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史上最强 > 史上最强_第78节

史上最强_第78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0: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5
切的烦扰。哟喝一声欢呼,抬步便向小平原跑去。

放下包裹,木木踩着方位练习起七星乾坤步法来,身形也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地闪动起来。木木自已只觉得眼前一花,景物便不断地变化着,但是要是有别人在旁边看着的话,保证会大吃一惊。因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木木就像在消失又出现再消失再出现,简直有如鬼魅一般。单是这式步法,很多人恐怕连木木的衣角都很难摸得着了。

木木不知道疲倦地练习着,越练越得心应手,向前踩练熟了又练习向后踩,这样不用转身也能闪到后面去。练熟了向后,又练左右,直到最后想闪到那个方法,都能随心所欲。练习过程中,木木也奇思不断,有时候只用一只脚,另一只脚不动支撑着重心,居然也能成功。而且对于距离的掌握也越来越准确,想移两丈就移两丈,几乎分毫不差。

同时木木还发现了一件事,因为把精神大部分集中在下肢上,木木感觉到,丹田内清凉的气流也大部分都涌到下肢上。本来只练一个小时他的腿就有了点酸软的感觉,可是被清凉的气流一冲,顿时疲惫尽消。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竟然整整练了一个下午。木木意犹未尽地撑着膝盖急促地喘着粗气,呵呵地笑了起来。如果不是身体受不了了,他还想继续练下去。这种瞬间变来变去的步法实在太有用了。木木敢保证,现在就算有七八十个人来围攻他,他也能跑得掉。

一股股清凉的气流从丹田里散布到全身,渐渐消除木木的疲劳,这些气流今天一直都在运作着,如果不是这样,木木恐怕一个小时都不到就累趴到地上了。只不过木木越练越快,体力消耗也越大,以致气流补充及不上消耗,才让木木停下来时会那样气喘如牛。木木假设,如果再把阵法画大一点,让灵气的聚拢速度再加快,达到一个收支平衡的状态的话,说不定可以让自已永远不停地运动下去。

不过这只是一个假设,前提必须身体受得了。灵气的补充可以补充体力的消耗,但是却修复不了肌肉的劳损,最多能让肌内恢复得快点而已。一个下午下来,木木全身都阵阵的酸痛,虽然灵气的补充让他精力充沛,但是酸痛的肌肉却快要不听他使唤了。

木木平躺了下来,身体大字形地张开,闭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的体内,很快就再次沉入昨晚那种奇妙的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木心神好像被某种东西触动了一下,把他唤醒过来,刚睁开眼,一阵低沉的喘息声便随风传来。

胡~~~,好像是野兽的喘气似的。木木心头一跳,翻身坐起来向四周望去。咋看之下顿时让他心胆俱丧,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陷入了重围之中,四周都是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在漆黑中放射着冰冷的寒光。竟然是狼,一大群的狼,把他团团地围了起来。

狼群见木木翻身坐起来,顿时一阵骚动,其中一头体形比较大的狼蹭前了两步,冲着木木发出一阵低沉的咆哮,仿佛号令一般,它身边另一头体形小点地狼便猛地向扑而出,张开血盘大口身木木颈部咬来。

好快,木木还没从震憾中回复过来,便看前这头狼飞快地向他扑来,身形好像刚动了动,巨大的狼口便近在眼前了。这不是普通的狼,木木心里刚闪过一个念头,身体下意识地向侧面一翻,避过了狼吻。顺势再一滚翻身跳了起来。身体还没站直,身后又是一道劲风袭来。

第一匹狼实际上只是试探,木木虽然狼狈地闪过,但也让狼群意识到眼前的猎物没什么威胁性,开始群起而攻之了。木木本能地再次伏倒,避过从后面扑上来的一头狼,只听到撕地一声裂响,背上一凉,后面的衣物竟然利爪撕成了两半。

好险,木木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又是四道劲风向他扑来,左右和后方。木木想都来不及细想,只能向前一蹭。还没等他看清楚,前面又是一劲风,抬头一看,木木脸刷地下变得苍白,一张血盘大口,嘴中两排利牙闪着摄人的寒光,飞快地向他的脸上咬来。如果被咬上,木木敢保证的脸会给撕掉一半。

本能抬起右手挡在眼前,电光火石间,木木懊悔地想到,自已怎么这么大意,早就应该画两个固阵来防身了。如果在手上画上一个冥月噬星阵,那么这些狼全都要被震死。

冥月噬星阵是种很强冲击力的阵法,功力不够的人要是撞到阵法上,会被阵法的防护震得粉身碎骨,因为杀伤力惊人,所以虽然本质是固阵,但却被归类到杀阵里面。

木木心里恨恨地想着,都怪自已太大意了,原本只是下山来找个地方练功,那知道会碰上如此凶险的境况,这些狼一头接一头,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根会,让他空有七星乾坤这样奇妙的步法,却没有时间施展的出来,难道就这样葬身狼腹?我不要,木木心里不甘心地喊到。

就在这时,一股前所未有粗大的气流从丹田内狂涌而出,飞快地冲向他的右手臂上。

木木心里电光火石地闪着这些念头,但那狼嘴却丝毫没有怠慢,木木的手臂挡住了它的目标,想也没想,它顺势就往木木的手臂咬下去。这个时候,木木丹田涌出的气流刚好到达了手臂之上。

狼的牙齿已经刺上了木木的肌肉,然而这个时候,木木整条手臂迅速地亮起一阵白光。这头狼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手臂上忽然传来一股无可抗御的巨力,倒霉的狼只觉得自已好像被一堵墙撞上一样,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这只是狼自已的感觉,实际上这也是它最后的意识,在它失去知觉之后,那股巨力依旧穿过了它的身体,硬生生地把它震成一团碎肉,碎肉反方向地被震飞出去,整个空间顿时像下起了一蓬血雨。

一人众狼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木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已发光的手臂,手臂上,一幅脸盘大小,由光线凝聚成的图形正付在上面,木木细细一看,赫然发现这正是刚才自已脑中闪过的冥月噬星图。

光图在闪烁了两秒钟后,才渐渐消散,木木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也没时间细想了,四周还有无数双血红的眼睛正在盯着他,意识到自已还没脱离险境,木木连忙控制着悬浮空中跑鞋,手脚并用地往空中爬去。

狼群仿佛吓呆了,竟然没有立即攻击木木,等木木爬到两米高的地方,众狼才反应过来,吼叫着向木木扑去。一只狼爪抓在木木的脚腕上,顿时撕下一小块肉下来,木木脚下一痛,身形一个跄踉差点又掉了下去。咬咬牙强忍着痛,木木飞快地爬到四五米的高度,才停下来。

回头一看,所见的情景让木木又是一阵心惊胆跳。整个小平原几乎都是狼,密密麻麻地怕有数百头,每只狼都仰着头,血红的眼睛凶狠地盯着半空中的木木,深沉的咆哮声喘气声响起一片。木木心头狂跳,暗付道:幸好自已跑得快,不然给缠住了,这么多头狼一人一点自已恐怕还不够塞牙缝。

众狼围在木木的下方,四五米的高度,这些狼自然跳不了那么高,但是它们显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去,仰着头冲着木木咆哮着吼叫着,大有不吃尔肉誓不还的样子。

脱离了危险,木木心神迅速地平静下来,他本来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不然也不敢凭凡人的身躯爬过那坚险的山路。刚才身陷危境自然是惊慌不已,此刻脱险了,他却有余暇思考起来。

刚才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慢慢地回忆起来,自已先是被一阵喘息声惊醒,然后就发现身陷狼群之中,慌乱之中自已被众狼围攻,躲闪不及本能地用手去挡,然后手上就发光还现出一个冥月噬星阵出来,震死了一头狼,还吓呆了其它狼,趁着众狼惊吓中自已才勉强逃出来的。

对了,冥月噬星阵,那是自已脱险的关键,如果没有那个阵法,自已肯定就葬身狼腹了。为什么那个阵法会突然出现呢?

想到关键问题,木木竟然不再管脚下的狼群还在虎视眈眈,支颔苦思了起来。只记得当时自已后悔不已为什么不画几个阵法来保护自已,还因为就在葬身狼腹而怨恨不已,本能地想起了这个破坏力惊人的阵法,想把这些狼全都震死。然后……然后……。

木木当时心神全都集中在那头扑上来的狼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已体内涌起的那道气流,所以完全想不通为什么冥月噬星阵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手臂上。

怎么想也想不通,木木把右手抬到眼前,回忆起阵法付在上面时的情况。阵法是付在手臂上,阵眼刚好在手腕的部分,阵法是光线构成的,阵法是……,想着想着入神了,就在这时,手臂又亮了起来,一幅淡淡的图形再次出现在上现。赫然正是冥月噬星阵,不过这次阵法比震碎那头狼的那幅要暗淡许多,闪烁不到一秒钟,便消失了。

不过这一闪烁,却让木木想通了关键,重重地一拍手,叫到:“意结,没错了,是意结。”意结是结阵的基本手法,用灵力布阵心随意动,刹那间就可以凝结出一个阵法来。自已震碎那头狼的阵法显然是用灵力结出来的。

意结才是最基本的布阵手法,一直以来木木因为没有灵力,才用朱砂来画阵法,久而久之差点让他忘记了意结这种布阵方式。身陷险境激起了他的意志,心里想到这个威力惊人的阵法,虽然是无意识的,但是却符合了意结的精髓——心随意动,于是灵力随之响应,在手臂上结出阵法。因为从来没有用过意结这种布阵方法,所以才会觉得莫然其妙。

想通了这个关键,木木恍然大悟,意结必须要用到灵力,自已在身上画了一个聚灵阵,源源不断地聚集着灵气,于是自已体内有了灵力,那就是说自已以后可以用意结来布阵了。

“哎哟”木木竟然完全忘记了脚下的狼群,激动地欢呼起来,身影还轻轻地往上一蹭,就这样,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向下沉去。

狼群见木木仿佛要掉下来一样,全都神精大振,双眼红光闪闪地盯着木木这件美食,随时准备扑上去咬上一块。

木木手忙脚乱地稳住身形,心里暗呼好险好险,这一沉让他掉到了三米左右的高度,狼群尽力一跳差点就能够到了。看到脚下一双双饥渴的目光,木木长吁了口气。不过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用意结布阵成功,木木心情愉快,竟然对着狼群开心的笑起来。边笑边说到:“不好意思各位狼兄,小弟还想多活两年,就不去各位肚子里坐客了,可惜小弟最近食欲不振,不然还可以请各位到小弟肚子里坐坐。呵呵呵”

回就他的是一连串咆哮吼叫声,体形最大的那几头还作势欲扑。

木木露出一个吓了一跳的表情,笑着说到:“别激动别激动,不去就不去,天色渐明,不如我们就此分手吧。有缘再见。”说完刹有介事地拱拱手,转身向上走去。

狼群见状又是一阵吼叫,一头体形最大的不顾一切地扑将上来。可是这么高它那够得着,跃起之后又掉下去,正正砸在另一头狼的身上。呜咽地砸起一记惨叫。

木木看得窃笑不已,不过他也不打算和这些狼纠缠下去了,免得到时又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那就完蛋了,而且他心里还有很多想法要思考,最重要的是要练好意结,这样自已就不用再靠笔来画,也能布阵了。想起那美妙的情景,木木就兴奋不已。

走了十来步,木木突然发现,包袄不知道掉那里去了。原本包袄拿在他的手里,但是狼群突然袭击,让他慌了手脚,包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包里装着纸和笔还有阵法书。纸和笔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那本阵法书,那可是他珍若性命的宝贝来的,绝对不能弄丢。想到这里,他连忙集中精神向下面看去。

包袄还在下面,被一只狼踩在脚下,狼对这些死物没什么兴趣,所以没有谁却撕咬它,包袄还是完好无损,见到本书由$www.3uww.cc$提供下载此状,木木才安下心来。不过他可不敢下去捡,只好希望狼群快点散去。

但是众狼好像认定了他,双眼死死地睁着他。木木见状,也知道自已不走,狼群是不会离开的,先把狼群引开,到时再回来捡包袄好了。

打定主意后,木木快步向空中走去。走到八九百米的地方,鞋子的浮力已经减弱了不少,再也升不上去了。木木这才回头一看,这么高的地方,下面的狼群已经几乎看不到了,勉强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想来那些狼应该也看不到自已才对。想到这里,木木耐心地等着,他就不想信狼群看不到人还会赖在那里不走。

果然等了不用多久,一声嘹亮的狼嚎,黑乎乎的狼群开始移动起来,缓慢但是有序地往树林的方向涌去。

木木等狼群走得不见踪影了,才小心翼翼地落下来,边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边向包袄所在的地方走去。捡起包袄,木木又飞快地跑到空中。他可不敢再留在地上,谁知道那些狼还会不会卷土重来,再被围上的话自已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天边泛起一阵鱼肚白,惊心动魄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借着淡淡的光线,木木在空中漫起步来。他要找一个安全一点的地方,用来思考这一晚的收获,只要自已想透了意结的关键,以后布起阵来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借着淡淡的光线,木木看到山壁上凹进去一个大洞,那个洞在五六百米的山壁上,只有一人高,洞边龟裂出几道裂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撞出来一样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史上最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