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6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6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2: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头沉思起来。

哈特满意地笑了笑,接着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但是~~没有人预料到,多夏会那么快动手!女皇陛下刚刚找到我不久,就被萨非德派遣黑甲袭击……”

哈特尚未说完,却被所罗门硬生生打断,只见他冷笑一声,厉声质问道:“你说你是女皇陛下安插的内应?哼!所谓的女皇陛下被元帅大人派人秘密取代,那只是谣言罢了!你凭什么说女皇陛下是冒牌货,证据呢?”

哈特暗叹了口气,虽然从巴罗克的记忆中,他已经了解到,所有质疑这件事的军部元老,早被多夏秘密暗杀了?

眼前这些人中身为大贵族,虽然有不少都听说过这件事,但是正如所罗门说的,他们全部将其当成谣言。

想到这里,哈特不禁又叹了口气,冷冷的反问道:“证据!还需要吗?”

哈特冷笑了几声,面色猛然一变,一副无比虔诚的模样,抬起头默默说道:“众神庇佑!当今天下唯一身负皇旗霸剑的真正女王陛下!我已经找到了!”

第十一集 第三章 碎面具

会议室中只剩下西贝与哈特两人,西贝微笑着走到正在更换外套的哈特身前,柔软白皙的玉手搭在哈特的肩头,贴在他耳前轻声低喃道:“有没有人对你说过,其实你真的很适合当一个骗子!你拥有去做骗子的全部才能!冷静、心口不一,还很擅长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哦!是吗?”哈特轻叹了口气,扣上军服领口的最后一颗纽扣,随口说道。

“你干嘛不转过来呢?还是说~~你根本不相信我!”西贝将面颊缓缓的贴在哈特坚实宽阔的肩背上,幽幽说道:“其实刚才我很害怕,刚才的你就像变了一个人。虽然我并不了解你平日是什么样子,我仅仅是这样感觉~~更疯狂的杀戮我也并非没有见过,但是你太冷静了,冷静的简直像地狱的恶魔般让人畏惧!”

“如果我说~~刚才的人并不是我,你相信吗?”哈特转过身,好似对待亲密的情人一般,轻轻的捏了捏西贝微微翘起的鼻子,笑着说道:“那是巴罗克!或者说~~那是我和巴罗克的结合,只不过,他控制着我的身体,而我却像一个旁观者般,一直在傻乎乎的笑而已!”

哈特虽然说的模模糊糊,但西贝在思索了一会,似乎也理解了哈特话语中的潜台词,她抬起头,直视着哈特的眼瞳,带着一丝迷茫轻语道:“我不明白,你是说,你刚才在看戏吗?因为没有真实感?所以不会恐惧也不会犹豫!仅仅是作出一个旁观者,所认为最有效率的判断!”

哈特不着痕迹的躲开西贝的目光,他挽起西贝散乱的发丝,微笑着说道:“我发现我开始喜欢你了,因为你不会问东问西!”

“何必要问呢?”西贝笑着说:“我有自己的理解就够了,即使脑海中想象出再荒谬的答案,在你没有推翻它之前,那就是答案,是被我所接受的答案!”

“不过!”说到这里,西贝稍稍顿了一下,接着笑嘻嘻的说道:“你真会糊弄人!竟然说自己找到了女皇,呵呵!刚才那些老家伙脸上的表情实在太精彩了!不过~~这个谎言可不好收场哦!莫非你打算用换衣服做借口逃走?可那些将军就等在楼下哦!”

“这不是谎言!”哈特的脸上微微流露出挣扎之色,过了许久,他才说道:“或许~~我犯了个错误!”

“不是谎言?错误?”西贝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呼一声,声音渐渐高了起来:“莫非你真的找到南蒙斯那个倒霉的女皇了?”

西贝见哈特没有否认,不禁酸溜溜的说道:“哦~~我明白了,你所谓的错误,恐怕是在心疼皇宫里那个冒牌妖女了吧!”

话音刚落,连西贝都感到自己话语中弥散的浓浓醋意,这让她有些惊慌,因为刚才的她,简直和讽刺偷腥情人的怨妇没什么两样。

西贝的心情,就好似一点火星,落进油锅之中,“蓬”的升起熊熊的大火。

连西贝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偷偷地望着哈特,原本悬在脸上的平缓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她很烦躁。

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切都显得太神秘了,在自己不知道的岁月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隐藏的东西太多,就如一个神秘莫测的疑团,时间越久,越不可琢磨……

西贝痛苦的揉了揉头,努力将自己的意识转向别处,她沮丧的发现,对于能操纵这个男人的信心开始越来越单薄,甚至心中那层,被夺取贞操的仇恨也在迅速松动。

这时,哈特恰好很合适宜的转过身,去拿放在桌上的佩剑。西贝望着哈特强健的背影,摇了摇头,静静地走出房间,关上门后,她的背紧紧的贴靠在冰冷的门板上。

她感到好迷茫,好困惑,就在刚才,她仿佛迷失在自己编织的童话中,搞不清楚,此刻的自己到底有多少是出于演戏的成份。

每个成长中的女孩都喜欢做梦,即使身处尔欺我诈环境中的西贝也一样。刚才,她突然发现,眼中用来复仇的工具,更准确说是夺取自己清白的仇人,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恶,他不经意中所流露出的温柔,让西贝的心跳陡然加快,甚至微微影响着心境的变化。

除去他那伪善的作风,好色糜烂的私生活,除去最终的结果,似乎这个男人和自己心中的情人的形象差距并不是很大。每当靠向那个男人的时候,西贝甚至感受到久违的安全与温暖,她还隐隐的记得,自己很久以前,似乎在母亲的怀中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触。可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深的感觉呢?

“或许仅仅是因为已经失去了吧!”一滴泪水从在西贝的脸上划过,凉凉的、痒痒的……

“你哭啦!”不知什么时候,哈特已经站在了西贝的身前,他无声的将西贝单薄的身体温柔的抱在怀中,却发现西贝的在哭。

被哈特抱在怀里后,一串串的泪珠不断的从西贝眼中滑落下来,将她沾染着几滴血花脸弄的一塌糊涂。

背脊上那宽阔的胸口传来的暖意,让西贝跌宕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但眼泪却根本不受控制,连她也说不清原因,她只知道,自己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浓浓的,几乎无法抵抗的疲倦。

看着抽泣的西贝,她不断颤动的单薄肩头让哈特有些心痛,淡淡的哀伤随即充斥着自己的心田。

“毕竟是女人,有些地方的软肋就算套上再坚硬的外壳也改变不了……”

就在这时,埋在哈特胸口的西贝突然模模糊糊的说道:“算你小子运气!”

“什么?”哈特微微愣了一声,虽然西贝的声音很轻,但哈特确信自己听到了她在说话。

听到哈特的询问,西贝猛的抬起了梨花带雨的小脸,她死死的瞪着哈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严声说道:“我说算你运气!若是以后你辜负了我!我会要你的命!我发誓!”说这些话的同时,西贝忽然发觉,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竟然伴随着出口的话语,迅速的消失了。

她感觉此刻的自己,阴郁的心间竟是无比的轻松。这让她有些难以置信,连她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轻松畅快的心境,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全然不知西贝心境变化的哈特愣住了,他摸了摸脑袋,苦笑着说道:“可是~~我可没说要你啊!”

哈特突然发觉西贝脸上的表情很好笑,于是故意戏弄道:“你长的这么丑!还阴森森的!天下有男人承受的起吗?”

听到哈特的话,西贝一张粉白粉白的脸就如被涂上了颜料,红的都快赶上熟透的番茄了,她伸出手指,指着哈特的鼻子,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清楚眼前的女孩究竟为什么资情大爆发,但哈特还是有些感触。他哈哈一笑,从嘴角缓缓蹦出几个轻细的字眼:“若你真愿意当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待你!”

“是吗?”西贝又垂下了头。

“是!”哈特理了理西贝的长发,手指竖在鼻间,冲有些慌乱的西贝轻轻说道:“这不是约定,是誓言!”说完,哈特冲着西贝露出一个充满魅力、邪邪的坏笑。

军部前的庭院内,三十多个老将军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所罗门将军!你说巴罗克那家伙会不会悄悄溜了吧!”一名老将军凑到所罗门身前,小声问道,说着他的眼角还悄悄的瞟向前方不远处,正恶形恶状一副监视者模样的泰德父子。

虽然所罗门的军阶在众位幸存的军部元老中,并非最高。但是方才他在众人畏首畏尾之际,不屈的硬撼哈特,也因此在这些老家伙心中,威望立时大增。此刻,众人已经隐隐视所罗门为首。

“应该不会!”所罗门叹了口气,望着眼前多年的老伙伴,一股悲凉之气猛然萦绕在心间。曾几何时,这些曾经英勇不屈,撑起帝国基石的勇士们,竟然已沦落到连性命都操纵在旁人手中。

更让所罗门感到悲哀的是,眼前这些在刀口下眉都不皱一下的将军们,此刻全是一副瑟瑟发抖,宛如受惊兔子的模样。他们的胆量哪去了?他们的勇气那去了?

“帝国无人啊!”

想到这里,所罗门将军长叹了一声,那声深深的叹息中,回荡着无尽的凄苦与悲伤,更多的却是无法潜藏在内心中的失落与沮丧。

曾经的豪气宛如过眼云烟,在时间中不知何时已烟消云散,速度快的甚至连所罗门本人都没有觉察到。

就在将军们压低声音议论纷纷的时候,哈特终于从军部大楼中现出了身影,所罗门昏暗的心海中猛然出现一丝微弱的亮光,他急走几步,几乎是用跑的来到哈特面前,但还未等他开口,哈特却摆着手微笑着说道:

“所罗门将军用不着这么心急!对不起各位!让大家久等了!我刚才的命令吩咐下去了吗?”

“我已经让传令兵通知各联队,放弃抵抗。再过一会,命令差不多该传到了!”所罗门收回心中的感慨,回答道。

“很好!”哈特点了点头,锐利的目光凝望着所罗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就在所罗门忐忑不安的时候,哈特口中突然冒出一句:“恭喜!所罗门副统领大人!”

听到哈特毫无来由的话,所罗门猛的愣住了,却见身后的老将军们已经凑在一堆,冲着自己指指点点,他这时才明白哈特话中的意思。

“副统领?”所罗门大声质问道:“巴罗克,你搞什么鬼!”

哈特好似没有看到所罗门眼中的怒火一般,他轻笑了几声,不紧不慢的说道:“也是!帝国统战部副统领确实委屈所罗门大人了,呵呵!不过所罗门将军不用担心!很快,我就会卸任大统领的位置。”

哈特满意的看着疑惑不解的将军与所罗门,接着笑道:“我在临来军部前,已经得到女皇陛下的授权,我这么说,大人应该明白了吧!”

哈特温声温气的话语,听在众将军耳中无疑就像一颗魔法炸弹!所罗门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一震眩晕几乎让他差点坐倒在地。

过了片刻,所罗门才从震惊中缓过来,他茫然的望着哈特,问道:“什么?你要卸任?”

哈特呵呵一笑,作了个手势示意众人安静,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我努力爬到这个位置?只是为了帮助女皇陛下复位,以及拯救萨非德大人!若是今天一切顺利,我又何必留恋这个位置呢?”

哈特的声音虽然平缓,但说的却大义凛然,哈特见众将军望着自己的目光渐渐缓和,于是沉声说道:“在场的众位,我说的话你们可以不相信,但我拍胸脯保证!你们所了解到的那些有关我的种种流言。我一样也没有做过!若那些见不得光的事真是我动的手,我有一千种办法能让你们一无所知!”

“难道你被那个叫多夏的推出来作挡箭牌吗?”人群中突然有位将军,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

那名将军的话音刚落,众人立时开始议论纷纷,哈特面色如常的望着众人未发一言。但暗地里,却不着痕迹的微微调整着自己的仪态,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更威武,更贴近壁画中那些忠君爱国的英雄形象。

所罗门眼见哈特几句话就松动了老将军们对他的印象,不禁轻叹了一声,他见哈特将目光投向自己,于是平静的说道:“在见到女皇陛下之前,我不发任何言论!”

虽然这样说,但所罗门很不想承认,今天的巴罗克表现的实在太过惊人,隐约间已经颠覆了他在众人中的形象。

完成了从狗腿子到忍辱负重的忠臣转变,哈特开心的几乎想大喊一声,至于将军们是否相信自己的解释。哈特并不在意,只要埋下怀疑的种子,对于他已经足够了。

哈特好容易他才压下激动的心情,他优雅的冲众人笑着说道:

“那众位请上车吧!”

※※※※

六辆大型马车,两百多人的卫队,浩浩荡荡地开向另一个城区,哈特推开车窗,凝望着渐渐逼近的家门,轻轻的摇了摇头。

临到家门,哈特却开始犹豫了,他实在搞不清,自己将戴丽尔重新推进这场旋涡,究竟是对是错。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可言!你又何需自寻烦恼呢?”同乘一辆马车的西贝拍了拍哈特的肩膀,柔声说道。

“你听到了?”哈特缩回头,一双有些失神的眼睛,望着西贝说道。

西贝点了点头,淡淡的说:“因为你说出来了,你本人却没有察觉,我看的出,你的心很乱!”说完,西贝叹了口气,望向哈特的眼神中现出一丝犹豫的神色。过了片刻,她才低下头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