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88节

史上最强_第88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4
参加吗?”听完绿无色的介绍,木木忽然有个想法,天道大会即然是天下修真者交流彼此所学的大会,自已去参加说不定可以学到一点什么。同时也可以看看别的修真者的实力,对比一下自已到了什么程度,老实说他的实力连自已也不清楚到了什么地步,在天籁峰上能一举挡下两大出窍期高手的合击,后来却又被李萱连同两位长老击得五脏俱碎。从主控核心那里木木知道,如果不是主控核心施救的及时,当时自已可能就要一命呜呼了。但是再看校场上李萱却被对方五个手下缠得分不开身来。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糸弄得木木头都要晕了。这次天道大会上,说不定能比较一下其它人与自已的差距,以后修炼起来也有个底。

“可…可以,前辈打算去…去参加吗?”绿无色有点期待地问到,如果木木也去参加,那样路上就可以和木木结伴而行了,从来没有遇到像木木这种肯认真听他说话而且没露半点不悦之色的人,绿无色自然不希望这么快与木木分开。

“那就好,我也去参加,我们一起走行不行?”木木问到。

绿无色求之不得,忙不迭地点头不已。

“不用请柬也能参加,那要请柬来做什么?”木木奇怪地问到。

“请柬是…是…是用来参加论…论…论武会的,论武会只是…是…是天道大会的其中一小部分,是…是…是让那些高手…交流比…比试的。”也许是心情大好,绿无色说话流利了一点。

木木闻言不由有点失望,如此一样自已岂不是看不到高手出手?

绿无色从木木的脸上看到一点什么,犹豫地说到:“请…请…请柬一张可…可…可以两个人入场,前…前…前辈不介意的话可以和…和…和我共用一张。”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木木欣喜地看着绿无色说到。

“不…不…不客气。”看到木木真诚的眼光,绿无色没来由心中一暖,从小到大很少有人对他这么真诚过,其他人看到他无不是一脸厌恶就是怜悯的样子。在木木这里,绿无色忽然感到一种被尊重感觉。

“那我们走吧。”木木说完,一手拍在绿无色的背上,一个悬浮阵法印在上面,同时抓上绿无色的肩膀,拉着他往西南方飞去。而这时,木木印下的剑阵依旧闪动着寒光,良久才散去。

“哗哗呜!~~~”绿无色是第一次飞行,当场吓得他怪叫起来,好一会才勉强平静下来,看向木木的眼神更加崇拜了,老实说就算是他的义父母绿义红琳,也没有能力如此轻松地带着一个人飞行,眼前这个看起来大不了他多少的年轻人竟然比义父义母还要厉害。谁不知道木木完全是借助阵法的威力,自已只不过用力拉一把而已。

天道盟位于西藏喜马拉雅山脉群峰之间,离木木与绿无色相遇的地方足有数千公里,就算是凭借阵法,木木也不大吃得消,飞飞停停直到第三天上午才看到了耸立在高原上的雪峰,一路上,木木和绿无色慢慢地熟络起来,谁叫两人都是性情古怪的家伙,边飞边聊,很快就相见如故了。木木不在意绿无色断断续续的话语,绿无色说什么话他都很认真地倾听,这更激起了绿无色说话的兴致,一路上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在他的嘴里,木木了解了不少修真界的常识。

当今天下修真门派林立,足足有两百多个,大多数都是被冷雨捉来那四百多名外星修真者所创立的,四百多个外星修真者来自宇宙不同的地方,修真法门的千差万别,三百年前妖魔乱世之时,本着正邪不两立的心态,四百多名外空修真者团结到一起,组成天道盟共同抵抗妖魔的入侵,然而因为修练法门的差别,注定了各个修真者之间不可以长期生活到一起,天下太平之后,各方修真者纷纷脱离天道盟,自行创立门派,比如绿无色所在的七色门,绿义红琳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又是合藉双修的夫妇,修练法门也独树一帜,顺理成章的组成了自已的门派,派名也延用自已原来的门派名称。其余的门派大多数都是类似的情况,然而为了共同交流彼此促进,天道盟还是以联盟的形式被保留了下来,作为天下各大修真门派的一个联盟,让几位德高望重修为高深的长老共同管理,同时每五年举行一个门派交流大会,彼此促进共同进步。这便是天道盟与天道大会和来由。发展到今天,天道大会已经成为天下修真者都向往的一个盛会,在那里不但可以交流各方的心得,提高自已的修为与见识,还能与别的修真者互通有无,交换一些法宝灵器之类的。对修真者来说都是非常有益的。

越了解这个天道大会,木木越发向往起来了,特别是那个论武会,能见识一下别的修真者的功法对木木这样独自修行的人来说收获是不可限量的。

第二部技仙第十七章天道大会2

第三天上午,天道盟所在的雪山清晰可见了。那里是一处由数座雪山包围起来的巨大山谷,以前叫什么已经不可查了,现在是天道盟的所在地,名为天渊。

远远在,木木就看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山路沿着高原向群山间伸展过去,小路可容一辆货车通行,和天籁峰的山路如出一辙,虽然比天籁峰的山路在宽敞许多,但是高原之上空气稀薄,常人更难攀登,这也许是天道大会之所以不闻名于世的原因吧。

山路应该是让那些修为不足以飞行的修真者提供的,原本木木可以直接飞过去,但是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走上去,免得太引人注目了。绿无色深知一般高人都喜欢低调行事,因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在木木身后往天渊走去。

山门是一处山隘,仿佛有一把巨斧把雪山从中而分,硬生生破开一道峡谷,两边的山峰组成一道天然的巨门,左峰上几个朱红草书——天道盟。这山门显然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以山为门,确实气势非凡,乍见之下,木木顿时有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心中不由叹到:天道盟好大的手笔。

绿无色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一时之间也被震憾目瞪口呆,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山门两边分两排站立数十个身穿蓝色修真服的修真者,每个人的胸口上都绣着天道盟的标志,显然是天道盟的弟子,见到木木两人,其中两位弟子迎了上来,冲着木木与绿无色拱手施礼说道:“两位可是来参加天道大会的?请问两位尊姓大名,是何门派?”。

被这样一打叉,绿无色回过神来,看了木木一眼,见木木没什么反应,连忙说到:“在…在…在下七色门弟子绿…绿…绿无色,奉…奉…奉家父之命前来参…参…参加天道大会。”虽然不习惯在陌生人面说话,但是这些门面话总是要说的。

两位天道盟的弟子听到绿无色的话,都不由自主地皱了下眉头,但是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接待者,这种神色一闪而逝,但是还是被绿无色看在眼里,心里不由自主一阵失落,下意识地退到木木的身后。

“那请问这位客人呢?”两位天道盟弟子又转自木木问到。

木木愣了一下,才应到:“在下木木,是…是…如月门的弟子”。木木灵机一触,他还记得当时如月开玩笑似开创的如月门。

“如月门?”两位天道盟的弟子都明显露出疑惑的神情,显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所谓的如月门,不过他们也不打算深究,齐齐地退到两边向木木两人做了个请的姿势,说到:“请到山门旁登记。这边请。”

登记完后,一位天道盟的弟子带着两人走进那条狭长的山道,山道有一两百米长,尽头是一处平台,一走到平台上,眼前豁然开朗,山道后竟然别有洞天,数座高耸入云的雪峰如同巨人一般环抱着一处数十平方公里的巨大山谷,山谷顶上云雾迷漫,宛如仙境一般,谷底离木木此刻所在的平台还有数百米高,看下去下面的人就如同蚂蚁一般细小,天道大会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许多修真者都已经来了,谷下人头汹涌,怕有七八万人,不时可见一两位功力深厚的修真者或凌空或踩着飞剑在山谷上方掠过。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修真者。木木两人都显得有点兴奋,情不自禁地东张西望起来,带他们进来的那位天道盟的弟子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笑着说到:“两位客人是第一次参加天道大会吧?”

木木两人都点了点头。那位天道盟弟子现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那让在下为两位介绍一下”说完便指着谷内的事物给两人介绍起来。

平台左侧有一条通道可以通往谷底,谷底是个临时集市,供各方修真者在那里出售或收购法宝灵器,相互交易。东南方的空地是校场,供各方修真者切磋法术,此时两个地方都围满了人。四周的山壁还有食堂酒店,供那些还没有辟谷能力的修真者伙食和住宿的地方。谷中央的有一栋金壁辉煌的复古宫殿般的建筑,那是天道盟的主殿,也是将来论武会的举办地,必须是持有请柬的客人方可参加。

那位天道盟的弟子一番解说之后,便让木木两人自行参观,自已回山门去了。木木两人沿着通道下到谷底,混入四周的修真者之中。天道大会还有三天才正式开始,但是现在已经聚集了七八万的修真者,真不愧是修真界的一大盛会,靠近平台这一边是一个大型的临时集市,即然是临时的当然不是有很正式的建筑。大部分都是随地铺上一张白布,上面放上一些自行炼制的法宝灵器之类的公开出售,修真者之间都是以物易物,价格也没有固定,只要你能拿出同等价值的物品就可以交换了。有些铺位并没有摆上物品,而是在显眼的位置写上文字:收购某某法器之类的。

木木第一次见这种修真者间的集市,一时间看得他眼花潦乱,目不暇接,右侧一个摊位上盘膝坐着一位十三四岁,面如冠玉,英俊非凡的小男孩,修真者是没有明显的年龄特征的,看上去十三四岁,说不定已经八九十岁了,所以别看人家年轻,说不定已经成精了。这个少年模样的修真者摆着几件灵光四溢的法器,有手镯有戒指,还有一把巴掌大,通体血红的飞剑,木木虽然是很识货,但也可以看得出那几件法宝的非凡。

识货的人显然不少,小男孩的摊位上还围着七八个修真者,他们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白布上的法宝,眼中尽是赞叹,欣赏却又腕惜的神情。不时的指指点点,但却没有人敢上去开价。

木木看得好奇,也走到摊位边上蹲下来,细细地打量起那几件法器来,他对飞剑这类的凶物不是很感兴趣,所以目光大部分都落在手镯和戒指之上,凭着对灵气的敏捷感觉,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得到手镯上含着非常强大的灵气,虽然不比自已炼制的灵石,但是能蕴含如此强烈的灵气,可以说明手镯是件非常厉害的法宝。

手镯很精美,表面上雕刻着精细的图形,似花瓣又似水滴,光泽哑暗,看起来有一段岁月了。只不过不清楚到底有什么作用。

木木看了良久看不出一个所以然,便对那小男孩问道:“先生,这手镯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的?”虽然小男孩表面看起来比木木还要小,但是谁知道他的真实年龄会有多大,所以木木干脆用先生来称呼他。

小男孩淡淡地扫了木木一声,说了句:“纳芥手镯。”便不再言语了。

“那有什么用的?”木木接着问到。

小男孩有点意外地望了木木一眼,表情仿佛在说:你不知道?绿无色也有点愕然地看了木木一眼,纳芥手镯在修真界可以说是非常出名的法宝,每个修真者都希望能拥有一件。木木‘前辈’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木木有点尴尬地搔了搔脑袋,修真界的一切木木都是一知半解的。

小男孩打量了木木几眼,确定他是真的不知道,便缓缓地说到:“须弥纳芥子,可容万物,大至行星小至微尘都可纳入。”

“装东西的?”木木有点意外地瞪大眼睛,他还以为是什么防护法宝来的,没想到是个储物手镯。

小男孩两眼一翻作出一个要晕倒的表情,他很难想像得到如今修真界竟然还有如些白痴的家伙。旁边围观的人也不约而同地露出同样的表情,连绿无色也不例外。这种常识在修真界就算刚入门的人也知道,木木竟然还刹有介事地问出来。

“那这个呢?”木木又指着戒指问到,他没有看到其它的人表情,就算看到他也不会在意,他本来就是不知道,也不会故意不懂装懂。只有不耻下问,人才会有进步的。

小男孩看得出木木是真的不懂,两眼翻了翻说到:“这是传讯戒指,一对两个,配带者可以在有限的距离内相互传讯。”

“一对?那为什么这里只有一个?”木木指着地上形影孤单的一个戒指不解地问到。

小男孩手一翻,一个与传讯戒指一模一样的戒指出相在他手里。晃了晃便又收了回去,然后没好气地说到:“摆出来让人看的,自然不必要全都放出来,如果你想要的话自然配齐给你。”

“哦”木木恍然点头,小男孩上身前倾,淡淡地问到:“想要吗?”

“不需要,不用了。”木木摇摇头,他有小传送阵,可以把东西送回山谷内再随时取出来,和纳芥手镯的功能差不多,传讯戒指更用不上,他孤身一人,要了另一个也不知道给谁好。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身上什么法宝也没有,想要也拿不出东西来换。

小男孩不以为意,坐直身子淡淡地笑了笑。

木木又指着那把血红的小飞剑问到:“这个呢?叫什么名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