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梦幻邪神 >梦幻邪神_第62节

梦幻邪神_第62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1: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的形象,更有一种近乎超然的感觉,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两尊着雕像般的人绝对不会若他表面那般平静。

天职见到少年的时候,他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因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领头知道自己看错了这两个人,绝对看错了这两个人,这是一次绝对不合格的杀手,因此他有些怀疑这次杀人的不是他,而是那立在风雪之中的两个似不可攀的剑峰。被杀的却是自己;这真的有些可悲,至少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但领头杀手绝对不能够退缩,绝对不可以少年与天职身边那飞旋的雪花愈来愈快,也愈来愈烈,那些立于周围的白衣剑手神色也越来越凝重,那本来轻立的脚步也开始缓缓地移动起来,绕着少年与天职旋转起来,便像风车一转起来。

对于有些人来说,的确是苦难,至少对于那些高手们来说这是一种苦难,他们根本就无法与少年与天职联合的气势相抗,那种狂野无比的风暴式气势只逼得他们必须移动,否则他们代价本来很有协调性的围局将变得被福百出,甚至会霆出致命的破绽,因此他们必须以动制静地制造出一种气势来抗衡少年与天职联合的气势,还未曾出手,他们的先机已经尽去;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确应该是一个比较艰苦的战局,而且危险.当他们真正感到危险的时候,少年与天职竟从他们刚才立身的地方消失了,便像是突然的奇迹一般,完全消失了。

当他们从云的缝隙之中再看到他们包围圈之中景色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片迷茫的剑影,没有几个人弄得清楚这是谁的剑,但在每个人的心中,早已核定了一柄刀,那是由手中升起的刀,随意的刀是无处不在的,正是那刚才弥漫在空中的剑刀,魔气刀,无处不在、无处不达、无处不通,更有一种无从匹衡的感觉,那的确是很可怕。

领头杀手的剑也从腰际标射了出来,只一刹那便将虚空割成了无数瓣,因为他发现了少年的刀,他的感觉告诉他,少年的刀是哪里来;很清晰,但是他的眼睛却并没有看到少年的刀,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看不到少年的,不过在很多时候,眼睛不会比感觉好用,他的心中也有一柄样处的刀,一柄无处不在、无处不达的刀,那是少年的刀,能达到可怕的地步,绝对不会是普通高手所能有的,;领头杀手自问不能达到这种地步,但他出剑却根本不必由心来指挥,感觉却是由脑子所指挥,便是你攻入了他的心中,但却无法攻入他的脑子,无法割断对方的感觉,那种信手一挥的感觉,有时候根本就不必心中有所想,才会有所发,而是发出了之后才会有所想,这才是一个真正高手的可怕之处.少年的眼中也露出一丝讶然,领头杀手竟然挡住了他这要命的一刀,居然能够感觉到他刀的位置!那种无形的刀气;那种有实的力道,那种灵活得让人心寒的速度,的确是让他大大地吃了一惊.“你是魔君?”领头杀手惊骇道。

“你说得很对。”魔君的刀突然又消失了,他的刀并没有直接与领头杀手的剑相交,但他们两人的气机早就已经在虚空之中交过手.领头杀手心神大震,却感到一股来自雪底的暗流激涌而至,他根本就来不及思索,身形便迅速跃空而起。

一枚极为犀利的剑突然从雪底下急速的向上冲来。带着几分寒意,更带着几分死亡的气息。

他绝对没有想到,魔虎,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子,他竟然摆脱了杀手阵,躲到了雪底,也许是今天死的人太多了,也许是他太相信自己的那些手下了。不过虽然这一枚剑出忽自己的意料,但是领头杀手仍然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可怕身法,犀利的剑竟然就在接触到领头杀手的胸前没有了方向。

但是,领头杀手并没有因为躲过这一次的暗杀而感到高兴,在他身体后面却更有一股更为可怕的杀机,那股杀手就如同幽灵般,无处不在。魔君,只有魔君的杀机才会这么可怕,也只有魔君的杀机才会让人躲闪不开。

“当---”感觉,凭借自己的感觉,领头杀手在心惊之下,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幽灵本来就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到的,特别是在白天,更何况是在这么雪白的山上呢!

可是魔君并没有因为领头杀手挡住自己的魔气刀而失望,相反,他眼睛里面冒出了更为强烈的欲望,一种想释放自己强横力量的兴奋之意。自从他和身后美丽的少女合体之后,他身体内竟然多了一股和原先魔气不分上下的正义力量,这是自己绝对不愿意看到了,虽然武功不分正邪,可是魔君想到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正义凛然,暗地里面却又是另一副嘴脸的小人。所以他很不乐意,至少现在有一个发泄的工具。所以他并不想浪费这个工具。

不过,就是魔君自己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手中的魔气刀,在从前一直会是红色带着几分蓝色的诡异,但是现在竟然带上了一层紫色的诡异,这是自己所不能够改变的。

当领头杀手挡过一击以后,他突然感觉剑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猛然冲向自己的心脏。情急之下,领头杀手急忙运用丹田之力道阻挡上去,可是那股力量竟然如一根犀利而又尖锐的金针一样,无坚不摧地突破了丹田真气。领头杀手不由大吃一惊,猛然睁开双眼,人在危机的关头往往是想看到些什么,这是人的本能反映,当然,领头杀手双眼睁开以后,他感觉有点不妥,可惜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究竟不妥在那里,然而,一道彩色的光芒如梦幻般划破了他平衡的视线。

魔气刀,是的,那一枚可怕的魔气刀竟然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魔气刀竟然不是跟随着自己的主人而来。可怕的魔君竟然距离他有十丈之远,可是魔气刀竟然降临到他的喉咙之处,带着几分痛苦,带着几分疑惑,领头杀手不甘地倒了下去。但是他的心仍然是平静的,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底下的戏才刚刚开始。

消息传开了!皇门之主死了,带着的还有大批的高手!

他们都是死于魔君的愤怒之下!谁都知道,悠悠是魔君的妻子,但是她却背叛了魔君,那么等待皇门之主的路只有一条!无可避免的是死亡。所以,没有人怀疑皇门之主是死于魔君之手。当今世上您阅.读的电子小说来 ,ūmdtxt,Còm,能够杀死皇门之主的人并不多,而魔君仅仅是当中的一个,可是碰巧的是,魔君竟然在皇门附近出现。所以这一事实有了更为有效的证据。

魔君并不知道这一讨厌的消息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但是他也懒得和那些无聊的人解释。只要自己心里明白就行!可是皇门上下的人都不明白,至少悠悠不明白!

第一卷 第二节 迷梦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门之主之死(一)

没有一个人不在暗暗地观察着这样一柄刀,因为他们不想让这样一柄虚无却又似有杀伤力的刀刺个洞穿,虽然他们扮得像个幽灵,却并不代表他们便喜欢做一个真的幽灵,那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更不是一个怎样完美的游戏;所以他们的全都心神放在虚空中弥漫的那虚无的刀上,全部的力量都只是在自己的手上,他们的目光只是盯着两个人,那便是少年与领头杀手,便像是监视着两只比狼更可怕万千倍的猛兽.雪又在飞舞,不是在空中,而是在地下,地面上的雪飞舞的中心最先是少年与领头杀手的脚下,然后便像是漩涡般飞旋起来,那种飞舞的雪花便像是极为活跃的精灵,闪耀着一种让人心神乱颤的震撼.雪花飞舞是风的频率,雪花飞舞却是气的使然,做着一种毫无规则却没涌着激情的动作.那些剑手们早己拔剑在手,握得很紧,便像是握着一件可以救命的宝物.领头杀手没有新的动作,但他的表情却是有些古怪,便像是发现了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怪事一般,但他的手却已经轻轻地放在了腰际,见过他出手的人都知道,领有杀手的剑可能会从腰间的任何一个方位跳出来,甚至有的时候,人们感觉到领头杀手的剑会是从肚肤之中标射出来,这当然是一种错觉,当然不可能有人会先刺穿自己的肚子然后再攻击别人的,可是领头杀手能让人有这种错觉便已经很了不起了.少年与天职依然静静地立着,便像是两座极为完美的雕像.挺拔而又轮廓分明,立于飞旋的雪花之中更有一种股脱而经典的形象,更有一种近乎超然的感觉,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两尊着雕像般的人绝对不会若他表面那般平静。

天职见到少年的时候,他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因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领头知道自己看错了这两个人,绝对看错了这两个人,这是一次绝对不合格的杀手,因此他有些怀疑这次杀人的不是他,而是那立在风雪之中的两个似不可攀的剑峰。被杀的却是自己;这真的有些可悲,至少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但领头杀手绝对不能够退缩,绝对不可以少年与天职身边那飞旋的雪花愈来愈快,也愈来愈烈,那些立于周围的白衣剑手神色也越来越凝重,那本来轻立的脚步也开始缓缓地移动起来,绕着少年与天职旋转起来,便像风车一转起来。

对于有些人来说,的确是苦难,至少对于那些高手们来说这是一种苦难,他们根本就无法与少年与天职联合的气势相抗,那种狂野无比的风暴式气势只逼得他们必须移动,否则他们代价本来很有协调性的围局将变得被福百出,甚至会霆出致命的破绽,因此他们必须以动制静地制造出一种气势来抗衡少年与天职联合的气势,还未曾出手,他们的先机已经尽去;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确应该是一个比较艰苦的战局,而且危险.当他们真正感到危险的时候,少年与天职竟从他们刚才立身的地方消失了,便像是突然的奇迹一般,完全消失了。

当他们从云的缝隙之中再看到他们包围圈之中景色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片迷茫的剑影,没有几个人弄得清楚这是谁的剑,但在每个人的心中,早已核定了一柄刀,那是由手中升起的刀,随意的刀是无处不在的,正是那刚才弥漫在空中的剑刀,魔气刀,无处不在、无处不达、无处不通,更有一种无从匹衡的感觉,那的确是很可怕。

领头杀手的剑也从腰际标射了出来,只一刹那便将虚空割成了无数瓣,因为他发现了少年的刀,他的感觉告诉他,少年的刀是哪里来;很清晰,但是他的眼睛却并没有看到少年的刀,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看不到少年的,不过在很多时候,眼睛不会比感觉好用,他的心中也有一柄样处的刀,一柄无处不在、无处不达的刀,那是少年的刀,能达到可怕的地步,绝对不会是普通高手所能有的,;领头杀手自问不能达到这种地步,但他出剑却根本不必由心来指挥,感觉却是由脑子所指挥,便是你攻入了他的心中,但却无法攻入他的脑子,无法割断对方的感觉,那种信手一挥的感觉,有时候根本就不必心中有所想,才会有所发,而是发出了之后才会有所想,这才是一个真正高手的可怕之处.少年的眼中也露出一丝讶然,领头杀手竟然挡住了他这要命的一刀,居然能够感觉到他刀的位置!那种无形的刀气;那种有实的力道,那种灵活得让人心寒的速度,的确是让他大大地吃了一惊.“你是魔君?”领头杀手惊骇道。

“你说得很对。”魔君的刀突然又消失了,他的刀并没有直接与领头杀手的剑相交,但他们两人的气机早就已经在虚空之中交过手.领头杀手心神大震,却感到一股来自雪底的暗流激涌而至,他根本就来不及思索,身形便迅速跃空而起。

一枚极为犀利的剑突然从雪底下急速的向上冲来。带着几分寒意,更带着几分死亡的气息。

他绝对没有想到,魔虎,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子,他竟然摆脱了杀手阵,躲到了雪底,也许是今天死的人太多了,也许是他太相信自己的那些手下了。不过虽然这一枚剑出忽自己的意料,但是领头杀手仍然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可怕身法,犀利的剑竟然就在接触到领头杀手的胸前没有了方向。

但是,领头杀手并没有因为躲过这一次的暗杀而感到高兴,在他身体后面却更有一股更为可怕的杀机,那股杀手就如同幽灵般,无处不在。魔君,只有魔君的杀机才会这么可怕,也只有魔君的杀机才会让人躲闪不开。

“当---”感觉,凭借自己的感觉,领头杀手在心惊之下,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幽灵本来就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到的,特别是在白天,更何况是在这么雪白的山上呢!

第一卷 第二节 迷梦 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门之主之死(二)

可是魔君并没有因为领头杀手挡住自己的魔气刀而失望,相反,他眼睛里面冒出了更为强烈的欲望,一种想释放自己强横力量的兴奋之意。自从他和身后美丽的少女合体之后,他身体内竟然多了一股和原先魔气不分上下的正义力量,这是自己绝对不愿意看到了,虽然武功不分正邪,可是魔君想到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正义凛然,暗地里面却又是另一副嘴脸的小人。所以他很不乐意,至少现在有一个发泄的工具。所以他并不想浪费这个工具。

不过,就是魔君自己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手中的魔气刀,在从前一直会是红色带着几分蓝色的诡异,但是现在竟然带上了一层紫色的诡异,这是自己所不能够改变的。

当领头杀手挡过一击以后,他突然感觉剑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猛然冲向自己的心脏。情急之下,领头杀手急忙运用丹田之力道阻挡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梦幻邪神】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