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7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57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2: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小声说道;”我很羡慕她!或许应该说,我很嫉妒!因为你处处为她着想!”

“你会背叛我吗?”西贝的倾诉让哈特心中微微一震,他苦笑了一会,伸出手勾起西贝的下巴,直到看见西贝摇头,才轻声说道:“那么~你也会!”

“谢谢!”哈特的话让西贝感到心间一暖,她深情的望着哈特的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西贝突然笑了起来:“其实我刚才没有说完,我还非常同情她!摊上你,她真的很倒霉!”

虽然哈特迫切的希望时间能流逝的稍微慢一点,但熟悉的街道,依旧渐渐映现在他的视线中。

哈特挥手止住准备去敲门的将军,他用眼神示意众人留在这里,自己轻手轻脚的窜进小巷,宛如猿猴一般瞧无声息的翻墙进了院落中。

不知什么时候,一轮勾月破开阴郁沉沉的乌云,成为漆黑的小院中唯一的光亮。

院落中静悄悄的,没有灯光,没有熟悉的脸庞前来迎接,也没有艾法莽撞的火球。院落的一角,前两天被爆塌半堵墙的工作室,在宛如幕布的黑夜中,依旧是那副摇摇欲坠的残破模样。

哈特留意到,散落在地上的月光,并不像往日一样,为大地镀上一层无暇的银色。此刻,那光显得好阴沉,连带吸进肺中的空气,都让人感觉有些沉重湿热。

哈特来到楼梯口,回身仰望天上的弯月。

只见,在一片黑幕般的乌云空隙间,如锐利的镰刀般的勾月,闪烁着淡淡的猩红色,为阴沉的夜空增添出让人不安的压抑。

“是红月啊!”哈特轻叹了一声,收回目光深吸了口气,向楼上走去。

第十一集 第四章 鸵鸟与笨女人

夜色已深,灰蒙蒙的乌云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这是一个无风之夜,空气异常的压抑,仿佛正在孕育着一场剧烈的风暴。

经过几小时的战斗,除了内九城外,佩因的主要城区已经全部落入众神教的掌控。对于最底底层的士兵而言,帝国依旧是帝国,并不会因为长官的立场而发生本质的改变。这些士兵挥洒热血,仅仅让他们知道一条,自己是在为南蒙斯的未来而战斗,从心中将自己摆在正义的一方就已经足够了。

而在内斗的环境下,士兵的忠诚已经不再重要,一个更有说服力的噱头,或更举威望的领袖号召,足能轻易瓦解现有的一切。

只有圣殿骑士是迪南手中唯一不会动摇的力量,他很清楚这一切,因此迪南率军行进的极为迅速,连夜下来,士兵们几乎没有进行过休息。

手下这些南蒙斯土生土长的士兵,时间拖的越久,变故的几率就越大,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禁卫军与圣殿骑士一路上,除了在进攻内城城门的时候受到了魔法炮的轰击,而造成了一定伤亡外,几乎没有碰到像样的抵抗。

“大人!这是最后一道阻隔了!攻破了它,我们就赢了!”圣殿骑士团副团长里斯仰望着远处雄伟坚厚的城墙,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仔细观察着,忧郁了片刻,小声问道:“大人,有些不妙啊!内九城上竟然也架起了魔法炮。要不,我们将内城城墙上剩余的魔法炮全部拆下来,虽然地脉无法再为魔法炮提供能量,但存储核中的能量仍然能提供一次满功率的发射,这足以攻破他们的防御系统,大人您看呢?”

“那会造成误伤!而且我们也没有时间!”迪南看了看城墙那乌黑的炮口,不禁叹了口气,回答道。

还是自己来吧!但面对眼前的魔法防御系统,迪南决心倾尽全力,在一击内将其瘫痪,在他眼中,唯一的对手只有不知情况的萨非德。

迪南深吸了口气,挥手示意身边的亲卫退开,他高举起火焰剑,周围的空气仿佛被撕扯般疯狂的向火焰剑涌来,将它完全包裹住,接着冲天的火焰与凝为实质的黄金斗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片火红中闪烁着金色异芒的火焰莲花。

阴暗的夜空,也被迪南的孕育着全部力量的前奏点亮,望着城头上宛如潜藏在阴影中的巨兽般的大型魔法炮,迪南嘴角渐渐的绷紧,凝重的神彩弥散在他冰冷的目光中,黄金般的斗气如熊熊升腾的火焰般,萦绕在全身,预示着即将进攻的讯号。

但未等迪南将已经完成的强大力量释放出去,围绕在城墙上,宛如实质般的魔法元素竟然开始快速的消散,接着是一阵震而欲聋摩擦声。

即使相隔里许的距离,但在寂静无声的夜晚,那好似缺少润滑的沉重齿轮转动,所带来的声音,却清晰地传荡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莫非城内发生了什么变故?”

以迪南的眼力,城头的一切清晰地映入眼帘,却见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竟然不知得到什么命令,竟然开始散去,迪南甚至看到操纵魔法炮的炮手,也从炮台的基座上走了出来。

城头上的异状,让迪南收回了凝聚在剑身土的恐怖力量,他静静的望着被乌云的阴影所笼罩的城头,正打算静观其变。

片刻之后,让迪南连同所有士兵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那好似齿轮摩擦的巨大声响的结束,数十吨精钢铸造的钢闸铁门,竟然渐渐离开了深陷的钢铸四槽,被重新吊回城楼,几个身着中央军盔甲的骑士,摇着一面白旗缓缓的走了出来。

“开门了,投降了!他们一定是被迪南大人吓软了腿!”

不战而胜的喜悦转瞬间就传遍了全军,每一个士兵都在高声欢呼,扯着嗓子喊着迪南的名字,对于这些普通的士兵而言,能免去那可怕的魔法炮的威胁,才是最值得庆幸的!

※※※※

走廊中静悄悄的,没有听到丝毫的声响,已经临近半夜,或许众女与磐石已经睡着了吧!

恢复了原本相貌的哈特,驻足在戴丽尔的房门口已经有些时间了,但他一直没有鼓起勇气去敲门,哈特甚至开始后悔起来。

获取了巴罗克的记忆后,哈特对目前局势的了解,远比以前透彻的多。哈特很清楚,即使今夜一切顺利,救出了萨非德甚至成功干掉多夏,戴丽尔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并且更加波折。

哈特眼前突然浮起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戴丽尔站在一条波涛汹涌深不见底的大河前,她的身前只有一座狭窄并湿滑的独木桥,而她的脚下,泥土虽然焦黄却不乏生机。

戴丽尔尚未迈出第一步,自己真要从后面推她一把吗?虽然对岸景色迷人,但值得吗?

或许只有戴丽尔才有资格选择。

“咯吱!”

就在哈特犹豫不决之时,紧闭的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毫无心理准备的哈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戴丽尔斜依在门前,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平静的望着哈特,看上去似乎和平日没什么两样,但哈特却注意到,她抿着的嘴唇有些颤抖,那颤抖是那样的微不可察,似乎连戴丽尔本人都没有感觉到。

她知道了?

哈特心头一惊,原本在脑海中酝酿已久的开场白,此刻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两人就这么毫无表情的对望着,似乎谁也不想先打破着份潜藏着不安的宁静。

哈特心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终于鼓起勇气低声说道:“她们呢?睡着了吗?”似乎想缓和一下气氛,但同样是哈特,想从戴丽尔口中确认的。

戴丽尔没有立刻回答,她让开了被自己挡住的房门,向房间内走去。哈特见状,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却听戴丽尔低声回答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戴丽尔并没有转过身,她将自己的表情掩埋在单薄的背脊之后,仿佛这样能让她平静一些。

“你知道了!”

戴丽尔反常的举动,大陆上只要是有起码智慧的生物,都不难猜到原因。哈特说完后,立刻在后面又追加了一句:“莫非她们也知道了,你刚才告诉了她们?”

背对着哈特的戴丽尔,突然笑了起来,那抽动的肩膀似乎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她笑的越来越大声,但哈特却看的出,那是她在用笑声排解心头的挣扎与烦乱。

难道这不是戴丽尔所希望的吗?

哈特心中第一冒出这个疑问,但未等他想好询问的说词,戴丽尔叹了几口气,平复下因为笑声而有些紊乱的气,接着说道:“少爷在外面搞了那么大的动静,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戴丽尔的声音带着笑意,那笑意很冰冷,没有一丝自然,她在掩饰不想被哈特所探察到的心境。

“至于她们,还用隐瞒吗?若是哈特少爷想找她们的话,她们就在自己的房间,除了那个贪睡的小迷糊,大家都醒着。”轻柔的女声,带着一丝恳求与不确定的暗示。

“你希望我带你们离开吗?”

哈特无声的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不安的躁动,低声说:“你真的不愿意去吗?”

“我该去吗?或者说~~你真会在乎我的感受?”戴丽尔依旧是浅浅的笑着说道:“银月姐姐已经告诉我了,你能拟化成巴罗克的事~~以及你瞒着我的一切!”

说着,戴丽尔走到了窗口,望着楼下焦急等待的人群,继续说道:“楼下的将军们!他们好少!”

“大部分已经被多夏干掉了!”不该出口的话,哈特却说了出来,他来到戴丽尔的身后,轻轻抓着她纤弱的肩膀,将背对着他的戴丽尔转了过来。

“为什么哭呢?”

戴丽尔没有回答,她只是很平静的用带着水气的眼睛望着哈特,那比最纯净的蓝宝石还要明亮深邃的眼睛,翻动着点点的波澜,它们就像海面下的暗流怒涛,如镜的宁静之下,一浪之后又是一浪。

“你愿意帮我吗?”戴丽尔轻轻的问道,没有哭腔,也没有迷茫,有的只是想掩盖住的期盼。

哈特沉默了很久,他似乎想避开戴丽尔的目光,但他没有成功。戴丽尔不知道哈特在年想什么,但哈特脸颊不断抽动的肌肉,正预示着他心中的挣扎,这让戴丽尔心底弥散起浓浓的不安,甚至连她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害怕。

过了很久,哈特的面色渐渐恢复了平缓,他似乎作出了什么决定,笑着说道:“我会帮你!”

“一直吗?”戴丽尔不确定的继续追问道,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哈特在戴丽尔慌乱的目光中,轻轻的摇了摇头,那简单的动作,却显得很僵硬,就像是被生锈的发条与齿轮牵动着。

最后一次摇头之后,偏在一边的头就停住了。哈特嘴角勾出一丝弧线,却不知是哭还是在笑,他仅仅是淡然的说道:“只有这一次,然后我会离开!”

“为什么?”

戴丽尔惊呼起来,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哈特的回答,让她没有丝毫的真实感。戴丽尔很没想大声质问,但她却无法吐出半点音节。

哈特忍着心碎的抽痛,眼前的戴丽尔,哪里还有一丝平日古灵精怪的娇俏可人,她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兔子,闪烁着满是恐惧与慌乱的大眼睛。

哈特温柔的将瑟瑟颤抖的戴丽尔拥进怀中,撩开她火红的发丝,在她耳边轻轻的,缓缓的说道:

“那是你的路,仅属于你!两个人,会摔倒!”

“为什么?”

戴丽尔在哈特怀中撑起身体,茫然的望着哈特深褐色的眼睛,她想知道答案!

哈特捏了捏戴美丽尔的鼻头,低语道:“戴丽尔永远是我的小妖精。戴尼特璐琪女皇属于南蒙斯!”

说完,哈特淡淡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并不是理由,甚至没有丝毫的说服力,但哈特又如何能将真正想法告诉戴丽尔呢?

那会让他感到自己的软弱!或许还会害了戴丽尔。

心念至此,哈特无端的升起一阵疲倦,他舒展着双臂,躺在戴丽尔柔软的大床上,身下天鹅绒般的柔软感觉,鼻间丝丝淡若兰馨的少女幽香让哈特稍稍感到一丝安逸,哈特下意识的扯起单薄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此刻,他什么也不愿去想,好好享受着犹如镜花水月般的安逸,那会让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一些。

哈特甚至翻了个身。

闭上眼睛的哈特,虽然很想忘却。但戴丽尔的面容依旧在浮现在眼前,那层单薄的眼皮,根本阻不住心中的牵扯。

一阵柔柔的轻声叹息后,柔软的衣服在摩擦,声音很轻,却清晰的传进哈特的耳中,没过多久,薄薄的被子人掀开,一具温莹滑腻的娇躯,猛地钻进来。

“你~~你干什么!”

“睡觉啊!都半夜了,让那些家伙稍稍等一会好了!我好困!”

戴丽尔平缓的声音中,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显得很自然,很轻松。

这不正常!哈特感到了慌乱,他连忙抓住戴丽尔赤裸纤细的肩膀,甚至没有理会手掌那细腻柔滑的触感,只是大声追问道:

“我不是说这个!你~~你怎么~~为什么?”
本书下载地址ωωω.ǔмDтχт.сοм
简单的一句话,哈特却说的结结巴巴。这并非恐惧,因为更多的却是迷惑与紧张。

虽然哈特已经不是男女之事的初哥,甚至戴丽尔隐秘的柔弱,他也并非没有触碰过,可是,隔着单薄的衣服,那成熟诱人的美妙曲线,馥郁的处子幽香,却让他的精神跌宕不休。

“不许翻身,哈特少爷好过分,难道我一点魅力都没有吗?”戴丽尔扑在哈特的胸口,嗔笑道:“哈特少爷这样,我可要哭了!很伤心的那种!而且!我会把鼻涕摸在你的身上哦!”一面说,春葱般的手指,沿着脊髓的线条,来回轻挠,或轻或重的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