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65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65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2: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更是难忍心头的惊讶,原本酝酿好的对策,根本一条都还没施展。

※※※※

城堡内的守卫,自然无法应付这些突然闯入的强者,冲过来的守卫们,没几下功夫就被全部解决掉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因为哈特的轻车熟路,众人甚至包迪南,已视他为首。

哈特默不作声的想了一会,才说道:“若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萨非德和多夏只会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我刚才提到的地牢,另外一个是就是顶层的密室。”

说着,哈特将两处的地形详细的叙述了一遍,见众人都点头表示记住后,才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分成两路,迪南大人是剑圣,力量远比我们强的多,你一人去顶楼的密室;我们四人去地牢探察。我会在地牢入口的房间作好标记,方便迪南大人辨认,若是没有发现多夏,立刻赶来和我们会合。”

“好!”迪南点了点头,虽然对“巴罗克”充满了厌恶,但此等关头,他还是选择了顾全大局,毕竟敌人是同一个人。

(世界观已更新!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至于担心的同志们,原定的精灵篇不会夭折,也不会缩水,其中有关戴丽尔的发展,会穿插进精灵篇中,龙族篇在酝酿,是否写,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感觉有些多余。因为精灵篇非常之长并不完全是在写精灵,而是结合了妖族、龙族以及大陆时局那些曾经挖过的坑。)

第十一集 第十一章 陈年旧事 雪薇的身世

(原本打算将此章作为精灵篇的开局,不过想了想,还是在这里把剧情扩展开吧!以前写的圈子有点小了!为了使后面有关哈特与多夏决战不会断节,该插入的在这里一次性插完吧!)

就在哈特等几人潜进城堡的时候,七百公里外的一家小酒馆中,武器店的另一名股东却碰到了麻烦。

背背山酒馆是一间十分普通的酒馆,既没有漂亮的老板娘也没有技艺高超的调酒师,但这间出售掺水麦酒以及隔夜下酒菜的小店铺,却天天生意兴隆,顾客盈门。

因为它是由南蒙斯通往首都佩因城与法曼行省交界的七百公里官道上,唯一的一家野外酒馆。比起在野外露营,许多人总会选择在简陋但聊胜于无的房间里过夜,而不会吝啬那区区十枚铜币的房租。

酒馆外,漆黑的乌云正笼罩着天空,低沉得几乎要触到地面了,空气中充斥着闷热的水气,云层深处隐隐闪着亮光,不时传来厚重的“隆隆”之声,然后淅淅沥沥的雨丝开始飘落,并逐渐转为滂沱的暴雨。

虽然佩因城的黎明,雨水已经停止,但在这里,却并没有止住。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酒馆内热闹异常的气氛。木制风琴奏出的轻快乐曲,香甜的麦酒气味以及肆无忌惮的笑声、歌唱声吸引住众人的注意力,对于匆忙从门外走入的,湿淋淋的客人,他们也失却了嘲笑的兴致。

被雨水阻挡了旅途,而昼夜狂欢的人们,时间对他们已经不重要了。

被暴雨淋湿的中年胖子并没有抱怨,怀中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小女孩已经睡熟了,男子短粗的手指,在指甲的缝隙中,沾染着仓促擦拭而残留下的血迹。他找了张靠近墙角的空闲桌子坐下,却并没有脱下身上的斗蓬,也没解下腰间的长剑。

一滴滴的鲜血浸染着他的衣袍,却并没引任何人的注意,湿淋淋的衣服阻隔了血腥的味道。酒馆中虽然不乏走南闯北的佣兵,却并没有一个人留意到。

不!在一秒钟前,有一名背靠在角落中,懒洋洋的伸展着双腿架在桌上的年轻男子,似乎带着好奇,瞟了刚进门的胖子一眼。

年轻男子有着一张美丽的近乎妖异的面孔,虽然美丽这个词,似乎并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词汇,但安在这男子的身上,却再贴切不过,只有美丽,才能形容男子那阴柔的超越英俊的外表。

“真是糟糕的天气~~虽然不会比即将到来的战乱更遭!”

法曼总督在一星期前,突然宣布全省戒严,所有省内的城市与镇子,许进不许出。南蒙斯与西科顿王朝的摩擦正是在一星期前,稍稍激化了一些,沿着双方狭长的边境线,大大小小,不能称之为战斗的冲突如同雨后门框上的霉菌,茂盛地生长着。根据这些尚不足以提到皇宫或最高统战部的报道与噩耗小纸片,仅是让边境守备军的长官稍感压力罢了。

不过生活在边境的平民们,要求帝国战争升级,将西科顿王朝踏平的情绪高涨,边境的上百个城镇,要求帝国出兵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情况一发而不可收拾,令一些想安稳过日子的小资阶级,惶惶不可终日。

但法曼行省并非边界,总督以此为借口,就显得有些异乎寻常了。

年轻男子并非孤身一人,事实上,他的身边还坐着一名绝美却冷若冰霜的女骑士,还有一名全身罩在魔法长袍之下的年老魔法师,这样的组合,原本会吸引不少好事之徒的窥探,但围拢在年轻男子身边,好似守卫般,以扇形围坐在年轻男子身边的三十多个,身着简异骑士甲的家伙,早就在胖子进门之前,就将所有居心不良的家伙们,狠狠修理了一顿。

“不介意我坐在这儿吧?”在中年胖子正准备叫醒怀中的小女孩,享用早餐的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随着木椅咯吱作响的挪动,一个身穿不合时宜的华丽服饰的贵族青年坐到了他的身边。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中年胖子仅是警惕的望了年轻男子一眼后,就决定不予理睬,他小缀一口微苦的麦酒,并不做声。但是,一只不着痕迹的探入胸口的手中,已经握到了让他稍感心安的匕首。

青年男子似乎看到了中年胖子潜藏的警惕。他只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看先生应该不是普通人吧!竟然带了8个空间戒指!而且你隐在袍内的脖颈中,竟然用空间戒指联成了项链。若是我没有猜错,那全部是极品的空间戒指,每一个足以装下一栋大房子。”

声音显得极为平静,语调中甚至没有抑扬顿挫,但听在中年胖子耳中,却无疑是晴天炸雷,若非他已发现对方另有同伴,早就将胸中藏着的匕首拔出来了。

“别紧张啊,比克先生,我可不是法曼总督派来的杀手!”对方轻摇手指,捉狭地笑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比克的语气有些紧张。但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让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管你是谁?年轻人,耍弄小聪明的结果无非是玩火自焚!”

说完,比克下意识的抬了抬右手食指上的空间戒指,那个戒指,正是磐石在比克临走前新铸的,用来给他防身,只要心念稍动,戒指立刻会释放无形的魔法力场,可以反弹一定强度之下的魔法以及物理攻击。

年轻男子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的魔法老师已经设下了结界,我们的交谈不会被除了我们之外的任何人听到。我不是那个妄图霸占你家产的总督请来的杀手,所以你用不防范我。我叫雷利亚,修兰特家族的雷利亚侯爵!”

“什么,你是雷利亚!你怎么会在这!”

“没什么,只是偶然听闻你有麻烦,来打个招呼罢了!毕竟我和你的主人,哈特是旧识!呵呵,恐怕~~比克先生还不了解现在的情况吧!法恩副总督!嗯,是法恩总督,他已经决定谋反了。虽然现在还未公开化,但他谋取你的家产,就是为了扩军作准备。就在刚才,佩因城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雷利亚见比克露出震惊的表情,很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道:

“至于事情的成败,不少有心人,正在翘首期盼了。”

身处险境的比克可不关心佩因城发生了什么,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怎么会认出我,莫非是哈特大人通过魔法信息传送阵,告诉你的!”

雷利亚轻笑道:“我可一直留意着你们哦!我还特意查了查你的身份。呵呵!比多利先生,恐怕法恩那家伙作梦也没想到,你是20年前大名鼎鼎的大山贼哦!否则他也不会派那些小角色对付你了。其实他真的是个笨蛋!白手起家哪有这么快的!”

被揭穿了连自己都快遗忘的秘密,比克惊的差点昏厥过去,冷汗顺着双颊,瞬间就湿透了双鬓与衣领,他正想否认,却发现雷利亚一副似笑非笑,看好戏的表情望着自己。

被人玩弄股掌的比克,心头的不甘一下被点燃,他死死的瞪着雷利亚,冷声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查到我的身份。我现在可是合法的商人!哼!莫非你想抓我!至于法恩那混蛋派的杀手!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比克说完,不禁有些心虚,常年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安逸。早就磨去了他曾经锐利的爪牙。现在的他,不过是个胆小如鼠的胖子。前几天在返回家中时,突然遭袭,若非生死的压力让他爆发昔日的一些实力,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若非担心着雪薇的安危,比克自问,在碰到杀手的时候,早就习惯性的昏过去了。恐怕也不会擒住杀手,并且逼问出幕后的黑手。

雷利亚好似看出比克潜藏在心中的不安,微笑着放缓语调说道:“对于一个连剑豪实力都不具备的山贼,能横行无忌那么多年,还未杀一人!真是奇迹!善良的山贼先生!我可没有抓你的兴趣!”

说到这里,雷利亚顿了一下,带着一丝警惕瞅了比克怀中,正熟睡中的雪薇一眼,沉声说道:“更何况!你怀中的小姐。若是因为你出现意外,而使她情绪激荡而导致封印破除,那可是了不得的事!”

若说刚才被揭穿身份的震撼,犹如拍岸而来的惊涛,那么此刻,心中的震惊完全可以比拟肆虐的风暴。比克甚至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你竟然全知道!”

雷利亚叹了口气,好像很不满的说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因为有个漂流在外刚刚归家,贪酒好色的中年大叔来拜访我。喝醉后不经意间告诉我的!那家伙找人的本事真是有一套,没想到我此行如此隐秘,他竟然还找的到。”

“中年大叔!找人的本领?”比克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惊呼道:“你是说帝亚哥?”

雷利亚好像一点也不惊讶比克能猜对,他笑着说:“呵呵!也真巧哦!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帝亚哥就是你主人的父亲,当初让你弃恶从善,封印你怀里这个妖族前大长老的勇者哦!”

短短的时间,让比克几乎背过气的震惊,如潮水般不断袭来,经过连番打击的比克,即使雷利亚告诉他,他就是恶龙白银,比克也不会感到惊讶了,他轻叹道:“怪不得哈特大人这么年轻即是大剑圣!原来如此!哼!那个侵吞了我一半财产的吸血鬼!哈特大人有这样的父亲,真是众神瞎了眼!”

“很忠心啊!”雷利亚疑惑的瞟了比克一眼,说道:“这也怪不得帝亚哥哦!谁让你眼神不好,竟然打大勇者的主意!而且还将白银的去向告诉了他,结果害他被白银修理!你这个撒气筒当的也不冤枉!”

被勾起伤心往事的比克,不禁陷入了记忆的旋涡中。

十几年前,那时的比克还没有这身肥肉,他是南蒙斯最大的山贼团首领,数千的手下可谓是意气风发,正准备“大展宏图”。不想就在他立于“颠峰”的时候,却被贪婪成性,大陆的强盗祖宗——白银盯上了,也幸好当时他正带百十个手下帮一个大型商会押送货物,并且未将财宝藏在营寨中,这才逃过一劫。

(兼职!多元化发展!兼职的黑佣兵团可比正规的佣兵团收费要少一些!当然,诚信上可没有保障。大型山贼团兼职佣兵团,在大陆是很司空见惯的事,一般而言,大型商会和规模较大的山贼团暗地里都有一些往来,也算的上潜规则了。)

白银没有得到自己期盼的财富,不禁恼羞成怒,大肆破坏,结果当比克返回老窝的时候,营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除了几个运气不佳,因为跑的慢而被倒塌的房屋压折腿的老家伙们,数千手下竟然逃的一个不剩。

这也是比克除了寻找靠山外,拉拢击败大恶龙白银的哈特,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从顶峰跌入谷底的他,对于白银可谓积怨已久!

当比克从受伤的手下口中得知,白银刚刚离开,他整个人呆住了!他作梦也没有想到,横行南蒙斯的自己,竟然也有被打劫的一天,心灰意冷的他遣散了仅存的手下,准备如他发迹的第一笔“买卖”一般,孤身一人再劫一票,为自己的山贼生涯作一个了断。

潜伏在山道旁守株待兔的比克,很快就发现了目标,那是一老一少,两个衣着华贵的家伙。

他们俩简直恨不得将最值钱的东西,全部摆在身上最惹眼的地方。一看就是某个身家不菲的豪门大贵族的笨蛋儿子,招摇过市,带着老仆玩时下贵族间最流行的冒险游戏的菜鸟。

虽然打头的那名标准骑士打扮的少年,身上穿着精美绝伦白金盔甲,甚至连身下的白马也骚包的配上用硕大的宝石点缀,同样白金材质的马甲,而少年腰间,更是挂着镶满宝石的骑士剑,那扮相简直和上三流吟游诗人口中的英雄形象没有丝毫差异。

而另一匹马上的老仆人,虽然努力将自己打扮的像一个实力高深的魔法师,但手中却拿着一根本无法传导魔力,晶莹剔透的托底拉水晶杖!(一种极为昂贵,极为耀眼绚丽,添加在魔防装备中的极为稀有的水晶。)

两人身上的装备,似乎篆刻着最为简单的照明魔法阵,让整个人从远看去,就好像被圣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