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77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77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3: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过去,留我们一支孤军何用!”

见银甲骑士似乎还想开口,黑铠骑士摇了摇头,说道:“维诺山口宽度仅仅一公里,山口密林遍布,甚至连路都没有,只要我们能抢在前面,即便只凭不死鸟骑士团的兵力,也未尝不能阻住他们。若非最近一直下雨,放一把火全歼叛军也不是没有可能。”

“是!王上!”

银甲骑士恭敬的冲黑铠骑士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沉重的步伐告诉着他,这是他一生征战中,最大的一次冒险。

大军终于开始行军,拔营起寨,朝维诺山口的方向前进。不死鸟骑士团的骑兵卷起滚滚烟尘冲天而起,金戈铁马,蹄声如雷,奔腾如虎,气势如龙,充满杀戮之音。

十几里外的山顶,两人一马刚刚躲避开黑袍法师。望着渐渐远去的大军,白衣美妇将原本依在马背上的头,微微昂起,幽幽叹道:“为什么不可以彼此容忍一下呢?就算是我以前恶作剧时,被你逮住也不过打两下屁股而已。”

褐发中年人倾身吻了一下她的面颊,沉声道:“这个世界本就有许多东西由不得我们的,只希望因为我的警告,拉尔能在法恩大军赶至前撤走一部分,不至于遭受全军覆没之灾。唉!真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了。”

话是这样说,但褐发中年人心底仍是十分悲观,若是下面的黑铠骑士当初听他的,早就可以抽身而退。只是,即便脱出权利的圈子,天下之大,成千上万的族人却无安身之所,自己的领地可没办法容纳那么多,帝国仇视他们的望族又多如牛毛,失去了权利,如此多的人又怎么可能越过诸多领地的层层防御呢?

最无奈的却是自己要来参加这场战斗,且是怀着极为复杂的心情,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抛开这一切不理,立即有多远走多远,不再理睬这丑陋的战争。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脑海中一堆金灿灿的金币所取代。

“不赚那头大彩龙的钱了,我们立刻走,好不好?”白衣女子冲口而出。

褐发中年人昂起头看着白衣美妇,另一边挽着缰绳讶然道:“那怎么成。哈特那混小子有多少斤两我还不清楚?惹这么大麻烦,还不是老子给他擦屁股!抓住他非好好抽他一顿!”

白衣美妇有些不悦的道:“怕是你旧情难忘吧!拉尔那么漂亮!但可别忘记,那头大彩龙可不是好惹的!”

褐发男子有些心虚的辩解道:“你在说什么啊!拉尔可是有夫之妇,虽然闹了上百年的小矛盾……我刚才可是连哄带骗才让波萨那奸鬼去和她见面,这下可被那家伙敲了不少哦!”

可惜白衣美妇一点也不买帐,有些傻乎乎的绝美脸庞上,尽是一副吃醋的模样:“你说谎话的时候,从来都不眨眼睛,说实话的时候,口气是懒洋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短暂的沉默……

“你要是在别的地方聪明一点点,那怕只有一点点,我就省心了。”褐发男子长叹了口气,直到今日,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说谎话就被妻子揭穿。

※※※※

侥幸逃过一劫的黑铠骑士拉尔,背靠着一株大树,小心地隐藏在树下的阴影中,她用身上的衣服,仔细的将小腹的伤口清理干净,并扎上绷带。

脱下了厚重的铠甲,虽然她依旧戴着面具,但因为伤势,面具下的眼神已经没有往昔那么锐利了。

部下的阵亡,让她的心都在滴血……

拉尔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但耗损的力量,却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复原。而在这一个月内,是她一生中最为虚弱的时期。

现在的她,甚至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伤口的愈合,消耗了她仅存的一点力量。而愈合伤口的力量,却源自那头大爬虫,这让拉尔羞耻的感到自己被那头爬虫施舍。

擦去伤口边缘最后一丝血迹后,拉尔遮掩身形的灰黑斗篷,微微露出了一个隙缝,她离开了树下的阴影,警惕的双眼,再次仔细的观察着周遭的蛛丝马迹。

“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偷袭,我会记住你们恩惠!”

一阵轻细得几不可闻的声音,拉尔喃喃自语道。

在确定了周围的基本安全后,拉尔迈着蹒跚的步伐,潜行到密林的边缘。她小心地躲藏在树下的阴暗处,透过树木间的缝隙,仔细的观察密林外围较稀疏的地带。

此刻他身受重伤,若是被那群追踪者发现,恐怕凶多吉少。到现在她都有些疑惑,七个是圣阶强者,二十多名大法师,科顿王朝竟然会把这么重的筹码压在法恩身上。而她的伤势,有大半都是因为突然间遭到战略级单体攻击魔法——毁灭冲击偷袭造成的。

第十二集 第九章 陈年旧事(附年表)

“你们会后悔的!”

靠在大树休息了一会的拉尔,握紧手中长剑狠狠的说道,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她,已经能勉强行动了,但和她耗损的力量相比,那点恢复简直是杯水车薪。

“谁会后悔?”

树后突然传来瓮声瓮气的沙哑询问,这让刚刚恢复行动力的拉尔猛然一惊。

虽说她的力量已经降到有史以来的冰点,但作为探知力的灵觉却并不会因此衰退,拉尔甚至能清晰的听到一公里外,蚊虫震翅的声音。

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竟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如何不让拉尔心惊。几乎在那声音响起的同时,拉尔已经将身体调整到最适合战斗的状态,虽然她明知这一些都是徒劳的。

她不敢回头,能逼近自己身边却不被察觉对手,即使在她全盛时,也未必能应付的了。

“谁?”拉尔沉稳的问道,多年来的经验告诉她,若是此刻惊慌失措,必定会给身后未知的敌人可乘之机。她在赌,赌对方不能肯定自己的身体状态。

而事实上,当力量达到她这个境界的强者,身体真实的状态根本无法利用灵觉或肉眼来确认。

“我啊!并没有过多少年啊!我的声音你就记不起来了!”

身后的声音这次清晰了很多,懒洋洋中带着些许无赖的味道,很显然,刚才含糊不清的说话,是身后之人有意为之。

“原来是你!”拉尔通过声音认出了身后之人的身份,她的精神猛然一松,稍稍叹了口气后,淡淡地骂道:“是你这头死苍蝇,大色狼!”

说完,拉尔转过身,只见一名褐发男子打着哈欠从大树后缓步而出,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哎呀!都是老相识,干吗这么称呼我!咱们不是朋友吗?”说着,那褐发男子伸开双臂,作出一副想拥抱的样子,可惜他的热情并没有得到回应,身体刚在中途就被横起的剑尖阻挡住。

“哼!”拉尔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说道:“怪不得我始终感觉到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一直在窥探我,原来是你!莫伦(莫非德伦:帝亚哥原名。曾在哈特宣誓向萨非德效忠时,提到过!)你不是出走海外了吗?”

“不提了!”褐发男子莫伦不知想起了什么尴尬的事情,摆了摆手干笑了两声,接着很没礼貌的上下打量着拉尔,明显是故作惊讶的喊道:“哎!你伤的好重!”

“你存心看好戏!”拉尔没好气的骂道,现在一切都明了了,她在刚才的血战中,一直心存忌惮的隐迹强者,原来是眼前的男子。

褐法男子莫伦的袖手旁观让她越想越气,但莫伦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差点把她鼻子气歪。

只见莫伦摇头晃脑,大惊小怪的叫了半天后,竟然用很严肃的口气说道:“你在冤枉我。我是想帮你,可是她说你能撑的住。所以……我……”

“胡扯!埋藏机关就是你的祖先创立的。我这次受袭,你也难逃其究!”拉尔冷冷的揭穿了莫伦的托词,不过喊了几句后,她也发现自已有些过分了,于是稍稍缓和了一下口气,问道:“那个迷糊的吃醋鬼!她在哪?”

“这个!”褐法男子莫伦明显不想提起妻子,打了个哈哈才说道:“她在山上。”

拉尔撇了撇嘴,手却没有离开已经插回鞘中的剑,她看似乎随意的问道:“你把她丢下,不怕那糊涂虫被人拐走吗?”

虽然拉尔从不否认自己讨厌莫伦妻子的事实,但在身体状况奇差的现在,她反而希望那讨厌的家伙赶紧出来。否则,在莫伦这头色狼面前,她没有一点安全感。

虽然莫伦不会对她胡来,但吃女人豆腐,莫伦可是大师级,失去力量依凭的拉尔不得不防。

“这个~~”莫伦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他很清楚,拉尔的用意是在给他打预防针。他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多,眨了两下眼睛就岔开了话题:“不提这些了,哎!波萨那家伙真是没用,竟然没有劝住你!”

“我毕竟是他的姑妈!”拉尔叹了口气,一想起那个老的都快踏进棺材的外甥,她就有些为难,“或许~~我该听他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帮你!”莫伦收起了懒洋洋的表情,声正严辞的回答道。

“帮我?”拉尔愣了一下,很快就有些恼火的指责道:“哼!小毛孩!别想打我的主意!”

“至于那么绝情吗?”莫伦严肃的表情维持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就“扑哧”一声笑道:“算了算拉!跟你说实话吧!是法斯耐特那家伙雇我来的。”

莫伦的回答差点让拉尔拔剑相向,面具下的额头更是布满青筋,她怒骂道:“为了一点钱,你竟然……”

莫伦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可不是一点,那是一座山,金币堆成的山!”说着,还用手比画起来:“我现在可是一贫如洗,还欠了你外甥波萨数千万的债,总要赚点钱养家吧!”

“少跟我提那条爬虫!”拉尔被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莫伦笑呵呵的说道:

“都一百多年了,有必要气那么久吗?”

“他要卖我的女儿。”拉尔怒吼道,一想到那头大爬虫,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莫伦双手堵着耳朵,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同样是他的女儿,而且,对于龙族而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嫁给他之前,就应该有心理准备。”

看似强词夺理的说辞,却堵的拉尔无话可接,愤怒与怨气纠缠在心间。过了好久她急促的呼吸才渐渐平缓下来。

“我当初眼睛瞎了,行了吧!在找回我女儿之前,我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

一字一顿,从牙齿缝隙中挤出的字眼,透着牢不可移的坚定。

“看来谈判破裂了!拉尔,抱歉!”

莫伦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缓缓向拉尔走来,就在拉尔心存疑窦的刹那,莫伦闪电般的一拳砸向她的后脑。拉尔虽然有心防备,无奈糟糕的身体根本无法躲避,于是很干脆的就软倒在地上。

打晕拉尔的莫伦就像做了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他抱起昏迷不醒的拉尔,就笑眯眯的冲着自己刚才躲藏的大树喊了起来:

“搞定了!老婆你都听见了吧!要是我对她存有旧情,怎么会下的了手呢?”

“我只听到你在挑逗她!而且~~而且~她骂我糊涂虫你竟然都不吭声,哼!”

大树后走出一名白衣美妇,咬着嘴唇的绝美脸庞上,尽是愤怒与委屈。

莫伦暗自哀号了一声,一时得意忘形,刚才有些行为确实过火了,他连声辩解道:“我狠狠揍了她一拳啊!我发誓,我可不是因为讨好她,才让老婆你受委屈的。她刚刚失去了部下,我要是说些过分的话,会刺激到她的!我马上就把她交给法斯耐特那头大笨龙。她现在虚弱无比,正好随了那头大笨龙的心愿……”

白衣美妇脸色渐渐缓和了一些,但很快,一个连当事人都没有觉察的发现,却让白衣美妇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狰狞。

“你~的~手~在~摸~她~的~屁~股!”

……

※※※※

年表:

有读者发邮件。说我所谓的圈到底是什么,搞的很糊涂,那么我就发一下吧!至于一些涉及后续剧情的,就暂时不详述了。

因为并没有设定年历,那么就以皇旗大帝的胜利日作为元年。

元年前100000年之前为众神纪元。

人类及巨人族出现的时代,第一个世界秩序的漏洞被掌握,灵长类拥有了深层意识。

元年前90000年。

第一魔神(修兰特·巴克菲尔德)被创造,作为众神在世界的监管者,万族之王。

元年前70000年(太古代)

黄金白银破壳而出。

元年前69890年。

人类萌芽时代开始,北方人类的祖先古高卢人开始建立人类文明的萌芽,以凤凰族(修兰特族),帝兰斯族,布露斯塔德族(海拉尔族)开始统治大陆北方,三方议政团建立,布露斯塔德族确立了领袖地位。布露斯塔德族内诞生第一名狂热者。

元年前69850年。

众神意识体发现人类威胁,百年人神战争开始,除强大的高卢人与巨人族外,人类大部分被第一魔神所消灭。因毁灭过多的存在性,第一魔神遭到世界根源的反噬,众神坚持不直接,不主动干涉世界运行,未对第一魔神进行拯救。自认遭到背叛的第一魔神即以血之契约的形式与凤凰族族长签定契约,凤凰族成为人类王族,取代布露斯塔德族的人类的领袖地位。人类第一个拥有王国标志性的部族建立。

元年前69700年。

灵长类之祖巨人族与至高种圣灵族开战,双双灭亡。人类成为灵长类最高位。而同时,精灵族取代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