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黑榜 > 黑榜_第95节

黑榜_第95节

作者:毒毒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5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0
感性,1841年布雷德开始用催眠来麻醉、镇痛。

石傲天看着泰然自若的费洛特,不感相信的摇了摇,道:“难道他就是用他的催眠术来操空对方赢钱的。”

“理论是是这样。”莫君言皱眉道:“但是做起来并不简单,根据催眠师的能力,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有所不同,估计被邪恶之瞳操空的人可以发挥出平常实力的好几倍,甚至十几倍也说不定。”

“什么意思?”石傲天显然对催眠术是一窍不通。

莫君言到是对催眠术颇有研究,她点着头道:“催眠是一种生理现象,接受催眠的人,进入一种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状态,好似在做梦一样。催眠术就是用人工来造成这种“人造梦境”状态的方法。受到催眠的人,一旦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后,便不能随意自由活动,除了能听到催眠者讲话的声音之外,听不见任何外界的声音。这时,被催眠者接受暗示的能力特强,会根据催眠者的语言暗示而发挥精神作用的威力。”

“啊?”石傲天似乎已经明白了一点点道:“如果照你这么说,只要被他催眠了,他说我是超人,我就可以当超人了?”

“理论是这样。”莫君言叹了口起,继续:“你自己会以为自己是超人,所以发挥出比平常强大很多倍的力量出来,因为他已经在你的潜意识里灌输了超人思想,所以你就会把这种信号当真。”

“幻觉?”石傲天简单的理解道。

“算是吧。”莫君言也回答不上来,也许算是幻觉是是其中一种情况。

幻觉就是把不存在的东西看成是存在的,例如,催眠师对已被催眠的人说:“你心爱的人来了。”被催眠者接受了这个语言暗示之后,那么,他将会立即做出亲吻、拥抱状。其实,他所使劲拥抱、亲吻的只是你随手递给他的一个枕头或一把椅子。负幻觉是把存在的当成了不存在。眼前明明是一堵墙,但只要对进入催眠状态的人说:“这堵墙是不存在的,人可以走过去。”那么,他就真的看不见这堵墙了,将会径直走过去。你暗示他说,你已经失明,他就真的失明了。你让他做加法,一加一等于多少?他当然知道等于二,但如果在这之前催眠师暗示他说,二这个数字是荒唐的,根本不存在。那么,他就无论如何得不出二这个结论了,他只可能说出二之外的一个数字。这就是行动与知觉的分离。

莫君言看了看紧手指的行为,继续对石傲天道:“在催眠状态下,娇小柔弱的女子变成了一根僵直的棍子,可以将她的脚和头肩用两个支撑物支起,这时候,就是再在她的身上站上一个比她重得多的男子,她的整个身体仍然还像桥面一样坚硬,面部表情坦然。这似乎已超过了人的身体所能承担的极限,如果说这是神奇的,那还只是表演意义上的神奇。在催眠中,还有不少即使在学理上也是难以解释的神奇现象”

“有点匪疑所思了。”石傲天摇了摇头继续道:“你怎么了解这么多。”

莫君言苦苦一笑,道:“我们做经纪人的都要经过反催眠测试的。”

“你的意思是,那个伤疤男子的催眠术对你没有效果?”石傲天惊呼起来。

莫君言摇了摇头,道:“只是一般的催眠对我没有效果。但是他是顶级的,就算是我也逃不过,只要被他抓住了一丝心里的弱点,他就可以间接控制你,人是不可能没有欲望的,任何人都有,他善于分析人的心里,在他话语或者眼神的引导下,将你一步步逼近他的催眠范围,那时间就无回天之术了。”

石傲天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倒抽了依一口凉气,静静的观看着下面的表演。

人进入催眠状态时,被催眠者的大脑皮层除了催眠者进行语言暗示需要的那一小部分神经细胞还在兴奋之外,其它大部分都被暂时抑制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受催眠者,除了听到催眠者发出指示话语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的缘故。催眠者说什么话,受催眠者就会"顺从地"按照他的指挥去做。人处在催眠状态下最容易接受暗示,可以让他做出一些乃至最为暴戾的举动,因为那个时候,大脑、甚至身子开始身不由己。而且受术者清醒过来之后,什么也记不得了。

催眠术的原理根基于暗示,易受暗示的人,最容易受催眠。他们在催眠状态下“驯服听话”,可以任意“受摆弄”等等,所以一般人往往认为易于接受暗示的人是一些顺从的、胸无主见的、头脑简单的、智力较低的人等等。其实意志薄弱而善服从的人反而最难受催眠。最佳的催眠对象经常是那些能够把思想高度集中起来的人。而思想集中正是智力发展的特征,因此,不能把易受暗示的人理解为意志薄弱而又善于服从的人。另外,催眠需要相互合作,受催眠的人,不可能服从命令去干一些他所厌恶的事,或者干一些违反他常情心愿的事,因此,不能认为人可以在不自觉,或不自愿的情况下受到催眠。

骰盅再一次的平定下来。费洛特笑着看着金手指道:“开吧。”

被他催眠有的金手指很听话的打开了骰盅,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又是费洛特赢了。整个赌场的赌徒们几乎都开始骚动起来。

“金手指,你现在拿起桌子上的那把匕首来实现你自己的诺言。”

很听话的金手指缓缓的拔出了桌子上了那把刀对准自己的心脏就刺。旁边眼明手快的保安立即上来制止。

“喂。”费洛特阴沉的叫了一声,道:“你们想阻止他们吗?”

那几个保安应声看了过去,马上留意到了他右眼睛上的那条伤疤,结果被费洛特给瞬间催眠。

费洛特邪恶的笑了起来,道:“你们几个滚到一边去。”那目光呆滞几个保安闻言,立即在爬在地上向门口滚去。众人看着这出人意料的一幕都惊的合不拢嘴了,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君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他的能力,不愧是邪恶之瞳,定级的催眠大师。石头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石傲天也惊呆了,他完全无法理解,道:“他真的能使人边成一具行尸走肉?”

莫君言头皮不禁发麻,道:“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可以的,而且一般说来,比对个体催眠还要相对容易一些。如果催眠者发出的一条暗示的指令强烈地违背他的心愿,那么被催眠者就会立即醒来。催眠的成功首先取决于被催眠者与催眠者合作,它是被催眠者的一种自愿行为,被催眠者之所以心甘情愿地被催眠,是因为他感到这样做舒服的。但是,这个邪恶之瞳右眼睛上的伤疤很古怪,配合着他墨绿色的眼珠,有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任何人和他初次见面都会被他的双眼给吸引过去,我相信会这样,一开始,几乎没有人会有心里防备,就算有也于事无补,只要专注了看他几秒中,人的潜意识就等于是进入了他的催眠空间,一般的催眠师要通过语言暗示才可以操控催眠者,但是他不需要,他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手势就是暗示,不信你就看看。”说完就指向了正准备“自杀”的金手指。

石傲天也顺手看了过去。

此时的金手指已经是求死心切了,刚才被保安一闹耽误了一点点时间,费洛特不禁加大了催眠的力度道:“金手指,你的必须要完成你的誓言。”

话已至此,金瘦手指终于将匕首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胸口,而且是连插三刀,最后终于一身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哈哈……”费洛特阴沉的笑了起来,道:“愿赌服输,大家没什么意见吧?”说完目光已经移向了至高处的石傲天和莫君言。一看费洛特眼睛的石、莫二人连忙下意识的转头回避和他对看,生怕被他给催眠了。

其实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个水平能够达到杀人境界的催眠师往往都不会去玩一些低级的犯罪游戏,更加不会胡乱使用自己的催眠术,只有在他们认为适合或者需要的情况下在会将对方催眠。

待他们俩在回过神来再看去的时候,早已不见了邪恶之瞳的踪影。

莫君言使了个眼色道:“我们快走吧。”

石傲天连忙点头,二人迅速离开赌场来到一个比较清净的地方回忆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说起来还另人后怕。

“你有什么感想?”莫君言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石傲天摇了摇头,问道:“是不是意志坚定的人就无法被催眠。”

“理论是上,但是人的感情往往都是很复杂的,一个优秀的催眠师可以对你展开攻心阵势,把你意志防线给摧毁。我估计很少有人可以有那么坚强的意识去对抗邪恶之瞳,他的催眠简直就是防不甚至防。”

听到这里的石傲天也不禁失望的叹了口气。

能够在不知不觉中的催眠别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实际上能达到这个级数的催眠师非常少。但是,费洛特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非常优秀的那种。

一般情况下催眠师都会抹去催眠者的记忆,这一点在深度催眠当中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也可以将催眠者重新恢复这些记忆。

第一百零三章催眠之术

那伤疤男子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在金手指未摇骰子之前,就把所有的筹码推向了小,双眼有神道:“小。”

话一说完金手指手中的骰盅就已停了下来。周围众赌徒看他又买小不禁一片哗然,纷纷都交头接耳起来。

伤疤男子随手从口袋中丢了把匕首插在桌子上,静静道:“谁输了谁就自己切。”

金手指看着伤疤男子的双眼,目光呆滞的点了点头。

“哼哈哈……”伤疤男子阴沉的笑了起来,道:“不要着急开盅。我们再打个赌怎么样?”

金手指双手紧紧的按在骰盅上,缓缓点头道:“好。”

“要是这回你输了,我不要你手指,只要你再和我赌一回,要是你再输了,那么你自己就用桌子上这把匕首自我了解了。”伤疤男子坐在椅子上潇洒的抽着雪茄继续道:“要是我输了,我也和你一样。怎么样?”

“好。”金手指好想失了魂一样的答应着。

这一切都看在了石傲天的眼里。他疑惑的问着身边的莫君言道:“你有没有发觉,这个刚刚换上来的摇骰子的神情有很大的变化,刚开始的时候他都是信心十足,可现在看起来像丢了混一样。”

莫君言被他这么一提醒立即将目光从伤疤男子身上转移了过来,仔细的看着那个金手指,脑中已经慢慢的有了线索。

“开盅。”此时,伤疤男子对着金手指一挥手。众人都心惊胆寒的看着着慢慢揭开的骰盅。

“有是小?”人群中早已经炸开了锅:“金手指竟然输了,奇迹啊……”金手指依然表情木然,仿佛这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依然是双眼微睁的看着伤疤男子。

那伤疤男子笑了笑,道:“你输了。”

“我输了。”金手指无意识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们在按照刚才的约定在赌一次。”伤疤男子向他脸上吐了口浊烟。

金手指依然没有任何太大的反应,只是木纳的点了点头:“好。”

此刻,莫君言将手重重的拍了一下石傲天的肩,正色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你知道?”石傲天转头问道。

莫君言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在他耳边低声道:“邪恶之瞳。”

“什么意思?”石傲天小声的问着。

莫君言继续道:“黑榜第十——邪恶之瞳,他的传闻很少,就算有也只是一笔带过,没有具体描写过他的怎么杀人的,一般传说都他是用眼神杀人。”

“眼神?”石傲天更加迷惑起来,道“怎么可能。”

莫君言声音变的更细小了,几乎将嘴巴贴到了石傲天的耳垂上道:“开始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可以用眼神杀人,但是看了今天的情况,我就可以确定,他一定是邪恶之瞳,眼神是杀不了人,他用的是催眠术。”

“啊?”石傲天吃惊起来。

“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莫君言拉着石傲天来到一个僻静而又不影响观战的角落低声道:“正是以外,想不到是他。”

“你肯定?”石傲天怀疑的问着。

莫君言坚定的点了点头,继续道:“看了那个摇骰人的表情,我才想起来来的。看来那个人今天性命不保。想必这应该是邪恶之瞳的任务吧。”

“那个眼睛上有伤疤的真有这么厉害?”石傲天惊奇道。

“看看就知道了。”莫君言冷冷的笑了笑。

这个伤疤男子正是莫君言口中所说拥有“邪恶之瞳”称号的催眠杀手费洛特,他排名黑榜第十位,墨西哥人。传说他是一个想谜一样的人,对他的传闻并不多,而且和医生、毕风雨一样消失了好几年,这次现身也是奔着黑榜第七这个位置来的。费洛特是一个优秀的心理学专家,也是超顶级的催眠大师,他眼睛上的那到伤疤就是最好的媒介,只要有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不出五秒钟就可以被善于揣摩心里的费洛特抓住空隙趁虚而入。任何人一旦进入了他的催眠世界里就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此刻,金手指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已经完全被费洛特控制住了,要他做什么就只能做什么。现在他的又在新的指令下再一次的摇起了骰盅。

其实,当一个人与自己的感觉进行沟通,或者正在做内心观想工作,便是处在一定程度的催眠状态了。催眠术是通过特殊的诱导使人进入类似睡眠而非睡眠的技术,在此种状态下,人的意识进入一种相对削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黑榜】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