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48节

史上最强_第48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7:1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6
续续地叫着:“神……神……”

“拿水来”老者冲着身后的武士说了句,便把孥轻按在地上,说到:“孥,我的孩子,无敌的勇士,别急,慢慢来,先休息一下。”

水拿了过来,孥一把抢过水袋,咕噜咕噜地灌了起来。不过喝得太急,大部分的水都从嘴边流了出来。还呛了好几下,剧震地咳嗽起来。

老者拍着他的背部,柔声地说到:“孩子,慢慢来,别急。再大的事神明也会保佑我们的。是不是天恩的蛮人攻了过来啊?”老者猜测地说到。

孥咳了几下,再急促地喘了口气,说到:“不…不是…,是…是…是神明现……现世了。”喝过水后,孥明显恢复了许多。

“神明现世?”老者突地瞪大双眼,惊道:“在那里?”

“在天赐部落”。孥再喘了几口气,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还没说完,老者便打断了他,怒喝到:“胡说,怎么可能!我们天泽部落才是真神的子民,才是受神恩宠的民族,真神怎么可能会去帮助那些低下的蛮人!”老者愤怒得脸色发青,全身颤抖,显然对自已才是真神的后人有着无比的执着。

孥努力地摇晃着自已的双手,说到:“是真的,真神召唤巨大的闪电,身上发出太阳般的光芒,还能发出霹雳般的巨响。格就是被真神发出的闪电电死的。”

“不可能,不可能。”老者瞪着眼睛叫着。

“真的,族长,我可以用真神的名义起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手下的弟兄们也真眼看见的,那是真的。怎么办!我们冒犯了真神,神好像很愤怒,杀死了格。怎么办。神会惩罚我们的。”孥说到,神情又变得惊惶。

老者已经相信了孥所说的话,因为他知道孥是不会撒谎的,只不过他一时还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自已的族人竟然无知地激怒了真神,那后果将会是很严重的。神的惩罚说不定会让自已的族人全都在草原上消失。老者感到害怕,一时沉默了下来。

孥紧张地看着族长,等待族长做决定。良久,老者才叹了口气,咬牙对身后两个武士说到:“去,召集所有族人,跟我去面见真神,请求真神的宽恕。”说完这句话,老者整个人都萎了,仿佛刹那间老了很多岁一样。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已的民族才是真神的子民,才是得宠神恩的民族。那也是一直支持着族人兴旺强盛的信念,而现在,真神竟然会帮助他们一向看不起的天赐部落,那种信念顿时垮了。

不用一个小时,所有的族人全都召集了起来。一共一万一千人。骑着‘速龙’,浩浩荡荡地向天赐部落的方向开去。只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茫然与沉重。

天赐部落里,叶振东端从在帐蓬的正中央,面前跪着包括那满脸风霜的老人在内的一共八位牧民。从他们的服饰来看,应该都是部落里有地位的人士。

八个人额头触地,一动也不敢动。

叶振东笑到:“额加度,你们坐啊,跪在那里干什么?”他不敢再叫额加度做老人家,怕对方又以为亵渎了神明。只好直呼对方姓名,这不是他不尊老呵。

额加度混身一颤,头也不也抬起来,连声道:“不敢,不敢。”

叶振东知道不硬来恐怕是不行的了,顿时板正脸孔,沉声到:“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额加度和其余那八个人同时混身一震,半挺起身来,但还是不敢直视叶振东。只是双手连晃,慌张地说到:“不是不是,真神息怒。”

叶振东没好气地说到:“那还不坐!”

“是,是,是。”八个连忙挪了挪位置,挺身坐好,但还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也不敢动。

帐内又陷入了冷场,叶振东了心里苦笑,知道如果自已不说话的话,他们是不敢说话的了。真想不通,这么人为什么这么怕自已,或者说为什么这么怕他们心目中的神。在地球上叶振东就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对这样的事很不习惯。

叶振东说到:“呵呵,你们别这么紧张嘛,来,额加度,你给我介绍一下你们这里。”

额加度面上现出古怪的表情,心到:真神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这里不是他的地方嘛。自已怎么会不知道呢?但嘴里却不敢怠慢,说到:“禀真神,这里是天度草原,我们是草原上最强大的三大部落之一,别外两个分别是天泽和天恩部落。三个部落里只有我们才是您的子民,因为只有我们才有圣坛,可是那两个蛮族却经常自称是您的子民,还说我们的圣坛是假的,经常借故骚扰我们。昨天晚上那些人就是天泽部落的人,幸好真神你来了,不然圣坛就会被毁掉了,真神您还是在保佑着我们。”说着,额加度的面上现出了兴奋与自豪,其他人也是一样,显然都为得到真神的承认而高兴。

“哦”,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典故。这些人竟然把传送阵当成了神灵留下来的。可能在他们眼里,修真者与神灵差不多的吧。

想了想,叶振东又问到:“是了,你们骑的那种只有两条腿的那种叫什么名字?还有那种圆圆的全身长满毛的那种,那是做什么用的?”

“那是我们的代步工具,我们叫它飞影兽,奔跑速度可快了,圆圆的那种叫毛兽,它的毛可以用来做衣服,肉可以用来吃,还产奶,可以用来做奶酒,混身都是宝。”额加度还是那样恭恭敬敬地答到。

刚说到这里,帐蓬的席子被挑了起来,一位俏丽的牧女捧着一个盘子,上面盛着一个杯子和一个长长的容器,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牧女一进门就跪在毯上,垂着头跪行过来。

叶振东对这样的礼节实在很不习惯,等那牧女来到他面前,连忙帮她把手上的盘子弄下来,同时说到:“谢谢。”

那牧女混身一颤,盘子也快打翻了,吓得她顿时跪倒在地,惊惶地颤声道:“不…不…不…”。不什么呢却没有说得出来。

叶振东心中苦笑。连忙柔声到:“别害怕,别紧张。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那牧女被吓慌了,头垂得低低的,颤抖着身子语不成声:“我…我…我不…不…”

额加度见状,喝到:“真神问话,还不回答?”

那牧女身子一跳,更是一阵慌张。

叶振东不乐意了,瞪了额加度一眼,说到:“哎哎哎,额加度,你别吓着人家小妹妹。”又转向那俏丽的牧女,柔声说到:“别紧张,别紧张。”

额加度被叶振东一瞪,吓得心头一突,但听到叶振东说的话,他顿时苦长了脸了,心道:真神怎么会这样?说话这么古怪,一点神明的威严也没有。在他心目中,神明应该是一脸威严,神圣不容侵犯才对的。

“小妹妹,别紧张,慢慢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啊?”叶振东觉得自已好像在哄小孩子,老实说,那个牧女应该也有十七八岁了,比叶振东小不了多少,叫小妹妹实在有点那个。

也许是叶振东的声音起作用了,那牧女也慢慢平静下来,垂着头怯生生地说到:“回真神,我…我叫希亚娜。”

“希亚娜啊?不错,好名字,很好听。对了希亚娜,你告诉我,我长得很可怕吗?”叶振东柔声说到。

希亚娜的身子又是一震,紧张起来:“我…我…真神……”

额加度也紧张起来,他不明白叶振东这样问是什么意思,生怕希亚娜一个不小心回答错了,会让真神发怒。但是刚刚才给叶振东瞪了一眼,他也不敢再出言提醒了。只能垂着头在那里干着急。

希亚娜支吾了良久,才咬了咬牙,说到:“不,真神长得不可怕。”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叶振东又问题。

“我…我…我怕冒犯真神。”希亚娜鼓着勇气说到。

“谁告诉你看着我就会冒犯我的?别怕,别紧张。”又转向额加度说到:“额加度,你说说,为什么你们会认为看着我就会冒犯我呢?”

“我……”额加度呆住了,因为的确没有谁告诉过他们对神明应该要怎么样,这都是他们自以为的。

原来都是他们自以为是,叶振东笑了,说到:“我来告诉你怎么才不叫冒犯神明吧。”

“聆听真神神喻。”帐蓬内九个人全都拜倒下来,齐声到。

“你们平常是怎么样对待自已的兄弟的?那样对我就行了,如果不这样那才叫冒犯神明。知道吗?”

“这……”所有人都面露难色,毕竟信仰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一时间不可能全部改变。叶振东也知,不过他只不过想大家不要太拘紧,不要动不动就跪来跪去而已。

“好了好了,别太拘紧了,我是神明嘛,肯定很大度的,不会随随便便坚罪你们,所以不要太紧张,对了,希亚娜,这是什么东西?”叶振东指着盘子上的容器,问到。

也许是叶振东一席话起作用吧,希亚娜也不像刚刚进来那样紧张,闻言说到:“回真神,这是奶酒。”

“哦!这就是奶酒啊?”刚刚才说起这东西,立刻可以看到了。叶振东拿起那酒瓶,看着盘里唯一的一个杯子,讶道:“咦,怎么只有一个杯子?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喝啊?”

额加度恭声说到:“真神,这是子民们献给您的贡品,我们不敢享用。”

“那怎么行,希亚娜,你去拿多几个杯子来,大家一起喝,你也要喝一杯呵。”叶振东笑到。

“是”希亚娜应了句,跪着退了出去。

不多久,希亚娜拿了七八个杯子进来,把所有杯子都倒满,大家一人一杯,叶振东举起酒杯说到:“别什么真神不真神的,喝了这一杯,大家像兄弟一样。”说完,带头喝下有点腥味的奶酒。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喝下杯里的酒,喝完,他们脸色稍齐,已经没有原先那么拘紧,因为他们好像摸到一点真神的脾气,真神好像不喜欢他们太过拘束。

气氛到这里终于融洽了一点。叶振东幸慰地点了点头,又说到:“对了,西边的草原外是什么东西?”他当时是从北面来的,那边是一条连续起伏的巨大山脉,而西面应该是他来时见到那条大河的发源,不知道会是什么!

一听到西边,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不自然,希亚娜更脸色大变。叶振东不由好奇起来了,西边到底会有什么东西呢?会让他们觉得害怕。

额加度吸了口气,刚来说话。帐席被掀了起来,一个武士冲了进来,跪倒在门口慌张地报到:“禀真神,天泽部落打过来了。”

草原的远处,无数人马骑着飞影兽向着这里高速奔来,巨大的蹄声震得大地阵阵颤抖。

部落外,额加度和另外七个人围在叶振东身后,看着逐渐接近的大军。部落里,所有牧民都在整装准备,秣兵厉马,这种游牧民族,因为整天都在和大自然在对抗,所以每个牧民都是极其出色的战士,昨天如果不是措手不及,根本不会被对方区区三百人得逞的。

额加度走前两步,来到叶振东身后,兴奋地说到:“真神,请指示您的子民,我们全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在您的带领下把那些冒犯的人杀个片甲不留。”虽然对方人数占优,但是额加度的话还是透出无比的自信,因为真神就在自已身边。

叶振东摇了摇头,心道:可能打不起来。因为他感觉到那支队伍没有杀气,而且他还看到大部分人连兵器都没有带,显然不是来打仗的。

果然,对方来到部落后一千米远的地方就停住了,从队伍里穿出十多骑。直向这边奔来,孥赫然在内。身后的众人一见到孥,全都怒火中烧,锵地一声挚出兵器,怒视着对方,只等真神一声令下,便要冲出去把对方斩杀。

第四集归途第六十七章

对方奔来的十来骑见状,全都勒马停住,为首一个老者扬声喝到:“请问真神何在?”他旁边的孥向他靠近了两步,朝着叶振东的方向指了指。

额加度响叶振东望了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便上前一步,喝到:“拉赫,真神在此,你今天是不是想来毁我们圣坛啊?真神必会让你全军覆没。”

身后的天赐部落的牧民武士们齐声喝到:“全军覆没,全军覆没。”声势惊人。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叶振东除外,因为他早就看出对方不是来打仗的,前来的十几个人中没有一个带有武器。只见拉赫翻身跃下飞影兽,跪倒在地上,大声说到:“天泽族长拉赫特率天泽部族前来拜见真神,同时请求真神宽恕。”跟他同来的那些人也全都跪倒在地上。

还是原先那个帐蓬,叶振东依旧坐在中间,左边坐着天赐部落一众首领。而右边跪伏着以拉赫为着的天泽部落首领们。

看着两边原本水火不容的两族人马,叶振东心里忽然有个主意,也许可以利用自已真神的身份,轻易化解两族的矛盾也说不定呵。

拉赫跪伏在地,恭声说到:“禀真神,我们无知,不知道天赐部落是您的子民,竟敢冒犯,罪该万死,特率天泽部族前来请罪,还望真神能宽恕我们的罪行。”

叶振东打量着众人,心里细想了一下,说到:“不,你们也是我的子民。”第一次,叶振东真正把自已代入真神这个身份,因为他决定,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身份,化解掉双方的矛盾才行。

“啊!?”

“吓!?”

帐内响起了一阵惊叫,人人面面相觑,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拉赫更抬起头,直视着叶振东,难以置信地说到:“真的?那…那为什么您要杀害您的子民?”拉赫不但直视叶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