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74节

史上最强_第74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0: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5
砂做什么?不会是鬼画符吧?”柳月不解地说到,在她心目中,朱砂好像只能用来画一些符咒。那是很九流的修练法门,仙音派内没有此类的法术。不过作为一个修真门派,朱砂应该还是有的。

“不是。我是用来画阵法。”木木连忙摇头。

“哦。”用朱砂来画阵法?柳月第一次听说过,不过木木可是如月这个鬼灵精的徒弟,说不定如月教了他用朱砂来画也不一定。如月这家伙做事是不能按常理来推断的,柳月也没细想,只是说到:“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帮你找些来。”说完便掠了出去。

不一会,柳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支牙膏大小的铝制软管,上面贴着标签:白马牌中国画颜料。颜色:朱砂红。柳月找来的竟然是一支大号装的中国画颜料。

不过木木也不管是什么了,只要是朱砂就行了。接到手里对柳月说声谢谢。便抱着一大叠白纸走回自已的房里。

先用钢笔画一个阵法,就画那个悬浮阵。这个是他见过的唯个阵法,知道布好后会亮起一阵白光。

按照书里的图形,木木细细地画了起来,不画不知道,原来画画是这么难的,悬浮阵法虽然不是最简单的,但也算不上太复杂,先是一个大圆四个对称点外是四个小圆,大圆内对称点各分出两条线,夹角成四十五度,线与线交错成一个四角星形,星内又各有数个小圆,小圆外面星形里面是纵横交错的线条。圆内……,说起来也是挺复杂的。

木木连续画了好几张,不是这里扁了,就是那里圆了,要不就是这里粗了,或者那里细了。画了一整天,还是画得一塌胡涂,不过还是有进步的,一张比一张好。

画着画着,木木忽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大圆外的那四个小圆竟然是基阵中的聚灵阵。而四角星形内竟然是个四方阵。木木以为自已看错了,连忙翻书找到聚灵阵,果然没错,的确和聚灵阵一模一样,只不过阵眼的地方多出一条直线把聚灵阵和大圆连接起来。

木木侧头想了好一会,慢慢有点明白了,书中开篇就说了,基阵是所有阵法之基础,无论多复杂的阵法,都是由一个个功能单一的基阵以不同的方式组合而成的。感情这个悬浮阵也是由聚灵阵和四方阵还有别的阵法组成的。

聚灵阵的作用,书里解释是聚集天地之灵气,四方阵的作用是指引四方。不过那个大圆和小圆木木就看不懂了,不过他猜应该是几个阵法交错在一起,让阵法失去了原本的面目,所以他才看不出来。经过这一次,木木对书中所说:基阵是一切阵法的基础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了。

画了一天,木木手酸眼疲腰酸背痛。胡乱洗了个澡便上床睡去了。

第二天,木木早早就起床,继续昨天工作,连续画了三天,终于能画得八九分像了,期间他除了跑去找柳月要了一瓶墨水,就再也没有出过这屋子。
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
第四天,木木终于画出一张与书上几乎一模一样的阵法,捧着那张阵法图左看右看,又对照了数次书上的图像,木木终于确定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不过马上他又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阵法没反应。

难道自已猜错了?用画的不行?木木支着下颔心想到。眼睛盯着纸上的阵法,焕忽间,木木又把把目光移动书本上。看着书上痕迹清晰的阵法,木木猛地拍了一下自已的脑袋。暗骂到:真笨,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想不到,如果用笔画能有用,这本书岂不是乱套了。里面几千种阵法,每一个都起效的话那还得了。

木木摇头不已,心里不断地骂自已笨蛋,这么明显的事情自已竟然今天才发现,真是笨得要紧,真以为能像茅山道士的鬼画符一样,随便画两下就能有效。

想起鬼画符,木木心里为之一动。心想到:应该不会啊,那些符咒的确是有用的。自已就曾经见过几个用符咒的修真者用符咒炸毁整栋大楼(这个时代堕落,茅山道士跑去做拆楼工人)。符咒可以用画的,阵法应该也可以才对!难道是墨水的问题?想到这里,木木的眼睛看向了那天拿回来的那支牙膏状的朱砂红国画颜料。

试试看。想到这里,木木拆开颜料的封装,用钢笔沾上朱砂沿着他画得最像的好运张阵法图描了起来。木木描得很仔细,深怕描坏了,最后一笔时,木木还特意深吸了一口气,成不成就看这一下了。如果不成,以后他就要苦练雕刻了。师傅刻在石头上的阵法都能行,自已用刀子刻也是一样,应该能行。

咬咬牙,木木描下了最后一笔。没反应,木木呆等了良久,阵法还是一点发应也没有,没有发出白光,也没有飘起来。

木木细想了如月布阵时的动作,记得她还虚推了一下,难道要把阵法推到半空中?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木木把阵法图拿到半空处,然后放手。阵法图就晃晃荡荡地往地上飘去。木木绝于彻底失望了。

不过失望归失望,图还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画出来的,可不忍心就这样让它掉在地上,毕竟是自已的一番心血,所以木木想也没想便伸手去抓,可是他太心急了,手腕搁到石桌上,顿时扯出一道血痕来。

房子是如月用法术建起来的,所有能用石头构成的东西全都是石头变成的。石床石桌石椅,连门都是石头的,锁也不例外,很多次木木不注意都被撞得这里红一块那里肿一块。这石桌虽然边角给修整过,但还是石头来的,这一搁伤得可不轻。鲜血便泉水一样冒了起来。

木木痛哼了一声,但还是先把阵法图抓到手上,才回头审视伤口。把胳膊跷起来抬到嘴边轻吹着,以便能让伤痛减轻一点。因为他的胳膊这样跷着,掌心难免会向内,而他手上还拿着那张阵法图,这样阵法图就置身在伤口之下。而伤口此时正流着血,那血液汇成一股往下淌,最后滴了下来。

巧合,这绝对是巧合,不过世上很多伟大的人物往往就是诞生在巧合之下。这滴下的一滴鲜血好巧不巧正好滴在阵眼的笔划上,鲜红的朱砂和鲜血的血液迅速混合到一起。这时候,奇迹发生了。整张阵法亮起一道白光。

木木伤口也顾不上理了,愣愣地把阵法图拿到眼前,整个阵法上的朱砂竟然隆起来,形成立体的凸痕,隐约间鲜血的朱砂仿佛在流动一样,那感觉就像……就像……就像活了一样。

小心地拉拉阵法图,顿时感觉到图好像重了。一张纸能有多重,但是木木拉动时,明显感到一股轻微的阻力,尝试放开手,阵法图竟然悬空浮在那里。

成功了,木木知道阵法成功了。强忍着激动,努力让自已冷静下来,回想刚刚的情景,他知道,关键就在那里面。他记得阵法图掉下来,自已伸手去接,然后擦伤了,再之后自已顾着吹伤口,然后…………。

下意识地看看自已的伤口,心里猛地一动,血,对,自已的血。想到关键地方,木木伤口也不处理了,还用力在上面挤出一滩血出来,用钢笔粘上画起图来。经过四天的练习,木木随手能画出八九成像出来。最后一笔一画好,整张图便亮起一阵白光,图纸稳稳地飘浮在半空中。

自已的血竟然是阵法图的关键。阵法图竟然要用血来画。知道这一关键,木木不可抑止地兴奋起来,但是转念他的心又是一沉,用血来画阵法,如果画一个像脚下平台上所刻的那么大的阵法,自已岂不是得血尽人亡?

第二部技仙第四章

两张悬浮在半空的阵法图,一张是全部用血来画的,一张是用朱砂来画,最后在阵眼的地方滴上一滴鲜血。看着那用朱砂画成并粘上一点鲜血的图纸,木木明悟似地点点头。

再抽出几张白纸,一张用朱砂画,一张用普通的英雄牌钢笔墨水来画,两张都分别在阵眼的地方滴上一滴血,朱砂画成的那张顿时亮起白光,浮了起来。而墨水画的那一张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朱砂加鲜血,这两样是关键。清楚问题的所在之后,木木接着用朱砂连画了数张图,反复地试验,最后发现一样东西,就是血无论滴在那个部分,只要和朱砂有接触,那怕只是碰到一点点,都足够让阵法起效。也就是说朱砂参上一点鲜血就行了。不必在乎是不是在阵眼的部分。

为什么会这样呢?木木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知道,这里面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只要弄清楚这个关键的问题,他对阵法的了解会有一个大的飞跃。

最后木木尝试把一滴血滴进铝制的软管里,让血和整支软管里的朱砂混合,以后用里面的朱砂画出的阵法每一个都能起效。发现了这一点后,木木终于把血尽人亡这个担忧放下心来。

木木是个很坚强的人,也许用固执来说更适当一点,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一辆火车都拉不回头,这从他以凡人之躯坚持爬过那条险峻有如天梯一般的山路,之后还强撑着在门口跪上三天三夜就可见一斑,他决定要学会书中的阵法,就算他没有灵力,只能用手画他也绝不气馁,接下来的两个月,木木整天关在房里,不停地临摹书里的阵法图,从最简单的聚灵阵到比较复杂的防护阵和传送阵,他都仔细地临摹一遍。当然更复杂的幻阵山水万种和杀阵这些他没有画,最主要的是缺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晶石。

“月姐,晶石是什么东西”。接待室里,木木问柳月。柳月现在相当于木木半个师傅,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木木都习惯请柳月来教他。没办法,这里木木能找到的只有柳月一个人,其他人常年躲在内院里,很少到门口这个地方来,偶而见到一两个无不是来去匆匆,电光一闪就不见了,只能勉强看到一个人影。而木木的便宜师傅这两个月来一次也没有出现过。所以木木能请教的也只有柳月了。

不过木木也不太在意,这两个月来他完全沉迷在阵法的美妙世界里,不时会有一些新的发现。对阵法的了解也日益深刻,现在所有的基阵和大部分的固阵他都完全掌握并能随手画出来,而现在他还专心地研究比较复杂一点的固阵和幻阵。因此必须用到一种叫晶石的东西。

“哦,为什么这样问?你想要晶石吗?”柳月不解地问到,这两个多月木木整天呆在房里,也不知道搞什么,每次她送饭过去都看见木木趴在石桌上乱七八糟画着些鬼画咒,只为柳月的修为不够,还没资格学习阵法,所以她并不知道木木画的那是阵法,还以为是符咒。只不过画些乱七八糟的符咒,她不明白木木为什么会问起晶石的事,她没听说过画符咒还要用到晶石。

“是的,可以帮我找一点吗?”木木期待地问到,有了晶石,他就可以进行下一部分的学习了。那些幻阵很多都必须用晶石来启动。

柳月摇摇头说到:“木木师叔祖,你要失望了,派里没有晶石。”

“哦。”木木神情一黯,没有晶石,后面的阵法就研究不了了,说不失望才怪。

不忍心看到木木这样子,柳月忙安慰到:“不要这样,不如我帮你去问问,也许能找到一点也说不定。”

木木闻言心中一暖,看着柳月的脸动情的说到:“月姐,你真好人。”自已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人家名门大派,虽然给自已缠得紧破例收自已为徒,可是实际上没有谁真的当自已是派中弟子,别说大门都不给自已进,派中的长老弟子也从来没有来看过自已,就连自已那个师傅,也只是第一天给自已讲了一大通废话就踪影全无。这些人根本没有当过自已是派中的弟子,只有眼前这个柳月,不但坚持叫自已叔师祖,还为自已安排生活用具和伙食,每天还帮自已送饭,自已有什么疑问也都尽力为自已解答。就连明明派中没有的晶石,她也答应为自已去找,单是这一份关心,就足以让木木窝心不已。

看着木木真挚的眼神,柳月没来由心头一跳,粉脸飞红起来。柳月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虽然三十几岁了,但是自幼清修之下,她的容貌还保持在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而且皮肤白皙,气质高贵,有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其实每个修真人士大多都是这样。但是在很少见过修真者的木木心里,柳月就如同仙女一样美丽,平时心神不定没有注意到,此刻柳月粉脸飞红的娇羞模样顿时让木木看呆了。心里惊艳地想到:月姐真美。

两人默默地对视着,气氛忽然尴尬起来了。

良久,柳月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已的失态,忙轻咳一下,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去,不敢看木木惊艳的双眼。而这一轻咳也唤回了木木的神智,立即意识到自已这样盯着月姐是很不敬的行为,也连忙转过脸去。双方都错开了目光,柳月轻声说到:“木木师叔祖,你不是问我关于晶石的事吗?”很容易能听得出柳月声音中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

不过木木也在神情恍惚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而柳月的话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下意识地应了声:“哦”

“晶石是一种凝聚天地灵气而形成的石头,里面含有强大的灵力,可以快速补充修真者损耗的灵力,在斗法时很有作用。”柳月垂着头说着。眼睛不敢看木木的脸,只能看着木木颈以下的部分。原本在她心目中瘦弱的木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她觉得‘修长’起来。别看木木很削瘦身上好像没什么肉,其实木木的骨格很粗大,加上这两个月在这里吃好睡好生活充实,让他瘦弱的身子粗壮了不少,配合他的身上,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弱不禁风的感觉。没来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