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86节

史上最强_第86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4
灰色道袍的修真者,也是在山谷的上空盘旋打转着,一连两天,一共来了十三批不同装束的修真者,其中几个竟然是不用飞剑凌空飞行的元婴期高手,他们都是山谷上盘旋着好像在搜寻什么东西,但是却没有发现被阵法隐藏起来的山谷,最后都失望地离去了。其中一队四个修真者更直接落到山谷上方,最后被阵法挪送出去。不过幸好这四个修真者的修为太低,发现不了阵法的运作,转了几圈便失望地离开了。

他们这些人虽然发现不了阵法内的山谷,但是山谷里的木木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细想一下便知道,这些人应该是为自已而来的,为了炼制灵石,他布下了一个上百米的巨形聚灵阵,让此地的灵气冲霄,还聚起淡淡的祥云,如此充沛的灵气别说是修真者,就算是普通人都能感觉得到,这些人肯定是感觉到冲天的灵气,以为是什么异宝出世,所以才纷纷结队前来查看的。

看来一批接一批的修真者,木木心有余悸地吐了吐舌头,幸好及早布下了阵法,不然被这些人发现,恐怕免不了一场麻烦。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如果被他们发现自已拥有灵胚,还懂得制造灵石,不知道又会引起一番什么争斗,毕竟灵石可是仙音派都没有的东西,里面蕴含强大的灵力,肯定会引起这些修真者的贪念的。

心有余悸的木木拍拍心口,同时下定决心,以后要是炼制灵石的话,一定要做好防护工作才行。
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
接下来的十天,木木在谷内连续布了五个阵法,每一个阵法都结出五块足球大小的晶石,加上最先的那一块一共有二十六块,这时木木注意到,谷内的景色开始萧瑟起来了。不少树木开始落叶,许多小草开始枯黄,那些整天活蹦乱跳的小动物也个个没精打彩的趴在地上。

看到这情形,木木就知道不能再炼灵石了,炼制的晶石把谷内的灵气抽掉了一大半,所以这些动植物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连忙把阵法撤掉,再也不敢炼下去了。

而且手上已经有了二十六块,分割成两指大小足足有五千多块,两指大的一块足够启动大部分的阵法了,应该足够了。不过接下来木木又面对着一个麻烦的问题。就是灵石太多了。这么多灵石堆起来足足有一个高,口袋肯定是装不了的。身体里又装不了多少。经过主控核心的改造,木木的消化糸统变成了直接吸收灵力的器官,所以胃的作用就消失了,正好可以用来装些贵重的东西。现在里面已经装了一颗灵胚,还能装得下一百块左右的灵石。其它的就只能用其它方法来装了。

怎么办呢?木木对着一大堆的灵石苦长了脸。幸好他对所有阵法都背得滚瓜烂熟,很快便找到了解决方法。先把所有的灵石搬回发现灵胚的那个山洞,然后把地上的阵法刮去,布上一个小挪移阵法,然后把晶石堆在阵法上。小挪移阵法有两个,一个在此端,一个在彼端,到时无论去到那里,只要在手掌上布上另一个小挪移阵法,便可以隔空取物了。而以后有什么东西也可以通过小挪移阵法扔到这个山洞里来,而不用背着东西到底跑了。

布好了阵法后,木木再在角落里布上个传送阵。以后就可以通过传送阵进入这个山洞里了。搞好了这一切,木木离开山洞后,又用石头把洞口死死的封起来,以免小动物跑进去把东西叨走了。这样外有九转迷踪阵,内有石头盖洞口,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搞完了这一切,木木看着略显萧瑟的山谷,心念一动,在空地上布上个聚灵阵,这次他没有加上孕灵阵,这样灵气就不会被凝聚,假以时日,山谷又会恢复原来那样灵气迫人的样子了。

又在谷内呆了十来天,顺便练习一下七星乾坤步法,经过与白儒生还有岗坎贝的一番交手,木木发现这个步法的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发动太慢了,无论木木练得多么熟练,想到移动,还是要连续踩下七次。要知道修真者间的争斗都是电光火石般快速,心念一动便能交手上几招了,那还容你运转步法。所以一定要再改进才行。

木木想了良久,最后用灵力在脚下布成一个阵法,尝试用灵力去触动。在主控核心的帮助下,他现在控制灵力的手法越来越熟练了。勉强可以做到用灵力触动阵法,这样完全不用移动,只要把灵力运到脚下连续触动七下,身影便移开了。欢喜之下木木集中精神练习起来,但是这种方法有个不足,就是灵力消耗太大了,不但要用灵力去触发阵法,还要长时间地保持阵法的完整,这样急剧的消耗,就算木木现在有灵胚来补充,也大感吃不消。练了三四个小时,木木就开始气喘了。

木木知道这样不行,在争斗中不但要维持阵法的完整,还要使用各位阵法来防护和对拼,如果步法消耗太多灵力的话,会拖累整体的发挥的。

细想之下,木木把目标转向自已的鞋子,再次把鞋子拆开,在里面画了一个七星乾坤阵,试了一下,果然实用。节省了不少灵力。但是这样另一个问题又上来了。就是这样只能向一个方向移动,这样很容易被人看穿移动的方向,争斗中如果被敌人料中先机,那后果将是致命的,这样也不行。

不行就想到行,办法总比问题多,木木心里总是这样认为的。苦思冥许久,最后木木在两只鞋子上分别画了两个七星乾坤阵,指向不同的方向。如果想前后闪就用左脚的,左右闪就用右脚的,这样一来果然灵活多了。接下来木木又用六天时间把步法练熟,练到心念一动身形便随之而动才行。

如果有人看到木木练习时的情形,保证会被晃得头晕眼花,这家伙像鬼魅一样忽左忽右,飘忽不定。如果看到这种情形,就算元婴期的高手恐怕也不敢扬言轻易拿下木木了。

在山谷内呆了差不多一个多月,把步法练到身随意动,木木才决定离开这里,飞到空中,依依不舍地看了隐藏在阵法下的小谷几眼,然后转身向L市的方向飞去。

第二部技仙第十五章路见不平

调节着拒风阵变化而来的迎风阵,木木操控越来越熟练,速度也越来越快,速度几达四倍音速,不过再也快不下去了,这种飞行方法固然方便,但也有自已的缺陷,无法像飞剑那样快捷,更不能像元婴期高手那样随心所欲,但是对于木木来说,已经足够让他喜出忘外了,毕竟数个月前他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普通人,现在不但阵法全部学会了,还能随意在空中翱翔,如果快速的进步是谁也想不到的。

飞了数十分钟,木木看到一条公路,这里离L市已经不远了,木木想了想,打算落到公路上,然后沿着公路走到L市,他不想太过引人注意了。妖魔乱世之后的三百多年来,仙术在神州大陆虽然得到蓬勃的发展,再也不像二十一世纪前那样只属于神话中的东西,高中以后甚至还有专门的学科教授仙术,名为玄学,学习这些科目毕业的高中生大部分都能使用一些简单的法术,如果想再精进,还可以考入专门的玄学院或上各大修真门派拜师学艺,所以说现在仙术在神州大陆来说是很普便的事情。

不过尽管如此,能够飞行的人还是不多,更别说不靠飞剑凌空飞行。这样的能力只有元婴期的高手才有可能具备。全天下拥有元婴期修为的只有一百多人,这些人一般都是一些门派的长老或一派之主,又或隐世高人,这些人就算国家主席见到了也会礼尊有加,如果随便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引起哄动才怪。

虽然木木的修为刚到开光期,但是借助阵法的飞行方式很像那些元婴期的高手。没见识过阵法的人很难分辩得出来,所以那天白儒生和岗坎贝才会如此忌掸,以致后来被吓得仓皇而逃。可以说,木木现在这样用来吓唬人是很有效的。

不过木木没有想得这么远,他只是本能的不想太引人注目而已,他的性格本来就很内向,平时和熟悉的人说话都不多。更别说引人注目这样的事。也许是他生性自卑的缘故吧。不过这种性格随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后应该会慢慢的改变的。

正想落到公路上,此时公路人烟全无,一辆车也看不到,正合适降落。正在这个时候,公路对面的密林里忽然窜出一个人来。

人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一件黄色的长袍,这种长袍和以前道士所穿的道袍有几分相像,但是更新潮和前卫,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点,传闻是二百多年前国内一位知名服装设计师修真后,有感于当时的修真者服饰太过难看而设计的,制成之后因为美观大方,很快就风靡了整个修真界,搞到后来几乎每个修真者都人手一套,慢慢的,也就变成了修真专用服饰。只要是穿成这样子的十有八九会是修真者。

眼前这个忽然从树林里窜出来的少年显然也是位修真者,修为不是很高,但是身手敏捷,行动如风,轻轻一掠便掠过数十丈的距离。不过看这少年的样子却异常的狼狈,一身修真服被刮得破破烂烂的,披头散发有如丧家之犬飞快地掠过公路,一头冲进了另一边的树林,接着林里便传来一阵断枝碎叶的声响,显然那少年已经慌不择路,不知道撞得多少树木踩破多少花草。

少年刚没入公路这边的树林里,从他窜出来的地方又飞速地跳出两个身穿青色修真服的少年。这两个少年的修为显然比刚才那个黄衣少年的要高一点,身上衣服虽然也刮破了不少,但却没黄衣少年的那么厉害,不过只见两个抖动着头发不断掉下树叶,便知道他们也并不好过。

果然,见到黄衣少年又窜进了另一边的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挑了挑眉头,脸上现出愤怒的表情,但却不敢犹豫,拨起身形又向黄衣少年逃走的方向追去。

这次两个青衣少年学聪明了,不再钻进树林里,而是跳到树顶上,提气轻身飞快地追上去。这样的身手应该比小说里一流武林高手差不多了,但是在修真界来说只是刚入门的菜鸟。不过那个黄衣少年显然更菜,两三下便被两人堵在林里的一处小空地里,两位青衣少年一前一后压住黄衣少年的身位。这下黄衣少年恐怕插翅都难逃了。

木木在半空中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第一次见到和自已年纪差不多的修真者,这不由让木木大感兴趣,犹豫了一下,便飞到三人的正上方,好奇地打量起来。

黄衣少年显然消耗了不少体内,双眼愤怒地盯着两位青衣少年,一个劲地直喘气。

两位青衣少年也微微的气喘,恨恨地呸了一声,腰间的长剑同时出鞘,其中一位年幼一点的更刷地一下用长剑指着黄衣少年,恨恨的骂到:“绿无色,你跑啊,妈的看你跑到那里去,七色门其它功夫不怎么样,逃跑功夫倒是贼精贼精的。”

被叫做绿无色的黄衣少年狠狠地瞪了说话的青衣少年一眼,自顾自的喘气没有说话。刚刚一顿狂奔让他早就力歇,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恐怕他是再也逃不出两个青衣少年的手掌心了,但是绿无色却没有刚刚逃窜时的惊慌。

年长一点的另一位青衣少年接着说到:“绿无色,乖乖地把请柬交出来,我们兄弟俩就放你一条生路,天道大会那样的场面不是你这样的货色能参加的,去了也是自取其辱,还不如把请柬交出来换你一条小命。”

绿无色又侧过头,狠狠地瞪了年长的青衣少年一眼,骂到:“呸,你…你…你们吉塞亚…亚…的流氓,要…要命…命就有一条。想…想…想要请柬,门都没…没…没有”不知道是气喘还是什么,绿无色说的话断断续续的,听得青衣少年和木木一头雾水,愣了半晌才搞懂绿无色的意思。

不给就不给还用这种语气来说话,分别是想嘲弄自已,年少的那位青衣少年顿时勃然大怒,嘴里骂到:“妈的你敢耍我,老子劈了你。”挥剑就要向绿无色劈下。绿无色身形顿了顿,但是青衣少年的行动立即被年长的少年制止了,同时还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退下。年少的青衣少年愤愤地哼了一下,不甘地收剑退了两步,没为法,年长的青衣少年是他的年兄,修为又比他高许多,何况出门时门主还交待凡事要听师兄的命令,年少的青衣少年虽然不羁,但也不敢违抗门主的命令。

“绿无色,劝你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识趣的就乖乖的交出来,我们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别怪我们心狠手辣,杀了你再搜你的尸还是一样的。”说着用力一抖手中的长剑,剑上顿时响起一阵轻呤和暴一团寒光。想借此威吓绿无色的样子。

绿无色嚏之以鼻,不屑地呸了一声:“你…你们这些…无…无耻的吉塞亚流…流氓,就…就凭你们…们…还…还…还不敢惹我们七…七…七色门,就你…你…你们今天抢我的请…请…请柬。不会不…不怕我…我们报复,给…给了你们还不…不杀了我…我…毁…毁尸灭迹了。你…你…你们真当我笨…笨…条蛋啊!”绿无义此时气息已经平复了不少,但是说话依然是断断续续地,再看他那艰难的样子,感情是个结巴。

两个青衣少年也愣了一下,显然也发现绿无色的结巴,年少的那个顿时露出一种鄙夷嘲弄的神色,年长的那位却神色一凝,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好像被人看穿心思的样子,当时出门时门主就吩咐过,此行决对不能留活口,不能让别人知道是吉塞亚动的手脚,没想到竟然被对方看穿了。

事到如今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神色几下转变之后,年长的青衣少年暴喝到:“动手”手中的长剑电射般地刺向绿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