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史上最强 >史上最强_第80节

史上最强_第80节

作者:试练场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1: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3
    

主体被毁,缺少能量供应,程序被迫进入休眠状态,现在得到你的能量补充,再次重新启动。

    



    “程序?能量?什么程序?”

程序就是本身,核心的主控部分。

    

艰深的术语弄得木木头都大了,也挑起了他强烈的好强心,居然恐惧也减轻了不少。

    闻言不由好奇地问到:“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东西啊?”

聚能战甲主控核心。

    



    “聚能战甲?那又是什么东西?”

由能量转化成物质形成的防护装备,可以保护装备者并增强装备者战斗能力同时提供辅助功能的装置。

    



    “战甲?你是一套战甲?谁的战甲?”这个在自已脑里的东西竟然是一件战甲。

    

叶振东。



    “什么!!圣主?!!!”木木吓得跳了起来,完全忘了自已正在山洞的狭窄处,这里的高度才只有半人高,还没站直身子,便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之上。

    

第二部技仙第九章派中大火



    “哎哟”木木抱着脑袋惨叫起来,石壁可不像墙壁那样光滑,表面上全是坑坑洼洼的凸起,这一下撞得又重又狠,直撞得他眼泪都冒出来了。

    天旋地转,重心不稳一下又坐倒在地上,可是祸不单行,地上布满了不规则的小石头,硌得他又是一阵惨叫,抱着脑袋的手飞快地抽出一只来,拼命地揉着刺痛的屁股,嘴里吭吭哧哧地怪叫起来,这下过苦死他了,站又不是坐又不是,只好蹲在地上一手抚头一手抚臀。

    眼泪和鼻水一个劲地往外冒。

嘀,脑里忽然响起一声古怪的声音,丹田内明显地涌出了两股清凉地气流,一股向上一股向下,兵分两路游到他受伤的地方,原本剧痛的部位被气流一激,痛楚立时减轻了不少。

    

咦?奇怪。感觉到气流明显的流向,木木不由诧异起来,难道灵力还有治疗伤痛的能力?

    虽然不太敢相信,但是痛楚明显地减轻了,特别是屁股的伤痛,被清凉的气流一绕,刺痛感很快就消失了,只余下微微一阵麻痹感。

    而头部的可能比较严重,除了疼,还有种胀胀的感觉,可能已经肿起来了。

    伸手一摸,果然,伤口肿起了一个大包,不过在气流的作用下,痛楚明显地在减轻之中。

    

灵力可以疗伤看来是错不了的了,但是自已可没有学过用灵力疗伤的本事,这些灵力怎么会自已跑去的?

    木木疑惑地想着,很快便想起了脑袋里的那块主控核心,难道是它做的?

    

疑惑地轻声问到:“喂!核心兄,是不是你在帮我疗伤啊?”因为不清楚主控核心到底是什么东西,木木下意识地把它当成了一个人,称呼也带上了个兄字。

    

还好主控核心能了解他的意思,他刚问完,脑海里马上升起一个念头:“是。”

木木突然有种怪异地感觉,就好像自已脑里有两个思想一样。

    摇了摇头想甩开这种怪异的感觉,木木接着又问到:“你说是你圣主战甲的主控核心是真的吗?”



    “是。”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圣主战甲的主控核心出现在这里,难道说圣主发生了什么意外?

    

传说中圣主和祖师爷还有守护主神在与万恶的神魔的最后一战中,为了不让那神魔毁灭地球,圣主他们毅然地与万恶的神魔同归于尽了。

    不过木木怎么也不相信圣主已经死了。因为在他心目中,圣主是无所不能的,那个神魔怎么也不可能伤害得了圣主的。

    就算用出同归于尽的绝招,圣主也绝对会有办法挡得住。

一段不属于木木的记忆在他脑海里冒了起来,让他刹那间了解了主控核心出现在这里的前因后果。

    

原来当年大神魔铁军悔恨之下使出天魔解体,其实他的本意是想结束自已的生命,因为作为大神魔,如果没有实力绝对超越他的超级高手,很难完全消灭得了他,也就是说他想死都很难。

    只有用这招天魔解体,才能够完全地消灭掉自已,因为身不由已杀死了迷梦,铁军悔恨难当,生不如死,被如盈的天籁之音唤醒了神智之后,他想也没想就用出了这招绝招,完全没有注意到叶振东三人还在当场。

    于是叶振东他们不幸地成为了被殃及的池鱼。

而且天魔解体的威力实在太惊人,发动之后竟然能把四周的空间完全震碎,以致叶振东三人无法使用瞬移逃离现场,眼睁睁地看着被爆出的血光吞噬,叶振东三人拼尽全力也无法抵挡得了,最后被血光撕成粉碎,而主控核心是采用能量凝结而成的物质,本身就无比的坚固,加上体形细小,而且叶振东抵挡了大部分的威力之后,天魔解体也无法把它完全消灭,残存下来的主控核心被爆炸的冲击波飞快地送离了现场,足足飞了上千公里,最后撞到天籁峰才停了下来。

    



    “这…这么说,圣主难道已经死了?”木木不敢相信,圣主可是他的偶像,是他最崇拜的人,他绝对不能接受圣主已经死去的事实。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都被炸成碎片了,还能不死吗?”木木悲愤地怒吼起来,从小到大,他就无数次听到圣主的光荣事迹,心里面早就把圣主当成他最崇拜的人,他之所以一心想要成为仙音派的弟子,更多的是因为想学到圣主曾经学过的功法,成为像圣主一样伟大的人,而现在忽然听到圣主已经死去了,那感觉就像看到太阳忽然陨落一样,这叫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在他的心目光,圣主就是指引他前进的方向,带给他光明和温暖的太阳。

    

如果叶振东知道世上会有人如此崇拜他,不知道他的心中会做何感想呢?

    可能会羞愧地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其实他那里有这么伟大,充其量只不过是个运气够好的小白而已。

    但是世人往往是愚昧的,真相永远掩盖在历史的背后。



    “无法证实,叶振东已经领悟了四维的奥义,成为超越这个宇宙层次的永恒存在,身体的消失不能消灭他生命的烙印,可能会以某种无法了解的方式继续存在着。当时叶振东毅然放弃抵抗,正是想到生存下来的方法。”主控核心的话又在木木脑海里冒起。

    



    “你是说圣主可能没有死?”听到叶振东可能还在人世,木木顿时精神了不少。

    



    “是。”



    “那为什么两百年来都没有他的消息?”木木又皱眉说到。



    “无法推测。”

木木还想问点什么,但是想了好久,却不知道从那里问起,最后只好叹了口气。

    

顿了顿,木木又说到:“喂,核心兄,你能不能从我脑袋里出来?”有一块东西在自已脑袋里,木木总是觉得有点不自然。

    不过知道这东西是圣主叶振东的战甲主控核心后,木木对它的恐惧也减轻了不少。

    反而有种幸运的感觉,毕竟是圣主的东西,竟然给自已碰到了,想想都让他觉得兴奋。

    



    “已经融合,暂时无法脱离。”

木木闻言也知道没有办法,只好叹道:“算了,暂时让你呆在里面。等见到圣主之后再让圣主想办法吧。”转念细想,主控核心呆在自已脑里,好像并没有带给自已什么不适,而且刚才自已不小心受伤,它还能帮自已治疗,算起来还有点作用。

    加上它又是圣主的东西,能给自已碰到也是种运气。只要不伤害到自已,留它在里面又有什么关糸呢?

    说不定还会有好处。诸多因素综合到一起,木木也只好默认了主控核心的存在。

    



    “能量充足,寻找脱离方式”主控核心的说话方式有时候十分古怪。



    “算了,你呆在里面就呆好了,不过别伤害到我呵,脑袋很重要的,你别一个不小心把我搞成弱智或白痴就行了。”虽然同意主控核心暂时呆在里面,但是有一块东西在脑袋里总让木木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作为寄体,无法做出伤害寄主的行为。如果有错误,程序会强制终止。”

木木听到也安心了不少。

    不再说什么,走到宽敞点的地方收拾起东西来,准备回山上去。已经快七天了,再不回去柳月就要担心了。

    

走到洞口,木木控制着悬浮跑鞋直接走到半空中,抬头看了一眼云雾笼罩的峰顶,心念一动,便直接向空中走去。

    

走到一千米的高度,鞋中的悬浮阵已经不能再发挥作用了。木木默想着悬浮阵的形状,很快,两个光线凝聚成的悬浮阵便出现在鞋底下了。

    一举成功,木木不由得意地笑了笑,举步向更高的空中走去。

这样像上楼梯一样走,比从山路上走要快多了,路程也短了许多,不用拐来拐去的,不过两三千米的高度也不矮了,换成楼层的话差不多八九百层,走八九百层的楼梯恐怕很多人都会受不了的,而且高度越高,山风就更凌厉,走到千五米的地方,狂乱的山风几乎吹得木木睁不开眼睛了。

    而且身形也被吹得左摇右摆,有几次差点失去平衡掉了下去。最后实在没办法走下去了,木木才结了个拒风阵,抵抗越来越猛烈的山风。

    拒风阵木木很少风,原本还以为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成功,没想到心念一动,一个巴掌大的拒风阵便出现在胸口上。

    拒风阵一出,四周的风立时完全停息了,连衣角也吹不起来。

不过太容易结出阵法,木木还是愣了一下,念头刚起,脑后的主控核心就动了动。

    难道是主控核心的缘故?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主控核心的声音便响起(主控核心是以心念的方式直接在木木的脑海是里回应的,这里为了好理解,把它当成话语来描写):“是,根椐寄主的要求提供辅助功能。”

咦?

    木木又呆住了,刚刚他没有说话,只是在脑海里想着而已,为什么主控核心会回答呢?

    



    “交流方式为思想,不必通过空气振动来传达信息。”

你是说我心里想什么你都能知道?

    木木在心里想到。



    “是”。

那我不是什么私隐都没有了?木木闻言神色大变。



    “是”。

那怎么行!我一天方便多少次会不会便秘、喜欢那个女孩子、想做什么你都知道那叫我怎么活啊!

    木木在心里哀叫着。



    “寄体已经和思想神经完全融合,无法更改共享状态。”

那怎么办。

    你不会和别人乱说吧?如果那样我真的不用做人了。木木心里想到。



    “服从寄主的意愿,不与别人透露。”

木木这才安心了一点,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在脑里郑重地想到:你真的不要和别人说呵。

    



    “是。”

木木安下心来,接着往峰顶走去,有了拒风阵的帮助,所在的风吹到木木身边一丈范围内便完全停息了,再也影响不了他的行动,边走着,木木边和主控核心交流着,因为不用动口,所以交流的速度非常的快,几乎是木木心念刚起,主控核心便回答了,经过一番交流,木木发现主控核心似乎并没有自我意识,不论木木叫它核心,或叫他主控,还是叫它小强或旺财,只要想的是它,它都会回应。

    而且语调平谈木然,完全没有一点情感。有了这个发现,木木又轻松了不少,如果有一块有自我意识的东西在脑袋里整天偷窥他的思想,那样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二个小时后,终于可以看到峰顶了,木木的房子所在的悬空平台也依稀可见了。

    看到了目标,木木走起来更带劲了,慢慢地接进峰顶,木木忽然发现峰上好像有点不对劲,一道黑烟在峰顶徐徐地升起,隐约中还带着一丝火光。

    

难道失火了?木木心道。但是转念便摇头否定了,海里能失火,但是仙音派里绝对不可能失火,派内这么多修为深厚的修真者,就算一个油罐的大火随手就像扑灭了。

    不是失火,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柳月曾经和他说过,派中有自已的炼丹房,炼丹房里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器物,经常会出些意外,有时是丹炉炸顶。

    有时是材料失火。难道是炼丹房出事故了?

不过也不像,就算出事故了也很快能扑灭,不会烧起这么大的火,而且火势好像还在漫延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仙音派毕竟是木木的师门,虽然整个派里他只认识了两个人,但是说到底还是他的师门,在那里呆了三个月,木木已经有种家的感觉了,看到派里出现事故,他是绝对不是置之不理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木木还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第二部技仙第十章威震

仙音派占地数十万平方米,占据了整个天籁峰顶,分为内院和外院,外院是演舞堂大校场等设施的所在,用来进行各位日常活动的场所。

    而内院是弟子居住的地方。此刻着火的地方正是外院东面大校场边上的一排房子。

    火借风势正在迅速漫延着,可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去施救,难道派中没人?

    

整个仙音派有七万多名弟子,但是留在派内的只有一万多人,除了各大长老和部分修为高深的弟子。

    其他的都是一些刚入派还在进行初级修行的普通弟子,或者天赋较高,有希望进一步突破的弟子。

    其他修行到一定的程度,但是因天姿所限无法再进一步提升实力的弟子,会被派往仙音派在全国各地的分院进行别的工作。

    

别看派中只有一万多人,却是仙音派真正实力的所在。七大长老三十三位元婴期的高手加上二千多名天赋惊人的弟子。

    这样的实力放眼天下都没有人敢招惹。不过世事无绝对,此刻仙音派内大校场上,就有一批穿着别种服饰的人正与掌教李萱和三位长老缠战在一起。

    这些人不多,只有四十来个,男女老少都有,无一例外的身手都非常高明,竟然全都是具有元婴期的高手。

    场中还负手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穿绿色武士劲装,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扎须大汉,一位身穿灰色儒服,手持一把羽扇,面白无须身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史上最强】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