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06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06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4: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惧银月远比他的庞大的身躯,他没有犹豫,化为一团黑色火焰般直冲向银月。

两头山峦般的巨龙在天空中缠斗起来,海啸般的巨吼甚至将天空的云层驱散。银月与塞特多琉斯翻腾交织的尖锐巨爪,撕扯在一起,巨大的龙首相互撞击,锋利的牙齿毫不留情的撕咬在对方坚硬的鳞片上。

两头巨龙展开了正式的交锋,塞特多琉斯寻到银月的一个空挡,巨刃般的牙齿狠狠的咬在银月的脖子上,可他尚未来的及穿透银月的鳞片,就被银月反咬住脖根,猛的甩开。

银月顾及到塞特多琉斯身躯上的黑炎,再加保护背上的哈特,实在有些放不开手脚,几次交锋下来,力量占据巨大优势的她,反而陷入被动。

“一点忙都帮不上!真碍事!”

悠远的生命中,横行霸道的银月,哪曾体会过这样的别扭,此刻,她恨不得将背上的哈特掀下去。

但就在这时,哈特却突然高喊起来。

“银月,赶快用角卡住他的脖子!”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五章 旧识

哈特大喊的同时,塞特多琉斯恰好高高的扬起长颈,准备喷吐龙息,听到哈特的提示,银月下意识的一头撞向塞特多琉斯的脖子。双角间的缝隙宛如一只巨手般,严丝合缝的卡住了塞特多琉斯修长的脖颈。

猝不及防下,被银月的巨角卡住脖子的塞特多琉斯,一口凝聚的龙息被硬逼回了肚子,这不禁把他涨的眼冒血丝,气血翻腾不休。

哈特又喊道:“向左!横滚!”

银月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猛震右侧的巨翼,身体在空中跟着翻滚起来。这一下几乎要了塞特多琉斯半条命,被银月双角卡住的塞特多琉斯,修长的脖子差点被扭断。

哈特在银月横滚的背脊,擦过塞特多琉斯身体的瞬间,突然挥起初之誓约,用尽全力狠狠的斩在塞特多琉斯,防御相对薄弱的腹部上,这一剑虽未对塞特多琉斯伤害,却将一团黑炎,吸进了初之誓约那巨大的剑身中。

“果然不出所料,这把誓约剑真的什么都能吸!”

想法得到引证,哈特心中油然一喜。他趁此良机,将全身的斗气集中在右手,单手握剑一阵连续斩击。与第一次攻击不同,此刻他的斩击没有蕴含多少力量,一切仅仅是速度极快。

两头巨龙擦身的瞬间,哈特连续砍了塞特多琉斯八九剑,虽然没有对塞特多琉斯造成丝毫的伤害。但手中的巨剑中,却吸入了极多的黑炎。

龙的力量远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虽然只是一触即收,蜻蜓点水般的接触,但吸进初之誓约中的黑炎之力,已经不逊于他与狼牙那战的总和。

吸入了如此多的力量,哈特却未打算立刻释放斗气炮,曾在旁贝城见识过卡莲与白银那一战,龙恐怖的防御力与恢复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仅凭这种程度的力量,根本无法洞穿塞特多琉斯的龙鳞,若非哈特拿不准“初之誓约”的瞬间承载底限,他甚至想凭初之誓约正面吸收龙息。

塞特多琉斯没有察觉到哈特意图,他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在银月的身上,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挣脱银月的双角的挟制,而在此之前,银月的巨爪也没有闲着,塞特多琉斯的胸口被抓开数道鲜血淋淋的伤口。

见银月这边开始占据上风,哈特最后的一丝担忧也烟消云散,于是,他鼓动道:

“银月,尽量和这头大爬虫贴身肉搏,别担心,他的力气没你大。”

银月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无奈,坦率的说,她最厌恶这种野蛮的打法,因为太损害她优雅高贵的形象。只是,若是她利用庞大的精神力发动龙语魔法,或对塞特多琉斯进行精神暗示,恐怕保持到至今的伪装,会被哈特揭穿。

哈特自然不知银月的烦恼。他配合着银月的攻击,不断的吸收着塞特多琉斯的黑炎。不多时,初之誓约银色的剑身,已经染上了若有若无的黑芒。而银月这边,凭借体格的优势,渐渐逼的塞特多琉斯只能全力防御,塞特多琉斯的旧伤还未完全愈合,就又添新伤。

缠斗了一会后,塞特多琉斯终于寻到机会,猛震双翼与银月拉开了距离,刚才的一翻激烈搏斗,他比钢铁还坚硬千百倍的鳞片,被银月的巨爪与牙齿硬撕下了数十片,那些伤口虽然很快就能愈合,可新生的鳞片要想恢复到平日的强度,却不是一时半刻能实现的。

那些伤口成了塞特多琉斯的软肋,体型的差距让他在与银月的正面肉搏中,完全处于劣势。

初次交锋受挫,塞特多琉斯并没有气馁。

塞特多琉斯巨口渐渐的肿胀,天空隐约开始震动起来,哈特甚至生出了一丝错觉,仿佛整个空间,都以塞特多琉斯的巨口为中心,逐渐塌陷……

如同在酝酿攻击的信号,既然正面肉搏无法战胜银月,塞特多琉斯决定用足以焚烧一切的毁灭之炎,将对手连同仇人彻底吞噬。

空气中蕴含的不安以及硝烟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哈特察觉了塞特多琉斯的意图,他连忙冲身下的银月提醒道:“小心!那家伙恼羞成怒,想冲你吐口水!”

“明明是龙息嘛!好好的话,到你嘴里就这么恶心!”哈特的话,让银月微生不悦。因为她也想以龙息对付塞特多琉斯,可若是这样却变成哈特口中,喷口水了粗俗行径,自认是端庄淑女的银月,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银月如何想,塞特多琉斯那边可没有闲着,一声震天的龙吼,酝酿多时,高度凝聚的黑炎龙息径直向银月袭去,而早有准备的银月一个空中急旋,险险的避开了塞特多琉斯的龙息。

只是,这这记龙息并非塞特多琉斯的杀招,只见紫黑色的火焰突然从他口中飞散而出,甚至掩盖了黎明前的黑幕,黑炎升腾在天空熊熊燃烧,将整个天际映衬的宛如幽焰地狱一般。

与天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尚未干枯的荒原上,结起了一层厚厚的白霜,银月知道,那是天空的黑炎,吸收着周围全部热量的结果。塞特多琉斯所施展的,是龙族真正横行天下的力量——龙语魔法。

“竟然用焚天之炎,塞特多琉斯这家伙想拼命啦!”

银月认出了塞特多琉斯所施展的龙语魔法,她在攻击旁贝城的魔法结界时,就曾经使用过此魔法的袖珍版——焚天炎雷。而此刻所展现的异象,不过是魔法发动前的先兆,如“焚天之炎”这个名字一样,它拥有焚烧苍穹的恐怖威力。

作为高等龙语魔法,“焚天之炎”比人类的至高级魔法更强。面对如此恐怖的力量,银月倒是对这个魔法的威力非常感兴趣。她很想硬接下来,可此刻,她必须分出大半的力量去保护哈特,再加上使用的并非自己的银龙之躯。思量再三,银月只能忍痛放弃这个代表自己风格的念头。

与此同时,一直潜藏在某处的处刑长与暗龙使,却眉头紧锁,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他们,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头。

“塞特多琉斯恐怕危险了!”

“那头母龙根本在戏弄他。我小看她了,那头母龙潜藏着与她实力不符的强大灵魂!”

“难道……”咯噔一下,处刑长似乎想起了点什么。

“塞特多琉斯毕竟已入我暗龙一族,不能让平白殒命!”暗龙使说完,脚下立刻闪起一片诡异的黑茫,接着就在处刑长的眼前消失了。

“暗龙一族的性子都这么急吗?”处刑长轻叹了一声,既然盟友已经打算出手,他再闲着,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就在处刑长想要行动的刹那,一个让处刑长既熟悉又憎恶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老海啊!好久不见?”

处刑长心中陡然一惊,声音的主人竟然能躲过他的灵觉,若是刚才出手偷袭,那……

处刑长屏息凝气,压下心头的震惊。他缓缓转过身,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发现一个褐发的中年男子,正懒洋洋的站在自己身后十几米外。

那个男子的相貌,处刑长作梦也不会忘记。

“是你,帝亚哥?”

褐发男子笑道:“上次一别,已经是十几年了吧!”

“十八年四个月零三天!”一向都冷静从容的处刑长,此刻却咬牙切齿。

“已经过了这么久啊!”褐发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像处刑长无可抑制的敌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微笑道:“老朋友找你来叙旧,绷着脸干吗?小心~得老年痴呆。”

“哼!”处刑长不待褐发男子继续,就冷哼一声,阻止了对方的继续发挥,“帝亚哥,最好收起你那些恶心的把戏。你将我族大长老费丽希亚掠去,这笔帐我还没找你算呢!”

“费丽希亚?”褐发男子又抓了抓脑袋,过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道:“哦,你说的是她啊!嗯嗯,我想起来了!”

“她怎么样了?”处刑长的声音隐约有些颤抖,一切再明显不过,那个叫费丽希亚的人,在他心中有不可替代的位置。

褐发男子的回答,却让处刑长如遭雷击。

“卖了!换了不少钱!嗯!买家好像是一个山贼头吧!用夕阳大陆的话说,她已经是压寨夫人了。”

“你!”处刑长怒喊一声,身上的充满了宛如实质的紫色斗气,寒冷的气息弥漫在四周,地面上一串串的白霜瞬间即变成晶莹的冰凌。

“老海啊!莫非你对她……嘿嘿!你一个侍从,对自己的主人心存邪念,我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话说的轻松,可褐发男子见势不妙,已经脚底抹油,向远方飞速奔逃而去。

处刑长微微一愣,完全未料到对方竟然转身就跑,回过神的他立刻紧追过去,可就是这瞬息的耽搁,却怎么也追赶不上。

“莫非这家伙想引开我?”紧追了一阵后,处刑长意识到褐发男子的目的。但他极痛恨褐发男子,即便已经识穿对方的盘算,他依旧没打算放弃追赶。

而跑在前面的褐发男子,却回头遥望了一眼哈特的方向,心中叹道:

“离这小子如此远,抑制力依旧出现偏转,哎!”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六章 遗弃之龙

褐发男子将处刑长引开后,远方的天空,塞特多琉斯与银月的激战也接近了尾声。

塞特多琉斯所施展的“焚天之炎”在久经酝酿后,终于发动,如暴风雨般黑炎,从天际倾泄而下,其中任何一团黑炎所凝聚的力量,甚至不亚于龙息。

犹如世界末日的前奏,整个天幕完全被紫黑色的火团所吞噬,黑炎火团在飞泄而下的过程中,相互碰撞后爆裂,化为覆盖更广的火雨,向银月袭来。

漫天的黑炎,将周围的氧气燃烧怠尽。即便是身处于屏障保护下的哈特,也感到气血翻涌的窒息,或许是因为过度的惊慌,哈特绷紧的神经反而麻木了,他目光呆滞的望着飞速袭来的黑炎,大脑几乎空白一片。

“原来,这才龙的力量!”

面对这恐怖的魔法,银月却没有丝毫慌乱,她稍稍分出一丝精神力,探察了一下哈特的状况,发现哈特犹如被石化了一般,失魂落魄全然没有一丝反应。

银月心中不禁一喜,哈特现在这种情况,自然不会留意到她的举动,放心大胆的银月,一边灵巧的避开了袭到身前的黑炎,一边将庞大的精神力高度收束起来。

当精神力汇聚到让银月满意的程度时,她磨盘大小的双瞳,突然死死的盯住远处的塞特多琉斯,凝聚的精神力瞬间发动。

哈特并没有察觉银月的动作,在他眼中,银月正吃力的躲避着袭来的黑炎。在扑天盖地的黑炎下,她庞大的身躯,就犹如一条挣扎在滔天巨浪中的小鱼,被彻底吞没不过是迟早的事。

就在哈特以为自己与银月难逃死劫,心生绝望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却发生了。

没有丝毫的征兆,遍布天际的黑炎猛的停滞住了。一切就好似时间突然停顿不前,充斥着毁灭气息的黑炎悬在空中,甚至波动跳跃的焰羽,也失去了曾经的暴虐,慢慢趋于平缓。

而黑炎的主人,悬浮在远处的塞特多琉斯,更是像喝醉酒一般,招摇晃晃的向地面坠落。随着一声令大地震颤的轰然巨响,塞特多琉斯一头撞在平坦的荒原上,掀起浓密烟尘。

塞特多琉斯摔落地面的同时,悬停在天空中的黑炎骤然失去了依托,毫无目标的随着重力向地面掉落,那些雨点般的黑炎,掀起阵阵数十米高的蘑菇云。无数的惊天气浪相互绞结、碰撞、扭曲在一起,激起更大冲击波。而被冲散的气浪残片,更是化为锐利风刃,将卷起的一切撕的粉碎。

被屏障保护的哈特,依旧感受到这肆虐天地的狂乱力量,飓飞的气浪,涡旋,在无形的屏障下激起一连串的波纹,并且越来越密集。被扫乱的气流肆虐的天空,已经成了最为危险的地方,坚固的屏障犹如气球般,向内一点点的挤压。急中生智的哈特,连忙将初之誓约伸出了屏障。瞬时,无边的力量疯狂的涌进初之誓约,屏障的负荷终于开始下降。

哈特身下的银月也并不轻松,她庞大的身躯,根本无法躲避漫天袭来的危机。在足以比拟剑圣全力一击的气流下,银月如镜的鳞片,磨擦起毛乎悚然的尖锐之声。少数荡起的黑炎,甚至穿透了比她钢铁还坚固的鳞片,在她闪烁着绚丽光彩的身躯上,留下一处处焦黑的痕迹。

一切终于回归为平静,但荒原早已千创百孔。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处处是直径近百米,深十数米的巨坑,大多数巨坑层层相连,因为同一位置的连续撞击,形状变的千奇百怪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