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87节

史上最强_第87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3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2
色的胸口,目的都被别人看穿了,再动口舌也是浪费,年少点的青衣少年等这句话好久了,闻言长剑闪电刺出,直取绿无色的后颈,出手根其狠辣,分明是想置对方于死地。

绿无色神情毫不慌张,反而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的神色,伸手探进怀里。他知道此下是不能幸免的了,虽然自已不是两个人的对手,但是想要得到请柬,恐怕还要付出代价才行,这个代价很可能会是同归于尽。

半空中的木木把三人的交谈全听在耳中,却听得一头雾水,思索了半天勉强弄明白一点,叫做绿无色的黄衣少年是七色门的人,两个青衣少年是吉塞亚的人,吉塞亚的人要抢绿无色手中的天道大会的请柬,还想杀人灭口。

木木心里一跳,暗道:那还得了,不但谋财还想害命,这还有天理吗?想也不想,木木顺手一个天罡阵法打在绿无色的身上,天罡阵运转,一个浩然的天罡防护立即护住了绿无色的身体。

天罡阵是最浩然正气的正统固阵,阵法一开,万邪辟易,这种阵法挡下两位青衣少年的攻击还不是易如反掌,只听两记闷响,长剑触到天罡阵的防护,立进被震得脱手弹开。

两个青衣少年一脸惊愕,同时捂着手腕飞速退来,慌张地四处打量起出手的人。绿无色也全身一震,他原本就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准备与两人同归于尽了,没想到忽然一道白光击在自已身上,四周顿时现出强大的力量,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却见到刺来的长剑被荡开,用下半身来想都知道是有人相助自已,连忙转头寻找起相助自已的人。这时三人才同时发现了凌空站着的木木。

见到神色轻松站在半空中的木木,三人同时又是一呆,两位青衣少年更现出慌乱的神情。凌空飞行可是元婴期高手才有的本事啊,自已门内也只有正副门主才有这种本事,而且还没有眼前这个人如此轻松,很显然,对方的修为有可能比正副门主都要高,如果这人是来帮助绿无色的,自已两师兄弟恐怕就要葬身此地了。

比自已门主还可能深厚的修为,两位青衣少年别说看,想想都觉得脚软。对方动动手指头都能弄死自已。现在怎么办呢?年长一点的青衣少年显然处事经验丰富一点,眼珠急转几下,稳了稳心神,冲着木木拱手说到:“吉塞亚弟子见过前辈,家师托力木,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先把前辈这顶帽子套在对方身上,这样一来对方总不能厚颜向晚辈出手吧?再把门派门主师傅全一股脑地搬出来,如此一样对方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不会太为难自已吧?青衣少年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端是个老奸巨滑之辈。

但是木木却对他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愣愣地看着空处。

木木的心里也一阵纷乱,许多灵感在脑海里不断地闪现,但是却飘渺不定,让他很难地捉得住,因此完全没有听到青衣少年一番话。

飞行上木木有拒风阵迎风组和悬浮阵组合的飞行方式,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却毫不费力。步法也有最新改良过的乾坤七星步法,身随意转,心念一转就可以在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防守上更是千变万化,有浩然的天罡阵,霸道的冥月噬星阵,邪魔劈易的金刚伏魔阵,更有大型的某某某某阵,数不胜数,连白儒生和岗坎贝这样两大出窍期高手不为意之下也破不了自已的防御,可谓是万无一失了,但是攻击却是木木的弱项,阵法书里的杀阵虽然不少,威力也很惊人,但是却不实用,先布好了等人家触动阵法才能制敌,如此一来除非自已未卜先知,不然怎么样才能先一步布好阵法让人家踩上去,如果是对战中,自已布下阵法人家也不见得这么笨踩上去。所以用阵法来制敌显然是很不实用的。

但是刚刚把天罡阵打在绿无义的身上却让木木灵光一闪,偏偏一时间又捉不住。木木可能是天生的研究狂人,心里一有问题,就再也顾不上是在何时何地了,凝神细思起来,因而对青衣少年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

青衣少年心中一跳,以为对方不买自已的帐,连忙再施一礼,重复了刚才的话一次,语气越发恭敬。木木还是没有理他,心里思绪万千,根本没注意到,但是青衣少年可不这样认为,他以为木木不屑理他,修真人士多有脾气古怪之辈,不能以常理度之,见木木对自已不理不踩的,青衣少年壮了壮胆子,试探地说到:“不知前辈在些,晚辈多有得罪,晚辈立即告退。”说完询问似地看着木木,见木木还是没有反应,忙冲着他的师弟,那种年少一点的青衣少年打了个眼色,肃手退往身后的密林。

年少一点的青衣少年一脸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已的师兄,单是木木凌空飞行这一手就吓得他腿都软了,脸上再也没有原先那种嚣张的表情,此刻见到师兄给自已打眼色,连忙也学着师兄的样子恭身退进树林里。一进到树林里,两人调头拔腿就跑,连震掉的长剑也不敢捡了。笑话,人家救下绿无色,又对他们不理不采的,分明就是不放他们和他们的师门在内,可能是不屑取他两人的性命,才没杀他俩,自已还不跑那不是笨蛋,谁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改变主意。

不过这可真是冤枉了木木了,不过木木也没心情理会了,脑中思绪电转着,拼命想抓住那一点灵感。

固阵可以印在别人身上,帮对方防御,如此说来不知道杀阵能不能也用这种方法打在对手身上,用来制敌呢?杀阵很多都是必须用到灵石的阵法,不知道能不能像山水万重大阵那样拆下一部分来使用呢?用什么阵法好呢?

木木冥思苦想着,半天都一动不动,而绿无色也愣愣地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救命恩人,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一动不动,但是绿无色对木木感激不尽,同时也猜到对方可能在入定中,因此也没有出声打扰木木。

好半天,木木才回过神来,双手一圈,一个剑阵冒出来,木木往前一推,剑阵顿时印在绿无色身侧的树林里。阵法范围内猛地闪动无数杂乱无章的寒光,是剑气,寒光闪动,阵法范围所有的树本全被搅成粉碎,连地上的杂草也不例处,地表也给削去薄薄的一层。

绿无色瞪大双眼,惊讶莫名地看着剑阵范围内的碎木,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攻击手法,威力如此惊人,如果是打在人身上,那岂不是能把人切成碎片。

木木猛地一挥手,低喝了句“耶死”。果然有效,那样到时再找些合用的杀阵,自已的攻击手段就可以完善了。阵法范围内还在闪动着几丝寒光,显然阵法还没失效,木木虚挑起一块石头甩进阵法内阵法再次寒光大盛。坚硬的石头被像切豆腐一样切成指甲大小的一块块的。

第二部技仙第十六章天道大会1

竟然还有时效性,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呢?木木望着剑阵内的碎石,心里默默地想着,等了一会再挑了一块石头扔进去,那块石头立即面对了粉身碎骨的命运,再看剑阵内的剑光,威力依旧不变,显然短时间内是不会消退的。如此一来,把杀阵当成攻击手段确实行得通。想到这里,木木兴奋地笑了起来。

好半天回过神来,木木这才发现还在下方目瞪口呆站着的绿无色,猛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愕然打量着周围同时落到地上来,对绿无色问到:“咦,那两个人呢?”刚刚他想得太入神了,并没有注意到两个青衣少年的离去。

正在望着木木发呆的绿无色闻言一震,慌忙拱手施礼对木木说到:“七…七…七色门弟子绿…绿…绿无色见过前…前…前辈。”

前辈?听到这两个字,木木一阵茫然,心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叫我前辈?难道我真的这么老吗?想到这里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已的脸,入手是如此的光滑细腻,哪里老了嘛。不过木木也懒得和绿无色计较,连掌教都硬要叫自已前辈,绿无色想就让他叫吧。

决定不在称呼上和绿无色计较,木木也学着绿无色的样子拱手回礼说以:“你好,我叫木木。”

木木如此有礼的样子让绿无色有种受宠若惊,慌忙再次施礼说到:“多…多…多谢木…木…木木前辈救命…之…之恩。”绿无色说完,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他是先天的结巴,平常更是很少说话,勉强要说也是断断续续的,很多人都听不懂,久而久之越发让他不敢说话了。

木木仔细听完绿无色的话,连连摇头说到:“不用谢,路见不平而已。那两个家伙也太可恶了。对了,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的?”从他们的对话里,木木猜出到是因为一张天道大会的请柬,不知道这请柬有什么重要呢?

见到木木神色如常,并没有露出厌烦的样子,绿无色顿时信心大增,说话也流利了一点,平常门里的师弟们一听到他说话,都会露出不恼烦的表情的。

“他们要…抢我的天道大…会的请柬。”绿无色愤怒地说到。

“天道大会?”木木从来没有听说过天道大会,天下第一运动会他倒是听说过,那可是全球瞩目的盛事,形式有点像三百年前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不过参赛选手变成了东方的修真者,西方的教庭,美洲的异能者和控神者,竞技方式也多种多样,有田径射击举重之类的,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比武大会,由各国派出一队五人组成的竞技队伍,互相切磋。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号,说白了就是比比哪一国的实力更强大一点。

第一运动会也像以前的奥动会一样四年一度,其它项目因为规定的不同各有输赢,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比武大会自从设立以来两百多年,每一界的第一名都是中国的,随便派上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就是不那些异能者控神者还有西方那些所谓的圣骑士或魔法师可以抵挡的。

每次第一运动会木木都会看,但是天道大会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救命恩人询问,绿无色自然不会隐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结巴的他说得断断续续的,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才解释清楚。

木木不以为意,耐心仔细地听完绿无色的解释,终于对所谓的天道大会有了初步的了解,所谓的天道大会就是天下修真者的一次聚会,五年一度,由天道盟举办,目的是为各门各派仙术交流提供平台,同时也是修真者间的聚会,借此机会各类修真者间互通有无,交易各种法宝器物,是修真界的一大盛事,因为天道大会是修真界的盛会,加上举办地位于西藏雅鲁藏布江源头的群山之间,那里地势险峻,人烟罕至,平常人很难得知,而木木刚踏入修真界只不过半年不到,自然无法得之这一盛会。

绿无色一边艰难地解释着,一边小心翼翼又好奇地打量着木木。刚刚木木随手逼退吉塞亚的那两个家伙,绿无色就把木木当神人一样崇拜了,这样的功力恐怕师傅绿义师母红琳也不一定做得到。但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位‘前辈’却对修真界的这一盛事一无所知的样子,按道理来说就算再一般的修真者,也没道理不知道天道大会才对,毕竟在修真界来说,天道大会就如同凡人世界的天下第一运动会一样闻名,因为大会期间不但齐集了天下有名的修真高手,还是一个交流仙术增广见闻的好机会,五年一度的天道大会可是每个修真者都十分期待的。

不过木木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有谁会想得到半年前他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普通人,就算现在,木木的修为也不是很高,只有开光初期程度,比修为,他比眼前的绿无色恐怕还要逊色不少,但是凭借着神奇的阵法和他自创的修行之法,现在他的实力应该与一位元婴期的高手差不多,加上使用的是地球上很少见的阵法,一般人很难看得出他的深浅,不为意之下很容易让他给唬住了。

木木并没有在意自已修为的深浅,对他来说只有不断的进步才能引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很认真的听着绿无色的解说,一边不断地点头回应着。

绿无色心里很好奇为什么‘前辈’会对这修真界知名的天道大会一无所知,但是看到木木认真的样子,绿无色没来由地心里一阵激动,解说起来更用心了。他是七色门主绿义红琳的义子,虽然名义上是七色门的少主,可是没有多少人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他是个天生结巴,平常说话不清不楚的,没有师兄弟喜欢和他做朋友,更让他丧气的是没有人愿意听他说话,就连义父义母听到他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久而久之让他养成孤僻的性格,话越发的少了,结巴也越来越严重,以致很长一段时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整天除了练功就是呆在房间里发呆。他的情况让绿义红琳很是担心,却又无可奈何。

以前的天道大会,都是绿义红琳去参加的,但是这一次,为了治疗绿无色的结巴,绿义红琳决定让他自已前往,根椐观察,绿义红琳发现绿无色的结巴虽然是先天的,但是后天的孤辟性格却让情况雪上加霜,唯有希望绿无色出去游历一番,见识一下世面,看能不能减轻一点,却没料到吉塞亚的人从那里得到消息,差点命丧当场。

请柬是发给一派之主,没点实力或势力别想染指,吉塞亚不知道是何种居心,居然想强抢请柬更要杀人,如果不是木木施以援手,绿无色恐怕就会一命呜呼了。想到这里,绿无色偷偷地看了木木一眼,眼中尽是感激的神情。并不是因为木木救他一命而感激,而是木木耐心认真的听他说完这一切,这让他感觉到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天道大会吗?”木木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良久,木木又问到:“对了,无色,没有请柬的人可以去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