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60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60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2: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禁卫队军权的西贝和哈特。

两人所乘的马极神骏异常,眨眼的功夫数百米的距离已经不复存在,就仿佛两支离弦的乌黑劲箭。所罗门跨下的白马受惊,若非他本人马上功夫了得,差点就被扬起前蹄的惊马掀下。

好容易才在士兵的帮助下控制住马身的所罗门,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浓浓的愤怒与警告的意味瞪了哈特一眼后,回到了队伍的前列。

“这家伙还是很讨厌我啊!”

哈特望着所罗门的背影苦笑了几声,将马交给旁边的士兵,钻进了戴丽尔的马车。

戴丽尔放下窗帘,给哈特递去干毛巾后,忙问道:“你回来了!顺利吗?”

哈特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和身上的盔甲,一边笑地说道:“怎么可能不顺利,有资格掀点风浪的家伙已经全死在军部了,我已经让泰德父子带皇家禁卫队赶在前面包围了元帅府。”

哈特喘了口气,得意洋洋的继续说道:“这次收获不小~~我还顺便弄了两匹好马。你刚才听到马蹄声了吗?老天儿~我这辈还没见过这么快的马。而且!还是没有阉割过的一公一母的种马哦!你说给它们起什么名字好呢?”

戴丽尔心知哈特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她紧紧的盯着哈特,目光最后落在已经被哈特丢在一边的毛巾上,却见那白净的毛巾上,除了一些泥水的污渍外,隐约残留着淡淡的血迹。

“你又杀人了!”戴丽尔叹了口气,说道:“杀了多少!”

“不多!”哈特别过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初之誓约,说道:“巴罗克那家伙本事不小,他早就暗地动手了,禁卫队中有不少内应!劳尔纯粹是一个狂妄的蠢蛋。”说着说着,哈特开始讲述起从巴罗克的忆中得到,关于劳尔的丑事。

戴丽尔识破了哈特的用意,她索性也不再绕弯子,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那个假扮我的女人呢?”

“没搭理她!”哈特苦笑了一声,扭过头,平缓的回答道:“时间那么紧!我们手上能用的力量又那么少。”

戴丽尔凝望着哈特的眼睛,希望能哈特的瞳孔中找出一些需要的信息,但是她失败了,哈特的眼波平缓无波,根本没有丝毫的起伏。

“为什么……”戴丽尔失望的垂下头,幽幽道。

哈特心知戴丽尔对悠妮的仇恨。自夏祭夜的那场烟花之后,戴丽尔就在也没有隐瞒过他,哈特默不作声的撇开视线,过了很久,他挪到戴丽尔的身边,轻轻的将手放在她微微有些抽动的肩头,柔声说道:“相信我!好吗?”

刚刚编造的谎言,哈特没有说出口。

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身影,在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来,心中的愧疚让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作纠缠。

“嗯!”

出乎哈特的预料,戴丽尔竟然立刻就点了点头,就好像她只是在等待哈特开口,至于说些什么,她已经不在乎了。

看到哈特惊讶的表情,戴丽尔破涕为笑,缓缓的说道:“我相信你!你可是人家最亲密的人哦!”

戴丽尔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女儿家的动人,让哈特心头一荡,只是如此,却让哈特更加愧疚了。

悠妮何尝不是自己的女人,更何况她还怀了自己的骨肉。

左右为难之下,哈特索性压下有关二女的思绪,就在他好容易才平静下来的时候,窗外又传来满是怨气闷哼声。

※※※※

半小时后,元帅府巍峨的城堡已经近在咫尺了,城堡被一圈四米多高的外墙围拢着,外围甚至临时挖出了一条宽三米,深2米的沟渠。沟渠两边,皇家禁卫队和元帅府的亲卫正在对峙中。

作为曾经的皇宫,元帅府前有曾经用于检阅士兵的广场。

为了突出皇家的威严,无数来自名家的白玉雕塑以很有规律的构图,树立在广场之中,若是从空中看,那正南蒙斯的皇室标志。

铺砌地面的每一块地板,都是来自千里之外的白石,这种蕴含着白银的石板坚若钢铁,并且在光线下,尚能流溢出金属般的光泽,自立国以来,一直被视为南蒙斯的建筑骄傲之一。若说白色之城的佩因是南蒙斯的名珠,那么银之广场无疑是明珠上,与黄金之殿并列的两个最闪烁的光点。

在南蒙斯的历史上,只有为国家作出莫大贡献的人,才会被皇帝赐予城堡的居住权,这是帝国最高的赏赐,代表着无上的荣誉。

时值秋季,黑夜渐长,再过两个小时才是黎明,此刻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再加上厚重的乌云弥散着整个天际,原本点燃的军用防水灯火,在漫天大雨中闪烁着点点的光晕,却并未带来多少光亮。

细密的黑雨打在战士厚重的铠甲上,发出沉闷的低吟,以庄严见称于世的银之广场上,此时仅残存着漆黑的焦土。硝烟四起,到处都是袅袅的烟峰,随风飘散,弥漫着整个可视的空间。

巍峨雄伟的城堡前,士兵齐刷刷的排列着,统一制式的全身银甲将士兵的整个身体严实的包裹起来,在暗淡的灯火下闪耀着那夺目的光,辉,唯一露出的眼睛中,散发着刚毅英勇的气魄。

沟渠的另一边,金色的盔甲连成一片,那是代表着南蒙斯的最强战力,从全国各个联队选出的战场精锐,组成的皇家禁卫队。

只是从局势来看,似乎皇家禁卫队反而吃了亏。

这支200人的队伍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哈特策马找到泰德父子,厉声质问道:“我不是下过命令,在我未来之前,不许进攻吗?”

泰德见哈特发火,只好唯唯诺诺的解释道:“大人!不是我们!若非我和父亲连毙了对方十几个军官,恐怕我们已经被被击溃了。”

“什么……”哈特难以置信的望了望围在身边的士兵,从他们的眼神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不禁让他心生疑窦。

看上去,对面只有1000人,而且也不过是普通的中央军,怎么可能敌的过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皇家禁卫队。哈特的视线跳过身边的金甲士兵,向另一边望去,但看到对方的眼神,不禁愣住了。

“大人!他们绝对不是中央军,是暗杀组的黑甲部队!刚才我们猝不及防下,损失了五百多人。”泰德的父亲莫哀尔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在刚才,他率领的皇家禁卫队,几乎被对方的攻势冲散,若非父子二人大发神威,恐怕只有溃败一途。

短暂的接触,对方仅仅伤亡不过百人,而其中一小半还是自己父子两人的所杀。层出不穷的攻击手段,在混乱的环境中,根本防不胜防,猝不及防的莫哀尔甚至受了点小伤。

“他们的武器上有毒,见血封喉!若非我父亲的的体质,恐怕也……”

泰德有些沮丧的说道,眼前这上千精于暗杀之术的黑甲,在攻击之时,都是五人一组,手段狠辣异常。

事实上,皇家禁卫队也并非如此不堪,但此刻正是黑夜,对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根本无法防范。

“有什么办法吗?”认清了形式后,哈特轻叹了口气,向泰德父子问道。

“除非有圣阶高手强行突破,否则只有等到天亮了!”泰德父子对望了一眼,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来到哈特身前,在哈特耳前低语了几句,哈特长叹了口气,跟着士兵向戴本书下载地址ωωω.ǔмDтχт.сοм丽尔的马车走去。

进了马车,哈特却意外的发现,戴丽已经换上一套近似盗贼的短打服饰,一把磐石新铸的魔法剑挂在盈盈一握的腰间,整个人显得更是英气十足。

“有麻烦吗?”戴丽尔整理着衣服,笑着说道:“别担心拉!我这套衣服是穿在里面的,没有走光哦!”

“呵呵!”哈特被戴丽尔逗笑了,绷紧的五官随即松弛了下来,他轻声说道:“麻烦倒不算太大,前面挡路的是我们的老朋友——黑甲!”

说到这里,哈特叹了口气,继续道:“只是他们的人多了点,现在又是黑夜!没有圣阶高手,凭我们的兵力,很难冲的过去!”

“没办法吗?”戴丽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若是我们几个打先锋,也不是不可以!”哈特想了想,摇着头说道:“不过这是无必要冒的风险!”

哈特的话让戴丽尔陷入了沉思了,就在哈特也开始思索的时候,戴丽尔好像想到应对之法一般,笑着说道:“圣阶高手啊!那就等等迪南吧!”

第十一集 第七章 残疾的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纷纷不断,侵袭大地的雨水渐渐散去,在元帅府城堡前对峙的两方军士依旧维持原本的态势,两方都不想率先打破这个僵局。

时间已接近凌晨,但年近花甲的所罗门依旧精神熠熠,未披铠甲的他似乎根本不将沟渠之后,那些精于暗杀的黑甲死士放在眼里。他骑着马大摇大摆的行在皇家禁卫队的前列,一双雄鹰般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对面。

也不知过了多久,所罗门的神情渐渐严峻起来,线条刚直的五官越绷越紧,似乎发现了什么异常的地方。他找到哈特,挥开两人身边的卫兵,低声说道:“巴罗克!你有没有发现,对面那些黑甲军有些古怪!”

哈特没有预料到,处处表现出对自己厌恶的所罗门,会主动和自己交谈,他微微一笑,带着些许的疑惑问道:“古怪!所罗门副统领大人,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对面的那些黑甲看似在死守城堡,但我却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们在拖延时间,虽然他们在我们来到之前,强袭了禁卫队!但不可能因为死了十几个军官就立刻退却。虽然你的两名手下有剑豪的实力,但他们并非圣阶高手。黑甲从不畏惧死亡,他们的攻击手段一但被我们知晓,再次进攻的话效果会大打折扣,绝不可能像刚才一样,轻易击溃我们的部队。”

说到这里,所罗门稍稍喘了口气,接着神色严峻的说道:“他们错失了机会,更何况……”

哈特抢先说道:“更何况马上就是黎明了!等天色大亮,以他们的兵力只有引颈待宰!”

所罗门的话确实提醒了哈特,他稍稍思索了一会,突然说道:“莫非他们刚才的奇袭,只不过是想让我们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进攻。”

“我想应该和事实相差不远了!”所罗门点了点头,疑惑不解的神色渐渐浮现在脸上,他望了望对面的黑甲死士,沉声说道:“但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拖延时间!莫非那该下地狱的多夏,想趁机逃跑。”

说到这里,所罗门越想,自己的猜测越有可能。

哈特轻抚着额头,努力搜索着巴罗克记忆中有关多夏的信息,并联系自己所知的一切分析起来,灵敏的大脑高速的转动着,突然,他神色大变,一丝冷汗甚至顺着额角滑了下来,连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

所罗门见哈特神色异常,正想追问,哈特却深吸了口气,让面色恢复如常,抢在所罗门之前说道:“恐怕情况远比你想象中更糟,以多夏的实力真想逃跑,我们不可能找到他。若是真如猜测的那样,那么多夏的目的,只是不想我们在现在进入城堡!”

所罗门见哈特话说了一半就闭口不答,不禁有些恼火。但他并非卤莽之人,心知此刻与哈特闹翻绝无益处,于是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低声追问道:“巴罗克!难道你猜到了什么?”

哈特微微一笑,回答道:“我们不能再等迪南了!所罗门大人,我们要和陛下商量一下对策了。”

※※※※

戴丽尔的马车上,三人围坐在一起。当哈特将自己的忧虑讲完后,戴丽尔和所罗门的脸色铁青之极,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哈特,半天一言不发。

“事情就是这样!迪南那家伙也不知道在磨蹭什么,我们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哈特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话作了总结。

“统领大人!你确信吗?”戴丽尔稍作思索,立刻追问道。

哈特叹道:“我也希望不会,身为妖族,每年都会有一天是衰弱期,正因为皇宫的冒牌货认为多夏的衰弱期是今天,才贸然行动。但是~~我曾听多夏说起过,他们妖族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吸收其他强者力量为己所用。所以我怀疑,黑甲死士拖延我们,恐怕……”

听到哈特的结论,戴丽尔和所罗门不约而同的惊叫了一声,几乎同时说道:“难道他正在吸取萨非德元帅的力量。”

“有这个可能性。”哈特的脸越发的凝重起来,他僵硬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而且,那名曾与迪南斗的旗鼓相当的挑战者,最后也落在了多夏手中,是我疏忽了,我一直认为多夏是因为伤重而闭关不出。”

所罗门急促的喘息了起来,多年从军的他,对圣阶强者的破坏力远比常人了解的透彻。

众神是公正万能的,他对圣阶作了最苛刻的制约。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生命都牢牢绑缚在世界的本源上,即使是一只渺小的蚂蚁,也比一块巨石的存在性大的多,擅自毁灭过多的存在性,世界将会给予反噬,力量越大的强者所受到的反噬越重。

战争不是圣阶的舞台。它只属于普通的兵士与魔法师,但以圣阶高手作为刺客的暗杀与破坏,防范几乎是不可能的。历史上,有太多次战役的逆转,就是因为指挥系统被圣阶强者摧毁而造成的。

以现在的情况而论,仅是靠自己、“巴罗克”和女皇陛下三人支撑局势,若一旦面对,比以往更为强大的多夏,那无疑是毁灭性的灾难。

而且在名义上,多夏伪装的萨非德,还是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