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梦幻邪神 > 梦幻邪神_第98节

梦幻邪神_第98节

作者:大水 发表时间:2018-11-04 09:43:5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7
一般人都认为炎水寒不敢轻易绕过猎水城,因为军队如果遭遇暗城和猎水城一起夹击的话,那么他将会陷入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的绝境!也正是因为如此,炎水寒才没有将铁甲军团的军团长带在身边,这样在猎水城不断攻城的三个师团,从整体上看来,和原先的主力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说攻势稍稍减弱的话,那么让猎水城人感觉也象一种诱敌的计策!

公元1326年,5月5日,经过将近六天的隐秘急行军,炎水寒的军队如同鬼魅般出现在暗城十里外的一个重镇!

此时仅仅带足六天粮食的士兵已经面临着断绝口粮的时刻,如果再想回去的话,几乎成为一种无法实现的可能,唯一能够挽救自己的只有攻下暗城,从而达到瓦解整个西南统治!

1326年,5月5日晚,炎水寒命令所有轻骑兵和重骑兵都用软布裹上马蹄,所有兵器都不准相互之间接触,全速前进,在最黑暗的时刻降临到了暗城之下!

炎水寒微微向后面招了一下手。

魔门三十六骑以及帝王门五十几位都穿着夜行衣绝顶高手越众而出。

“记住,务必将暗城门打开!”炎水寒望着九十几双闪亮的眼睛,认真地命令道。

“是!”众人微微低了一下头,他们的影子也就在刹那之间以人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消失在暗城的城池脚下!

炎水寒隐约之间看到暗城上不断的有身影倒了下去,他的心也忍不住地激动起来。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刻,暗城的主城门终于被打开了!

城门下面大约还有面十几人的影子在不断的闪动着。

“杀!”炎水寒大吼一声,轻骑兵如同一阵旋风急速地向里面冲去!

“敌人来袭城拉……”一个冲满惊慌的叫声划破了整个平静的大地!

当那些冲忙开始穿衣服的士兵们还没有彻底的走出营帐,无数个突然亮起来的火把已经降临到他们的身边。如果说亮光可以给人照明的话,那么刚刚从沉睡中清晰的家伙却有短暂的失明状况,混乱之中将找不到自己的兵,而兵更是不知道到什么地方找到自己的统帅,每一个营帐都乱了起来。

即使有的营帐里面的士兵已经结合起来,但是炎水寒却命令铁甲军团向任何一处相对平静的地方杀去!

那无比犀利的武器,再加上一般武器又攻不破的铁甲,几乎成为那些微微稳定者的噩梦!

逐渐的,那些混乱的士兵开始举起了自己的手,而那些稳定的士兵也逐渐的跟着混乱,一个看一个!

当那些家伙发觉自己这边的人不断的发出惨叫声,而那原本混乱的地方却安静了下来,聪明的家伙再也顾不上命令了,一个接着一个地蹲在了地上,这时候谁也不会想军功这个愚蠢的问题,必竟生命只有一次!每一个人都想活下去!

当暗帝之子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刻,守城这边已经基本被消灭,而他刚刚建好的皇宫也已经被黑色的铁甲军团牢牢地包围了起来!

“杀!”当炎水寒看到准备就绪的铁甲军团,他兴奋地命令道,原先魔门三十骑以及帝王门的绝顶高手们也纷纷地向皇宫里面杀去!

那些算得上高手之流的皇宫侍卫,遭遇到曾经令炎水寒都吃过亏的铁甲士兵,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铁甲军团犀利的攻击首先拉开了进攻的序幕,鼎沸的人声与浩瀚的声势令天地动容,一下子将黑暗宁谧恬静的景致破坏殆尽……宫门毕竟不比城门坚固,只是片刻的功夫,沉厚朱漆大门上已被敲开了一道道裂缝。

此时,炎雪寒越过众人,欺到门前,饶有兴味地打量了一下伤痕累累的宫门,突然伸出粉腿,在门上猛踹了一脚,宫门应声破碎!

帝国军踏过暗之帝国权象徵的宫门碎片,蜂拥而入,惊惶失措的数百东宫侍卫与天宇将军的三千残兵拦阻在帝国士兵面前,只是勉强排开防卫的阵形,却不敢主动进攻。

几大师团长询问的目光投向炎水寒,显然是等待他的命令。

炎雪寒只淡淡地说道:“让暗之政权在辉煌中湮灭吧!”

明白到炎雪寒冷酷的命令!

“帝国万岁!”帝国士兵一边发出震耳欲聋的雄浑呐喊,一边同时高举起明晃晃的刀剑,映著残月的余晖,彷如血在烧!强大的气势足令胆小者胆裂心破!

明知必死的暗之帝国残部,终於鼓起了最后的勇气向帝国军冲杀过来,然而他们所作的却是徒然的挣扎,帝国士兵完全无惧於敌军的垂死挣扎,利用整齐的作战布阵急速推进,彪悍地操起阔刀、长剑,以凄厉的刀势剑招切入敌阵,剖开敌人身体、割裂敌军的喉咙,宛如人肉搅拌机般将敌人的无数断体残肢抛到地面!那种几乎刀枪不入的黑色铁甲军几乎如同一妹犀利的刀狠狠地撕开了大地的胸膛!

炎雪寒的身影在敌丛中毫无阻隔地穿行,如幽灵般飘动的步伐毫无规律可言,令人不可捉摸,防不胜防,而当她出现在敌人面前时,便若鬼魅般伸出手中的剑松地切入敌兵的身体,没有人能够挡住她前进的路线,因为在她前面只有死亡。

而帝国军中最轻松的人就是炎水寒了,炎水寒只是偶尔给欺近他身边的敌人一记凌厉的魔气刀,在敌人身上留下一道如刀剑斩出的齐整伤口,而其余时间都是作壁上观。

半小时后,敌军中再没有一个活著的人,悉数成为东都政权结束前的血腥祭品,宫内的青砖石板上,绽开著朵朵由敌军士兵鲜血凝结成的血花,煞是凄美……

炎水寒在众将的簇拥下,踏过敌兵尸体和鲜血斑驳的地面,沿著蜿蜒的宫道,穿过规模浩大的御花园,缓缓步入金碧辉煌的的殿内大厅。

“杀!”就在炎水寒刚刚进入中部时刻,一个带有杀戮意味的声音突然在大殿里面响了起来!

一个重重的响声从炎水寒后面如鬼魅般割断了前后之间的联系!

此时出现的竟然是天宇将军!

炎水寒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和部下被割断联系而感到惊慌。

他微微望了一下靠近自己的炎雪寒一眼,似乎是一种鼓励,或者是一种会意的笑容。

“你不是天宇!”炎水寒只淡淡地说道。

天宇面容微微扭曲了一下,阴冷地说道“你怎么知道?”

“天宇是一代名将,如果是他,他一定会出现在战场上,而不会象你这样只会在背地里面搞这么阴险的动作!”炎水寒语气极为冷淡地说道。

“嘿嘿…不错,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帝国失去你,那么一定会大乱,到那个时候就是我儿子的天下了!”天宇话说到这里,身型突然一变,一张熟悉的面孔已经出现在炎水寒面前!

“暗帝!”炎水寒眼神微微一动。

“知道的已经太迟了!”暗帝望着因为铁栏阻挡开来的炎水寒和炎雪寒两人。失去铁甲军团的支持,两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对付得了自己的暗暗帝门高手!

“是吗?请你看看你的左边!”炎水寒悠然地说道,丝毫不为自己的生命担心。

暗帝迅速朝左边望了一眼,却大吃了一惊,不由面容大变,不知从何时起,铁甲军团里面的一批人架起来的一种怪异的弓箭!

闪闪发光的金属在遭遇到一种黑色液体时刻,竟然开始腐化开来了,而那些原本看起来坚固无比的铁栏几乎没有丝毫抵抗的消失在他的面前!

“杀!”感觉到铁甲军团已经突破了防御时刻,暗帝大怒道。

但是响应他的却是空气中摧残着的犀利弓箭,炎水寒似乎彻底的变成了一个观赏者!

自从成为王者以后,他已经很少自己亲自动手对付象暗帝这样等级的高手了,那一点点存在危险的因素已经隔绝了他动手的机会!

早在帝国军队出发之前,那些黑色液体已经作为所有情况即将发生的秘密武器,它可以毁灭一切,可以打开任何黑暗的阻隔!

“魔气刀!”当暗帝踉跄的身影刚刚接近炎水寒的时刻,七彩颜色的魔气刀如天空之中的彩虹一般出现在他的眼中。

带着几分不甘,带着几分遗憾,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喉咙之间的空隙已经让他所有的语言没有发挥的余地了!

一代枭雄就这么默默的倒了下去!

有点遗憾,也有点落寞!

当处理完暗帝的事情后,炎水寒在大殿上护手而立,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空置的王座,此时的王座,已因失去它的主人和代表的权威而变得黯淡无光。

他沉默了一会,吸了一口气,向空旷的大殿大声喊道:“还在藏匿的诸位,请移步出来吧!你们的庇护人暗帝已经自身难保,无法给你提供必要的庇护了!朕可缺乏等人的耐性,如果你们再不现身,朕只好下令格杀勿论!”

话声刚落,从偏殿走出两个熟悉的人影。炎水寒打量著面前的暗帝之子和玲珑居的左圣女。没有想到玲珑居表面上没有支持暗帝之子,但是等到暗帝之子登上王位以后,他们最终选择了暗帝之子!

有点可笑的是,那些老处女们为什么没有选择胜利的自己!难道就是所谓正道和魔道区别吗?

暗帝之子一副惊慌失措的神色,身体微微发福,脸色因酒色过度显得异常苍白,双目深深陷了进去,不由令人想起他刚刚死去的父亲。

左圣女则清减了许多,脸色苍白憔悴,眼眸中略带幽怨之色,成熟了许多,却依旧美丽,更显得楚楚可怜。

暗帝之子一见到炎水寒,几乎是哭著向炎水寒苦苦哀求:“魔君……不,陛下……请饶我一命!这里一切……全部都可以给你,我愿意向你称臣……”

炎水寒不理暗帝之子,望向左圣女,淡淡地问道:“你……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过得很幸福!”左圣女冷冷地望向炎水寒,目光中是一片怨毒,“请问皇帝陛下将如何处置我们俩?”

炎水寒无言以对,只是沉默。

暗帝之子“噗通”一声跪倒在炎水寒面前,抓住炎水寒的双腿不死心地哀求:“陛下,我不想死!只要你让我活下去,我的一切你都可以取去,包括她!”此时经历过富贵荣华的洗礼,暗帝之子再也不是曾经可以和炎水寒决斗的那个少年了!那种犀利的锋芒已经被色欲,被富贵消磨了干干净净!

炎水寒一脚将暗帝之子踢开,鄙夷地冷笑道:“暗大帝陛下,请你给自己留点尊严!你也曾经是王!你必须有担当的勇气,才能不负你暗帝的荣光,就算是要面对死亡,也应该在维持著王者的尊严中死去!站起来,拔出你的佩剑,我给你公平一决的机会!”

绝望的暗帝之子危危颤颤地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想拔出长剑,伸手却抓了个空,呆了呆,努力再次尝试了几下,触手可及的王者佩剑却怎么也抓不到,最后终於让他碰到了剑把,却连剑还未拔出,身体已经向炎水寒急冲过来,但当走了两步,双腿忽然一软,便扑倒在地上,此时,剑还没出鞘。

炎水寒在地面挣扎了一会,竟然让他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疯狂和无比狰狞,只见他一边用手指著炎水寒,一边有点歇斯底里地狂叫:“你……你你你……你别过来!朕不怕你!朕有绝世武功,朕的援兵就来了……”可笑的他致死都想念着西南想象的援兵到来!丝毫没有把眼光放在死亡现实的面前!

圣女说转过脸来凄然地望了炎水寒一眼,然后幽幽叹息了一句,平静地说道:“魔君,请你结束这个纷扰离乱、动汤不安、欠缺公平的时代……”

炎水寒不由自主地向她伸出了右手,尚停在半空中之际,却见她突然转过身去,拔出暗帝之子腰间的佩剑,猛地扎进自己的心窝,血剑从自己的背后透出,刺进暗帝之子的胸口!

圣女带血的娇躯倒落在王座上,而暗帝之子则正好将自己他妻子的拥抱在怀里,只见他脸部抽搐了一下,脑袋一歪,双脚无意识地蹬了一下,便已死去,而圣女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的微笑,最后笑容僵硬,香消玉殒……

炎水寒收回了犹定格在半空中的右手,看了王座上暗帝之子与圣女的尸体一眼,无言地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退出大殿,双目中却没有泪。

众将向炎水寒迎了上来,炎水寒只冷漠说了一句:“厚葬他们……”

帝国公元1325年,6月1日,代表暗之政权的旗子从皇宫上方开始下降,炎龙帝国的西南部逐渐被纳入了帝国的版图里面!

面临前后包围的猎水城在失去暗之帝国象征以后,打开了城门!

第二卷 第一节 邪者为王 第三十九章 爱妻悠悠

公元1325年,5月17日,西北方向的上官集团军,飘然集团军,两大集团军分别从帝国的西北,西北偏中方向出现,并且一举击溃两处帝国防线,分别将矛头指向了帝国中心地段!

两方向的人马似乎在较劲一般,其中上官集团军在以后的10分别攻取了靠近西北的四座城池,而飘然也竟然以丝毫不弱于天宇集团军的实力攻取了帝国北方中部方向的三座城池!

这样一来,西北的疆域再一次的扩大,而西北偏中方向的漏洞出现,竟然有一种逐渐和东北联合的趋势!

而此时炎水寒的大军正在攻取暗城以及西南其他两大城市!

局势逐渐出现恶化的情况之下。帝国的炎猛将军带着第一集团军,铁新风带着第三集团军,分别从帝国北路和南路出发进行抵御!

以勇猛著称的炎猛元帅和以心计著称的上官元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梦幻邪神】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