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魔战皇 >神魔战皇_第39节

神魔战皇_第39节

作者:超级肥鸭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7: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6
翠山和一座水晶山,那两座山无论是山头、山腰还是山脚,都没有任何树木花草生长,而其他的宝山虽然也只是那么薄薄的一层黄土,但是仍有长有各种坚强的植物将每座宝山以生命的绿色点缀,比较起来那两座光秃秃的山就显得格外特别。

泰坦心中几乎可以肯定,藏着路西法神兵的山洞就在这两座山附近。

众人看见泰坦神色一定,知道老大已经找到了“妖魄偃月刀”的下落,个个都直起身来,想早点见识到这把被风云二魔将说得神乎其神的盖世魔刀。

在泰坦的招呼下,众人在开始往回走,但个个内心都有些纳闷,明明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山洞啊。

真相很快揭晓。

在泰坦带领下,众人深入到一座翡翠山和水晶山之间,这才发现两山相连的部分果真有一个幽暗的山洞。在哈里的照明魔法下,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昔年路西法埋宝的洞窟。

只见这个山洞的洞壁晶莹透亮,而且颜色绚丽,以绿色为主,其他白色、黄色等鲜亮色搀杂其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圣洁光辉,让神官出身的梦可雅心中暗暗吃惊。因为梦可雅知道大凡要以这种圣洁光气来压抑的兵器,绝对是相当邪门的,而且此洞位于翡翠山和水晶山接连处,也绝对不是巧合,翡翠和水晶对凶邪之物都有一定的镇压作用,而两座山所蕴藏的翡翠和水晶似乎刚刚好克制住这邪门的兵器,梦可雅的心不争气地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毕竟梦可雅没有接受过任何战斗及攻击魔法训练。

她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心中所虑告诉了大家,搞得所有人都觉得阴风阵阵,陷入人人自危的惶恐之中。

而泰坦早就感觉到此地非比寻常,听完梦可雅的话后,他的顾虑更深,因为这股邪门的能量并没有完全被压制住,否则这两座山上就不会寸草不生了。泰坦也觉得自己在寻宝的事情上有些托大,没有带上风云二魔将和小蛮,否则也不必如此担心众人的安危。

虽然泰坦给众人打气鼓劲,但是似乎作用不大,其他人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沉着和冷静。

越往里走,除了泰坦外,所有人就越觉得自己心灵深处最原始的恐惧开始弥漫到全身,思维几乎已经停止,上牙与下牙不由自主地磕碰,浑身也不自主地颤抖,但是脚步却没有停止,依旧机械地向着洞的至深处迈进。

众人那反常的样子泰坦早就已经看在眼里,但此时显然无法回头。他首次觉得对前面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把握,只能搂紧浑身颤抖着的梦可雅,硬着头皮继续着前进的脚步。

他们终于到达山洞的尽头。山洞的尽头是一个相当宽大的石室,石室四周到处散落着许多白骨,但显然年代久远,所以此地竟然没有腐臭的味道。石室正中的石壁上,悬挂着一把长约两米、通体血红的大砍刀,而大砍刀旁的石壁上则镶嵌有三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分别是暗黑色、乳白色和亮红色,三颗发出淡淡光芒的石头呈“品”字形,众星托月般地将发出血红色光芒的大砍刀围在中心,如此异象让泰坦也有些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

让泰坦更加吃惊的是梦可雅、布尔等人在石室里突然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清醒,没有被那种不知名的邪气控制,让泰坦宽慰不少。

梦可雅迷惑地问泰坦:“泰坦,我们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眼前这把刀莫非就是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而旁边那三颗美丽的石头是否就是‘召唤之石’?”

梦可雅提出了众人都想问的问题,但泰坦也无法回答,毕竟这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的,只好点头道:“我想眼前的刀的确是我们要寻找的‘妖魄偃月刀’,旁边的石头也应该是‘召唤之石’,你们刚才是懵懵懂懂地走到这里来的,所以你们自己注意下是否身体有异常情况。而且你们一定要小心戒备,不是我危言耸听,我感觉这里不但邪恶,而且危险万分!”

泰坦一番话让众人都开始凝神运气,紧张地四处张望。

异变骤然发生!

原本发出淡淡血红色光芒的“妖魄偃月刀”,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炫目的强烈红光,而旁边的三颗“召唤之石”也在同时发出强烈刺眼的光芒,使得所有人在那一瞬间眼睛都被强光所伤,无法看到前方的情况。

众人心道要糟糕,布尔等战士运功护体,而哈里等魔法师则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防御魔法。

泰坦丝毫不惧,一手搂住梦可雅,另一只手则戒备地放在胸前,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敏锐的灵觉来了解在这一刹那发生的事情。

泰坦感觉到从前方挂在石壁上的“妖魄偃月刀”里跑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而且带着强大的妖异血腥的事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东西显然没有立即对众人开始猛烈的攻击,而是静静地待在众人的面前等待着众人视力的恢复,否则布尔等人恐怕有苦头吃了。

几秒过后,众人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平时的视力,定睛一看,前方出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怪物。

这个怪物只有上半身和头部,而且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怪物通体血红,尤其是那两只铜铃般的暗红色、不带一丝一毫情感的眼睛,发出妖异的血红色光芒,让众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怪物的身上没有任何毛皮之类的东西,肉体虽然是血红色,但却是半透明的,可以透过怪物的身体看到怪物背后的石壁。怪物的双臂极长,两只手掌上都没有手指,只有尖锐锋利的五支缩小的短矛,让众人无法避免地想像自己被这十根奇怪可怕的“手指”穿胸而过的恐怖景象。

怪物口中不停地发出“噗嗤”的声音,布尔估计这种声音相当于自己看到“鲍鱼”发出的流口水的声音。难道这怪物性喜吃人?

接下来众人竟然听到怪物说话了。

怪物恶狠狠地说道:“几百年没有让活人的鲜血流淌在我的体内,今天终于又等到了这么多的美味,也许得到你们的鲜血后,我可以突破我的囚笼‘妖魄偃月刀’,真正自由自在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最后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我乃‘妖魄偃月刀’的魂魄——血妖!”

众人这才明白这个妖怪竟然是藏匿于“妖魄偃月刀”中的血妖,也就是魔刀的魂魄,而血妖竟然想脱离这把魔刀,独自到大陆上遨游。如果让如此可怕的怪物自由自在地生活,那对于平凡的人们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血妖正想开始他的美味大餐,不料泰坦灵机一动,对血妖大声地呼喝道:“血妖,你背后的人是谁?啊,是路西法!”

即使以血妖的暴戾也很害怕压制了他无数年的神族第一战将路西法,潜意识让血妖不由回头查看是否路西法真的在他身后。

血妖一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气得“嗷嗷”大叫,回过头来想把骗自己的泰坦碎尸万段,才发现眼前是人类的强力攻击魔法和漫天飞舞的剑光。

布尔等人和泰坦经历过如此多的险境,当然配合得相当默契,泰坦话一出口,众人就准备出手,想以雷霆万钧之势杀死眼前的怪物。

泰坦手中的自然魔法杖夹带着可碎金断玉的玄冰真气,以莫可抗御之势劈向血妖,而布尔和欧西丁则一左一右攻向血妖的两侧,想让血妖无法集中功力接下老大泰坦那必杀的一杖。窈窕和娜柔则严阵以待,准备接应自己的同伴,也准备第二波的攻势。哈里和梦丝波的高级攻击魔法冰封球和大火球的咒语早已经念完,发射出银白色的冰封球和炙热火红的大火球,以高速冲向血妖。

而负责救人疗伤的梦可雅见到如此战况,不由得想:泰坦他们的配合可以说是越来越默契了,如此可怕的联手威力,我估计即使是那个被誉为天才的哈沙克王子也无法硬接下来吧。

梦可雅以为胜券在握,泰坦众人也认为这一击是万无一失,但血妖的可怕之处又岂是泰坦等人所能清楚知道的。

※※※

泰坦、布尔和欧西丁三人看到自己的长剑轻易地刺入了血妖的身体,却大感不妥,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到任何真气甚至肌肉的阻挡,自己这一剑犹如刺进了空气中,泥牛入海般消失无踪。

而哈里和梦丝波也发现自己的攻击魔法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血妖的身体,打在血妖后方的石壁上,血妖毫发无伤,石壁倒是伤痕累累,哈里和梦丝波对望了一眼,都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布尔却自以为是地心想:既然血妖是无形之物,那理所当然的我们无法伤害到他,而他也应该无法伤害到我们。

布尔在这个自以为是的想法误导下,大步走向血妖,想通过自己那“舌灿莲花”的嘴皮功夫,让血妖“好看”!

泰坦当然不会天真得如同白痴布尔一般有如此简单幼稚可笑的想法,见到布尔如此莽撞地走向血妖,赶紧出手,希望能够救离布尔于险境之中。

果然不出泰坦所料,血妖一爪抓向不知死活的白痴布尔。而布尔则以为血妖那无形的如锋利短矛般的利爪绝对无法伤害有形的自己,所以一副不将血妖这一爪放在心上的表情,而且也没有任何闪避招架的动作。

一声清脆的巨响,泰坦的自然魔法杖剑招架住血妖那后发而先至的一爪,却被血妖的惊天大力震退几步,无法继续攻击血妖。

白痴般的布尔终于神色大变,这才知道血妖能够进行实质性、杀伤力极强的攻击,也知道如果不是泰坦的那一剑,自己恐怕已经到冥王那里报到去了。布尔赶紧趁血妖惊诧于泰坦能够硬接那必杀的一爪的瞬间,脚底抹油,飞快地跑回自己的阵营当中,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窈窕讽刺道:“没想到如今的布尔还是白痴一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布尔当然不甘示弱,为自己辩解道:“我这叫做‘视死如归’、‘豪情万丈’,估计你也不懂,因为你绝对无法达到我这种境界的!”大言不惭之下,布尔没有露出丝毫心虚的表情。

大敌当前,窈窕虽然与布尔有宿怨,但她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没有继续答布尔的话,否则布尔恐怕一会为了掩饰他的白痴行为要好好地给窈窕上一堂课讲述他所谓的不畏惧强敌的“英雄主义”。

而血妖一想到可以再度杀人吸血就无比兴奋,压抑太久的他显然没心情和泰坦等人慢慢厮杀,说时迟、那时快,血妖的双臂幻变成两根血红色的锋利无比的长矛,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高速直刺能够硬挡自己一击的泰坦。

如此快速而狠毒的攻击,泰坦也是首次碰到,换做是布尔等人,也许已经倒在这蕴涵着惊人气劲的矛击之下。但泰坦毕竟技高一筹,他绝对不会倒在血妖的这突然一击下的。此时泰坦心中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击败这不惧魔法及物理攻击的怪物,但是脚下步法却没有丝毫杂乱,身体微微一侧,闪过两矛的攻击,且还了血妖一剑,可惜这一剑依然如同刺在空气中,无功而返。

两矛均被泰坦闪过后,血妖也觉得眼前这个大块头不可小视,虽然比不上当年自己的主人路西法,但是也算一个高手。

当年路西法由于性格相当叛逆,一言不合即动手杀人,“妖魄偃月刀”下亡魂无数,所以死人的鲜血和亡魂的怨气竟然融入“妖魄偃月刀”,进而形成它的独特魂魄:血妖。当年路西法感觉到自己的偃月刀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也大为惊诧,但是后来才发现是非常邪恶的怪物——血妖,知道自己造成了太大的杀孽,而血妖刚一形成就立即对主人路西法开始了攻击,以为能够侵入他的身体,进而寄居在路西法体内,真正形成完整的自己。

血妖小看了被神界誉为第一战将的路西法,而且血妖的思想主要来自于死在“妖魄偃月刀”下的亡魂,这些人虽然对着路西法有着刻骨的仇恨,但是即使是死去后成了亡魂也非常惧怕他,光是气势血妖就输给路西法太多,虽然血妖可以时而无形,时而有形,但是血妖的致命处把握在路西法手中,那就是“妖魄偃月刀”,血妖的存在需要

“妖魄偃月刀”,所以血妖很快被路西法彻底降服,再也没有敢反抗路西法,而且还为路西法的天地无情灭绝刀法增添了相当大的杀伤力,让路西法犹胜从前,而路西法也没有再为难血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路西法被神王修罗斯废掉神功,路西法在魔日神殿恢复功力后,舍弃自己的神兵“妖魄偃月刀”于山洞之中,留下血妖,自己则离开世外仙境。

血妖在恼恨路西法无情无义的同时当然也变得更加凶残,先后杀害了十多名进入山洞的原始村落的居民。今天泰坦等人到来,血妖发现泰坦身上居然有自己熟悉的神族人气息,才知道眼前这个人可能具有神族血统,而血妖费尽了几百年想出的可以脱离

“妖魄偃月刀”控制的方法,也需要神族人的鲜血才能实现,本以为可以再次轻易杀人夺血,结果却发现泰坦等人实力非凡,似乎无法轻易得偿所愿。

众人见到眼前的血妖突然发起呆来,当然是立即开始猛烈的攻击,但是结局和先前一模一样,血妖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

众人心中都有些绝望,眼前这个不惧怕任何攻击的怪物似乎是无法战胜的,自己恐怕只有挨打落败丧命的分了。

泰坦暗想:既然血妖是“妖魄偃月刀”的魂魄,那么很明显血妖应该是依附于“妖魄偃月刀”而存在,如果能够毁去它,那血妖恐怕立即会形神俱灭。

泰坦想到这,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立刻开始发号施令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魔战皇】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