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神魔战皇 > 神魔战皇_第126节

神魔战皇_第126节

作者:超级肥鸭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1:4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6
愧为游牧族首屈一指的军事家,虽然深思熟虑下认为和谈是游牧族最好的出路,但根本不畏惧华夏国的强大军队,骨子里透露出军人悍不畏死的本性。

哈斯坦大长老道:“我想他们华夏国没有理由不接受我们的条件,与我们和谈。因为虽然我们大胜白虎军团,但却没有给这群我们昔日的朋友造成实质上的伤害,而且一路上我们也没有给华夏国的平民们造成了灾难。当今华夏国的女王柔碧雪以贤明著称,我想她应该会是非分明,猜到我们入侵她的华夏国肯定有苦衷的。”

“我们还是商谈一下和约的具体内容,如何为我们游牧族谋取最大利益!”达汗露出了欣喜之色,显然想着游牧族的美好憧憬。

哈斯坦大长老知道十八位首领之中最有谋略当然还是眼前这位罕毕图将军,所以当然还是对着罕毕图道:“罕毕图将军,还是先请你谈下你的高见!”

“既然长老询问,那我就将我的想法全盘托出。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以退为进的方法,让华夏国不得不接受我们的条件,甚至默许我们在这片肥沃的嘉和平原上定居下来。”罕毕图道。

“那又如何的以退为进呢?”达汗问道。

“首先我们必须让华夏国的使者明白我们也是被迫才进犯他们的国家,只要他们能够让我们重新回归故土,我们不但愿意退兵,而且愿意接受一切条件。但是如果不能让我们重新生活在那片辽阔无边的大草原之上,那我们就有理由继续占据着这片华夏国最肥沃的嘉和平原。”罕毕图道。

“将军你的意思是说让华夏国派人帮我们去消灭那群占据了我们家园的那群可怕之极的怪兽?”哈斯坦大长老道。

想到那群无比恐怖强大的怪兽,包括气焰一直有些嚣张的达汗,所有的首领们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显然勾起了他们脑海深处的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

“那群怪兽简直就不是任何人力所能对抗的,虽然华夏国奇人异士甚多,但我想即使上那位极负盛名的剑圣独孤求败,恐怕也无法在如此之多的恐怖怪兽下生还。所以华夏国根本不可能完成我们的这个看似简单,实则难比登天的要求。而这也正是我们所希望的,这样我们游牧族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真正拥有对嘉和平原的所有权。”罕毕图高声的将想法全部说出,显然他的脑海早就已经勾画出日后游牧族在嘉和平原生活的美丽画卷。

所有的首领都异口同声的齐声欢呼,不知道是赞赏罕毕图还是为日后游牧族的幸福生活而欢呼。

就在此时,一名传讯兵匆忙的跑到村中,对着众位首领道:“报告诸位首领,正前方发现敌军,据斥候回报,估计敌人兵力在十万左右。”

十八部落的首领们都没想到华夏国的大军来得如此之快,于是又再次将目光聚焦在罕毕图身上,因为罕毕图将军是他们全族所有兵力的总指挥,大小战役都是他一手负责。

罕毕图沉吟了片刻,然后道:“为了能够在和谈中取得更大的优势,我们应该给予敌人迎头痛击,大家都去准备吧!”

众人纷纷散去,带着对未来游牧族的美好憧憬开始了对眼下来犯的这群华夏国军队的军事布置,想一战扬威,奠定自己游牧族在嘉和平原的占有权。

第二章 以一敌千

泰坦独自一人在营地中闲逛,虽然巡逻的士兵们都向这位最高指挥官敬礼问好,但泰坦却充耳未闻,想着临走前柔碧雪女王对他说的那番话。

按照柔碧雪女王的说法,一直和华夏国有着良好关系的游牧族突然入侵恐怕是别有内情,因为入侵华夏国对人丁相对单薄的游牧族来说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况且强大的华夏国可以说是游牧族的天然保护屏障,相互可以说是唇寒齿亡的利害关系,游牧族怎么可能蠢到攻打自己的守护之国?而象征性的守护北方边界的白虎军团虽然大败,但实质上却又并没有伤亡惨重,这种大溃败却几乎是零伤亡,泰坦当然也能猜得出是对方手下留情。

而柔碧雪叮嘱的话又似乎在泰坦耳边响起:“泰坦,我知道你勇力过人,但如果此次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兵不刃血的将游牧族收为你用才是上上之策啊!”

想到这,泰坦作出了一个决定,要用他个人的独特的魅力和无比强大的自信及武力来征服这群桀骜不逊的游牧族人的心。

接近十万兵力的游牧族的骑兵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向泰坦率领的大军的驻地移动,而泰坦早就通过斥候知道了敌人的来袭,立即命令工程兵开始在大营四周布满无数的拌马索,二万手持长枪的精锐步兵在拌马索后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击。

游牧族指挥此次突袭的指挥官当然是那位才智出众的罕毕图将军。

罕毕图见到对方营地营门大开,深知恐怕华夏国的军队已经有了准备,想诱自己进入大营,知道此次奇袭恐怕会无功而返。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罕毕图对着身后一个小分队的队长道:“你立即带你的十名手下进攻敌人营地的正门及几个偏门。记住,我是要你们试探敌情,不是要你们奋勇杀敌,发现异常情况或者觉得危险重重就立即回来,明白了吗?”

这名小分队队长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便带着十名手下飞速朝泰坦的大营奔去。

泰坦一见这显然是敌人的试探性的进攻,便知道隐藏的很好的拌马索肯定会被这几个骑兵发现,正想派人拦截,但为时已晚。

游牧族的骑兵善于马战,不仅是因为游牧族的战士们勇敢顽强,其中他们的坐骑也有着很大的原因。游牧族以盛产爆发力和持久力强的良马闻名于世,所以游牧族的骑兵的速度快的惊人。那十个骑兵眨眼功夫就已经冲到泰坦所率大军的营前,临时调兵拦截显然为时已晚。

‘啊……’

十名骑兵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从马背上重重的摔下,甚至那十匹马都因为拌马索被自己的强大的冲力伤到了腿骨,发出一声惨痛的嘶叫后也‘轰’一声被拌倒在地,扬起了一片沙尘。

虽然远处的罕毕图看不真切,但也大概看清楚了他派出的十名探路的骑兵人仰马翻的情形,心中暗道:我们来得如此之快,按理来说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华夏国的将领如此注重刺探敌情,显然这些拌马索是在得到我们即将来袭临时完成的,看样子此战还没我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啊!”

敌人越是强大高明,反而越能激起罕毕图的斗志。

罕毕图拔出了他的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刀,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对着营地方向一指,喊道:“集中全部兵力,朝敌人营地正门突破!”

原本是锥形战阵的游牧族的十万骑兵,立即改变的阵形,变作了数百个长方形的战阵,先后向泰坦大军的营地开始了猛烈的冲击。

泰坦大感奇怪,对方明明知道营地正门附近有大量的拌马索也敢冲,似乎于情理不合。

泰坦也是头一次看到骑兵排出如此古怪的战阵,黑压压的无数游牧族的骑兵似乎变作了无数个豆腐块,飞速向自己营地冲来,而且每个豆腐块之间都明显有间隔,并非一条长龙一般。

虽然泰坦搞不清敌人如此进攻的真正目的,但还是让所有的步兵提高警惕,让他们不用攻击骑兵,只管疯狂的攻击骑兵的坐骑。

泰坦深知,游牧族骑兵可怕的地方就是他们在马背上那股势不可挡的无敌气势,如果一旦他们跌落马,恐怕根本不是擅长地面战的普普通通的步兵的敌手。

终于,揭晓泰坦心中那份困惑的时刻来到了。

冲在最前的数百名骑兵果然如泰坦所料,被营地大门附近的拌马索拌倒,哗啦啦跌到了一大片。营地门口不大空地几乎被游牧族骑兵和他们的战马占满,但可惜的是他们都几乎失去了战斗力,毕竟如此高速的冲击却突然停止,那股巨力恐怕即使是强健的骏马都无法承受,更别提游牧族的骑兵们的血肉之躯。

虽然最前列的百名骑兵几乎全军覆没,但营地正门附近的拌马索也所剩无几,泰坦却没有丝毫惊慌,因为他认为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的游牧族骑兵和瘫在地上的马匹则是更好的拌马索,甚至泰坦还认为如果接下来的游牧族骑兵如果还想继续从正门突击,恐怕那些本来躺在地上呻吟的骑兵们会被后来的伙伴们的座骑给活活踩死,所以泰坦根本不担心接下来的其余骑兵方阵的冲击。

弹指一挥间,第二批冲想营地正门的骑兵已经杀到。泰坦等人几乎个个人都认为这第二批的游牧族的骑兵也会如第一批那样,落个人仰马翻的下场,但事实却截然相反。

这批游牧骑兵们发现前方有障碍物如倒在地上的同伴或者马匹时,反应相当之快,双腿夹紧马腹,一拉马的缰绳,马儿用力一跃,竟然连人带马的腾空而起,越过了那些障碍物,准确的落到了平整的土地上,人马都毫发未伤。

如此难以置信的景象,当然让泰坦等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就在泰坦等人内心还在惊叹游牧族骑兵那精湛的骑技与游牧族驯养的骏马时,第二批进攻营地正门的游牧族骑兵在只损失了少数几十名骑兵的情况下,已经声势汹汹的杀到营地正门口。

泰坦此刻方如梦初醒,命令营地中的步兵出击,拦截敌人。

跟随泰坦此次出征的战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所以即使面对着冲击力超强的游牧族骑兵也没有丝毫胆怯,同时一扬手中的长枪,动作一致,显然经过了刻苦的训练。

如洪水般凶猛的游牧族骑兵终于和泰坦所率的步兵短兵相接,营地正门的攻防战终于打响。

步兵手中的长枪每刺出一枪,几乎都会有匹马儿倒地;而游牧骑兵手中的长刀或长剑每在空中挥舞一次,也会有一个步兵倒下。

从马背上摔下的游牧族骑兵显然不是步兵的对手,很快身上便被长枪扎了几个透明的窟窿。

但局势却对泰坦一方越来越不利。

虽然游牧族的骑兵是轻骑兵,不是被重甲裹着装备精良的拥有可怕冲击力和杀伤力的重骑兵,但由于游牧族战士的骁勇善战及他们坐下有狂野之态的马儿是良种马与草原野马的交配所生,冲击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于重骑兵,所以步兵虽然竭力拦截,但却依然无法阻止游牧族骑兵前进的趋势。

泰坦并没有将心神全放在自己方处于劣势的营地正门的争夺战上,反而看向远方,发现后几波的敌人竟然不再是手持刀剑的普通骑兵,而是手持弓箭的射手,心中一凛,立即命令轻盾朴刀步兵上阵。

轻盾朴刀兵还没排好防御阵形,就已经无数劲箭铺天盖地的射来。原本就已经步步后退的长枪兵在箭雨中损失惨重,倒下一大片,侥幸没死的士兵也是手捂着伤口哀号着,长枪兵的防线显然无法在支撑下去,溃败无法避免。

泰坦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先锋军中没有多少弓箭手,否则也可以压制住对方,让游牧族骑兵无法前进,动弹不得。

就在泰坦为如何打退敌人此次猛攻而一筹莫展时,更大的危机却悄然逼近。

泰坦猛然抬头发现后几批游牧族骑兵手中竟然持的是重型武器战矛,顿时不由得从头凉到脚。

战矛借用快马的速度可以造成非常可怕的杀伤力,龙之大陆具有最可怕的最强战力的重骑兵就是天一帝国的皇家骑兵团,他们的装备中就有战矛。泰坦没想到游牧族骑兵竟然也配备了这种重型武器。

不过几个起落的时间,这群手持战矛的骑兵已经犹如一把锐不可挡的尖刀,深深的扎入了泰坦仓促之下布置的防御阵线的心脏。

伴随着数声‘啪啦’响,几名最前列的轻盾朴刀兵手中的木盾被骑兵手中的战矛轻易刺穿,紧接着战矛毫不留情的刺入了朴刀兵的体内,激起一片血花。

被战矛穿体而过惨死的朴刀兵们死时还瞪大着眼睛,不能瞑目。他们似乎不相信自己手中的五寸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厚的结实的木盾竟然会如一张白纸般的薄弱,被敌人的战矛刺穿后,余势还能刺穿自己的身体。

正门的第二道防线随着这群手持战矛的骑兵的疯狂进攻,眨眼间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并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扩大,泰坦大军的营地正门失守似乎已经注定。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游牧族中传来:“我不知道你们的最高指挥官是谁,但我们游牧族已经别无选择,只要你们肯定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会立即下令停止进攻,避免你们华夏国士兵不必要的伤亡!最后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游牧族十八部落的首领之一,名叫罕毕图,同时整个游牧族骑兵的作战和以前的战斗训练都是我全权负责!”

泰坦心中虽然暗赞游牧族竟然有一个将骑兵战术运用到出神入化的指挥官,但对方那种居高临下的带着一丝怜悯施舍的口气却让泰坦的怒火熊熊升起。

泰坦对着身后的梦可雅、布尔等人一挥手,示意他们退后。梦可雅等人心中已经猜到泰坦下一步的行动,又是替泰坦担心,又是有些兴奋。

泰坦深深的注视了梦可雅一眼,发现她眼神中没有对自己的担心,而是透露着对自己无比的信心,万丈豪情从泰坦心底升起,再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泰坦前进的脚步,哪怕对泰坦那必胜的信念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一直和泰坦并肩指挥作战的西门石将军问道:“泰坦,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请你相信我,有时候一支军队无法战胜另一支军队,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神魔战皇】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