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46节

史上最强_第46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7: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0:33
影不时穿梭在其中,不知忙碌着什么,几个小孩在蒙古包边上追逐嘻戏着,忽然,其中一个发现远处正在归来的队伍,顿时发出一声欢叫。其余的小孩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去,也发现了远处的队伍,所有人同时一阵欢呼,向着队伍迎了上去。队伍前方带队的汉子,发现跑来迎接的小孩子,连忙双腿一夹身下的‘速龙’,一声吆喝。冲了上去。边跑边大声叫着些古怪的话,大概是‘我回来了’之类的吧!

叶振东一阵羡慕,心中暗叹:好一幅温馨的放牧归来图啊。

顺河而上,途中还有不少同样的牧民和帐蓬。越向上,帐蓬越来越多。最后,叶振东在帐蓬最密集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是一块地势稍高的草坡,无数的帐蓬错落有致地散布在草地上,虽然杂乱,却井然有序,每个帐蓬与帐蓬之间都有可通六匹骏马的空间。显然是一处牧民聚居的地方。

叶振东在这里停下来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发现传送阵了。由八块漆黑的基石组成的传送阵正轻轻地躺在牧民聚居地的正中央,它的四周空出一个园形的大空地,而那些帐蓬便以那个空圆为中心,一圈一圈地幅射开去。传送阵边上,八个手持兵刃,精赤着上身,身材粗壮的武士守卫着传送阵,从他们恭敬的神情可以看出传送阵在他们心目中的重要。

看到这情景,叶振东一阵哭笑不得,那些牧民显然把传送阵当成神物了,这样重兵把守。这下怎么办呢?这么多人看着,自已一下去,肯定会引起一阵骚动的,加上语言不通,一个不好就会引起误会,虽然自已不怕这此凡人士兵,但是总不能对他们出手吧。叶振东不由自主地搔搔脑袋,他头痛了。

抬头看了一下天边的斜阳,再过不久太阳就要下山了。再等一下,天黑了再算。叶振东心里暗道。

太阳终于下山了,夜幕降临在草原的上空。集居地里却一片火光,放牧归来的牧民们在自已的帐蓬前点起了篝火,吃起晚餐,载歌载舞。而传送阵边上的空地,更燃起了最为巨大的火,几个衣裳华丽的粗壮武士在一个满脸风霜的老人带领下,来到传送阵前。老人带头跪了下去,身后的武士和那些守卫的武士也全都跪在地上,那老人仰天吱哩呱啦地说了一大通后,便冲着传送阵嗑头不已。身后的武士们连忙也嗑起首来,足足叩了十下,那老人才站了起来,带着那几个衣裳华丽的武士离去。原先守卫着传送阵的武士却重新站起来,神情更为恭敬地站直身子。

叶振东为难起来了,看他们那样子,就算是夜晚也不会放松对传送阵的守卫的,难道真的要自已当众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后制服这些凡人,再传送离去?

正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异响,那声音就像奔马的声音。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在大河的上流,一队人马骑着‘速龙’。正快速向集居地驰来。

黑夜与白天对叶振东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的东西,定睛一看,顿时觉得不妙,那队人马大概有两三百人,每个人都一脸凶狠的神色,显然是一些杀人不睁眼的家伙,最主要的是此刻,那此人全都挚出兵器,目露凶光,显然是不怀好意。

聚居地那边,因为对方距离还很远,他们也没有叶振东这么好的耳力,谁都没有发现危险正在迫近之中。

叶振东心里一阵着急,差点忍不住要出声示警了,这些牧民全都手无寸铁,而且完全没有准备,让那些凶人冲进来,只有被屠杀的份。不过转念一想,又停住了,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一个过客,并不是这里的人,而且以他的修为,实在不应该插手这些凡人的事情。修真者的实力太强了,和凡人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如果要插手的话,那队人马不用两下便能扫平了。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手段来干与这个世界的发展,显然是有违天地法则的。想到这里,叶振东叹了口气,负手身后。静观其变。

那队人马很快便冲到了集居地的外围,蹄声传到那些牧民的耳中,先是一愣,那些牧民很快便发现他们的来袭,顿时慌乱起来了,人们争来走避。一时间鸡飞狗叫。

那队人马冲进了聚居地里,开始了屠杀和抢掠,许多凶人闯进一个个的帐蓬里,把牧民们全都驱赶出来,如遇到反抗,立下杀手,真杀得那个牧民哭天抢地。火光大盛,篝火被踢散,燃起了不少帐蓬。幸好烧着的帐蓬只是很少一部分,加上帐蓬间的距离足够远,没有引起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那些凶人明显训练有素,加上事出突然,牧民们根本无没任何准备,组织不成有效的抵抗,不用多久,整个局面便被控制了下来。所有的牧民全都被驱赶出传送阵旁边的空地上。

叶振东由始至终都目不转睁地看着整件事情的开始到结束,亲眼看见一个凶手把手上的尖刀刺进了一个反抗的牧民胸里。看到一个牧民从地上捡起一根长棍,想要抵抗敌人,却被从背后奔来的凶人一刀劈下了脑袋。鲜血从断颈处激射而出。看到一个美丽的年轻牧女,被几个满脸淫笑的凶人拖进帐蓬之中,然后帐蓬里便传来那牧女凄惨的叫声和凶人们放肆的淫笑。有好几次,叶振东差点就忍不住出手了。他也有点想别过头去,不要再看见底下那人间惨剧,不过他没有,因为他知道,那是一种心的煅炼,修真者,就要勇敢地面对所有的事情,不能逃避,否则会为日后的修行带来阴影。

整个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除了那个满脸风霜的老人带领着那几个衣裳华丽的武士进行过一下有效的抵抗外。其它地方全都一触即溃,杀了几十个人后,那帮凶人把所有人都驱赶到空地之上。那个老人也在,不过那几个武士包括看守传送阵的那八个武士现在全都躺在血泊中。

其中一个似乎是首领的凶人走到那老人的面前,吱哩呱啦地说了一大堆。那老人虽然跪在地上,却挺直腰板,丝毫不惧地瞪视着那凶人,一声不吭。他的目光中燃烧着坚定与不屈的火光。

首领一阵怪笑,指着指送阵咕哩呱啦地又说了一顿。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那老人听完,脸色大变,愤怒地冲着凶人吼了起来。

首领又是一阵大笑,不再理会那老人。提着兵刃走向传送阵,对着其中一块基石比划了起来。

那老人又是一阵怒吼,挣扎着要站起来,看样子好像要去和那凶人拼命一样,但是还没站到一半,一个看守他的凶人便飞起一脚,把他打翻在地。

此时,边上牧民们一阵怒吼,骚乱了起来。看守的凶人们连忙出手,劈翻了几个,才制止了骚乱。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牧民群里冲了出来,扑向倒在地上的老人。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圆圆的大眼睛,红扑扑的小脸蛋,只是现在脸上沾满了尘土,让她看起来有点狼狈,此刻,她正神情焦急,嘴里不知道叫着什么,冲向倒地的老人。可是还没跑到老人旁边,刀光一闪,一个凶人一刀劈在她的身上。

叶振东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怒骂着:妈的,这群没人性的家伙,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太可恶了。他愤怒了,双目怒睁,右手的电剑弹出了来,轻轻一挥,一道细小的电光劈向下手的凶人。

虽然只是一道小小的电光,但也不是那个凶人吃得消的,电光击在他身上,白光闪过,他便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被人吓呆了,不知所措地呆望着那焦黑的尸体,先前一刻他还是凶神恶煞的大活人,转眼间却变成了一堆一触即散的焦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难道是神灵显灵?牧民们的眼中先是震憾,慌张,迷惑,然后敬畏,不知道是谁先醒觉,很快,所有的牧民都全向天空嗑起头来。嘴里高呼着什么,大概是‘上天有眼’之类的吧。

那些还站着的凶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神情里掩饰不住一丝慌张。

叶振东玩心大起,轻轻一挥,又是一道电光劈向那为首的凶人,他不想再杀人,所以这一下没劈在凶人的身上,而是劈在他身前的地上,卟地一声轻响,他身前的地上被炸出一个大坑。那凶人也被一击震得向后连跳了好几步,脸刷地变成一片苍白。

其余的凶人也和他们的首领一样,脸色全都白了,有些胆小的手也软了,兵刃也垂了下来。

见到他们那个样子,叶振东决定好好地吓他们一吓,电剑暴闪出强烈有电芒,一个足球般大小的电球出现在电剑的顶端。

第四集归途第六十五章

电球发出的强烈电光照亮了半个天空,同时也吸引了底下所有的人目光。大家终于发现半空之中地叶振东,不过因为距离太远,所以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在强光旁边有一个威武的人影。

这种情形足够让这些普通的凡人吓破了胆,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句,原先乱七八糟跪拜在地上的牧民们齐刷刷在转向叶振东的方向,神情激动的高呼起来,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把叶振东当成了现世的神灵了。

凶人们的首领此刻脸色苍白,再也无先前的那种嚣张的气焰,眼中尽是恐惧的神色。手上的兵刃也垂了下来,再看他的那些手下,更为不济,有不少更跪倒在地上,目光呆滞却带着无尽的惶恐,嘴里喃喃地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叶振东手一挥,电球劈出,不来不是劈向底下的凶人,而是劈在自已身上,同时,他开启了战甲的防护。电球爆出剧烈的闪光,立时附在叶振东的防护之外,并胀大起来,变成足有一个十几米直径的大电球,电芒在叶振东四周霹闪着,电得空气霹啪作响。

底下所有的人都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一个巨大光球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光球这中,一个威武的人影出现在那里。一身银白色闪亮的战甲,乌黑闪亮的短发,双目中神光电射,那情况就像威武的战神临世一般。一种渺视天下,唯我独尊的强大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震憾着所有人的心神,让人忍不住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

其实凭叶振东现时的修为,只要亮出战甲,让灵力自由散发,那种威势就不是这些凡人可以抵挡得了的了,但是他不知道,偏还要精心炮制一幕充满光效的出场画面,加上电芒击打空气产生密密麻麻的霹啪的巨响,足够吓破所有人的胆,此时底下那些凶人全都心胆俱丧,跪倒在地上,全身颤抖,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叶振东心中暗暗叫糟,他的本意只是用无边的威势吓跑那些凶人们,没想到效果过头了,那些人全被吓得连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就连那个首领,此刻也跪倒在地上,全身颤抖,嘴唇一阵哆嗦,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叶振东急了,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用力一声暴喝:“滚!!!!!”声若惊雷,震得大地一阵摇晃,连电芒的霹啪之声也全被掩盖,天地间只剩下一阵‘滚!滚!!!滚!!!!!’的回音。

底下的凡人那受不了了,声音震得他们血脉翻腾,不少更直接被震晕了过去。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

没有晕倒的人也一阵头晕脑胀,虽然他们听不懂叶振东的话,但是谁都知道眼前这个神灵显然是发怒了,吓得也不理自已正眼冒金星,全都起劲地嗑起头来。那些凶人们更是脸无人色,没有一个再敢望向叶振东,全都一个劲地嗑头,嗑得又凶又狠,似乎恨不得把地上叩出一个洞来。

叶振东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道:怎么这么人这么笨啊,也不会跑。却没有想到自已差点把人家吓死了。想跑也没有力站得起来了。

看那样子不亲自动手是不行的了,无奈只好拍散身上的电芒,收起防护,落了下去,只到他下来了,所有人拜得更起劲了。

抓起那些凶人一个接一个地甩出外面的大草原,整个聚居地足有五十多米的半径,所以每个凶人被甩出去时都吓得呱呱大叫,不过尽管这样,那些人却动也不敢动,任由叶振东一把捉一个。幸好叶振东也不想再伤人,用的全是巧劲,那些人虽然被摔得七晕八素。却没有性命的危险,只不过那几个强奸女人的家伙给他用巧劲震断了下面的血管,以后就别想用那东西作恶了。对于淫贼,他一向是深痛恶绝的。

那些凶人被甩出去后,先是一阵发愣,然后才突然醒悟起来,一声发喊,惊慌地逃去,连自已骑来的‘速龙’也不要了。只凭着两条脚逃走,不过速度却并不比来的时候慢。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明显还觉得不够快,可能恨不得老妈再生多两条腿给他。

看着那些落荒逃去的凶人,叶振东摇了摇头,苦笑着心道:最知道就不这么麻烦了,直接下来离开就算了,那知道搞到最后,还是要出手。

想着,他回过身来,顿时又呆住了,身后。那些牧民在他身后密密麻麻地跪了一地,见他回过身来,先是一声欢呼,然后高喊着什么,每喊一声,便叩一次头。足足十喊十叩,每个牧民的眼中都充满了激动与兴奋。却没有一个敢正眼望着叶振东的脸,也可是怕亵渎神明。

叶振东一阵苦笑,他早就猜到如果自已出现的话,肯定会遇到这种事情的。看眼前这些的人目光与神情,显然都把他当成神明了,脸上满是敬畏与崇拜,可能现在自已叫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

心时正想:是不是不理他们,自顾自地走掉呢?这时。人群里冲出一个有点发福的中年牧民妇女,她手上抱着一个孩子,跑到叶振东的面着跪了下来,向是叩了一个头,然后冲着叶振东吱哩咕噜地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