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73节

史上最强_第73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0: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5
的阵法,但是如月的性子那会专心地去看那些枯燥的东西。所以根本不知道阵法的含意是什么。幸好如月聪明,见想不起来了便用“阵法就是刚才我画在石头上的那种图形”来搪塞过去。

木木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懂了没有?”如月问到。

木木侧头想了一下,摇摇头如实地说到:“不懂。”

如月猛地一跺脚气到:“你真笨,这么简单都不懂,气死我了。”这那里是笨啊,换个智商七百二的天才来,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懂,有好学生也要有好老师才行,像如月这样就绝对不是个好老师。木木也在心里委曲地说到:我这那里是笨啊,笨的是你才对吧。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对着如月说。

“哎呀。惨了。”如月好像忽然想到什么重要事情一样猛地跳起来。木木被吓了一大跳,却听如月说到:“惨了,我忘了练功了。不能再教你了。”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放到木木的手里,吩咐到:“你先按书上的东西自习一下,我练完功再回来教你。”说完便在木木眼前消失不见了,剩下木木一个人捧着厚厚的书不知所措地呆在凌厉的寒风之中。

柳月在接待室里看得哭笑不得,暗付如月真是个甩手掌柜,收了徒弟还没到一天便把人家晾在那里。一点做师傅的自觉都没有。摇摇头,柳月走出接待室来到木木身边对他说到:“木木师叔祖,别担心,如月师叔祖到时间做功课了,练完功她会再回来教你的了。”如月的辈份高的吓人,收的这个徒弟虽然年纪很小,什么也不会,但是仙音派大部分人恐怕都要叫他师叔或师叔祖了。仙音派很注重辈份,尽管柳月把木木当成可怜的小弟弟,但称呼上却绝对不敢含糊。
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
“哦”木木茫然地应了一下,心里却为自已这个决定是否明智而忐忑不已。

如月住所已经帮木木安排好了。就在这间天空楼阁上,柳月做惯接待工作,到内务部帮木木要了一床被褥,还在食堂里帮他安排了一份伙食,他只是个凡人,一些日常用品和三餐还是必要的。幸好有柳月帮忙安排,不然等如月这个麻烦精安排的话,木木不冻死也会饿死。

就这样,仙音派创派以来第一位男弟子就在这样仙音派门侧的悬空平台住了下来,而他的师傅如月,很久后的一段时间都不见踪影。

木木躺在悬空平台的房子里,抱着如月留给他的那本厚厚的书,书页上写着:天机密术阵法篇。叶振东留给李萱的玉瞳简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块,但是翻印成书却足足有一千多页,虽然用的是薄如蝉绢的绢纸,但是厚度也快比得上一本牛津字典了。不过这时候,木木却没有心思看得进书,脑里翻来覆去地想着他的那位师傅,心里暗道:自已拜的这个师傅到底是不是明智呢?想起如月那古灵精性的样子,木木就对自已能否在她身上学全高深的法术表示怀疑了。

自已千幸万苦,冒着生命穿过那条天梯一般的山路来到这里,目的就是为了学习高深的法术。虽然他也知道仙音派从来不收男弟子的,但是作为天下第一大门派的仙音派,修炼法门却是最高深最正宗的。要学就要学最好的,所以尽管知道仙音派不收男弟子,他也决定试一试。木木是个很固执的人,决定的事就一定要去完成。所以爬过了那条天梯般的山路后,他还能强挺着在门口跪上三天三夜。几乎被山风风干了也绝不气馁。最终让仙音派收下自已,而且听柳月说自已的师傅如月还是整个仙音派修为最高的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让他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不过见识过如月教授自已法术的方法,木木的心就忍不住要失望了。这那里像是师傅,简直比自已还要小孩子气。就算修为再高,以她那种教育方法,就算自已再聪明十倍,恐怕也学不会。

果然,还没教到一半,如月便突然醒起自已要修炼,随手扔下一本书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至此,木木就再忍不住彻底失望了,如果不是柳月安慰他说如月很快会回来,他说不定就这样一走了之算了。

心里长叹了口气,摇摇头甩开这些烦人的思绪,不管怎么样,自已的拜师总算是成功了,不枉费自已幸苦一场,先在这里安定下来,以后再想办法,听柳月说,自已是如月的第一个弟子,辈份高得吓人,连第三代弟子都要叫自已师叔了。而仙音派的第三代弟子,无一不是法术高超之辈,到时用自已的辈分,命令那些师侄们教自已法术,不一样可以修炼了吗?就算她们不肯,柳月总应该愿意吧。看她当时给自已治疗爬山弄成的伤口,就知道她的法力也不差,能学到像她那样也很不错了。

打定主意后,木木安下心来,顺手打开手上的天机密术看了起来。

开篇写到:所谓的阵法,其实是一种结构,一种迎合天地至理,万物变化,宇宙轨迹,星辰变幻的结构。只要结构契合这些变化,就能引天地之气,宇宙之力为已用,翻来覆去,纵横千里,无所不能。——叶振东注。

看到叶振东这个名字,木木愣了一下,这个叶振东他知道,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圣主,仙间派除了他之外另一个男性。就是因为叶振东的存在,才让他认为仙音派的法门只适合女性修炼的说法是鬼话。圣主都是男的,怎么可能没有适合男性修炼的功法呢?

眼下这本书开篇竟然是圣主所注,那就表示圣主曾经修炼过书里的东西,想到这里,木木不由精神一振。圣主在他的心目中可是非常伟大的存在,传说当年最后一战时,圣主与创教祖师和守护主神一同迎战万恶的神魔,双方激数百个昼夜,圣主最后使出超级无敌必杀技无敌风火轮击伤万恶的神魔,不甘失败的神魔最后使出史上最恶毒的招式‘要死一起死’,企图毁灭地球,圣主为免地球毁灭在万恶的神魔之手,毅然与两位伉俪联手压制‘要死一起死’的可怕威力,与万恶的神魔同归于尽,最后拯救了整个地球。

圣主实在上太伟大了,连圣主都修炼过这本书的东西,那无论如何自已也要修炼才行,说不定那天会成为和圣主一样伟大的人物。想到这里,木木再也顾上乱想来,仔细地看起书来。

第二部技仙第三章

得知道圣主也曾经修炼过书内的东西,木木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用聚精会神全神贯注来形容也不为过,生怕漏掉一点一滴。叶振东所注的开篇之后是阵法篇原本的序,洋洋洒洒数万言后,木木有点头晕胀了,无非只是说天地至理宇宙万物之类的,所说的意思完全被叶振东数言以概括,无非就是说阵法必须契合天地万物和宇宙至理,方能引天地灵气宇宙之力为已用。

木木看完不由感叹:圣主概括得真透彻啊。说实在,如果不是叶振东在开篇之前注解的那一段话,下面的木木肯定看不懂。

有了主要思路,木木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接着往下后。

阵法主要分成四种大类。基阵,固阵,幻阵,杀阵。——叶振东注。

又是圣主的注解,有了第一次的甜头,木木对叶振东的注解分外重视起来。

基阵,顾名思义就是基础阵法,无论固阵,幻阵,杀阵,都离不开基阵,无论多复杂的阵法,都是由一个个功能单一的基阵以不同的方式组合而成的。因此,基阵是阵法之根本。——叶振东注。

哦,木木点头不已,这点他明白。就像钢筋水泥是组成大厦的基础,无论多复杂的阵法,都离不开基阵。看来基阵是最重要的部分呵。木木在心里为基阵打上了‘重要’两个字。

固阵,泛指一些固定不变,不随时间推移或地点人物等外界因素转变而变化的阵法。比如防护阵,加持阵,大型建筑底基等阵法。——叶振东注。

建筑底基?难道阵法用于建筑工程已经是由来以久的事情?我还以为用法术来做房子只是我那个神经兮兮的师傅才会做的事呢!木木在心里道,顺便把如月定位在神经兮兮的高度。

幻阵,迷幻入阵之人的阵法,杀阵,杀死入阵之人的阵法。也许是圣主对这两种阵法研究不够深入,注解只是轻轻一笔带过。不过在杀阵后,叶振东特别用严厉的语气批注到:杀阵有违天和,凡阅此书者,如非到了生死攸关之际,万匆轻布杀阵,切记切记。

当时叶振东留给李萱的是一块玉瞳简,当然没有书这种字眼,不过李萱翻印出来后,便改成了书字了。

看完了开篇之后,木木就迫不及待地翻下去了。后面主要是讲述各种阵法结构组成和布置方式,木木一个一个地看下去,越看越惊讶,越看越兴奋,按照里面的描述,如果学会了所有阵法,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像里面那个悬浮阵法,和如月在大石头上刻的那个一模一样,可以让物体悬浮在半空。

看来如月师傅的法术很多是从这本书里学的呵。不知道学完这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变得像如月师傅那样厉害呢?没想到如月随手扔给他的竟然是这样一件宝贝,想到这里,木木心里对如月的怨对不由减轻了许多了。

其实如月大部分的法术都是源自仙音派,这本阵法篇里的阵法她也找好玩的学,就像那个悬浮阵,她就是专门用来捉弄一些刚入门还不会飞行的弟子用的,把悬浮阵打在她们身上把她们晾在半空,然后看着她们在空中又哭又闹,自已就躲在一边看笑话。

如果让木木知道如月学阵法是因为这个目的,说不定他羞愧得马上撞墙死去。跟了这样一个师傅,木木的前途也不知道是祸是福。不过这本书是件宝贝的确是真的,这本书在仙音派中只有长老以上的人物才能翻阅。可以算是派中的机密,谁也没想到如月根本没当会回,随手便扔给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仙音派里恐怕也只有如月才会如此的慷慨。

看得入迷,连柳月送饭过来也不知道,因为他是男的,不能随便进入派内,只能等柳月给他送饭。胡乱三两下扒掉饭菜,木木又聚精会神地看起书来。足足三天,他才把整本书完完整整地看完。而这三天里,那个便宜师傅如月却再也没有露过脸。不过心有所思的木木也没有空计较这么多,看完整本阵法篇后,木木发现一个问题。他布不了阵。

书里介绍的布阵方式只有一种,就是意结。何谓意结?就是说凭意念结阵,让意念引导灵力凝结阵法。方能做到快速准备,丝毫不差。这下问题来了,木木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灵力。

“月姐,什么叫做灵力啊?”跑到接持室里找柳月,把自已的疑问说出来。木木一直都叫柳月做月姐,虽然他的辈份比柳月大上好几倍,可是让他一个十五岁的小男孩直呼一个大自已一倍有余的女人的名字,木木总觉得不太习惯。

柳月也没有在意,不过她还是坚持叫木木做师叔祖,毕竟礼不可废,只听她说到:“木木师叔祖,所谓的灵力就是一切修真的根本,所谓的修真就是吸引天地灵气转化成自身的灵力的一个过程。修为越高,灵力越强,没有灵力就不能施放法术,不能操纵飞剑。所以修炼自身的灵力是修真的基础。”

“哦”。木木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转瞬又失望地叹口气,喃喃说到:“我没有灵力。”

见到木木失望的表情,柳月大为不忍,安慰他道:“木木师叔祖,别担心,如月师叔祖很快就会出关了,到时出关就能教你基本法门,到时就可以修炼灵力了。”

木木点点头,脸上还是掩饰不了失望,转失缓缓地走向悬浮平台的自已的房子,他心里真的很沮丧,没有灵力,就表示他布不了阵法,也就无法学会圣主曾经学过的这一门法术。等如月来教他,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老实说,经过那半天的相处,他实在对如月提不起多大的信心。

迷迷糊糊地,木木走到悬浮平台上,忽然脚上一搁,叭地一下摔倒在地。毫无防备之下这一跤摔得不轻,整个身体好像散了架似的,闷咳了几下才缓过气来,揉揉发痛的胸口,木木回过头来,看向让自已摔倒的罪魁祸首,只见平整的地面凹下去一道半寸深的刻痕,居然是如月当时布下悬浮阵法时的刻痕。

看到这道刻痕,木木忽然灵光一闪,心道:自已没有灵力来布阵,可是这个阵法是师傅刻出来的,不知道阵法能不能用刻的呢?书上说用意念来结才能准确无误,如果自已用刀子来刻,只要刻得准确无误那不就行了?也许能行,先试一下。想到就做,木木顾不得刚摔过一跤还混身酸软,挣扎着爬起来向接待室跑去。刚跑了两步,木木又想到:刻能行,不知道用画的能不能行呢?想到画,他又不由想到以前看电影时道士用的符咒。那些符咒都是道士用朱砂画在纸上的一些古怪符号,却能呼风唤雨,化成火球变成冰弹,也许那种也是阵法也说不定。

心里浮想翩翩,人已经跑到接持室了。

“月姐,你这里有没有纸和笔?”木木向柳月问到。

“有啊,想做什么?写信吗?”边说边取出一张白纸和一张钢笔给木木。

“纸还有吗?我要很多。不是写信。”木木接过纸和笔应到。

柳月干脆抱出两寸厚的一叠白纸,塞到木木手上:“这够了吧?”

“够了够了。”木木忙不迭地点头,两寸厚的白纸足有十斤重,抱得木木双手一沉:“谢谢月姐。”木木不忘道谢,接过纸想转身走回去,却忽然神色一动,又说到:“月姐,还有没有朱砂啊?”

“朱砂?这里没有,派里应该有,你要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