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72节

史上最强_第72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0:3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3
好几下才勉强站定。

柳月却着急地对如月说到:“师叔祖,这样不行吧?不收男弟子是祖师爷规定的,恐怕掌教不会同意。”她没想到如月真的会收这男孩为弟子,这恐怕所有长老都不会同意的。

听到她的话,男孩的心又是一沉。如月都满不在乎地说到:“师姐当然不会同意啦,我也不会违背师父的规定……”男孩听到如月也是这样说,神情大变,黯然垂下头去。

如月却没注意到男孩的神情,自顾自地说到:“所以我要自已创帮,我做祖师爷,门规我自已定,以后就叫做……叫如月门好了。嘻嘻,如月门。”如月好像很满意自已起的名字,嘻笑了两下便对男孩说到:“听好了,你以后就是我如月门大弟子了。我就是你师傅,听到没有?”

本来就已经极度失望的男孩听到如月还愿意收自已为徒,并且为了自已自创门派。心里大为感动,兴奋地应到:“是,师傅。”

“嘻嘻,如月门,太好玩了,就这样。”为自已忽然想出的好主意兴奋不已的如月不顾仪态的在自已第一个弟子面前拍着手蹦跳起来。

柳月看着兴奋不已的如月,摇头苦笑起来,这下越闹越大了,师叔竟然要开宗立派。

同样哭笑不得的还有李萱,坐在演舞堂里的李萱看着站在大厅中央径自为自已的主意兴奋不已,自顾自嘻笑的如月苦笑起来,其他六位师妹也坐在自已的位置,看着厅中的如月,相互对视苦笑着。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妹,她们向来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一致把目光投向她们的大师姐,只有这个大师姐的话,如月还能听进去一点。

等如月兴奋劲减退了一点,李萱才板起脸说到:“如月,你太胡闹了。”

“为什么?”如月嘻笑地问到,她虽然阅历不多,但是也不是笨蛋,早就料到李萱会这样问,她也打定主意反问到底。

“你怎么能自已开宗立派呢?这实在太胡闹了?”

“为什么?”如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因为……因为……”李萱一时说不出话来,为什么?门规里也没有规定派内弟子不能自行开宗立派,当年师傅如盈也没有说过不准,但是……但是……,怎么说呢?李萱总觉得这个主意实在太荒唐了,派中的长老竟然自已开宗立派,那把仙音派放在那里啊:“总之不行,这太荒唐了,我绝对不会批准的。”李萱理缺词穷,最后只好硬来。

“为什么嘛?师傅又没说过不批准弟子自已开宗立派。”如月啫着小嘴委曲地说到。

“胡闹,你听师傅的话,就不用听我这个大师姐的话啦!”李萱猛地一拍椅手,大声喝到,就算拿出大师姐的权威,也要把这个荒唐的提意压下去。

如月眼珠一转,在一个众人看不到的角度窍笑了一下,才抬起头向李萱掠去,掠到李萱身边挽着她的手臂说到:“师姐别生气嘛,如月怎么会不听你的话呢?你可是我们的最敬爱的大师姐呵。”

李萱秀目嗔了如月一眼,好像在说:知道就好。

可是如月神情随之一变,露出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啫着小嘴说到:“可是师姐,我好无聊呵,整天修炼闷都闷死我了,派中又没有人陪我玩,她们都叫我师叔师叔祖,每个人都很怕我,让她们陪我玩却总是推三推四,师姐你们又整天忙,没有人陪我。想找你聊天都抽不出时间来,师姐,我好无聊呵。”说到最后,如月的大眼睛蒙上了一眼水雾,看得李萱和其他几位师姐内疚不已,的确,这些年来俗事太多,没有人能抽出点时间陪伴自已的小师妹,没有时间去关怀一下她,让她都二百多岁人了,还是小孩心智,对于这点,李萱和众位师姐都对如月充满愧疚。李萱更心里长叹了一下,怜惜地轻抚着如月的柔发,俗事缠身,自已真的能抽点时间好好关怀这个可爱的小师妹吗?

“师姐,那个小家伙很可怜,也很坚强,派里不能收男弟子,但是师傅没有不让我们自立门户,这只是表面上而已嘛,我还是你们的小师姐啊!这样又不违反师傅的吩咐,又能帮到那个小家伙,这不是很好吗?而且这样我也不用太无聊了。好不好嘛,师姐!”如月摇着李萱的肩膀,可怜兮兮地说到。

李萱一阵晕眩,只要如月这招一出,她就没辙了,她从来都不忍心拒绝这个小师妹的任何要求。无奈地心里叹口气,说到:“好了好了。真拿你没办法。随便你吧,以后你的如月门就作为本派一个下属门派,你还是本派的长老。其它的随便你怎么搞吧。”李萱有气无力地说到。

“耶,师姐万岁。哟荷。”如月半空翻了个跟头。然后风一样地闪出了演舞堂。

看着如月远去的身影,七位师姐都相互对视无言苦笑起来。

如月离开演舞堂后,一道新的门规马上公布:仙音派弟子修为达到分神期,并得到派内长老一致同意,便可自行开宗立派,开设门派作为本派下属门派,并归入本派统辖,门规按照本门标准设立。

第二部技仙第二章

柳月陪着小男孩在接待室里坐着,如月毫无征兆地忽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小手叉腰得洋洋地笑着。柳月一看如月的表情,就知道一切顺利,但她还是忍不住问到:“如月师叔祖,情况怎么样?掌教和长老们同意了吗?”毕竟开宗立派可是仙音派前所未有的事情,掌教和长老如何宠爱如月,恐怕也不太可能。不过她太小看如月撒娇的本领了。

如月下巴轻轻地抬哼到:“那还用说,当然同意啦。”说完一手搭在男孩的肩上,一下闪到了门外去。

男孩惊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只是眼前一花,地方就变了。这样的法术也太神奇了。

见到男孩目瞪口呆的样子,如月又是得意的一挺胸说到:“怎么样,厉害吧?”

男孩忙不迭的点头应到:“厉害。”能学到这么神奇的法术,男孩想想都觉得兴奋。

“以后你就是我如月门的弟子了,以后要叫我……叫我门主好了。嘻嘻,门主。嗯,一定要遵守门规,知道没有!”如月歪着小脑袋嘻笑地说到,看她那表情一点也不像一门之主,反倒像小女孩在玩过家家一样随意。

男孩却很认真地应到:“是,门主。”

“我们是仙音派的下属门派,所以也要遵守仙音派的门规,知道吗?”

“是,门主。”男孩应到,说完嘴巴动了动,好像想问点什么似的,如月已经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了。

“仙音派的门规是……是……”如月食指点着下颔侧头苦思起来,她从来没有守过什么门规,那会记得这些东西,想了好半天也想不起来,最后气恼得说到:“不记得了,迟点让柳月跟你说,不过要加上一条,你不能进院子里去呵。里面都是女孩,你偷偷跑进去的话人家会把你当色狼捉起来的。到时我就打你屁股。”如月很严厉地说到,对她来说,打屁股是很严重的惩罚了,以前不听话的时候师傅都是打她屁股的。

男孩连忙摇头表示不会。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搞了老半天,连徒弟都收了,竟然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我叫木木。”男孩迟疑了一下,才说到。

“木木”,如月愣了一下,很快掩嘴嘻笑起来。“木木,和你还真像呵。嘻嘻,像块木头一样。”

木木抓了抓脑袋,心道:“有吗?”

柳月站在招待室里看着门口两个小孩子刹有介事地一说一答,摇头心里不断地苦笑,一个几百岁的小女孩,一个倔强得像石头一样男孩,这样的组合不知会又会搞出些什么事情来。只是柳月没想到,如月这半开玩笑的一次胡闹,竟然造就了日后超越仙音派成为天下第一大派的如月门,更造就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技仙出来。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如月指着门口平台外的万丈深渊说到。

木木愣了一下,他不明白深渊上空无一物,到底怎么能住人,不过一想到如月法力高深,应该会有办法,于是应到:“是,门主。”

如月很满意木木样子,点点头说到:“现在本门主就教你法术,你要认真看呵。”

木木闻言精神一振,千幸万苦上来天籁峰拜师学艺,就是为了学高深的法术,原本他已经没有多大的希望了,没想到会碰上如月这个爱胡闻的师傅,还在入门第一天就要教他法术,这简直让他喜出望外。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专心致致地盯着如月的一举一动。生怕漏掉一点关键。

如月还没试过有人如此关注过自已,心里不由兴奋起来,心道收个徒弟果然好玩。仙音派仅存的八个弟子中,只有如月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因为她经常都是闭关,没有时间教授弟子,而且以她这种性子,能安下心来教弟子才是怪事,今天一时冲动收下木木这个弟子完全是因为好玩,而现在就要教木木法术也完全是胡闹,要知道,没有深厚法力的支持,再高深的法术也是没有用的。不过如月才没心思管这么多呢。反正师姐说过随便她怎么胡闹,她想怎么教就怎么教。

“看着呵。”如月缓缓地张开双手,出声示意木木要注意了,木木忙应了声,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如月的动作。

只见如月一手收到胸前捏了个剑诀,另一手食指与中指并拢虚指左侧的山壁,一道青光便从如月的手上射出,刺向山壁中,虚指山壁的手轻轻一圈,顿时削下一块十几米直径地大石头下来。

“哗”木木惊叹起来,石壁如此坚固,却被如月像切豆腐一样切下一大块来。木木不吓傻了才怪。

切下来的大石头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托着轻轻移动如月的面前。站在如月身后的木木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十几米直径的大石头凌空竖在自已面前,单是那份压迫感就够惊人了,谁知道如月会不会一时脱手,石头倒下来把自已压扁。不过一想到如盈还站在自已面前,木木才安心一点。

如月纤手指着大石头比较平整的一面虚画着,随着如月的动作,一道道青光亮起,青光消退后,平整的面上便被刻下许多道半寸深的刻痕,组成一个很古怪的图形。当如月虚刻下最后一笔时,整个图形都亮了起来,发出一阵淡黄色的光芒,光芒消退后,如月把手收回来,整块大石头却平平稳稳地停在空气中。

如月看着悬空的大石头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单手虚推,石头缓缓地移到悬崖外,刻着图形比较平整的那一面朝上,与门口的平台持平,顿时成了一块虚悬于峰顶外的悬浮平台。如月再捏着法诀,虚指着平台,嘴唇急促地律动起来,不知道念着什么样的咒语,平台上的石头竟然蠕动起来,一块块地自动隆起,转眼间便形成了一门与仙音派内建筑风格十分相像的石制房子。还在崖顶与悬空平台上架起了一道拱桥。

木木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口水哔嘀哔嘀地往下掉,一幅痴呆的样子,这也太神奇了吧,一幢房子就这样建起来了,而且还是悬空的。就是在那石头是刻那么几划,石头就不会掉下去,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吧。法术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嘴里念几句咒语,石头就会自已动起来,还会自动跑去组成一栋房子。这也太……太……,木木认为自已一定是在做梦,虽然他知道法术能飞天遁地,斩妖除魔,但是却从来没想到法术还能搞建筑。

木木目瞪口呆,连如月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一脸迷糊地看着如月问到:“师傅,我不是做梦吧?”

“当然不是做梦啦,厉害吧?嘻”如月得意地笑到。

木木下意识地掐了一记大脚,脚上传来的刺痛感让他清楚自已不是在做梦,明白这不是梦后,他立马兴奋起来,激动的说到:“太厉害了,师傅,快教我,我要学。”

“嘻。那还用说,师傅当然厉害啦。来,我教你。”如月志得意满地摇头晃脑。对着木木解说起来。

一手收到胸前捏了个剑诀,另一手食指与中指并拢虚指左侧的山壁,一道青光就冒了出来,不过这次没射向山壁,而是在指尖上吞吐不定,如月望着木木说到:“嗱,这一下是气剑,看到没有。就是这样,这样,再这样”。说着再重新示范了一次剑诀。木木也学着如月的样子捏着剑诀,另一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朝着山壁虚指。可是无论他怎么指都没有气劲冒出来。

“怎么不行啊师傅?”木木苦着脸问如月道。点到好几十下,却一点气劲也发不出来。

“哎哟,你太笨了,这么简单也不会。看着我,这样,这样,再这样。”如月再示范一次,一道青气便刺向山壁上。山壁立时给刺出一个小洞。

“我刺,我刺,还是不行啊。”木木奇怪地看着自已的指尖,又看看如月的指尖。姿势的手法一点都没有错啊,怎么会没效呢?

“真笨,名字叫木木真的叫对了,木头一样。”如月气愤地骂到。其实这那里是笨,气剑如此高级的法术,没有深厚的法力根本不可能发的出来。如月只顾着教他方法,却不教他筑基的心法,发得出才有怪。

“不理了,再教你这个吧。你看到我在石头上画的那个图案没有?”

木木点头表示看到。

“那个就叫做阵法,阵法,知不知道是什么?”

木木摇头表示不知道。

“阵法就是……,阵法就是……”这下轮到如月难住了,阵法如月是在叶振东当时送给李萱的玉瞳简上学的。虽然她懂得布很多阵法,但是她却说不出阵法到底是什么。其实叶振东留给仙音派的阵法篇开篇就介绍过所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