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黑榜 >黑榜_第6节

黑榜_第6节

作者:毒毒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6: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速回军区了。

因为,他也知道石天群的事,再拖的话,就瞒不住石开了。想找个适当的机会告诉他。

石开这3天的军训,让他全身肌肉酸痛难当,而且睡眠也不足,成天无精打采的,再没有初来军区的那种高兴劲了。

晚上,回到军区的李明军坐在办公室里,一个人抽着闷烟,他不知道怎么将这事对石开说,也不知道说出来石开会怎么样,更加不知道说出来后,年幼的石开还没有有生存的勇气。但是,事情总是要公布的,丧礼也是要办的,这样大的事,根本就瞒不了石开。

他希望石开以后能勇敢的面对生活。

李民军想法是好的。可是一个12岁的小孩子就在一天之间失去了全家人,那种沉重的打击他受的了吗?而且是没有谋杀的,凶手下落不明?整件事情可以说对石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正当李民军苦恼的时候,田江急急的跑了过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李司令,现在情况很复杂,大家都在私底下小声的议论了,要是再不把石司令的死宣布出来,就瞒不住了。

李民军吐了口浊烟,将烟头摁息,道:”还是先暂时不要说,今天晚上你把石开送到我家里去,不要训练了。瞒得了一阵是一阵,他年纪太小,这样宣布出来会对他以后的人生造成巨大的影响。”

田江心道:是啊!石开还这么小,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么毁了,他一定受不了这个巨大的刺激,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李民军继续道:“等石司令的丧礼完了,我在抽个时间告诉他。”

田江纳闷道:“难道你连石司令的丧礼都不要石开参加吗?”

“原本我是想告诉石开,让他参加丧礼的,但是回头一想,还是不妥。石开是他们石家唯一的血脉,我真的怕他出什么意外,而且凶手也没有抓到,估计他也不会放过石开的,我前后想了一下,为了他的安全,还是不要他去丧礼了。“

在李民军的心里,保护好石开是他为石家唯一能做的事了,为了石开的安全,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田江听了后点点头。马上照李民军的指示去做了。

田江来到了石开的宿舍里。高声道:“石开!”

正在床上休息的石开,听到叫声马上立正敬礼大声道:“到!”

田江为了节省时间,长话短说急道:“你现在给你5分钟收拾好行李,和我出去。我有新任务给你。”

石开觉得很纳闷,训练才3天的他,能有什么任务啊。既然连长都这样说了,也就乐呵呵的道:“是!”

石开飞速的收拾好一切,马上就跟着连长的身后走去。

石开来到门口跟着连上上车,车子飞快的开动了。

石天更加纳闷了,小心翼翼的道:“连长,我们着是去哪里?”

田江用命令的口气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服从,而不是问问题。”

石开听到这句话就吐了吐舌头,也只好安静的等着到目的地了。

车子直径开到了李司令的家门口听了下来,李民军早在家门口等着他们来了。

石开下了车后,看到李民军,就笑西西走了过去亲切的叫了声李叔叔。

转即,马上向他立正敬礼道:“李司令好!”

李民军麻木的回了一个礼,看着这故人之子,心痛的摸了摸他的头道:“石开啊,这里不是部队,不要这么客气了,今天你就在李叔叔家里睡,李叔叔有事和你说。”

说完后,直径朝石开后面的田江走了过去。

田江马上敬了一个下级对上级的标准礼仪。

李民军回礼道:“田江,你回去吧!”

田江马上上车开车离去……

石开看着远去的车尾,有种不详的感觉,在他心头涌起。

连忙想李民军问道:“李叔叔,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能在部队说啊,田连长为什么把我带到你这里来啊。”

李民军一手搭着石开的肩膀,齐身向家里走去,说道:“不急,我们想进去吃饭,边吃边说。”

李民军的老婆早早石开要来,就准备了一桌子丰富的菜肴。自己的丈夫也早和自己通了气,将石天群一事先瞒着石开。

李民军的妻子一看到石开进来了,就开心的迎了上去,叫道:“你是石开吧,都张这么大了啊。来!快来!军训辛苦吧,快过来吃饭。”

石开听了后,马上机灵的叫了声:“阿姨好!”

“好了!快吃饭吧!都准备好了。”李民军的妻子见到石开那机灵样马上就笑了起来。

石开洗了手后,就开始“凶猛”的吃了起来,自从军训开始,他的食量就一天比一天大。现在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才发觉肚子饿的更厉害了,哪里还顾得了什么形象啊。

李民军夫妻看着石开的吃样,都会心的一笑,还不时的向他碗里夹菜。

吃的半饱的是石开,现在才想起来李叔叔有话要和自己说,自己就忙着吃,看到好吃的就把司令的交代的事忘记了,这样怎么算是一个好士兵啊。

想到这里,石开连忙擦了擦嘴巴,将嘴巴里的菜咽了下去,问道:“李叔叔,你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说的吗?什么事啊!”

正在给石开夹才的李民军听到这句话后,夫妻两人的脸色都变了。他们恨不的石开做死的吃,忘记这个些问题就好。

李民军将筷子上佳的菜轻轻的放到了石开碗里,沉默了下来,内心的挣扎不可言喻。

石开也看出了什么端倪,小心的问到:“李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这我,我这几天在军区,觉得别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李民军的妻子忙着帮自己的丈夫圆场,笑道:“石开啊!快吃吧,你李叔叔能有什么事忙着你啊。”

石开随即一想,也是啊,自己才多大啊,能有什么大事需要瞒自己啊,哎,太多心了。

这时,李民军开口道:“石开,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去军区训练了,这几天就带在李叔叔家。”

“为什么?”石开惊呼道。

李民军忙装笑脸道:“哦~``~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这几天上级中央领导会到军区来视察,你在那里不合适,而且你又不是正式的军人,到时候上级怪罪下来,我和你爸爸都不好说话。等他们视察完了,你在继续训练,好吗?”

李民军委婉的撒了个谎。希望把石天群的丧礼办了在找机会告诉石开。

可怜的石开直到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已经全部遇害。

当石开听到这些的时候,那种不好的感觉马上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觉得李叔叔这样做是对的。自己毕竟还是一个12岁的孩子,就这样大模大样的在军区锻炼,上级看到了的确不是很好,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笑着对李民军道:“李叔叔,原来就是这样的事啊。我明白了,我这几天就住在您这了。”说完就傻笑着低头猛吃起来。

看着石开吃饭的样子,李民军夫妇不禁叹了口气。

石开在李民军家里,他给他舔麻烦,所以就早早的上床睡觉了。可是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反而觉得精神特别的好,就这样翻来覆去的到了夜里11点多。

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来军区的时候,怕晚上睡不着,就带了个小的随身听,可以收电台广播,可是军训一直很累,回宿舍就睡了,根本就没有机会听。

现在正好睡不着,干脆听听电台音乐。想着就下床将行李中的随身听拿了出来,这还多亏了田连长提醒,带好自己的行李,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石开将耳塞放入耳中,就躺在船上听了起来,欣赏了几曲音乐后,石开有了点睡意了。

这时正好是12点,耳塞中传来午夜12点新闻快报声音。

听着听着,石开的睡意就没有了,反而坐了起来,慢慢的将耳塞拿了下来,眼眶湿润了,他不相信,他不敢相信午夜新闻中的一切。他下了床,他内心开始恐惧:为什么这一切都没有人告诉我,一定是假的,绝对不会的,我的爸爸妈妈姐姐是不会死的。

想到这里,石开的第一反应是找李司令问个明白,这样大的事,他一定知道。我要他亲口对我说出“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石开打开了门,急步来到客厅,这时,他发现李司令的书房还亮着灯,而且隐约的有声音从室内传出来。

石开悄悄的走到门口,深吸了口起,将耳朵轻轻的贴在了门上,静静的倾听着,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贴着门边还是可以勉强的听到。

此时,一阵声音缓缓的进入了他的耳中:

“张政委,你把我的话告诉赵明那个混蛋市长,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给我赶快找出杀害石天群一家人的凶手给我找出来/对!我现在不打算将这事告诉他/我也知道瞒不了他,那能怎么办,他还这么小,而且凶手还没有找到,暴光他的身份不就是等于羊如虎口吗/现在他在我家里/对!是啊!还有,你给我向W市的政府人员施加点压力,不然,他们以为我还是闹这玩的。现在死的不是别人,是石司令/好了!我也不哆嗦了/好的/拜拜。

在门外听到这些的石开在忍不住了,整个人都瘫痪到了地上,用双手捂住嘴巴,泪水在流了下了。他开始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了,人人都瞒着他,只有自己像傻瓜一样,现在才知道。

这时,书房门突然打开了,李民军看着瘫痪在地上痛苦的石开,就知道刚刚自己说的话被他偷听了,他知道了一切真相。

他轻轻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紧着石开:“可怜的孩子,不是李叔叔不想告诉你这一切,而是……哎,这样也好,反正纸是抱不住火的。叔叔希望你坚强,千万不要自暴自弃啊,你要勇敢的活着,因为你是石天群的儿子。”

石开的双手也紧紧的掐着李民军的胳膊,狠狠的痛苦起来,被哭声吵醒的李民军的妻子赶紧跑了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仿佛明白了什么。只见丈夫向他使了一个不要打搅的眼神后,悄悄的进了自己的睡房。

“哭吧!孩子,哭出来!”李民军含着眼泪安慰道

“不——”石开挣开李民军的怀抱,站了起来退两步,歇斯底里的向他叫道: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啊——

李民军无言以对,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听到这里,他夫妻俩都心痛的碎了。他还只是和孩子啊,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他。

“告诉我啊!为什么不说!”石开哭的更伤心了。

等李民军正想安慰的时候。

石开反常的不哭了,他擦干眼泪,狠狠的盯着李民军,这中眼神让他有点背脊发冷,自己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也没有见到过一个12岁的小孩有这样可怕的眼神。他眼神中透出的是“憎恨”。

果然,开始,大叫道:“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我恨你们为什么早不告诉我真相,恨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把我当猴子一样耍!我恨你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我恨那个该死的凶手!我更恨我自己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晚!我恨我自己知道一切而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啊!我恨所有的一切!”

说完就甩门而出,哭着跑了出去。

李民军担心的是终于发生了。镇定下来,连忙也追了出去,但是跑到门外的时候,早已没有看到石天的踪影……

第十章末路穷途

石开在黑夜中拼命的跑着,他憎恨这所有的的一切。

在不知不觉中就跑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下咬着嘴唇,再次哭了出来。

他看着冰冷的房子,在也没有勇气去打开这门了,只是坐在家边的门槛上,痛苦抽泣着。

李民军将周围到找了一下,没有发现石开的踪影。

他心急如焚的跑回家里,拿起手机给军区值班室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李民军大叫道:“我是李副司令。我不管你是谁,你给我马上把田江叫过来接电话。”

值班的士兵听到李司令的怒叫声,吓的肝胆俱裂,马上吩咐人去找田连长了。

正在睡梦中的田江接到报告,马上跑的值班室接电话:“喂!我是田江。”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阵躁耳的声音:“田江,你给听好了,马上派人给我把石开找回来,现在就去,多带点人,就是把全城反过来,也要找到他。”

听到这里,田江马上意识到出事了,挂了电话后,调起人马上还是了全城的搜索。

李民军在家里焦急的抽着烟,他知道他们一定可以找的到,只是时间的问题,石开还小,跑不到哪里去。

田江带着人马,在漆黑的马路上全力搜索,最后有士兵反应,在事司令的家门口发现了石开。

田江吩咐手下不要惊动他,在外围看好他就是了。他马上将此消息通知了李司令。

当李司令赶到石天群家门的时候,石开已经是痛苦精神崩溃,晕了过去。

李司令叹了口气,将石开抱起,立马吩咐人送到医院。

事情越糟糕了,国家也召开了紧急的会议。W市长也是焦头烂额,现在凶手没有找到,整个W市笼罩在一片阴暗的气愤下。

2天后,军区派专机将石天群全家的遗体运回了A城准备丧礼仪式。军区所有人都是悲痛万分。

受了巨大刺激的石开,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手里紧紧捧全家人的遗像,走在丧礼队伍的最全面。

石开一是万念俱灰,他甚至想到过死,这样就可以永远的和家人在一起了。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黑榜】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