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3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3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1: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轻叹着指责道:“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干嘛非下这么重的手!”

被训斥的父子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心道这明明是你吩咐我们——想硬闯进殿的格杀!不过细心的父子俩见哈特略脸色死灰,即使是巴罗克的心腹,两人也不敢将心中的抱怨讲出来,只是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哈特背上所抗的西贝,就默不作声的跟哈特在哈特身后,向平台下走去。

通过秘设的传送阵出了皇宫,哈特来到城东小巷中,一间毫不起眼的二层小楼前,这栋小楼是巴罗克两年前买的,但他却从未住过,只是雇了一名女佣,每周来打扫一次。也因此,即使是巴罗克身边的亲信,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小楼的存在。

小楼被高高的围墙所包围,哈特打开院门,来到玄关前,转身冲两人吩咐道:

“你们两个人守在这里,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许进来!”

父子二人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脑海中不禁现出一副香艳淫邪的画面,嘴角甚至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哈特自然明白两人想歪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胡思乱想,肩上扛着一个绝美的少女来到秘密别墅,又招呼手下把门,换作自己怕也会行此猜想。

不过两人如此理解,哈特倒也乐得清闲。他邪邪的冲父子二人露出一个是男人都懂的淫笑,接着很轻佻的拍了拍西贝隐在布幔下的翘臀,就走进了小楼。

这间小楼,是巴罗克在城中的几个秘密居所之一,也因此布置的比较奢华,哈特走进卧室关紧门,将西贝丢到柔软的大床上,动作粗野的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韵味,就好像在扔麻袋。

哈特连喘了几口气,他望着直挺挺躺在床上,因为布幔散来而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西贝,浅浅的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可以动了,但我奉劝你,即使你服了解药,没有两个小时,你也使不上多少力气,若是想趁机偷袭我,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淫贼!”西贝那张脸不用形容,恶狠狠的声音,哈特直接用耳朵都看的到。

见计划已被拆穿,西贝闷哼了一声,在床上“骨碌”“骨碌”的翻了几个身,好似根本不在意将诱人的春光暴露在哈特眼中,她只是用冰冷刺骨的眼神,冷冷的瞪着哈特。

“不用那么看着我!”哈特无奈地摇了摇头,来到床边坐了下来,一双粗糙的大手很随意的,沿着西贝波澜起伏的曲线,轻轻的滑动着……

哈特望了望自己手掌经过的轨迹上,西贝细嫩的肌肤浮出的一颗颗小疙瘩,苦笑着说道:

“我没打算强奸你!你不用这么仇视我!另外,你也不用装出一副很放浪的样子,我知道,你现在很害羞,也很害怕!”

“哦!”西贝不以为然地撑起身子,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随着动作,胸前一对圆润的小兔子,在一点红晕之外微微颤动着,她见哈特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在自己胸前,于是鄙夷地讥讽道:

“真虚伪!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你给我一丝憧憬的希望,然后狠狠掐灭会更有报复的快感吧!我可不是天真无知的小女孩,既然落在你手里,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

西贝的口气极为坚毅,但哈特还是在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恐惧的痕迹。

对于西贝,哈特确实不知该如何处置,他很头疼。

在离开金殿时,哈特已经有了打算,他决定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想办法救出,被多夏关在地下囚室中的萨非德,借助萨非德的威望彻底掌握中央军,揭穿多夏的阴谋。

身为最高统战部大统领,在军队中,巴罗克的地位仅在大元帅之下,即使是掌控帝国精锐——禁卫军的迪南,在名义地位上也要略低于他。

能拟化成巴罗克,绝对是手中一张极重的筹码,哈特相信,用的好甚至能将局势逆转。

近些天,哈特一直在挣扎。自己是否该帮助戴丽尔复国。自从有了拟化能力之后,从表面看来,帮助戴丽尔重新登帝位,倒也不再匪夷所思,但自己真的希望吗?

哈特已经记不清,他自问过多少次,但却从未得到答案。可是,通过刚才的金殿之行,哈特彷徨的抉择终于坚定了。

悠妮与戴丽尔之间,哈特心中的天平一下倾斜了,虽然悠妮怀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她曾经与自己有过最亲密的缠绵,虽然,哈特从巴罗克的记忆中,体会到悠妮的无奈,但那一切加在一起,也远没有戴丽尔来的重。

哈特很清楚,戴丽尔是一只展翅天空的雄鹰,注定不会停留在胸无大志的自己肩头,强行折去她的双翼,那并不能称之为爱。而是自私的独占欲,那是对她的折磨。

正是悠妮的坚持与疯狂,让哈特下定了决心,他决定帮助戴丽尔实现愿望。因为这对大家都有好处,若是悠妮继续挣抢原本就不属于她的位置,注定会受到伤害。

想到这里,虽然哈特很想大声喊出来:自己对悠妮并没有特殊的感情。但哈特却实在张不开口。

在得知悠妮有了自己的骨肉后,一切都悄无痕迹的发生了改变。

哈特犹豫了一阵,终于下定了决心,在西贝惊讶的目光下,他渐渐恢复了原本的面目。

“啊!”西贝失声惊叫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特苦涩地笑了笑,他看了看惊慌失措的西贝,缓缓的将头偏到另一边,小声说道:“我是哈特!真正的巴罗克已经被我干掉了!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救你出来了吧!”

“是你!”西贝揉了揉眼睛,联系起那夜种种的疑惑,她惊声呼道:“难道~~那晚我偷袭的巴罗克也是你!”

哈特并没有否认,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很聪明!”

西贝用怀疑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哈特,但哈特却坦然自若,并没有丝毫的心虚。终于,西贝收回了目光,她轻叹了一声,问道:“为什么?你怎么会那么弱!”

虽然早知道西贝会如此询问,但哈特没有想借口解释。

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应付之法,哈特只是撇了撇嘴,作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稍带嘲讽的说:“你伤不了我!我为什么不陪你玩玩呢?”

间谍出身的西贝很聪明,哈特从不怀疑这一点,经过一系列的锻炼,哈特早有了一套对付聪明人的手段。在哈特眼中,像艾法那样天真单纯,却又倔强如牛的笨丫头,反而是最不容易应付。

哈特的话说的模模糊糊,摸棱两可,让西贝有些摸不着头脑。

细心的西贝察觉到,哈特并没有告诉自己的打算,于是也不再追问,反而细细分析起那夜的种种,过了一会,她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得意的说道:“我早就听说,圣阶高手都有一些怪癖,没想到你……怪不得你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原来你的伤痕全是假像,你怎么作到的?”

说着,西贝竟然伸出手,毛手毛脚地准备去解哈特的衣服,吓的哈特一巴掌将西贝的手打开。这丫头出人意料的举动,差点让哈特无法维持脸上的平静。

“怪不得有句古语:棍棒之下出淑女!这丫头小时候缺乏管教,肯定没被揍过屁股!”哈特心中暗叹道,他一把将西贝揪过来,几巴掌下去,狠狠的揍在西贝白生生的屁股上。

“呀!你打人!不要脸~流氓!”

西贝红着脸钻进布幔中,并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怯生生的看着哈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完全和刚才判若两人。

哈特微微一笑,调侃道:“那是在教训你!不要随便解男人的衣服,否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哎!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色女!”

西贝嘟着嘴,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少岔开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伤痕是怎么装出来的,当时都烧焦了,怎么一转眼你就没事了!”

哈特见西贝又将话题扯了回来,有些不耐的说道:“这些你不需要知道!至于你~你究竟是怎么被悠妮抓到的!”

自视为哈特女人的西贝,对哈特的口气很是恼火,而哈特提到的“悠妮”,一下点爆了她心中的炸药桶。

西贝源自精灵血统的纤细耳朵不住的颤动着,她指着哈特的脑门,尖锐的讽刺道:

“呵呵~~真荒唐,若非我亲眼所见,还真的不敢相信,堂堂鸣雷大剑圣竟然是个贪花好色,为了玩弄女人不择手段的卑劣之徒!看来那个变态妖女肚子里真是你的种。你干掉巴罗克就是为了骗她?哈哈~~你还真是不挑嘴,连那种精神不正常的女人也肯上!”

说着说着,刚才悠妮带给她的羞辱,宛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闪现,西贝越说情绪越激动,她死死的瞪着哈特,面色铁青的冷声质问道:“你想怎么对待我呢?你不要忘记~~我也是你的女人!”

话音刚落,西贝竟然从自己的语气中,觉察到一丝酸涩的醋意。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在刚才的一刹那,心中确实醋意汹涌。

“随你怎么想!”哈特摆了摆手,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于是问道:“我只想知道,你怎么被抓的!”

“我怎么知道~~!”一说起这个,西贝就一肚子气,枉她总自称身在强者之列,连续两次都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抓到。

想到这里,西贝扁着嘴,没好气的答道:“我醒来的时候,就落到那个变态女人手里了!哼~~那个女人在我身上施加的羞辱,我会加倍讨回来!哈特~你是不是很想阻止我!”

说完,西贝故意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似撒娇般白了哈特一眼,热切的目光几乎快渗出火花。

哈特自然知道西贝在打什么主意,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想插手,也不会插手!若是你自问有本事报复,请随意!不过~可别又被人家抓到!呵~女人强暴女人~~在大陆可不算犯罪!”

哈特的调侃气的西贝几乎说不出话来,她额头青筋直冒,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决定不再搭理哈特。

哈特又调侃了几句,见西贝正在赌气,不禁有些好笑,眼前的丫头,从误会和自己发生了亲密关系后,对自己的反应就有些异样。虽然以哈特的敏感尚能分的清,那种情绪,是西贝想利用自己除掉多夏,为母亲报仇。

但这并非全部,或许连西贝本人都没发觉,搀杂在她的算计之中,那浓浓的,对哈特无法掩盖的依恋。

虽然西贝仅是很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出身,但哈特能想象的出,在西贝的成长中,不被族群接纳,处处遭受白眼的母女二人,吃过怎样的苦。或许,在她的潜意识中,一直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腕吧!

在那样的环境下,人会因为不断袭来的挫折,铸造出一个坚硬外壳,或许外表看上去异常坚强,但心灵的软弱,却并非可以完全弥补的,甚至有可能发展到另一个极端。

哈特轻轻的摇了摇头,内心挣扎了好一阵,才对西贝说道:“西贝!我现在不打算暴露真实身份,因此我需要你的帮助……”将这样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孩扯进这场旋涡,一阵沉重的负罪感渐渐压在哈特心头,挥之不去。

两个小时后,拟化成巴罗克的哈特带着功力恢复,伪装成普通士兵的西贝与泰德父子,向自家的店铺走去。

哈特的计划并不复杂,他打算找戴丽尔,告知她有关萨非德一切后,然后与其一起将萨非德救出来。

以戴丽尔的身手,哈特倒不担心她会遭遇不测,毕竟顶在自己头上——「最高统战部大统领」的头衔并不是摆设,而头号大敌多夏重伤在身,只对付区区一头凶悍的黑兽,集中四名剑豪等级的强者,再加上巴罗克一众实力出类拔萃的亲信,并不会太困难。

可是,一切的发展却出乎哈特的预料,四人刚刚进入内城区,大队装备整齐的宪兵与中央军却涌到城门前。

城楼中,上百年没有放下过的数十吨精钢铸造的「铁门钢闸」在哈特几人前脚踏入城门后,被城楼上的士兵斩断了牵引的钢锁,重重的落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是谁下的命令!”

疑惑不解的哈特,一把揪住将自己带进城的军官领口,大声质问道。

旁边一名眼尖的军官认出了哈特,他连忙跑过来说道:“统领大人!您赶紧去军部吧!刚才军部下了命令,内城25个城区,20座面向外城的大门全部封闭。内九区的12座城门也处于高度戒严状态:迪南打着清君侧的名义,造反了!”

(内城包裹萨非德官邸的西区!佩因城的布局方式,类似围棋盘,从内25城开始,每一城都有城门城墙,外城虽然也有,不过大多数城门被拆除了!)

从军官口中,哈特终于了解到了城内的状况。

就在哈特与西贝在别墅倾谈的时候,众神教的圣殿骑士在迪南的指挥下,已经开始对佩因城的南门展开了进攻。

因为并非战时,佩因城的魔法防御系统根本没有启动。迪南仅仅三剑,就轻松的破开了佩因城的大门,圣殿骑士们几乎在瞬间就击溃了守卫城门的xuanquge.com$提供下载士兵,并和驻扎在南门不远处,被中央军与宪兵封锁在驻地的禁卫军汇合。

整合了部队后,一万圣殿骑士与五万禁卫军一路势如破竹。

分散在各个城区,仅以十几人为一个单位,一盘散沙又措不及防的中央军,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大部分被当场缴械,少数顽抗份子就地格杀,现在,外围的一些城区已经落入迪南之手……

听完军官的讲述,哈特满面铁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