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93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193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4: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连他也吃不准。

“死色鬼!赶紧救我啊!”西贝见自己所寄与厚望的身影并没有出现,而鬼手也有了攻击的征兆,焦急之下,她不禁放声大喊起来。

可是,西贝视线所望的方向,除了漫天的烟尘外,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西贝见状,扁着嘴,委屈与恐慌交织,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最多,我明天洗白白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还是没有动静,这下西贝真的开始不安起来。

难道哈特真被鬼手一掌拍死了?这怎么可能,我的心灵沟通,没有中断啊?难道他受伤很重,昏迷了?若是论攻击力,鬼手甚至在处刑长之上,即便以哈特圣阶之上的实力,也难保……

西贝越想越害怕,对哈特安危的担心,在心底不可抑制的泛滥起来。

“你这头自大的色猪!害死我了!”

轻轻的呢喃,好似在抱怨,却凝聚着绝望与心碎,追悔莫及的西贝,那失魂落魄眼眸中,珍珠般的泪水,一点点的滑下。

望着宛如木偶般的西贝,鬼手笑的很开心,“这么漂亮的美人,这么毁了还真是可惜!”

说着,鬼手伸出的左手渐渐收了回去,换成了右手,一只已经绝望的小猫,对他而言不存在任何威胁。而西贝绝世娇媚,他早就垂涎已久。

左手是用来杀人,而右手是用来玩弄女人,让女人娇喘连连失魂落魄的右手,更让他感到自傲。

只是这一次,鬼手引以为傲,曾让无数贵妇名媛为之疯狂的右手,却永远的离开了他。

一道银色的剑茫,毫无声息,毫无征兆的袭来,当它出现的时候,猩红的鲜血已经喷涌而出,那只纤秀的手掌,齐腕而断。

“啊!”尖锐的惨叫声,一点不像是男人所发出的,刺穿人耳膜的尖叫,让袭击者感到如此熟悉。

“果然是个娘娘腔!呸!”

鄙夷的声音从渐渐散开的烟尘中传出,只见一个扛着巨剑的人影,仿佛天神般威风凛凛,那人正是鬼手认为已经粉身碎骨的哈特。

“你没死!”回过身的鬼手失声惊叫起来,手腕的剧痛,完全被震惊所掩盖。

哈特嘴角一撇,冷哼道:“就你那一掌,还没有蚊子叮一口疼!”

“你砍了我的手!”鬼手望了一眼自己流淌着鲜血,光秃秃的右腕,从牙齿的缝隙中挤出着几个字眼。

“那只肮脏的手,你留着也没用。”哈特的声音宛如极北的寒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而且,你竟然想用那只手,碰我的女人!”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鬼手的声音渐渐低沉,宛如在用尽全力在嘶吼。很快,那俊秀的面容渐渐变的狰狞,青筋密布的脸上,原本的温文典雅完全尽丧。他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像是急促的野兽喘息,又像是即将疯狂攻击的预告。

哈特听闻这种声音后大大一愣,因为,这绝不是人所能发的声响,那是野兽的吼叫。鬼手转瞬间的巨大反差,让哈特微微一愣神,他实在有些想象不出,如此娘娘腔的小白脸,眨眼工夫,竟然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不过,哈特却一点也不恐惧,起码现在,他有绝对的信心,战胜眼前的对手。

即使,这信心从何而来,连哈特也说不清楚,不过哈特隐隐感到,这和他手中的初之誓约有莫大的关联。

“差点忘记,这把初之誓约是合并自家那根黑糊糊的铁棒和圣葬炮典所成,圣葬炮典既然号称圣阶杀手,那眼前这癫狂的家伙,应该很容易应付吧!”哈特心中暗道。

刚才,哈特确实差一点就被鬼手的掌力击出的斗气球,炸了个灰飞湮灭。但就在鬼手的斗气侵如他体内的时候,身上的初之誓约突然如无底的黑洞一般,疯狂的吸收斗气球中的力量,速度快的甚至哈特还未生出感觉,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来源于巴罗克的经验,却让他作出了绝对正确的反应,隐迹披风瞬间发动,虽然距离完全隐身还需要数秒的时间,但已经完全遮盖了他的散发出的气息。

至于西贝叫喊的时候,哈特没有反应,倒并不是他有心让西贝担心。在初之誓约吸收了鬼手的斗气后,身为媒介通路的哈特,肉体并非没有受到一点影响。毕竟,初之誓约是通过他的身体吸收侵蚀入体的斗气,自然对肉体的负荷是相当大的。

在鬼手将右手伸向西贝胸口之前,他整个人就像刚被电流击中,全身麻木,连接肌肉的神经没有丝毫的知觉。

哈特曾在与雷利亚寻宝的旅途中,听那个小胡子魔法师说起过,电流刺激过的肌肉,往往能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哈特对此深信不已,因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身体是如此的有力,神经远超平日数倍甚至十数倍的敏锐。

往日需要酝酿许久才能发出的隔空剑气。此刻,心念一至立刻发动,而且全无征兆轨迹可寻找,就好像自己延伸出的手脚一般,也正是因为如此,哈特一击奏效,斩断了毫无防备的鬼手的右掌。

※※※※

哈特与鬼手的战斗已经展开,身为圣阶强者鬼手已经化为一道肉眼难辨的白色闪电,围绕着哈特四周高速的穿梭,而且越来越快,仅仅片刻功夫,哈特已经无法用眼睛捕捉鬼手的踪迹了。

但鬼手的速度还飞速提高,即便哈特已经看不到,但他隐约间却能感觉到。

就在这时,西贝有些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哈特赶快进攻,那家伙的圣阶规则被称为流光,一旦展开即能用圣阶之力,忽视肉体的承受极限,使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这种提升,几乎是没有极限的。”

“弱点呢?”

“速度提升是有过程的,而且因为速度的提高,会损失一定的灵活性,只要在他将速度提升到无法无法应付之前,击败他就行了。要不是这个缺陷,他怎么可能是四大处刑者最弱的家伙。”

“你好像说晚了!”

哈特暗叹了一声,因为此刻,鬼手的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他所能应对的范围。

猛然间,一丝凉意从右肋袭来,哈特猛然一惊,待他想躲避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在宛如刀风剑雨的攻击下,哈特胸口的外套,已被剔得一干二净。很明显,鬼手并不打算立刻解决哈特,失去右手的他,决心将哈特活活剐掉,而这一切,先从衣服一点点的开始。

让那个砍掉自己右手的家伙在绝望中慢慢死去,是鬼手想要的结果,一掌将哈特毙掉,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

原本信心十足的哈特,突然有些慌乱起来,鬼手目前的速度,比之多夏与卡莲或许有所不及。但小范围的挪移,与瞬间发力,却并不逊色多少。哈特有些后悔,若是趁他还没提起速度之前,全力进攻,或许不会落到现在这种任人宰割的境地。

第十三集 龙骑士哈特 第十七章 银剑之威

哈特一边拼命挥舞初之誓约,一边思考对策,仅仅眨眼的功夫,他的外套已经被鬼手剔的成了碎布条,而被气流荡起的隐迹斗篷,却没有丝毫损伤,这无不显示出鬼手精准的控制力。

当外套在哈特完全化为飞舞的“蝴蝶”,鬼手已经开始对他的外套内衬的中衣下手了。

幸好已是深秋,否则,哈特早就光溜溜了。

“这样下去迟早从皮到骨头都被那混蛋剐了!怎么办?怎么办?咦?”

自言自语中,哈特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发动隐迹斗篷,身体渐渐淡化,气机却在斗篷发动的瞬间,就已经消失了。

果然,在哈特气机消失的瞬间,一直在哈特身边高速跃动的鬼手顿了一下,接着,就冲哈特刚才所在方位,发出无数的掌力。

已身在十几米外的哈特,依然能感到鬼手可怕掌力所弥散出的气浪,即便那掌力以经过高度的压缩,但落在地面的瞬间稍稍宣泄的出的一丝半毫,也犹如刀锋绞割一般。

哈特不禁有些咋舌,他很清楚,若是被那如暴雨般疯狂掌力击中,即便有初之誓约在手,也绝对难逃粉身碎骨的命运。

不过能成功避开那些掌力,却也让哈特渐渐丧失的信心,彻底恢复。

“这么快的速度,即便是那混蛋,眼睛也绝对无法锁定目标,他必然是用灵觉锁死对手之后,才发送进攻。你没有先把我的斗篷弄坏,是你最大的失算。”

心知自己猜测正确的哈特,渐渐松了口气,他将隐迹斗篷微微作了一些调整,使的斗篷只会隐去他的气息,却不会彻底隐身。毕竟,若是对手进行无差别的攻击,以鬼手的实力,足以在眨眼的功夫,将方圆上百米掀个底朝天,哈特很清楚,以自己目前的身手,想在不发出声响的情况下撤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更让哈特担心的是,若是鬼手寻不到自己,转而攻击西贝,那……

想要用视觉来锁定自己,鬼手的速度必然会极大幅度的下降,自然不可能发出像刚才一样暴风骤雨般的连续攻击。到时候,有吸纳斗气的初之誓约,鬼手的攻击,根本不会对自己产生多大威胁。

正如哈特预料的那样……

高度压缩的攻击方式,或许能提高杀伤威力,但没有全方位的广域进攻手段,却恰恰成为了鬼手的劣势。几次成功化解鬼手的进攻,哈特的信心越来越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家伙,只位于四大处刑者的末席。

因为——只要更跟上他的速度,单一的攻击方式,就是他的致命软肋。至于磅礴的圣阶斗气,若无法有效的给予自己伤害,那简直和路边的杂耍没什么区别。

但战况还是称不上乐观,即便鬼手的速度大降,却依旧超过哈特数倍,若不是初之誓约宽大到夸张的剑身可以当盾牌使,哈特早就饮恨收场了。全力防御的他,根本没有机会去攻击鬼手,更别说,即便他挥剑攻击,以他的速度也绝对砍不中。

只是,哈特的窘迫,落在西贝与鬼手眼中,却全然变了模样,因为哈特至始至终,从容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完全是一副高深莫测,绝世强者的架势。甚至,他还不时用轻蔑的言语讽刺鬼手。

而鬼手这边却是久攻不下,越战越心惊,不管是再变化莫测的攻击,哈特只需稍稍横起手中那大的夸张的巨剑,就可以将攻击轨迹完全封死,而自己最为仰仗,无坚不摧的掌力,一旦碰到哈特的巨剑,就好像落入无底深渊,被吸个一干二净。

此刻,西贝乃至鬼手已经没有一丝怀疑——只要哈特出手,鬼手(自己)必定被他斩于剑下。而他此刻之所以没出手,只不过在玩弄鬼手(自己)罢了。

手腕的伤口不断的失血,鬼手已经感到头晕目旋,随着身体慢慢开始迟钝,鬼手深知,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而眼前的哈特却宛如永不陷落的堡垒,看那轻松怡然的模样,仿佛手上数百斤重的巨剑就像羽毛一般轻盈。

鬼手自然不知道,初之誓约认主之后,哈特拿在手中确实和羽毛没什么两样,仅仅是握着一根羽毛随便挥挥。即便整个晚上,他都不会感到累。

而被吸进初之誓约中的斗气,并没有凭空消失,人剑合一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哈特清楚初之誓约最微小的变化——原本空荡荡的剑内,所聚集的力量越来越强,纯度越来越高,那是原本属于鬼手的斗气。

“看来那家伙快坚持不住了!”

哈特暗自窃笑,鬼手的速度已经下降到和他相差无几的境地,哈特自信,只要再坚持几分钟,那怕随手一剑,也能轻松的将鬼手砍成两截。

“既然西贝认为我是绝世强者,要是一剑砍过去被对方躲掉,就太丢面子了。这次一定要让那小妮子震撼到家,嗯!嗯!一击必杀干掉圣阶强者!”

打定主意的哈特,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坏坏的笑意,这原本很普通的笑容,落入鬼手眼中,却仿佛恶魔张开血盆大口,打算将自己生吞活剥的预兆。

早已失去战意的他,心中立刻被恐惧所充斥,他拼起最后的力量连攻数招,然后将残存的力量全部汇聚在双脚,勉强运起圣阶之力流光急速向树林跃去。

只要自己能逃掉,就不愁没有一洗血耻的机会,到时候合三大处刑者,甚至处刑长之力,必能让这神秘莫测的强者粉身碎骨。

眨眼之间,鬼手已经跃过上百米的距离,眼见树林近在咫尺,而对方却未有追踪的迹象,这让他悬着心,稍稍落下了一点。

只要自己能进入树林,一切就都有机会。

但一切都没有发生,银色的剑气破空而出,茂密的树林如水面般,翻起如山巨浪,被凌厉的剑气切开,将急速逃亡的鬼手彻底吞噬。

但那银色剑气,却并未至尽,反而汇聚成巨大的弧月剑芒,以劈山破日的气势,破开沿绵十几公里的法恩主营,狠狠的劈在副营所在的一座山丘上,而那座几百米高,方圆近数里的山丘立刻奏起惊天的轰鸣,犹如利刃下的黄油般,被一分为二。

整个联军营寨,尚处于清醒的人都傻了;唯一从头到尾,看到究竟的西贝傻了;而这一剑的主人~~也傻了……

※※※※

许久之后,法恩联军大营突然混乱起来,原本沉寂的军营喧嚣不止,火把与照明魔法顷刻间,将整个山谷映衬的宛如白昼。

此刻,远在树林中的西贝,猛的扑到哈特身上,用力抱着他脖子,有些语无伦次的失声尖叫起来:“天啊!哈特你这么厉害,太厉害了,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十倍,不~是一百倍!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