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82节

史上最强_第82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4
主意,加上李萱怕这些人走投无路会拼死反击,挣个鱼死网破,那就得不偿失了。

心里思量着,李萱把目光投向木木的身上,她还没有见过木木,虽然她知道如月曾经收过一位男弟子,还胡闹似地自创了一个如月门,但是她怎么也不会把眼前这个一举击破两大高手合击的‘前辈高人’同如月收的那位弟子联糸起来。所以此刻李萱心里非常的感激木木,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自已可能没事,但是两位师妹绝对支持不住了。

李萱朝木木微微一福,扬声道:“前辈援手之恩,仙音派感激不尽”

掌教竟然向自已道谢?木木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好,傻傻地愣在那里。他到此刻还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事。自已只不过本能地闭上眼睛用阵法挡了一下,睁开眼后事情就全变了。也不怪木木,一切发生的都实在太快了。在高手的眼里,众人是千幸万苦地激斗了一番,但是在木木的眼里,一切都是一闪而过,他根本看不清楚众人的行动。

要说他独力挡下两大高手的合击,这只能说他运气实在太好了。如果不是扎须大汉惊慌之下抽手,而是提聚功能硬挡下冥月噬星防的反击,那很有可能一举击破木木的阵法,而不是被阵法反震而受伤,如果不是他们没见地过木木所用的阵法,便不会误以为木木是某位前辈高人,以致不敢再次出手。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巧合了,说到底都是因为木木太幸运了,如果那个扎须大汉提聚功力硬拼了阵法的反震,或者白衣儒生再次出手攻击的话,都很有可能一举将木木击毙。然而他们却没有,反而把木木误以为是位前辈高人,以致心意退意,最后如月一出现,他们便一溜烟地退走了。

一道白影一闪,如月出现在李萱的身边,晃着脑袋四处打量着,边看边咬牙切齿叫到:“师姐,那些混蛋敢来派里捣乱,看我不打他们屁股。”

木木一见如月出现,顿时回复过来,说实在,不太习惯与人交往的木木只有在柳月和如月的面前还能比较随意一点。一见到如月,木木也连忙掠了下来,对如月施礼说到:“拜见师傅”!

“师傅?”惊叫声同时从如月和李萱的嘴里响起,旁边两位受伤的长老还众多弟子也大为侧目!而如月更是夸张,一手指着自已的鼻子瞪大眼睛问到:“你叫我师傅?”感情她把木木这个便宜徒弟忘记了。

见到如月这种反应,木木的脸沉了下来。

如月侧头打量着木木,好一会,才猛地醒悟过来,双手一拍叫到:“你是那木头”

木木无言地点点头,心中暗道:感情你还记得我。对于这个师傅,他是彻底失望了。

“师妹,他真的是你那位徒弟?”李萱盯着木木的脸,神情凝重地问着如月。

掌教办公室里,李萱一脸严峻地再次问如月到:“师妹,他真的是你三个月前收下的那位徒弟?”不但神情严峻,李萱的心里也极度的不安,这个木木今天所表示出来的能力绝对不是一个刚入派只有在三个月的弟子可以拥有的,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带艺拜师,但是以他如些高深的修为,为什么还要拜进仙音派呢?他到底有什么阴谋呢?仙音派从如盈师尊失踪后这两百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今天竟然有人连继袭击了两处分院,还直接攻进了总坛所在地,并且扬言要借阵法篇一阅,这些人怎么知道派内有圣主留下的阵法书呢?关于阵法书一直都是派内的机密,没有元婴期以上的弟子不能得知。这些人怎么会知道的呢?而且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却在这个木木入派后才来呢?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糸呢?李萱有点怀疑这个木木说不定就是这些人派到这里的奸细,如果不是最后关头木木出手击退对方,李萱刚刚在大校场上就想把木木当场擒下了。

因为木木最后出手击退了对方两大高手,所以让李萱觉得他和对方并不是同路人马,而且阵法的事情属于派内机密,木木刚入门不久,按理来说应该并不清楚才对,有了这两点疑问,李萱才按下冲动,把如月叫到办公室,打算问清楚再说。

“是真的,怎么了姐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如月一头雾水,她正在静室内闭关修炼,突然感觉到防护被触动,按照派内的惯例,长老修炼的时候,如非关乎生死存亡之类的大事不得打忧,现在自已竟然被打扰了,显然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如月急急忙忙的收功跑出来。便听到有人袭派的消息,可是等她赶到大校场上却没发现那些袭派的人,只看到了几位师姐还有一个男生,那个男生还是自已的弟子,如果不是对方叫他师傅,她还真的忘记了自已有这么一个弟子。可是听到这个消息的师姐却脸色黑了下来,不由分说把自已拉到这办公室,问的却还是刚刚在大校场上已经问过了一遍的问题。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不过看到李萱神情严峻,如月也不敢多说,连忙如实应到。

“你到底教了他什么?”李萱肃着脸问到。

如月见李萱如此严肃的样子,连忙细想了一下说到:“唔……,我教了他气剑还有悬浮阵”。那个也许不能说是教,说是塞还差不多。

李萱脸色一沉,沉声道:“就这些?”心里却暗暗责怪起来:这丫头也太不知轻重了,阵法如此重要的东西也随便教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不过这也越发让她肯定木木是带艺求师的。只学了一个气剑和一个悬浮阵就能有这种修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很有可能本派拥有阵法书的秘密也是他传出去的。

“唔……,好像还有”。如月皱着眉头苦思起来,也难怪,她连木木是自已的徒弟都差点忘记了,还还记得曾经教过木木什么东西。

“对了!”如月双手一拍,跳起来叫到:“我还把阵法书给了他让他自已学习了。”说完,如月摇头晃脑得意地嘻笑起来,好像为自已能想起这件事而高兴不已。

“什么?”李萱猛地一拍桌子忽地一下站起来,俏目怒瞪着如月。

被姐师这一下吓了一大跳,如月怯怯地垂下头偷偷瞄着李萱的脸,委曲地小声说到:“怎么了嘛。”

看到如月这样子,李萱气又不是怒又不是,银牙紧咬气得满脸通红,但又不知道怎么责怪她好。

从来没有被师姐用这样凶恶的表情对待过,又不知道自已做错了什么,如月心里慌乱,同时又觉得满腔委曲,紧咬着下唇,眼泪涌了出来。

李萱平时最痛这个小师妹,从来不舍得大声责骂过一句,虽然怪她不知轻重,但是见到她这个样子,李萱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软,长叹了口气,沉声说到:“师妹,你实在太不知道轻重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可以随便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呢。”狠不下心来责怪如月,李萱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不过这也让她越发肯定木木入派是别有用心的。

李萱摇摇头走到桌子边上,按着通话器说着:“小清,两位长老的伤势如何?”

通话器里传来一把轻柔悦耳的声音:“掌教,长老的伤势没什么大碍,经过治疗后已经基本痊愈了。”声音显然是属于李萱口中的小清。

这位小清是李萱的弟子,原是个孤儿,被李萱收为弟子后取名李清,修为不高但是为人心细,做事有条不絮井井有条,所以被任命为内务主管,主理派内大小俗务。派内所有的大事小事一般都是她一手安排的,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很得李萱的信任。

“嗯,这样就好,叫她们过来办公室一趟”。

“是”。

放下通话器,再看向如月,如月正襟危坐在椅子里,见李萱回过头,连忙怯怯地垂下头去不敢看李萱的脸。

李萱没好气地闷哼了一声,也不忍心责骂她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把损失减到最少。阵法书在木木的手上已经三个月了,恐怕他早就把书里的内容全背下来了,说不定还抄录下备份,无论如何不能让阵法书流传出去。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永远禁锢起来。

打定主意后,李萱也不理委曲得快要哭出来的如月,自顾自地入定调息起来,刚刚与那些人剧斗了一场,消耗了不少灵力,如果不调息好的话,恐怕很难应付得了那位‘前辈高人’。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派中的高手又全派出去了。自已四个人不全力以赴的话,很难留得下对方。

…………………………………………

木木此刻正在演舞堂里正襟危坐着,脑里一片混乱,尚不知道李萱准备对付他,木木的脑里还在回想着刚刚的情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木木疑惑地心里暗道。

脑海里叮的一声轻响,一幕不属于他的记忆在他脑里冒了起来,像放电影一般把刚刚的情形重复了一遍,扎须大汉飞扑过来一拳轰向他,白衣儒士飞出飞羽斩向他,然后被他本能的祭起阵法挡了下来,还把扎须大汉震飞开去。一切他当时没有看清楚的画面全都清晰的重演了一遍。

木木知道这是主控核心的记录,没想到主控核心还有这等本事,不过见怪不怪,木木也不觉得太惊讶,只是在心里想到:原来他们打我,才被我震飞的,看那两人的样子好像很厉害一样,难怪被我震飞后其他人看我的眼光会那么怪,连掌教也向我道谢。原来是这样。

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木木得意地偷笑起来:想不到我是这么厉害的。两大高手都被我打败了。呵呵。看来阵法实在是太好用了。经过这一次,木木对阵法的信心是越来越大了。

顿了顿,木木冷静下来,又想到:看那两个人好像是那些人的首领似的,连掌教都不屑出手对付。我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比掌教还厉害吧。嗯。也对,看来我能打败他们,应该是跷幸才对。再想想自已连人家的动作都看不清楚,木木就知道自已的实力比人家的差远了。木木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有点呆呆的,但是从来不会肓目的自大。

不知道自已要是挡不住那家伙的拳头,会怎么样呢?木木心里想到,这下他是问主控核心的。因为主控核心付在他的脑里,他的所有想法主控核心都会清楚。

一幅血肉模糊的画面浮现在他脑海里,画面里的血肉很难看得出曾经是一个人,除了比较完整一点的手掌脚掌还有一块带着头发的天灵盖骨,其它部分全都碎成两指宽长的碎肉,夹着鲜血呈放射状洒满了方圆数十米的范围。

木木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艰难地咽了口唾液问到:这真的是被击中后的情景?

“是”主控核心回答到。

木木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刚刚自已到鬼门关里绕了一圈回来了。如果不是他挡得及时,恐怕现在他就成了主控核心计算出来的那副模样了。

摇摇头,木木甩开那可怖的情形,默默地和主控核心交流起来,他越来越发现主控核心的神奇,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不愧是圣主的东西,圣主出品,必属精品,木木脑里蹦出一句广告词。用这句话来形容他此刻对圣主的感觉是最恰当不过了,不但那机关阵法玄妙无比,就连战甲的核心也仿佛无所不能一样。

木木就这样和主控核心交流着,完全不察觉时间的消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见李萱从演舞堂的侧门走了进来,身后不跟着两位长老和他那便宜师傅如月,只是如月此刻的脸上带着一副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隐隐中还带有一丝羞愧。

见到掌教驾临,木木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拱手施礼,虽然木木没什么处世经验,但是这点礼貌他还是懂的。

李萱来到木木身前回礼,而两位长老却不动声色地移动木木的身后和左方,如月脸上现出一阵犹豫的表情,最后狠狠地咬咬牙,移动木木的右方去。

木木又转身向如月施礼说到:“师傅。”

如月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样子,垂着头不敢正眼看木木,只是含糊地嗯地应了声。

木木纳闷如月的样子,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如果他有临敌的经验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现李萱如月还有两位长老已经封锁了前后左右四个方位,除非击退其中一位,否则很难脱出围困,可是木木一点经验也没有,陷入了重围也茫然不知。

李萱冷然地盯着木木,嘴里说到:“前辈援手之恩,仙音派感激不尽。”虽然嘴里说着感谢,但是脸上一点感激的意思也没有。李萱已经认定木木是混进来的奸细,对仙音派另有图谋,心里当然不会有感激的意思。

“前辈?我?”木木愕然地望着李萱,他搞不懂李萱怎么还叫他前辈。自已不是已经说了是如月师傅的弟子,而如月师傅也记起自已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木木疑惑地看向右边的如月,如月此刻却垂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虽然木木脸上一片愕然的神色,但先入为主的李萱早就认定了木木是奸细了,此刻的表情看在她眼里就成了装模作样了。

“前辈千方百计进入我们仙音派到底有何图谋,虽然前辈先前有恩于本派,但是本派无故被袭,恐怕也与前辈脱不了干糸吧?”李萱的语气越渐冰冷。

“图谋?我有什么图谋?”木木摸不着头脑,他搞不懂掌教为什么硬要叫他前辈,自已明明是掌教师妹如月的弟子,原本应该叫自已师侄才对的。而且还说自已图谋?自已千幸万苦来拜师不就是为了学习仙音派的无上仙法。这样的图谋难道不对吗?

木木此刻的表情看在李萱眼里,顿时又变成了故意装傻。她见状心道:难道不动手你就不承认吗?心里想着,眼神却越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