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73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73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3: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是顽强!”

看到眼前的情景,口中嘟嘟囔囔的哈特完全放下了心,如此严重的失血,即便眼前是头巨龙,也再不会有威胁可言。他的力量已经顺着血液完全流失,哈特相信,恐怕现在多夏连抬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至于“肇事”的元凶,很快就被哈特找到了,那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正锋刃朝天的嵌在多夏身前的两块石缝中。匕首似乎刚被重物所压,深深的陷入石缝,而石缝之内,黏稠的鲜血已经将其添满。

哈特费了不少力气,才将匕首取了出来,望着这柄长度仅仅一尺,做工精细绝伦,滴血不沾的匕首,哈特越看越眼熟。

“这不是老修顿送给我的匕首吗?”哈特惊喜异常的捧着失而复得的匕首,这柄匕首不仅是他第一件拿的出手的武器,还被他当作与艾法结缘的信物。它的遗失,曾经让他追悔了好一阵。

“你还真是倒霉!这么短的匕首,落地的时候竟然两只脚全踩上,脚丫子并那么紧干嘛!嗯~~很奇怪,你的右手怎么断的?难道摔倒后,用手支撑,幸运的又按在了这把匕首上?”

虽然只是猜测,但如此显而易见的摆在眼前,根本不用多夏答复;这把锋利异常的匕首,虽然不是什么魔力武器,但即使这样,寻常铁质武器与之相抵,一碰即折,更不要说多夏猝不及防下,被削去手脚了。

疑云初解的哈特,心中还有些话,却没有说出口:如此“意外”,用巧合已经不足以形容,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早已经注定了结局,多夏的追击与卡莲诱引,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反向验证已经不会更改的结果一般。

就在这时,哈特的思绪被一阵粗重却虚弱异常的声音打断,躺在地上的多夏,一双血红的眼睛精光四射,沾染着血迹的脸上,透出异样的神采。这让哈特着实吓了一跳,但稍稍的观察,哈特又平静了下来,地上的多夏已经渐渐停止了抽搐,那正是生命即将耗尽的征兆。

至于精神的亢奋,不过是回光反照罢了!

“你赢了!巴罗克!命运之神也在帮你!”有气无力的声音,透着难言的悲凉,曾经掌控着大陆数一数二强国的枭雄,此刻不过是个恹恹一息的老人。

哈特想笑,但看着多夏的惨状,却怎么也生不出笑意,他撇了撇嘴,说道:“看上去,你似乎很不服气!”

“你认为呢?”多夏咳嗽了一声,拖着粗重急促的呼吸声反问道,短短的几个字,他说的极为费力。

哈特凝视着多夏,缓缓的蹲下身,他故意笑道:“你快要死了,所以宽宏大量的我不会计较的!哈~~哈~恐怕你没有想到,自负无敌天下的你,最终会栽在区区一把匕首上。”

肆意笑声过后,除了幸灾乐祸外,并没有让哈特感到痛快。看着眼前昔日的顶级强者,曾经的死敌最终落的如此收场,即使是敌人,哈特也升起了一丝不忍。

只是,哈特本人却不想承认,因为那被他视为软弱的表现。

“你不是巴罗克!”就在哈特胡思乱想的时候,多夏却突然开口了,他的瞳孔已经有扩散的迹象,只有努力收束的视线,断断续续的说道:“以巴罗克的性格,绝不会这样说话!巴罗克看到我要死,他会开心的蹦起来,你是人类~~只有人类才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念头!”

“差点忘记。你从萨非德那夺取了「全知」!”被说穿了心事,哈特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他冷冷的讥讽道:“你猜的很对,看来死神的蒙召,让你稍稍聪明了一点!若是你再聪明一点,或许能猜到我是谁!”

听到哈特的讥讽,多夏却并没有生气,充盈在眼中的神采闪烁了一下,即回归为暗淡,生命力的流逝,已经让他心灰意冷:“用不着了,世间并没有冥界,死即失去了存在。”

“咦?”多夏如此说词,有些出乎哈特的预料,他皱着眉头道:“说实话,我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但你的情况糟透了,恐怕连一个问题也没时间解释清楚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要死了,我却活的很好,所以我已经心满意足。”

哈特的口气带着强硬与报复的意味,但却远比他想象中要淡的多,这让他感到有些奇怪,看到多夏这样的惨状,心中的仇恨似乎再也无法点燃。

虽然~萨非德的死,佩因城的浩劫都历历在幕。

但~~有的,却只是作为情绪波澜的怨气!

“是吗?人类!”几秒的沉默后,多夏不知从那来的力气,他艰难的用左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缓缓的递向哈特:“把它交给我女儿,这是属于她的。”

那是一个梨花木盒,雕琢的花纹精细的有些夸张,从精巧绝伦的镂空雕工不难看出,这并不是人类的作品,因为人类的艺术家,绝对不会在如此普通的材料上,下如此大的精力。

“这家伙一会变成雾、一会变成液体,这木盒是怎么藏的?”

哈特微微犹豫了片刻,接过了沾染着多夏血迹与体温的木盒,看的出多夏极为珍视这个木盒。因为木盒表面甚至流溢着魔力波动,那是为了保护木盒所设的结界。

哈特一边打开木盒,一边问道:“我真的很难理解你们妖族的思维模式,看上去你似乎不是那么恨我的样子?”

多夏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缓缓的说道:“就当是我心血来潮吧!去找精灵……”

话音截然而止,指向天空的手指无力的垂下,那双凝望着哈特的血红眼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焦点……

哈特呆呆的看着已经冰冷的多夏,心中萦绕着一丝无法用言语去表述的复杂情绪,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哈特依旧没有料到,多夏会这么突然的死去。

“他想说什么?他为什么指着天空,那并不是精灵之国与佩因城的方向啊?”

只是这些疑问,已经随着多夏的死去,暂时失去了答案,哈特托起多夏的尸体,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我会好好对待西贝的,如果~~她有这样的期望!”

最后的几个字眼要的极重,是因为他并不确定,西贝在多夏死后会留在自己身边;至于多夏能否听到,对哈特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仅仅是一个说给自己听的承诺。

在哈特身后,多夏刚刚所指的天空中,卡莲无声的降了下来,她没有说话,仅仅是静静的望着多夏的尸体,而当哈特回头的时候,她却将脸偏到一边,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

掩埋了多夏后,哈特找了块石头削一个墓碑,但想了想,还是在中途放弃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在那墓碑上刻上什么字。

“看上去,他好像不是那么坏!”带着些许僵硬的声音,从哈特的身后传来,卡莲轻轻的来到哈特的身前,将那块半成品的墓碑插在这座新坟上。

卡莲的主动让哈特有些意外,他细想了一下,凝重的说道:“立场吧!即便是为了谋私的野心和欲望~~也并没有违背他的立场,相比之下,黑暗时代的那些人类叛徒要可耻的多!”

卡莲沉思了片刻,说道:“他一直在找一个叫菲拉森·克尔的精灵。”

“你知道?”哈特疑声问道。

“嗯!”卡莲点了点头,似乎有些不习惯这样讲话,她停了片刻才找到适当的口气继续说道:“盒子里的那串项链就是她的!”

盒中是一条由一根根比头发丝略粗的古铜色金属线环扣着编织而成的项链,虽然做工极为精细,但因为普通廉价的材料,并没有什么值得去留意的地方。不过,这普通的项链的链坠上,却镶嵌着一颗奇特的珠子。珠子直径仅仅不到一个指节,隐藏在妖异清冷的光线之后,异样的光华如一条条银色的小蛇在珠子上蜿蜒流转着,仿佛蕴含着无尽的生命。

那小小的珠子好似一个跳动着的全新的世界,闪耀着勾魂夺魄的魅力,仿佛一个危险的旋涡,在虚空中伸出有双有力的大手,撤拽着哈特的灵魂向那个旋涡扯去。

好容易,哈特才摆脱了项链的诱惑力,若说这条眼熟的项链和戴丽尔的——永恒纳基尔的祝福,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作为项链灵魂的珠子。

同样外表,散发的却不是神圣韵味,反而是一种诡异的妖艳。

“还真是项链!”

哈特望着盒中的物品,笑着说道,“看来也不是什么凡物!”片刻之后,哈特作出了判断。

将项链重新装回盒中,哈特来到卡莲的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会,突然笑着说:“卡莲,这样就对了,以后开朗一些,其实与人交流,并不是那么困难!”

这并不是哈特的错觉,自卡莲见过萨非德之后,哈特就感到卡莲有了变化,而这种感觉,在多夏死后,更是明显了不少。

“没有机会了!”

声音很轻,除了卡莲本人,哈特仅看到卡莲的嘴唇稍稍动了动。

“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我们!”

“嗯!”

第十二集 第五章 遥远的“威胁”

卡莲与哈特静静的走在返回佩因城的路上,虽然,若是卡莲带着哈特飞行的话,短短一两分钟就能返回,但就在卡莲抓住哈特腰带的时候,哈特却放弃了这个更有效率的返回方法。

这并不是说,哈特不担心家中的亲眷,因为哈特很清楚,家里的所有人都很平安——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心中这种想法,却像扎入泥土的巨木之根一般坚不可移。

“哈特少爷!这里距佩因城有几十公里,若是步行的话,可能要到傍晚才能返回了!”

卡莲的提醒在哈特耳边响起,那话语之间稍显僵硬,但在哈特听来却显的极为顺耳,自从与卡莲重逢之后,卡莲还从没有如此主动过。

“我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有些担心!并不是艾法她们,而是……我也说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难民营一趟!也许到那里,我心中的疑惑就会被解开吧!”

正如哈特所言,此刻多夏已死。但哈特的心绪却有些奇怪,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心态,就仿佛预感到威胁一般,这让哈特疑窦丛生。

而那种感觉,正是在多夏的威胁之后,悄然出现的。

卡莲似乎也从彼此间的心灵联系间,感受到哈特的异样,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跟在哈特身后,向迎战多夏前曾经看到的难民营走去。

※※※※

临时搭建出的难民营几乎占满了佩因城西边的平原,粗略的估计,至少有上百万人。从衣着上不难看出,富商、士兵、平民、甚至小贵族……几乎涵盖了城内的所有阶级,然而在灾难之后,贫富贵贱的差距已经无足轻重了,他们都是失去家园甚至亲人的幸存者。

起码在戴丽尔搜索完城内的幸存者,正式介入之前,他们的待遇是相同的。

哈特带着愧疚与不安走进了难民营,望着眼前皆是带着浩劫创伤的难民,心情压抑的几乎喘不过气来。虽然自己并不是造成这一切的凶手,但这些人的不幸,直接或间接的与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

“那并不是你的错!哈特少爷!”

见哈特突然停住脚步,神色黯然,卡莲轻轻的拍了拍哈特的肩膀,柔声抚慰道。

“或许吧!”哈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是我们能看到的,死去的人,掩埋在烧灼的残砖废瓦之下,使我们眼睛无法触及!”

哈特说到这里,突然蹲下身,掏出几个银币递给身边一名抱着幼子的年轻母亲,在她死寂的眼神中,大步走开了。

“现在最悲伤的是戴丽尔吧!我不过是个故作悲悯的家伙罢了!”

※※※※

口袋中的银币并不是很多,短短时间,就被围拢过来的难民哄抢一空,哈特并没有因为难民的野蛮行径而生气。相反的,那些哄抢自己银币的人,他们的眼中起码还有生存的渴望。相比刚才那个抱着孩子的母亲,从某种意义上,他们无疑要幸运的多。

即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依旧有些自负聪明和身份高贵的家伙,几个混迹在人群中,眼光尖锐的小贵族,显然发现了哈特。他们立刻凑了上去,自发的将想围上去将抢夺哈特财物的平民们驱散。

“巴罗克大人,您真是慈悲心肠!佩因城虽然出了这样的浩劫!但我们有您这样的领袖,无疑是众神的怜悯……”

不忘拍马屁的小贵族,在接到哈特的白眼后,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过他们依旧像哈特的亲兵一样,紧随左右一路恶行恶状。原本因为失去亲人或财物的沮丧,早就一扫而空了。

有机会攀到巴罗克这样的大树,对于这些小贵族而言,无疑是梦寐以求的事。

至于哈特身后的卡莲,惊人的美貌并没有任何遮掩,但拥挤喧闹的难民营中,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就好像她并不存在一般。走在前面的哈特,虽然不知道卡莲用什么办法造成这样的效果,但这已经不是他关心的事了,在他心中,有的仅是淡淡的伤感罢了。

即使在哈特身边摇尾乞怜的小贵族们,也没有留意到卡莲的存在,更别提四周的难民了。但并不是所有人,起码哈特与卡莲同时发现了一个男孩,他的目光正牢牢的锁定在这里。

那是一个拥有黑色头发与眼睛的小男孩,他只有四五岁大,与难民不同的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丝毫被大火侵蚀之后的狼狈。一双平凡却隐约透着洞析人性光彩的眼睛,在人群中是那样的显眼。

哈特停住了脚步,他死死的盯着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