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71节

史上最强_第71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0:3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5
前这个跪在她身前的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比较正确,幼稚的面容瘦小的身子,看样子应该还没有十五岁,长得眉清目秀,身子去瘦弱单薄,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跑,真的很难想像这样瘦弱的身子如何走得过那条对于常人来说如同天梯般的小山路。

柳月是仙音派接待处的弟子,专门负责接待前来拜访的各路人马。三天前,这个男孩从山路上走上来,第一个遇到他的便是柳月,当时他已经疲惫不堪,幼稚的脸上布满了倦意,仿佛随时会倒下去一样,凌厉的山风吹得他瑟瑟发抖,不过当他看到仙音派的大门,却忽然精神大振,快步走到大门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柳月接待过许多形形色色的各方人马,但是却来没接待过一个普通人,因为从来没有普通人能凭自已的双脚走过那条险峻异常的小山路,别说路小难走,就是高空凌厉的罡风,就足以把一个普通人吹落万丈深渊。不过当她看到那男孩鲜血淋漓的双手,柳月便大概猜到,他是爬上来的。而男孩说得第一句话,更让柳月呆立大场:“请收我为徒”男孩当时是这样说的。

全天下都知道,仙音派是从不收男徒的,全派七万八千弟子,清一色是女孩子。并不是仙音派歧视男性,而是因为仙音派的功法至阴至柔,根本不适合男性修炼。但是这个男孩却千幸万苦跑到这里来拜师。

“小朋友,回去吧,我们门派是不收男孩子的”柳月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但是无论她说什么,男孩都是用一句话来回答:“请收我为徒”。

柳月快气疯了,心里恨不得把这家伙从万丈深渊上扔下去。别怪她心肠狠毒,如果换作别人,三天不停地苦口婆心的劝说,换来统一都是这一句话,是谁都会有这种恶毒的想法,幸好柳月只是心里想一想,其实她了是个心肠很好的女人,因为男孩的事,她还亲自去请示过派中的长老,得到的回应是一句斩钉截铁的:不行。

她也知道不太可能,因为仙音派自创派以来三百年,没有收过一个男弟子,门规是创派始祖叶如盈祖师爷定下来的,没有人敢违背,所以尽管她对男孩十分同情,也对男孩这坚定的意志十分敬佩,但是她能做的也只有劝说男孩离开这里。

强忍着心中的气愤,柳月俯下身来,尽量用温柔的声音劝说着:“小朋友,你知道我们派里是绝对不收男弟子的,这个门规是三百年前祖师爷定下来的,不可能为你开先例的,而且我们派中的功法至阴至柔,根本不合适你们男孩修炼,强行修炼的话会让你变得不男不女,你总不会想做一个人……”这个词实在太暧昧,尽管柳月自幼清修,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请收我为徒”。男孩的神情不为所动,愣愣地盯着面前的地面,嘶哑而坚定地说到。

柳月猛地站起来。她受不了了,对着这个火车都拉不回头的木头,泥人也会发火,三天来不停地劝说,换来的都是这一句,柳月心里恶毒地想到:“管你去死,不给饭你吃,看你能跪多久。”打定主意后,柳月不再理会他,径直走回接待室里。

对于柳月的离去,男孩一点反应也只没有,只是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地面,全身在凌厉的山风在瑟瑟发抖。

柳月在接待室里生了一阵闷气,目光又忍不住回到窗外那个男孩的身上,三天前,这个男孩来到门前,已经是疲惫不堪,双手和膝盖都擦得血肉模糊,身上一件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黑裤也都刮得破破烂烂,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可想而知来这里的路上吃到多少苦头。

而他说的第一句话,虽然很大声,但是听那干涩的声音和他干裂的嘴唇,可就想而知道恐怕他好几天都没喝过水了,身子瘦弱单薄,骨瘦崎粼,可能也有好多天没吃过东西了。当时让柳月吓了一大跳,连忙用法术帮他治疗身上的伤口,还找来一些饭菜让他吃个饱,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柳月没来由地一阵心痛,到底是怎么样的艰难才能把一个人折磨成这样。而他又是怎么会有这种毅力坚持到这里。看到他满眼血丝的双眼,如果不是派内全是女弟子,柳月还真忍不住让他到自已房里睡上一个好觉。

他太坚强了,柳月在心里感叹到。她是仙音派的第七代弟子,三岁便入了派,今年三十一岁,在派中修炼了二十八年,现在只到了融合期,之后就再难寸进了,无奈之下,师傅只好派她来接待部担任接待工作,虽然柳月的修为不高,但是对于修真她也有着自已的一套看法,归根到底只有两个字——坚持。要说天赋,柳月自认为不比派中其它弟子派,但是她却没有恒心,修炼时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总是静不下心来,如果她能持之以恒,她相信自已绝对不会比派中其他弟子差。可是虽然知道自已问题出在那里,每每都告诫自已要坚持,可是坚持不了几天,她又静不下心来了。说到底,单是有天赋还是不行的,还要有恒心。如果这个男孩可以修真,相信成就会非同小可的。柳月想到这里,忍不住想要去求长老了,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他加入派内,不过想到长老那斩钉截铁的语气,柳月无奈地叹口气。

嗖,一个人影凌空掠到她身后,好奇地问到:“咦,柳月,那个就是长老说的想要加入本派的小男孩啊?”声音清脆悦声,有如银铃一般,柳月一听便知道来的是谁,慌乱站起身来,施礼说到:“回禀师叔祖,正是那个男孩”。

来人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别看她样子很年轻,年龄和背份都大得吓人,她便是仙音派中仅存的八位第一代弟子,也是七位长老之一的如月。

如月和两百年前一样一点也没变,还是那副小姑娘的模样,细长的柳叶眉,圆溜溜的大眼睛,娇润的樱唇一呶一呶的,仿如邻家女孩子一样可爱。别小看她呵,她可是当今仙音门的第一高手,修为比身为掌教的李萱还要高上一筹,已经到了分神期。不过这位长老却是整个仙音派最让人哭笑不得的一位,虽然修为高超,但是长年清修,让她的心智还是保持在十五六岁的阶段,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常常搞得人哭笑不得。而且她的辈份高得吓人,除了掌教和另六位长老之外,没有人敢训斥她,不过李萱这个掌教十分疼爱她,虽然告诫过她不少,但却从来没有责罚过她,这让她越发肆无忌惮。不过幸好她长年闭关,很少出来,否则仙音派早就给她搞得鸡犬不宁了。不知道这次她出关又会搞出些什么事呢?

“听说他来的时候膝盖和手都血肉模糊,他是爬上来的对吧?”如月机灵的眼睛看着门外的那男孩,好奇地问到。

“是的长老。”柳月恭敬地应到。毕竟是长老,还是第一代弟子,尽管如月只是一幅小女孩的样子,但是柳月还是对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那么他在这里跪了三天三夜也是真的罗?没有动过吗?”如月有点惊讶了。

“是的”。柳月肯定的应到,这三天三夜,男孩还真的一动也没有动过,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听如月师叔祖的语气,好像对这个男孩很感兴趣,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呢?不会是想捉弄他吧?应该不会,如月师叔祖虽然爱捉弄人,但是她心地是很善良的,说不定想帮助这男孩也说不定。想到这里,柳月连忙把见到男孩的前前后后详细地说了一遍。她的心里十分可怜这个坚强的小男孩,可是门规所限自已帮不了他,不过如月师叔祖可能可以,以她的身份和修为,应该有办法帮到这个男孩的。

听完柳月的述说,如月嘻笑地说了句:“嘻,有趣”。说完身影一闪,人便出现在门口那男孩的身边了。柳月瞪大眼睛,喃喃地说到:“瞬移?难道师叔祖练成了瞬移?”在柳月的心目中,瞬移可是传说中的高深法术,当年仙音派练成这招的只有那两位传说中的圣主与创教祖师。听说练成瞬移,飞天遁地随心所欲,万里之遥瞬息可至,不过虽然听说了无数次,现实中还没见到有人用过,难道如月师叔祖真的练成了?

不过再想一想,也不觉得什么奇怪,派里修为最高的本来就是如月师叔祖,有什么功法第一个练成的肯定是她。压下心头的震憾,她也掠出门外,来到如月的身后。

如月好奇地打量着眼前垂着头的小男生,听长老说起他的事迹,如月就迫不及待地想在见识一下,能凭凡人的力量独自登上这天籁峰顶,虽然如月不是很清楚,不过也知道那是很困难的。听说他是用爬着上来的,上来后手和膝盖都磨得血肉模糊了。听到这里连如月也不由佩服起来了。她很好奇,是什么支持着这男孩完成如此艰巨的旅程。

侧头笑了笑,如果叫到:“喂,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以如月的年纪叫眼前这男孩做小家伙并无不妥,但是听到如此娇嫩清脆的声音用这样老气横秋地语气叫眼前这个看起来小不了如月多少岁的男孩叫小家伙,怎么听都觉得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柳月在后面捂着嘴想笑了。

“请收我为徒”。男孩仿佛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一样。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如月以为男孩没听清楚,不由自主加大了声量。

“请收我为徒”

如月气得双手叉在腰上,半俯下身子一字一顿地大声说到:“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最后几个如月几乎是用吼的,男孩当她的话是耳边风的样子让她很气愤。

“请收我为徒”。

“你……”如月气得说不出话来,狠狠地跺了一下脚,双手抱在胸前恨恨地哼了声。

柳月在后面看得暗暗焦急,这个如月师叔祖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让她生气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把这个小男孩从这里扔下去。这并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柳月就曾经有过这样的冲动。

如月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转,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猛一点头,然后小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到:“好,我收你为徒。”

柳月心中一跳,正想劝阻,这是不可能的,祖师爷三百年前定下的规矩,就算是如月师叔祖也不一定改就得了,而且仙音派的法门根本不适合男人修炼,强行修炼的话说不定真的让这个男孩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妖的。

柳月正想说什么,却见那个男孩全身一震,猛地抬起头来,激动地看着如月,兴奋地问到:“真的?”

尽管柳月和如月这样的修真人士,看到男孩的脸都不由吓了一大跳。男孩的脸上皮肤干裂,像干枯的地表一样裂成一块一块的,裂痕下腥红的血肉翻出来,而他的嘴唇也干枯爆裂,唇中具裂开两道深深的伤痕,两片嘴唇几乎分成四片,血肉下血管外露,每说一个字血肉都一阵蠕动,可想而知他每说一句话,都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柳月看得心惊不已,没想到男孩会变成这幅模样,当时他上来的时候自已还用法术给他治疗好身上的伤口,现在怎么会被成这样呢?她不知道,一个普通的凡人,在这三千多米海拨上被山风吹了整整三天三夜,不成人干已经很好了。

如月小手掩着小嘴,目瞪口呆地看着伤痕满面的男孩,吃惊的说不出话来,面上变成这样子一定很痛,但是竟然还能跪在这里,还能坚持着应自已的话,这里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啊。如月在心里想到,善良的她心里泛起了深切的心痛,原本想逗逗男孩的恶作剧立刻变成了一个决定。

不过男孩子一看清眼前的如月,眼中马上换过一种深深的失望,他不相信眼前这个比自已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能教得了他什么。失望的心情让他深深一叹,无力地垂下头去。

如月呆了良久,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一跳,一手结了一个法印,另一手在虚空中一圈,很快双手间便聚起一团白光,白光罩在男孩的身上,治疗起他的伤口。白光消去,男孩的伤势全好了。

男孩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已的双手,原本他的双手已经干枯爆裂,指甲几乎全部脱落,但是一阵白光罩到他的身上,只觉得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双手就全好了,就像刚洗完澡一样,皮肤光洁有弹性,完全不象被山风吹了三天三夜的样子,脸上麻麻的干裂刺痛的感觉也完全没有了,试探地双手抚摸在脸上,只觉得光滑平整,一个伤痕也看不到。而且全身精力充沛,完全没有刚才那种疲惫几欲晕过去的感觉。

原本柳月给他治疗好爬山时的伤口,他已以觉得很神奇了,不过柳月治疗的时候,伤口的炙痛几乎让他晕过去,可是这一次,完全没有感到痛楚,而且非常的快,几乎是白光一罩下来,自已就好了,实在太神奇了。

男孩猛地抬起头来,立即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正叉着腰,得意地看着他,显然自已身上的伤正是她治好的,而且这个女孩子也是刚刚说要收他为徒的那个女孩,原以为这个小姑娘只是个小弟子,没想到会有如此高的修为,这个女孩还愿意收自已为徒,男孩激动的混身颤抖,连忙对着如月嗑头说到:“拜见师傅。”

如月愿本只是开个玩笑,但是看到男孩伤痕累累的脸时,这个玩笑就成了她的决定,如月决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完成的。见到男孩嗑头行礼,如月小手一挥,总结性的说到:“好了,从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起来吧。”

“谢师傅。”男孩忙不迭地再嗑一个头,从地上站起来。幸好如月治好他的伤势,否则他想凭自已的力量从地上站起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尽管如此,长期保持同一姿势还是让他血脉不畅,一阵头晕目眩,摇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