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83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83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3: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骨肉的悠妮,至于刚才的借口,不过是骗骗自己,让自己能安心的自我催眠罢了。

“对大家都好!”悠妮的声音一下尖锐了起来,用几乎刺穿哈特耳膜的音量,怒斥道:“巴罗克~不!哈特,你所谓的都好,就是把我从皇位上赶下来,像扫垃圾一样将我一脚踢开,为的只是帮那个小贱人夺走我的一切!这就是你所谓的都好!”

哈特暗叹了一声,有些无言以对,他只是默默的说道:“那原本就是属于她的,现在,不过是归还罢了!”

悠妮绝美的脸渐渐变的狰狞,汗水与泪水混合在一起,顺着鬓角如晶莹的珍珠,点滴的划落,她指着哈特的鼻子,嘶喊道:“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成为她泄愤的目标。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会死,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一尸两命。你不仅背叛了我,还背叛了你的骨肉,这就是你,哈特!鸣雷大剑圣!未来的亲王殿下!”

哈特沉默了,却如悠妮所说,自己背叛了她,为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在自己心中更加重要的女人,彻彻底底的背叛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悠妮才渐渐从抽泣与悲伤中平静下来,她的目光像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又像遗落在某个深远的角落。虽然面对着哈特,却又如同在自言自语的梦呓:

“老实说,刚开始知道你是哈特的时候,我只把你当成‘可以利用的人’,但是,慢慢的,我发现你似乎变成了我不可缺少的存在,你的谎言,你的真诚,你的一举一动,都一直在影响着我,但是,我还是无法了解我自己真正的心情,我不知道现在我是把你当成情侣?或者仍然把你当成可以利用的人……”

哈特听的百感交集,但一个困扰他的疑问,让他脱口问道:“你早就知道我的真正身份?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悠妮苦涩的一笑,轻轻的说道:“你别忘了,我是一个药剂师!想让一个人说出真话,并且事后毫无所觉,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挖到你的身份,却是我意料之外的!”

“那你……”哈特还想发问,但悠妮的样子,却着实让他有些不忍心。

悠妮凝望着哈特的眼睛,凄美的面容上,一丝异彩渐渐开始凝聚,她继续说道:

“我很少对人诚实,甚至连对我自己也一样,那是因为我不信任任何人。我生长在一个不杀人就会被杀,不骗人就会被骗的地方,你想要生存,就必须将你的亲朋好友、父母兄弟踩在脚下,踏着他们的尸体前进,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想害你,你也不能亲近任何人,因为他们会因你而被杀,背叛和利用是那里的家常便饭,在那里,你连自己都很难相信……”

悠妮顿了一下,接着叙述着让哈特触目惊心的事情:

“后来,我逃了出来,我来到了南蒙斯帝国,同样流落在人类国度的多夏收留了我,我终于晓得了何谓信任,何谓友情,何谓亲情。我尝到了我一辈子都没有体会到的人的生活。于是,我开始沉迷于这幸福之中……”

说到这里,悠妮望着听的有些入神的哈特,轻轻的询问道:“很可笑!很难以置信吧!你从巴罗克记忆中获取的妖族信息,和我的叙述,是不是有很大的不同呢?”

哈特没有回答,他默默的低下头,因为他知道,悠妮会揭开自己的疑云。

两人沉默了一会,悠妮才继续说道:“可是,这一切都只是虚幻的美梦,这一切都是我父亲,那些所谓的长老会计划的一部份,我根本没有逃脱自己的命运,一瞬间,猜疑、狡诈、冷酷、愤怒涌进了我的心头。我看清了这片大地,这里和我出生的地方并无不同,只不过多了一层虚伪。”

哈特越发的感到愧疚。直到这时,他才知道,悠妮曾经与多夏有过亲如父女的时光。至于悠妮背叛多夏的真正原因,原来有着这样的原因。

虽然悠妮并没有说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哈特仅凭想象就猜的出来。那应该是戴丽尔刚刚正式登基。(南蒙斯的传统,皇帝只有成年才能正式登基为帝,戴丽尔的父亲查理死后至戴丽尔成年这段时间里,南蒙斯是没有皇帝的,有的只是皇储。)

而悠妮的叙述中,自己的背叛何尝没有隐含其中呢?而悠妮那好似叙述别人经历的冷漠,更是让哈特有种无法压抑悔恨。

哈特正想道歉。但悠妮的讲述却并没有完结,她悲惋的看了哈特一眼,说道:

“也许,我应该感谢多夏才对,是他使我找回了自我……可是,我无法原谅他。他夺走了我的美梦,夺走了我的一切,而将我最痛苦的回忆,我最不愿回到的过去,完完全全的丢给了我。哈哈!很矛盾吧?我最需要的东西竟是我最不想要的东西!”

“妖族的社会,真的是这样吗?”哈特温柔的替悠妮擦去眼角的水气,她的痛苦,仅仅是用听,就已经使哈特的内心翻江倒海。

“我不知道!”悠妮凄苦的说道:“或许以前不是,但当一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掌控了我族的命脉,用谎言欺骗了大多数人之后,妖族变了,变的和地狱简直没什么两样。”

“可是……”哈特犹豫了很久,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拥有巴罗克的记忆,那……”

哈特还未说完,就被悠妮打断,悠妮浅浅的一笑,隐去又要渗出的泪光,轻声说道:

“妖族和龙族一样,同样擅长精神暗示,离开妖族,潜伏到人类之中的我族,他们在临行前,都被塑造出虚假的美梦,否则,在享受到人类的繁华与安逸之后,谁愿意回到那片地狱般的残酷世界中;当然,这并不是全部?像多夏这样的核心人物,他们控制着权利,自然保留着一切的记忆。”

想起自己获得的那本记满人名的笔记,哈特惊讶的问道;“记忆都是虚假的?”

“不全是?”悠妮想了想,回答道:“只篡改关键性的东西,过份的完美,会让人感到不真实!因此,虚构的记忆中,除了快乐外,同样存在着对计划有利的痛苦记忆。”

哈特越听越心惊,他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说完,哈特一阵毛乎悚然。若真如悠妮所说,那妖族究竟在进行着怎样可怕的计划,原本哈特认为,妖族是想暗中掌控南蒙斯帝国,现在看来,恐怕自己的理解只是庞大的冰山一角罢了。

想起数月前,妖族偷袭精灵之国伊亚玛。哈特甚至怀疑,并非仅只有人类一族,在这个计划之中。

让哈特失望的是,悠妮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计划的详情,除了长老会,恐怕没人知道!听说以前的大长老曾经强烈反对这个计划,但现在,大长老也不知所踪了。”

哈特的直觉并没有怀疑悠妮的话,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话题小心的向悠妮问道:

“那你是为了什么?财富、名声、权利、还是仇恨?”

悠妮重重的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名声和财富?这玩意只会让害人没任何益处,权利?我对那种东西不感兴趣。仇恨?也许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吧。但是现在,并不足以驱使我。”

“是因为我吗?”哈特何尝听不出悠妮话里的潜台词。他突然有些感动。心中仅存在心间恐惧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浓郁的真情。

“我会给你幸福的!”哈特握近悠妮冰凉柔软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真正的幸福。我保证!”

“真正的幸福?”悠妮突然笑了,她也拖起哈特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幸福这词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你在用笑来掩盖心中的伤感吗?哈特沉默了,刚才的许诺,是否仅是一时的情绪作祟,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的是。这一刻,他不会放悠妮离开。

“那就奢侈一会吧!”

坚定的声音,坚定的面孔,哈特直视着悠妮的眼睛,没有丝毫挪开的意思。

“无赖!”悠妮被逗笑了,这一次,是真正的笑。

“你并不恨我!”或许是激情让发挥了哈特的潜能,瘫软的身体突然充满了力量,他在悠妮的惊叫中,一把将她拉进怀中,“你只想把我从戴丽尔身边夺走!小妖精,你做到了!”

“或许女皇陛下正在哭哦!”

“那就让她哭一回吧!反正只是暂时的,你欠她的已经还清了,而她欠你的,嗯嗯!”哈特一本正经的思考了半天,接着偃旗息鼓道:“她好像真的不欠你什么哦!”

“哼哼!偏心的家伙!”悠妮笑的很开心,今天,她不想再计较什么,只是撅起小嘴,故意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别太高看自己,亲爱的!或许那一天,我腻味了,会一脚把你踢开!”

哈特“哈哈”一笑,道:“那么我期待着!”

※※※※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泥泞荒原上,正在拼命向佩因城赶来的雷利亚车队,遭遇到了小小的麻烦!

“比克!你这个死胖子!若是再找不到路,我就把你剁了当晚餐!”

被雨水淋的狼狈不堪的雷利亚,挥舞着手中昂贵的魔力剑,一脚踹在比克肉乎乎的屁股上。

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茫茫无尽的大雨,雷利亚一众,竟然迷路了,而最后一点粮食,也在昨天傍晚被消耗一空,饿了一整天的雷利亚,再也无法保持他优雅的贵族气派,指着比克红通通的鼻头,大声叫骂起来。

不过,这并不是引发雷利亚怒火的唯一原因。在今天早晨,车队与一队不明国籍的小股骑兵遭遇了,对方不由分说,直接一通乱箭,虽然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将那队骑兵消灭了,但事后,却发现几匹拉车的马,在乱箭中被射成了刺猬。

即便一个脾气再好的贵族,冒着雨在泥地中进退不得,只怕火气也不会比雷利亚小多少。

带路的比克,毫无意外的成了雷利亚的出气筒。至于因何没有缴获马匹,其实再简单不过——战术级魔法的轰击下,那群骑兵除了一堆融成一团的盔甲外,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这怎么会怪到我头上,要怪应该怪维伦那老东西!”

不过这句话,比克可不敢说出口。筋疲力尽的他,光安慰哇哇大哭的雪薇,就已经耗尽了心力。

“雷利亚姐姐好讨厌,这又不怪比克哥哥!还是蕾娜姐姐好,从来都不发火!”雪薇见雷利亚走远,带着哭腔凑到比克耳边,小声说道。

“姐姐,那头疯狗可不是姐姐!”说完,比克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身后,确定雷利亚没有听到,才长松了口气。

※※※※

几个简易的帐篷颠在拆卸下的车扳上支起,在到处是水洼的荒原上,已经是让众人能勉强休息的唯一手段了。

在雨中不吃不喝的奔波了一天,几乎每个人都有些吃不消,换作寻常人,怕早就病倒了。

天色渐渐转暗,纷纷的雨水也渐渐开始收敛,最终归为平静,秋风抚过,乌云散去,一轮明月预示着明天的晴朗。

雷利亚、蕾娜,以及维伦大法师已经钻进帐篷休息去了。雪薇也被蕾娜抱走一起去睡觉,简陋的营地上,只有几个与比克相熟的骑士,围在一起吹牛打屁!

“我指天发誓,修兰特侯爵大人暗恋你主人哈特!”一个三等骑士压低声音,很得意的对几个好事之徒说道。

比克的眼睛瞪的溜圆,他惊讶的问道:“真的?他不是男的吗?莫非是变态?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众人纷纷附和,但每个人都把声音压的很低很低。

“哼!”那名骑士面露得意之色,他故作神秘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还认识你的主人呢?当初,我们一起去猎龙……”说到这里,他就停住了,很显然,是在等待众人惊异的眼神来添满他的虚荣。

但就在这时,一个六等骑士突然指着三等骑士的身后,大声说道:“大家看,那边有灯火!是村庄,我们找到村庄了!”

第十三集 龙骑士哈特 第三章 简单即有效

以范围广大的佩因城为起点,由紧靠贵族住宅区,拂晓大陆最大的淡水湖〖撒尔塔〗边缘,绵延伸展而来的山坡丘陵,在向西南蔓延了数十公里后,便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繁茂森林。在这个被帝都人称呼为“黑森林”的广大森林的边缘,距离苍翠蓊郁的黑森林仅数公里之处,坐落着一座堡垒的废墟。(银月的小木屋那!)

数公里外,除大片广阔的森林,周围的地势,大致上算得平坦,不过佩因城坐落之处,却恰到好处的位于四周围重要区域的中心地带。

由佩因城出发,通往北方的大道,能够连接东北方撒尔塔山脉的支脉“岩石山”;沿着岩石山蜿蜒曲折的林间道路,穿过浓密的森林与陡峭的山岭走200公里,即走出了帝都圈的范围,进入了帝国北部行省伊斯林,而西北的方向,则是曾经举行过夏祭绯丽山谷,狭窄的山谷正好穿过整个岩石山,能至少节省三天的路程。

向南的道路穿过维诺言山脉的无名支脉,经过十数天步程,可通向紧扼大陆南部咽喉的维诺山脉,而向东而去,则是断崖与峡谷交织的复杂地带,而众神教的法拉修道院恰好座落在其中一处陡峭的山崖之上。

座落在正中的佩因城得天独厚,一面环水,三面环山,可谓易守难攻,而黄金之殿,又是整个帝都圈防卫最为森严之处,但是此刻,南蒙斯皇宫内,一个身影正穿梭在宫房楼阕之间。

小心的绕开隐蔽的寝宫暗哨,哈特如一只潜伏在夜幕下矫捷的狸猫,渐渐逼近黄金之殿。在防卫森严的宫殿穿行,他并没有遇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