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黑榜 >黑榜_第5节

黑榜_第5节

作者:毒毒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6: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是乱成了一片。

最早打报警电话的是一位的士司机。其实也很荒唐,他原本打电话给110,是要他们过来处理一下路面状况,在离隧道口两公里处的路上到处都是比较大型的石块挡住了道路,根本让车无法通行,堵车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110马上及时赶到,公路这时已经是堵满了车子。看了下路面的状况,这么多的巨石,很明显是人为的阻碍交通,而且一直延伸了2公里。

110人员马上给总部打了电话,让他们联系人马处理着路面上的石头,然后,就朝着隧道的方向走去,看看有没有人员伤亡。

当他们满满接近隧道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整个入口都被堵住了。此时,变了脸色的110警员门发现事态的严重了,马上组织人马去勘察隧道的出口处,又给总部打了个电话,报告了这里的情况。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公安局接到通知后马上报告了局长,正在睡梦中的局长马上清醒了来起,飞速穿戴好,往局里赶。

陆续的,局里的其他同事都被陆续叫醒,接到命令的他们,哪里还有心思睡觉,忙着向单位赶去。

很多群众也被陆续呼啸的警车声给吵醒了,知道出了大。肇事公路上的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他们其嘴八舌的谈论着。公安部门忙着维持持续,忙着调查。

不久,119、120、122的人员都来了,事态越来越严重了。到这时,那个打110报警的的士司机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了。

记者一个一个都来了,生怕少了这个重大的报道。一个无眠而多事的夜晚……

夜里2点多钟,赵市长床头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实在是不想接电话的赵市长“恩”的一声翻了个身,边咋咋嘴巴睡着,边伸出了右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话筒。

终于摸到话筒的赵市长,无奈的拿起了电话,有气无力的道:“喂?”

电话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赵市长,出大事了。本市人工隧塌了,而且洞口也堵死,里面不知道有没有人员伤亡。”

听到情况后的赵市长稍微清醒了点,继续道:“那你是谁啊?”

“我是公安局的杨文干。”

“哦!原来是杨局长啊,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哎呀!我的赵市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我寻开心。现在问题和严重啊。你快点过来看看吧!”电话里急促道

赵市长也觉得事情开始不对了,猛的清醒了一下:“我马上过来,你们现在尽力处理这些,一定要在隧道中的幸寸着窒息之前,将隧道挖开。”

说完这些,赵市长睡意都没有了,连忙爬起来打开灯,穿起了衣服。

“老公,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啊。”睡在赵市长边上的女人被强光刺醒,眯着眼睛问道。

“你继续睡吧。出大事了,我现在要赶过去,不要管我。”赵市长边穿衣裤边回答。

那女人也有多问,继续睡了。

当赵市长,赶到现场的时候,他的女秘书小丽在接到电话后就赶了过来,比市长还先到。

赵市长看到这混杂的场面后,有是吃惊,有是气愤。

杨文干走了过来,道:“赵市长,现在交通局在处理道路上的巨石,只有清理完这些石头,挖掘机才可以开过去挖隧道口。”

刚到现场的赵市长没有想到这么严重。大声吼道:“给我全力救人。动作快点。”

明天就要开政治会议的赵市长再也忍不住咆哮了,在着关键的时候出了大事,几个小时下来,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员伤亡,明天这个政治会议还怎么开的下去。这不是给别人看笑话吗?

当清理完路面的那些大小石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多种了。几台挖掘机一起跟了过去,开始挖掘抢救工作了。

又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挖掘工作,隧道入口终于打开,里面弥漫着灰尘,而且路灯也被摧毁,漆黑一片。

杨文干迅速派勘察小组进去、接着救援小组……

以后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

从隧道口将4具尸体太出来,经过死者身上身份证证实以后,赵市长当时的脸色就变青了,几欲晕倒。

他颤抖的掏出手机,将次信息告诉你正在S大酒店熟睡中的张顺民。

吓得张顺民差点从床上摔下来。接着就怒吼着要赵市长彻底查清楚……

张顺民穿戴好一切,急忙去停尸间去认尸,他始终都不相信这一切。要真是赵市长说的这样,事情可就大了。

此时,赵市长在医院院长办公室里拼命吸着烟,来回的走着,头上满是汗珠等着张顺民来。

张顺民到了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在赵市长的陪同下,终于看清楚了石天群一家人的尸体,当时,差点就急的快断气了,并指着赵市长的鼻子暴躁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看你怎么办?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给调查死因。”

赵市长吓的脸色变了好几种冷汗只冒,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张顺民第一时候见这消息反馈回了X军区。

当X军区的副司令李民军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6点了。

第二天,各大电视媒体、报纸都报道了这次重大事件,搞的是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全国轰动。

第八章瞒天过海

接到电话后的李民军,整个人都傻了,不由狠狠的将手机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穿上军服,马上开车向军区驶去。

张顺民接起手中响起的电话,急促的道:“喂?”

“张政委,你马上把事情给我查清楚了,现在我就赶过来。我要最详细的报告。听到了吗?”电话那头传来李民军焦急而又愤怒的声音。

“明白了!李司令。我这就去办。”

挂了电话的李民军,清早就把田江找了过来,吩咐他不论用什么办法,一定在他回来之前把整事都瞒着石开,否则军法处置。

田江急忙的问道:“李司令,这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好!我就告诉你,石开的爸爸就是石司令。你满意了吧!”说完,李民军摔门而出。

只剩田江傻傻的站在原地,心道:难怪,我第一次看到石开的时候就觉得他隐隐的像一个人,只是但是没有想起是石司令。呀!这下事情糟糕了。要是石开知道了一定会……

想到这里,田江迅速去办理李司令交代的事了,不然的话一定很糟糕。希望可以瞒到李司令回来。

在田江和李民军的暂时隐瞒下全军戒严,此事秘密报告给中央。所以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整个军区也只有他不知道了。此时,军区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石开是石天群的儿子了,这样的一个好孩子,他们真的不忍心将这事告诉他,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希望可以瞒到李司令回来。

石开依然是每天训练着……

在军区交代好一切的李民军,火速赶往Z省W事。

李民军和张顺民终于在W市见了面。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李民军咬了咬压根,慢慢的走了过去,轻轻的用拿起白布的一角,看到的是石天群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大大的睁着,头上的血迹已经干涸。

看到这里李民军眼眶湿润的仰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拳握紧,重重的击在了停尸台的边缘,痛苦的大叫道:“你们都给我出去。”

此时,在太平间所有的陪同者都下了一跳,回过神来,马上退了出来,带上了门,只剩下李民军一个人呆在了里面。

他将剩下的白布的掀开,王秀珍、石婷和那个的士司机的尸体都呈现出来。

李民军痛苦的摇摇头,双眼无神的向后倒退了两步,带着哭腔对着石天群的尸体道:“天群兄!你难道就这样走了,你忍心抛下你的儿子吗?啊?你给我说话啊,你不说对我说过几天就回来的吗?”

说到这样,李民军已经沿着停尸台的边缘慢慢的滑了下来,坐在了地上,两眼无神继续道:“我们40年的交情了,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上战场时候的情景吗?呵呵~好怀恋过去啊!”

说到这里,李民军从口袋里拿出包烟,抽了两跟,点燃后一跟个自己,一跟轻轻的放在了地上,继续道:“老李,我知道你烟瘾重,兄弟我就再陪你抽一根吧。是我对不起你啊,你不要怪就怪吧。这事我一直都瞒着石开,他还小,怕他受不了打击,我也瞒不了多久了,毕竟……哎~~抽吧。陪你抽了这跟烟后,我一定还你个公道。”

李民军站了起来擦了眼泪,整了整军装,敬了礼个道:“放心。我会当石开是亲儿子一样的照顾。”

转身走出了太平间的李民军对着众人冷冷道:“验尸报告出来了吗?”

在一边焦急等候的院长见李司令出来劈头就是句这样的话,忙道:“初步鉴定出来了,具体的验尸需要家属签字同意才行。”

李民军怒道:“你知道死的是谁吗?是X军区的总司令。一家人都死完了,找谁签啊。我现在要具体的验尸报告,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尽快将这报告叫给我看。”

院长脸色很难看,但是没有办法,这死者身份实在太不一般了,中央一样会这样处理的,自己也只好吩咐人照办了。

“W市长是谁,给我那上叫到这里来。”李民军继续冷冷的道。

赵市长听到这里,连忙擦着汗,卑躬屈膝的走上前去:“李副司令,你好。我是本市的市长,赵明。”

“我不管你是谁,我们军区司令在你市死亡,你要给我个交代。不然,你就等着回家种田。”

赵市长听到这样的话人都软了,连连答应。

“公安局是干什么的,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吗?”李民军一个都没有放过。

公安局局长杨文干敬了个礼,道:“我们已经成立了专案小组正在加紧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是吗?”李民军冷笑道:“所有的事,今天晚上7点钟我必须要晓得结果,你们要让我知道,你是在做事,而不是在敷衍我。”

大家看着李司令都心惊胆战。听他吩咐完后,大家各自加紧调查去了。

李民军带着自己的助手来到了S大酒店,在张顺民的房间内,正谈着此次的事件。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晚上7点,杨文干带着他的专案组组长,赵市长、医院院长都来到了S大酒店张顺民的房间内正向李民军报告这几个小时内的调查情况。

首先,院长将验尸报告简单的叙述出来:死者石天群,王秀珍、石婷、何强(的士司机),何强由于剧烈撞击,头部受到剧烈的撞击,当场死亡,并且死者身上有多处擦伤。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0点50分

死者石天群,头部有撞击的痕迹,伤口是硬物撞击造成的;胸口有道被利器划过的伤口,根据法医判断,应该是一把长刀超成的,从伤口看很整齐,只有速度和力量达到一定结合程度的时候,才有的现象。死者的致命伤是眉心那到伤口,被利器贯穿真个头骨,在我们医学角度来是,超成这样整齐的伤口,需要巨大的力量和准确的判定才行,而且死者身上多处擦伤。推测死亡时间凌晨0点50

死者王秀珍和石婷,处了身上多处擦伤以外,致命的伤口和死者石天群一样,从眉心开始被利器贯穿,从后脑而出,伤口不论是大小、力度、精确度都十分吻合,推测死亡时间是凌晨0点50分。

总上所述,可断定是谋杀,而且杀人者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此时,李民军的心中开始有了大概的轮廓,点头道:“公安部门有什么情况。”

杨文干马上叫叫身边的此事调查专案组组长。组长定了定神,连忙做了一下叙述:

案发现场,保存的很完整,经过鉴定,隧道是第一做案现场。首先,是托着许多石头的卡车,在进隧道入口2公里处就开始边驾驶,边投放阻碍交通的石头,隧道出口也一样。很显然,凶手早就盯上了死者他们,等他们将走开道去S大酒店毕经的那个隧道时,凶手就驾驶卡车在隧道中猛烈的撞击了石天群乘坐的那辆车,超成司机当场死亡。

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看的出凶手出手很快,在离死者石天群大概30多米的地方就是石婷和王秀珍的尸体。致命的伤口都是眉心。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现场我们没有找到凶器,甚至连脚印都没有留下。

我们接到第一个的报警电话的是一位因地面交通堵车的的士司机,他在凌晨1点钟报的案。

我们推断凶手是同一个人。但是凶手还有帮凶,路面状况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是没有造成的机会。

李民军听到这些简短的叙述后,心沉了下来:死亡时间大概都是凌晨0点50分的样子,凶手是一个人。厉害的杀手啊,石天军身经百战这么多年,想不到被对方无声无息的杀了。而且死亡时间和报案时间只有十分钟的间隔。

你们抓紧调查,我去将此时汇报给中央。说完,李民军站了起来,直径走了出去。

第九章偷听真相

军区司令被杀的事件越传越开了,搞的是人心惶惶,影响极其恶劣。中央下达了命令,彻查此案,在向媒体做了一个正面的澄清,表明了态度。

中央给买给了李民军薄面,看在他和事天群是40年的老战友份上,将此事交给他调查,希望快点早到凶手,而且要求尽快的将石天群一家人的尸体运回故乡安葬。

李民军交代政府人员好好处理此事,若有情况马上上报。他在W市呆了一天后,次日就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黑榜】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