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10节

史上最强_第10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0-27 08:57: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了过去。

看他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可能去整容也没有用了。

看着自已的杰作,叶振东很满意的撇了撇嘴,踩着门前的人内地毯走了出去。

第一集史上最强超级无敌笔记本电脑第十六章

走道外是一条很长的走廊,四周全是用和囚室内相同的灰白色大石彻成,显得特别的厚重的坚固,顶上一排昏暗的小灯照亮了整个走廊,叶振东四周看了一下,发现大部分的囚室都是空着的,铁门大大的张开,里面布满了布尘,好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一样。

查看了一遍。终于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一间关上的囚室,到底里面关了什么人呢?叶振东不禁好奇地想到,和自已一样被绑架来的还是被俘的敌人?不过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都很有希望在他那里得到一点信息,叶振东思量了一下,伸手拉开铁门上的小窗。

囚室内灯光很昏暗,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垂着头盘坐在地上,头发太长,看不清楚样子,身形瘦小,身上穿着件分不清颜色的衣服,脏得好像几年没有洗过一样,隔着铁门都能闻到一股异味,但更让人震惊的是两条铁链从囚室顶上垂下来,穿过那人的锁骨,伤口处的肌肉已以发黑腐烂,隐隐可见惨白的骨头。

叶振东心中大震,迅速回到那个守卫晕倒的地方,从那守卫身边的地下找到一串锁钥,回到那间囚室前,尝试着打开门上的锁。不愤里面那个人被残忍的虐待,叶振东决定把他救出来。
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
锁钥太多了,叶振东试了十几条,才试对了,用力一拧,门咔嚓一声轻响,打了开了,叶振东缓缓地推开门,闪了进去,顺手把门虚掩上。

迎面而来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薰得叶振东几欲晕倒,连忙用手捂住鼻子,退了两步,打量着盘从在地上的那人。

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掉了,地上那人对叶振东的动来完全没有反应,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

叶振东眼光落到那个放在腿上裸露在外面的手,那几乎不能叫做手的手,就像一层皮贴在骨头上一样,像鸡爪多过像人手。皮肤苍白无比,没有一丝的血色,如果不是隐约可以看到他的胸部微微的起伏,叶振东也不敢相信这还是个活人。

看着对方不成人形的模样,叶振东心里泛起了不忍和怜悯,强忍住对那股恶臭的厌恶,屏住呼吸,轻轻地向那人靠近,想伸手唤醒对方时,那人动了。

好像是感应到叶振东的接近一样,那人双肩先是一颤,便缓缓地抬起头来。

先是细长的眉毛,接着是小巧的鼻子,最后是一双眼睛。

一看到那双眼睛,叶振东全身如受雷击,不由自主地大震,脚下一软,连退了好几步。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如同深湛的夜空最明亮的星星,如同寒风刺骨的冬天一轮温暖的太阳,如同炎炎夏日一缕清凉的微风,如同沙漠中的一股清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动人的眼睛,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在那里面看不到一丝的悲伤,怨恨,憎恶等等的负面情绪,有的只有无穷无尽广博的爱,能让最穷凶极恶的人也感到人间美好,能让最悲观失望的人也看到希望,就像人类生生世世不断地追求的完美,极乐与永生,那一刻,叶振东竟然有种感觉,只要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自已将永远也不再痛苦,不再迷惘。

不过那种感觉转眼即逝,就在叶振东不由自主后退的同时,他就已经清醒过来,因为他从来不想像美好的生活是靠人来赐与,而是要靠自已努力不懈地去追求方有可能拥有,那种感觉自已一直以来的观念起了冲突,顿时给了叶振东一种莫名的震憾,所以才能迅速地清醒过来,倚到门上一面惊惶地望着那个人。

见到叶振东似乎不受自已影响,那人微一错愕,一时不知所措。

见到对方错愕的表情,叶振东顿时明白了,那种美妙动人,让人几乎迷失的感觉竟然是对方的故意施为,想到这点,叶振东心头大震,同时想起了一个词-迷魂术。

迷魂术是中国古武术之中极其神秘和恐怖的一种招式,用强大的精神异能,强行侵占别人的意识,能让人心志迷失,变成施术者的奴隶和傀儡,成为没有自我意义的工具,是种极度邪恶的功法,传说中都是一此无恶不作丧心病狂的邪教中人才会行用,深为正道人士所不齿。

但是眼前这个人用的又不太像迷魂术,因为迷魂术一但失败,设术者会遭反噬,自已成为对方的奴隶,但是眼前这人并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微一错愕,那人苍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地动了动,用根其沙哑的声音说到:“你是谁?怎么会不受清音幻镜的影响的?”

清音幻境?叶振东微微一呆,顿时醒悟对方说的是刚刚自已看到他的眼睛时那种迷失般的感觉,那叫清音幻境?叶振东眉头一皱,神色有点不善地望着对方,没有说话。竟然敢用这样卑鄙的招数暗数自已,叶振东心里重新考虑着刚刚要救他的决定。

刚刚一看到他的眼睛,便给震憾的不知所措,一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貌,现在缓缓地回过神来,终于可以看清楚全貌了。细长的眉毛,小巧的鼻子,苍白干裂而又单薄的嘴唇,尖细的下巴,叶振东越看越觉得奇怪,最后,眼光停在对方的喉结上。那里平平坦坦,没有明显凸出的部份。

叶振东双眼顿时瞪园,冲口叫到:“女的?”他…不不不,应该是‘她’,竟然是女的!

冲口而出后,叶振东的嘴再也合不起来了。想不到这个被人用残忍的手法锁住锁骨,瘦弱到皮包骨,脏到全身异味的人竟然会是个女人。

叶振东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从喉部的差别,根本不可能看得出这是个女人,全身没有多余的一点肉,估计连胸脯也没有,而且恐怕没有那个女人可以忍受锁骨被穿的痛苦,情愿去死。所以叶振东根本不会想到竟然是个女人。女人是柔弱的,像花般脆弱的,需要人去怜爱去痛惜,而不是这样残忍的对待的,到底那些人是什么样的人,竟然对一个女人如此残忍,那些人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叶振东怒睁着双眼,眼中寒光闪动,他再一次生出凌厉的杀机。对付一些残忍而没人性的人,只能用更残忍的方法去结束他们的生命,以免再为祸人间。

为了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为了发生在她身上的悲惨遭遇,叶振东心里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冲动。

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救治对方先。

盘坐在地上的女人好奇地看着神色不断改变的叶振东,先是迟疑,不善,震惊再到愤怒,每一个表情都是如此的生动,清晰地表达了他心中的所想。以致叶振东什么也没有说,这个女人也能了解到他的心思。好正直的男人,女人心中想着。

叶振东咽了咽口水,迟疑地说到:“你,你没事吧?”废话,这个样子能没事吧?不然你自已来试试会不会有事,叶振东在心里暗骂自已笨蛋,但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问了出口,废话起码比没有意义的安慰话更有用,起码可以缓解一下气氛。

出乎意料地,女人淡淡地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到:“没事,这个样子都七年了。习惯了。”

第一集史上最强超级无敌笔记本电脑第十七章

习惯了,七年了。叶振东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揪了一下。习惯了,那习惯之前要忍受多少非人的痛苦?七年了,那七年的岁月是怎么样熬过来的!叶振东试想了一下要是换成自已的话。绝对两天都受不了一头撞死了。

一时间,除了心痛和怜惜,还有些淡淡的敬佩,这个女人不简单,叶振东心里想到。

女人又轻轻地问到:“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与其说轻轻地,还不如说有气无力,声音沙哑干涩得好像随时要断气一样。揪得叶振东的心又是一紧,连忙说到:

“我是给绑架回来的,又偷偷地跑出来了。”。

女人轻轻地道:“难怪,你果然不是这里的人,不然绝对不会不受我的清音幻境的影响。只善良正直的人才不会被影响的。”

善良正直?叶振东老脸一红。这两个词用到自已身上就好像说男人不好色一样——荒谬。不过现在都不是计效这些事情的时候了,先把眼前这个救下来要紧。连忙说到:“你别说话,我先把你解开先”,说着走到女人的身边。

铁链有姆指般粗细,顶端连着一个三寸宽的大铁环,铁环穿过肩膀,套在锁骨上,除非把大铁环剪断,不然绝不可能弄得出来。看着那姆指般粗的铁环,叶振东为难起来了。

女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到:“不行的,你的力量还是太小了,弄不断的,不过如果你能将我身后的三根银针拔去,我自已就能挣扎了。”

一听到背上这两个字,叶振东下意识地往她的背上看去,却看不到什么银针,头一则,深思起来。完全没有考虑女人说的话的含意,她那虚弱的样子恐怕手都抬不起来,还自已挣脱?

想了想,叶振东的瞄上了手上的链子,猛地狠狠地敲了敲自已的脑袋,暗骂自已蠢猪,竟然忘了小呆瓜这样重要的人物。连忙后退了两步。无视女人眼中询问的目光,转自走出囚室。小呆瓜出来的方式太过惊世骇俗,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轻轻拉开虚掩的门,叶振东探头看了看,走廊依旧一声寂静,那个守卫还晕在原先那个地方。

叶振东出了囚室,走前几步,左手按上手链的触发钮,右手轻轻地在空中一划。虚空破碎,一条长长的裂缝出现在叶振东手划过的地方,然后迅速撑大,小呆瓜从里面钻了出来。

小呆瓜的眼睛是清晰和纯真的,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因为他并不具备自我的意识。当时,叶振东曾经问过美雪为什么不给他们意识,美雪闻言呆了呆,想了好久才说到:“意识并不是可以创造出来的。”。

意识并不是可以创造出来的,叶振东模糊地想到了些东西,却一直无法清晰地抓得住。

但不管怎么样,缺少意识的大小呆瓜总不能像美雪在某一种意义上成为一个人,虽然他们有着绝对的人形。很多时候,他们更像工具,或者说是宠物。

再次走进囚室内,身后跟着小呆瓜,女人一看到小呆瓜,脸色变了变,定在那里,冲口说到:“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一个人啊!刚毅的线条刻成如石雕般硬朗的面容,高大的身形,肌肉结实粗壮,一双黑亮的眼睛精光闪烁,充满了男性的魅力。至少外表看来的确是那样,但是叶振东心里明白,可是这个女人又怎么知道呢?叶振东头上冒起了个大大的问号。

女人轻轻地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到:“看来你的来历也不简单。”

叶振东强压下心中的疑问,应到:“你也是。”然后转头对小呆瓜说到:“小呆瓜,去把铁环弄断,小心点别伤到她。”

姆指粗的铁环在小呆铁的手里像根面条,在女人惊讶的目光中断开拉直,然后被抽出。

铁环四周的肌肉已经腐烂,抽出来的过程异常顺利,并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但叶振东看着铁环穿过肩膀被抽出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觉得肩膀一阵刺痛,连自已这个站在旁边看的人也觉得肩膀一阵刺痛,更别说这个女人,可是由始至终,女人哼都没有哼一声。但是叶振东还是注意到女人的脸色一变,额头微微渗出汗水。

终于两条铁环都弄了下来。叶振东才长长地吁了口气,忽然发现自已已经满头大汗了。

接下来又再次让叶振东为难了,看着那两处发黑腐烂的伤口,不时不知所措。这种伤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能解决的,就算去到大医院。医好后会不会终身残废都说不准。看那样子,可能连筋都烂掉了。

女人双手垂地,软坐在地上,只是全身前所未有的轻松让她的脸色也好多了。看到叶振东为难的表情,女人轻轻一笑,说到:“谢谢你。”

“可是你身上的伤”叶振东迟疑地说到,帮人帮到底,送佛说到西。怎么也不能半途而废吧。

“我的筋肌全断了,你治不了的。不过如果你能帮我拨出我背上的三根银针,我自已能治得好。”女人说到。

“银针?”第二次从女人的嘴里听到银针这个词了,叶振东不由疑惑道。

“嗯。我中了梦妖的三星定魂针,一点仙力也用不上”女人说到。

“梦妖?三星定魂针?”叶振东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了,说的话越来越深奥。

“我迟点再解释给你听吧。这一切对于你们来说可能会匪夷所思。”女人有点高深莫测地说到。

的确不是解释的时候,叶振东点了点头,转到女人的背后,心里却打定了主意,等女人的伤好了一定要把她的来历摸个一清二楚。

仔细地打量着女人的背上,除了因瘦弱而高高凸出的椎骨,便什么特别也没有。

“银针刺进肉里了,肉眼看不到的。”女人头也不回却出像看得眼叶振东的神情,顺口应到。

“那怎么办?”看不到怎么拔?

女人望了呆站在一边的小呆瓜,小嘴呶了呶,虽然脸色苍白脸形削瘦,但还是有点娇俏可爱。

小呆瓜力大无穷,可是银针这么小的东西能搞得定吗?叶振东叫过小呆瓜,吩咐着。重复提醒他要小心别伤到女人。小呆瓜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

叶振东叮嘱完,想伸手掀起女人的衣服,但手刚碰到衣服,便迟疑地停住了,怎么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