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102节

史上最强_第102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1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3
副忠厚老实的模样,怎么会被四女叫成色狼呢?木木在心里纳闷不已。却发现中年男人友善地冲他点了点头,木木连忙点头回应。

路上修真者众多,四女看了一眼就没有兴趣注意木木了,回过头去继续嘻笑聊天着,反倒是中年男人落后了两步,回头示意木木加快步伐。

木木不清楚中年男人的意思,只好加快两步与中年男人并行。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木木,友善地说道:“出来修行啊?”

“是,是啊。”木木有点慌乱地应到。一和人交往,木木又好像回复成以前那个有点木讷的他了。

“去天道大会?”中年男人接着问道。

“嗯,是,是的。”木木在心里组织着词语说道。

“我们也是,刚从那里回来,我叫李白,天凤玄学院的导师。这些是我的学生。你呢?怎么称呼?”边说着,这位叫做李白的中年男人指了指前面四女说道。

“哦,我,我叫,我叫木头。”木木本想说出自已的名字,却猛然醒悟自已的处境,慌忙临时编造一个,但是急促间那里想得到好名字,只好干脆叫木头算了。

李白身形一飘忽,显然被木木这个新名字给惊到了。前面四周也同时扑哧一下响了一阵哄笑,显然她们都有留意木木与李白的交谈。长头发的妩媚女孩子更是不顾仪态地呵呵呵大笑起来。

木木尴尬地搔搔头,他也意识到这个名字太那个了,不过话也说出口了,再也改不了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妩媚女孩笑得更起劲了。马尾辩女孩愤愤不平地拍了她一下说道:“笑笑笑,有什么好笑。”接着转向木木说道:“不好意思,她就是这个样子,别理他,我叫赵灵儿,木头先生你好。”原本还很正常的,但是说完木头先生这几个字,她就忍俊不禁,捂着嘴窃笑起来了。众女更是忍不住笑得颤花乱坠,连李白也摇头闷笑不已。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木木现在真后悔怎么想出这样一个名字来。在众女的笑声中,木木俊脸通红,羞羞地垂下头去。

嘻笑了一阵,一位和赵灵儿长得有点相像的女孩止笑声说道:“我是灵儿的姐姐赵雪儿。”

木木抬起头来对这位适时解除他窘境的赵雪儿友善地点点头说道:“你,你,你好。”

另一位同样很可爱的女孩接着说道:“我叫伍月。”

剩下那位妩媚女孩清了清嗓子,用手一挽长发,顺后往空中一甩,如丝的秀发顿时飘散开去,同时听到她用十分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地说道:“听好了,我就是人称沉鱼落雁,闭花羞花,风华绝代,艳倾人城……的沈甜了。”说完还单眼一弹,抛了个媚眼给木木。
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
木木混身一个哆嗦,沈甜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那幅秀发飘舞的情景也十分的动人,但是给她用这种恬不知耻的话语一讲,顿时什么都变味了。木木额头不由自主地冒出数道黑线,背上冷汗直冒,李白和其余的三女也全都一样的表情,感情大家都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啊!!

第二部技仙第三十一章色狼导师

妖魔乱世以来,仙道法术奇门遁甲佛法咒语层出不穷,更有一些少有的巫术降头奇门玄术等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以往只能用迷信来形容的各种古怪功法,这些现今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的东西,现今社会把它们统一称为玄学。

在神洲大地,妖魔乱世之时,妖魔强悍的肉体,千奇百怪技能让世上大部分现代化武器纷纷失去作用,就连人类的终极兵器核武器也在妖魔高深修为下失去准头,完全起不了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原本隐世不出的古老门派纷纷现世,通过各种可行的方法教授人类修行之法,不断地增强人类自身的能力,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当今天下第一派仙音派,还有数百名异星修真者和黄门玄门龙虎山茅山道派等等本土修真门派。在这一众修真者的通力合作之下,逐渐抑制了妖魔在神洲大地蔓延的势头。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世间最强大的武器竟然是人类的自身。

因为这个发现,人类社会掀起了一阵修真狂潮,短短一百年间涌现了数以百万计的各式修真者。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修真,除了年龄资质等各种因素之外,还要机缘的配合。而这个时候,有些大智慧的修真者参照修真之法创造出一些合适普通人类修行的功法传授给这些无法修真的人们。这些功法虽然无法达到夺天地之造化长生不死的功效,但是足够将一些人提升到武林高手的程度。最著名的便是A组与龙组共同组成的联合政府属下的青龙卫队,里面的人个个都是一流以上的武林高手,配上经过法术加持的现代化武器,人类终于拥有了抵抗妖魔的能力。

在这场人与魔的较量中,胜利的天平终于向人类方向倾斜。以前在大地上肆虐的妖魔节节败退,最后被迫龟缩到妖魔领之内,直到最后一战的到来。

妖魔乱世这一百二十年间,玄学在神洲大地上蓬勃发展,日新月异,随着修行的人越来越多,玄学的各种利用价值逐渐被人开发出来,比如可以用三昧真火来烧饭,不用买煤气,比如可以用奇门遁甲的缩地术来参加运动会,终于打破了每百米八秒的速度极限。还比如可以用灵力来开火车开汽车甚至开飞机。一个心动期的修真者简直比一部多功能雷达还要管用。其它各种类型的运用更是多如牛毛,数不胜数。

鉴于玄学的巨大运用价值,人们完全抛掉往日的成见,正式把玄学定位成生活必备技能。现在的十二年义务教育,除了语文数学地理历史物理生物化学之外,还新增了一门玄学。而英语更被剔除,毕竟现今全球幸存人口中百分之五十都是使用汉语,因此汉语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渐巨大,不少国家更把汉语定位成第一必修外语。

而到了大学之后,除了文科和理科,玄学更被独立出来成立专门的玄学院,专门教授高深的修行法门,这就是玄学院的由来。而其中的天凤玄学院更是神洲大地非常闻名的一家公立玄学院。自身的实力姑且不算,天凤玄学院之所以闻名的最大原因主要是因为它像仙音派一样从来只收女学生。

世上什么时候都不少色狼,十个男人九个色,只收女学生的天凤玄学院很自然地成为了这些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一来二去,天凤玄学院就闻名了。当然,学院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的,在整个神洲八大公立玄学院中可算是数一数二的。

木木以前没上天籁峰之前就听说过天凤玄学院的名头,刚刚介绍时不留意,现在慢慢回想起来,顿时发现了一个问题。李白竟然是天凤学院的导师。天凤学院从学生到导师清一色全是女性,为什么会有一个男性的导师的呢?

在巨大的好奇心驱使之下,木木忍不住偷偷地小声问着身边的李白。四女依旧在前面嘻笑赶路着,并没有注意后面两个男人的交流,因为快要到公路远处的小城了,她们的话题更多是集中在进城之后的节目之上。

尽管如此,李白还是偷偷瞄了众女一眼,见众女并没有留言他们的动静,才小声地说道:“我苦啊!小兄弟。”

原来李白原本只是天凤玄学院内的一名杂工,主要从事修剪花草搬运货物之类繁重琐碎的杂事,不过因为他义务教育结束之后就一直在玄学院内工作,算起来快三十多个年头了,再加上他外表忠厚老实,做事勤快,因此与一众学院领导人关糸都十分的好。二年前的某一天,学院内一位导师突然因为修炼出了问题,必须闭关静修,仓促间一时无法找到代课的老师。一来天凤玄学院规定只收女学生,对导师的性别并没有硬性的规定,加上李白在里面工作了将近三十,耳濡目染,修为也达到导师所需要的水平。而且在那里工作了这么久,与一众导师校长的关糸都很好,基本上没有人把他当男人看了。事急从权,李白顺理成章就成了一名导师,也是学院唯命男性的导师。

“哦”木木有点明白地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李白会叫苦。按正常人的思绪来讲,置身在这种众香国度可是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怎么会苦呢?

“怎么会不苦!”李白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量,顰眉瞪眼,双手曲抓,有点要抓狂的样子,显然他已经压抑了很久,忽然遇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情绪一时间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

木木顿时被李白的样子吓了一跳,猛然向后退了一步。有谁会想到刚才还一脸忠厚的李白忽然间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一时间简直接受不了。

木木的样子让李白意识到自已的失态,立马抿上嘴,心虚地往前方四女的方向望了一眼,发现四女也正聊得热火朝天,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已的失态,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看他那样子似乎对这四个本是他学生的女孩子颇为忌掸。

肯定刚才自已的样子没被众女注意到,李白放下心来,同时也拉上木木加快了两步,亦步亦趋跟在众女的身后。边走李白边低声说道:“兄弟,真的很苦啊,俗话说,三个女人一个市。学院里将近一万名女孩,那该有多少个市啊。平时上课时还不觉得什么。一到下课放学之后,哗,整个学院都要掀翻天了。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女生嘻嘻哈哈,就像一只苍蝇,不,是一堆苍蝇在你耳边飞来飞去。赶又赶不走打又打不死,你想有多恐怖啊!这还没什么,最主要是整个学院就我一个男的,一有什么事所有矛头肯定全指向我,就像上次……”李白用着凄婉哀怨的声调继续诉说着自已的血汗史。

女生宿舍与男生宿舍有什么不同?最明显的分别就是内衣。男孩子只有那么一件三角衩,款式统一,最多牌子和颜色有点不同而已。但是女孩子就不一样了,秀花的蕾丝的缕空的,白的红的黑的七彩的,不但分季节分日夜,还得分上下装,分ABCDEFG.还要分质地,分用途,什么无肩的托肩的连体的,千门百类,数不胜数。

虽然学玄学的人弄干衣物有数百种方法,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先择了最简单的办法——晾晒。于是女生宿舍背面阳台之上常年挂满了各式各样不同牌子不同质地用途款式的内衣。某一天,一只不知道什么地方飞来的乌鸦落到了女生宿舍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乌鸦叼走了其中一件内衣,这件事情顿时引起了全校的哄动,因为这是建校以来第一起内衣失窃事件。

这件事情在枯燥的校园之中以旋风般的速度扩散开来,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理所当然,所有的矛头直接全校唯一的男性李白身上。因为只有他有足够的动机和理由去盗取女性内衣。

虽然无凭无据,而且事情发生的时候李白正在授课,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据,但是众口铄金,李白百口莫辩,一时间色狼,内衣窃贼,变态,流氓等一糸列名头被加在他的头上,众女生看他的眼睛也纷纷带上了有色的眼镜。

虽然事后证明李白是无辜的,不过色狼这个外号终究是被定了下来。

“你说我苦不苦!”李白再次双手曲抓,脸部肌肉微微地抽动着。

木木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虽然他没有过李白的经历,但是从他的诉说中,木木还是能感受到那个百口莫辩的委曲,再看一眼前面的四位女人,从刚刚开始她们就没有停过嘴,吱吱喳喳地聊着所有想得到的话题,如此充沛的水量是木木这种沉默寡言的人所不能想像的。一想到四女指着自已的鼻子大骂色狼,变态,内衣窃贼的情景,木木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四个都受不了,更别说像李白一样面对上万个女生。

李白很满意木木的表现,显然他已经体会到自已的痛苦,不枉自已的一番诉说。

这让木木不由自主回想起自已在仙音派的日子,幸好那时派里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然自已恐怕也会成为像李白这样千夫所指的内衣窃贼了。

“那你为什么还留在那里?”木木不解地低声问到,被李白这一形容,木木都不由觉得学院里是一处男人的地狱,这让他有点想不通李白为何还会留下来。

李白双眼精光一闪,脸上突然有了种很奇怪的变化,而且频率非常的快,木木看不懂他那表情的含意,直到最后定格成一张非常神圣的样子,李白才深吸了口气传音说道:“我的宿舍隔着教学楼可以看得到女生宿舍。”说到这里李白停顿了一下。

“哦?”看得到又怎么样?他做导师的经常都可以看得到女学生,何必去看宿舍呢?不过看李白竟然要用传音来说话,就可想而知接下来说的事绝不是什么好事,木木耐着性子接着听下去。

“而且我发现自已修炼的功法有种特殊的作用。运功聚集在眼上,透过JBDL合成塑胶镜片看出去,可以完全过滤掉所有不可穿透光,嘿嘿,接下来的你知道啦。”说到最后嘿嘿两笑时,李白的表情陡然转变得异常的淫荡。单是他这副表情,就完全没有愧对他的色狼称号。

“那又怎么样?”过滤掉所有不可穿透光?有什么作用?木木不解地问到。

“吓!你不明白?你没学过物理和化学吗?”李白惊讶地说到。

木木不好意思地搔搔头,没有回答。学是学过,不过成绩不太好,加上义务教育还没结束他就跑出来了,自然更是不熟。

李白却误会了他的意思,把他当成了那些修真门派的弟子了。那些修真门派弟子不像玄学院的学生一样全都经过义务教育,他们全都是从小就开始修行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