地向慕容冰的胸前看去。

“平凡,是你!”望着眼前充满魅力的男人时刻,慕容冰没有想到会再一次的和他相见面,眼神之中淡淡的喜悦色彩一闪而过。

“怎么,慕容姑娘忘记了平凡的存在吗?”炎水寒似乎感觉到了慕容冰心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梦幻邪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