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18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18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5: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堂堂法曼行省副总督,竟然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在床底下。咦,我说错了,应该尊称阁下为总督大人,几个月未见,差点忘记大人已经升官了。”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二十三章 声音

当哈特押解着法恩,掀开厚重的毡帘走出营帐后,沸腾的帐外转眼鸦雀无声,面对出人意料的变故,所有人都被震惊的巨浪所淹没。

短暂的寂静之后,议论之声渐渐在士兵中响起。

“那个人好像是哈特大人!”

“哪个哈特大人?”

“蠢货,就是鸣雷大剑圣哈特大人啊!一剑斩伤恶龙白银,解救我们庞贝城于水火的英雄啊!”

“剑圣大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那还用说,肯定是哈特大人发现法恩的密谋作乱,为诛杀叛贼才来此。”

“除了哈特大人,天下有谁能在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将叛贼法恩擒获!”

哈特尚未开口,法恩的叛贼身份已经在士兵心中板上钉钉,不容怀疑,一切的发展,连哈特都稍感不可思议。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法恩联军中多是土生土长的法曼行省人,其中有不少士兵,曾亲眼见过哈特怒斩巨龙雄姿的,哈特无疑被他们奉若神灵,是不敢仰视的英雄。

或许连士兵们都没有察觉,在他们立场开始动摇惶恐不安之时,哈特的出现,已经被他们当成彷徨的内心的唯一依靠。

看着满面欢声振奋的士兵,哈特的迷惑只持续了十几秒钟。城府颇深的他,强压下满腹的兴奋,端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说道:“法恩密谋作乱之事,我也是近期才发觉,也因此让帝国蒙受劫难,手足相残,女皇临危。我实在愧对帝国,愧对各位……!”

“这都是法恩逆贼之过……”

“杀了法恩,为死难的兄弟报仇。”

“为了女皇陛下,诛杀十恶不赦的叛贼!”

听着群情激奋的士兵怒骂,耸拉着脑袋的法恩完全没有辩解,他一句话也不说,仿佛已经默认了自己的罪孽。

见此情景,围拢在帐篷周围的士兵更是怒火中烧,有几个士兵甚至推开挡在前面的督战队,挥着利剑就想砍下法恩的头颅,以泄心头之恨。

哈特有些犹豫了,他何尝不知士兵的愤怒其实有一大半,都是他们得知自己参与叛乱所带来的内疚与恐慌作祟。就算法恩没有参与叛乱,他也会变作士兵潜意识下的替罪羔羊,成为他们不安与悔恨的宣泄口。

目前大势已成定局,法恩杀与不杀根本无关痛痒,可哈特还有些问题想要问法恩,此刻让他死在士兵的乱刀下,是非哈特所愿。

眼看场面即将失控,督战队的最高长官若梅卡,突然高声喊道:“大家静一静!”

督战队的威慑力,在普通士兵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士兵们情绪虽激荡不休,行动上还是收敛了不少。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众目睽睽之下若梅卡突然跪倒在哈特面前,声音低沉道:“犯上作乱依律是要诛灭满门,法恩密谋叛乱,这些士兵都被蒙在鼓里,他们全是无辜的。卑职一人生死无关轻重,可这些士兵们……卑职恳请大人,救救他们吧!”

若梅卡声音悲情流露,着实感动了不少士兵,他们“噗通”“噗通”不约而同的随若梅卡跪倒。

“大人,救救我们吧!”

“以您的威望,若为我们这些万死之人求情,女皇陛下必定会赦免我们的!”

“人才!”

哈特望着眼前的一幕,视线扫过周围的士兵最后凝聚在若梅卡的身上,他上前几步将若梅卡搀起,用最真诚的口吻,冲着若梅卡也冲着所有的士兵说道:

“大家都起来吧!女皇陛下的仁慈天下皆知,临来之前,我就面见过陛下。陛下早知一切始末,其罪是法恩一人,与旁人无关。”

若梅卡抬起头,审时度势道:“陛下会赦免我们这些罪人吗?”

哈特微微一笑,反问道:“若未犯罪,何必自称罪人呢?”

※※※※

第二天朝阳初升,十几万联军士兵解下衣甲放下兵器,整齐的跪在皇城门口,这一幕让城墙上的守军诧异不解,他们慌忙将此消息汇报给戴丽尔。

当戴丽尔和城内要员赶到正门城楼时,叛军阵营中缓缓驶出三十几辆囚车,两名男子走在车队最前端,其中一人冲着城楼挥起手来。

“是哈特大人!”

“真的是哈特大人,他没死!”

“看那些叛军,肯定是被大人威名所慑,全部投降了?”

戴丽尔忍着强忍着心头骤然翻转的暗流,下令道:“赶快打开城门!迎接统领大人入城!”话音未止,她欣喜的泪水已如雨下。

没有人会轻视戴丽尔的软弱,因为整个皇城都陷入了同样的情绪中,犹如锦上添花,就在此刻一头如山峦般的七彩巨龙由远及近缓缓飞来。

哈特抬起头,心头异样的熟悉,让他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头轮廓尚且模糊的七彩巨龙是银月。

银月降落后,哈特问起发生了什么,银月竟然摇头,满面的迷茫。直到两天后与莉噢偶然的交谈中,哈特才想明白事情的始末——在魔法临头的刹那间,生命危机的关头,竟让银月使出七彩龙与生俱来的远距离瞬间传送,让她逃过一劫。

事实的真相,与哈特所料非常接近。身为龙族皇室的银月,怎可能不会使用龙族的固有技能呢?

皇旗历一百一十九年十二月七日,法恩叛军包括伤残士兵十七万投降,贼首法恩被诛。三日之后,维诺山口残部两万人向帝兰斯家族骑兵投降。十二月十一日,获此消息的各地领主,随即下令解除领地的封锁……

南蒙斯帝国持续一多月的叛乱到此终止,所有当事人都很清楚。这只是更大的风暴来临前,带来短暂宁静的假象,整个南蒙斯都在紧张有序的准备着,以应对即将发生的危机。

卡莲终于睡熟了,短短的一周,双颊削瘦,眼窝凹陷,再找不到一点昔日清冷怡然的样子。

倦意袭上哈特的心头,卡莲的病来得实在太奇怪了,所罗门说:卡莲是在与处刑长决斗后,突然昏迷不醒的。听到这个消息后,哈特第一时间就打算找处刑长算账,可是,随自己进入皇宫的处刑长,却突然失踪。

疯狂的寻找了整整一天,哈特才确信,处刑长不告而别了。

想想两人的关系,哈特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虽说银月安然无恙,自己的与处刑长的血仇就此化解,可对手毕竟是对手,即便是面临共同的威胁,短短时间又怎么可能一下就成为朋友。

哈特还记得,在银月出现时,处刑长曾经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当时整个身心完全被喜悦淹没的哈特,并没有在意这个眼神,现在想想,那或许是离别的信号吧!xuanquge.com$提供下载

哈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卡莲,佩因城渐渐恢复正常后,戴丽尔请来了宫中和城里最好的医者,但始终都找不出卡莲的病因。只能眼看她一天比一天的削瘦下去,却束手无策。

卡莲没有受伤,从医理上说,她是全无病碍的健康人,可她的昏迷却着实让人费解。

得知这一情况的戴丽尔和哈特,甚至动用了一切能找到的珍贵药物,出重金聘请水晶财团旗下擅长恢复魔法的僧侣,可结果仍然一筹莫展。

“醒来吧!”

哈特在乞求,他缓缓的移开视线,他实在不忍再看,卡莲一天天憔悴下去。

或许是天上的众神被哈特真情打动,他忽然感觉衣袂一紧,耳旁传来衰弱的女声:“少爷!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我。”

“你……醒了?”

千言万语,到嘴边只剩下干涩的声音,哈特握住卡莲苍白无力的手,强忍悲痛柔声道:“你别担心,水晶财团已经去请迦蓝圣教的克里德主教,克里德主教的回复之术在整个大陆都是屈指可数,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没用的!”

卡莲挣扎了一下,只有她清楚自身的状况。经过这么多天,多夏的诅咒已经侵透了她的每一滴血液,一分一分的侵蚀她的生命力。

原本以她的力量尚能压制住诅咒的发作,可与处刑长一战后,力量耗损下诅咒骤然反噬,此刻,虚弱的她已经无力阻止了。

“……这是一种诅咒,任何药物和恢复魔法都不会起作用,哈特少爷,原谅卡莲,不能再做少爷的剑了……”

卡莲虚弱的声音,犹如小刀在哈特心头一点点的划着。

“你早知道命不久矣,所以才露出封沉已久的微笑吗?”

自从多夏死后,往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卡莲突然转变的原因,哈特明白了。

哈特眼角噙起泪花。

卡莲吃力的伸出手,轻缓的拂去哈特眼角的泪水,她透着生命力的双眼射出清光,望向哈特道:“少爷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躺一会儿……”

轻轻掩上房门,哈特慢慢走在寂静的长廊上,一遍一遍的问着整个世界,为什么总是不保佑这个命运坎坷的可怜女孩?

哈特的声音久久的回荡着。

仿佛回答哈特的疑惑般,而另一个声音如鬼魅般毫无征兆的响起:

“天上的神灵,是不会听到的!”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二十四章 目标伊亚玛

“是你?”

哈特回过头,冷眼望着声音的主人,他身后不远处所站之人,正是不告而别失踪多日的处刑长。

处刑长看了哈特一眼,慢慢向他走了过来,说道:“如果刚才我出手偷袭,你已经是死人了!”

“你的伤疮愈了?你躲去疗伤了?”

两个问题刚刚脱口,哈特心中就有了答案。处刑长气色上的前后差异,已经全部告诉了他。

处刑长来到哈特身边,在走廊边的坐了下来:“我很难理解你们人类的多情,既然已经深深爱上一个人,又何必为别的女人伤感!”

说话的时候,处刑长的脸上带着一丝悲伤,眼神清澈而温柔,里面似乎藏着不堪回忆的痛楚和落寞,而这些异样的情绪,心有旁骛的哈特并没有注意到。

哈特回答道:“没有原因,就像我的左手与右手,我的眼睛与心脏……需要分出彼此吗?如果真的需要,那么我也不知道!”

处刑长幽幽问道:“没有一个人能完全容忍自己的爱人同时喜欢上别人,难道你能忍受与其它人一起分享爱人时的痛苦吗?你能一点反感都没有吗?”

处刑长的连续两个问题,哈特都无言以对,而处刑长古怪的神情,也让哈特心升警惕,他微微扫了一眼腰间的初之誓约,心中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处刑长的伤势已经无碍,自己与他的关系是敌非敌是友非友,此刻突然现身,哈特绝不敢掉以轻心。

哈特暗中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自从初之誓约吸纳了8个战略级魔法以及塞特多琉斯的黑炎之力后,原本散发着柔和光线的银色剑身,开始变得晶莹剔透光彩夺目,剑身无时无刻不流溢出的力量,更是带给哈特莫大的好处。

这一周来,哈特自感力量一日千里,如果抛去圣阶之力外,他的实力与普通圣阶高手也相距不远。不仅如此,哈特更发现了初之誓约的一个惊人秘密。

以往哈特认为,初之誓约将力量吸纳进剑身储藏后,只有释放威力无穷的斗气炮一途。至于磐石所言的:初之誓约一天内,可以按照使用者心中的执念,自动设置一条使用者最希望拥有的规则。

这个规则,除了好玩外,完全没有任何用处。

哈特曾作过实验,他希望初之誓约能成为一把火焰剑,可是剑身吐出的火苗,他喷一口气就能吹灭。也因此,哈特从未在战斗中使用过初之誓约的既定规则。

可自打初之誓约吸纳了足够多的力量后,哈特偶然发现,自己以前对初之誓约的使用方式,完全是误区。

初之誓约其实是一个能量储存器与万能魔法武器的混合体,它可以在不违背武器性这个前提下,利用所储存的能量,实现任何使用者所希望的效果。

初之誓约的既定规则想要实现其应有的效果,剑身内必须拥有足够用以催发规则的力量。当初,正是因为初之誓约中空空如野,才哈特的实验中,只吐了几下可怜兮兮的火苗就熄灭了。若换作现在,初之誓约恐怕会化为吞噬一切的火龙,将整个皇城乃至周遭数十公里完全焚毁。

当处刑长现身后,哈特就暗中赋予了初之誓约一条既定规则——增幅自己的反应与速度,以初之誓约现有的力量,在第二天到来之前,他的速度与反应绝对不逊色世间任何一个绝世高手。

只要有速度和反应力,处刑长就无法瞬间击倒自己,自己就拥有出手的机会。哈特相信,初之誓约中储存的能量,若是放出斗气炮,即便是处刑长也只能饮恨收场。

此刻哈特并不惧怕处刑长,他想起卡莲的诅咒,脸色猛然一冷,毫不客气地问道:“你告诉我,卡莲中的是什么诅咒?”

一个仅从字面,就让人头皮发毛的词汇,从处刑长口中缓缓而出:

“噬魂血咒!”

“噬魂血咒?你能解开吗?”哈特倒抽一口凉气,问道。

处刑长摇头道:“我可没那本事!”

现在的哈特,犹如一点就爆的炸药桶,他一听处刑长否认,立刻揪住处刑长的衣领,怒声道:“你在耍我?你和多夏都是妖族,而你的实力,比他强的多!”

“诅咒这东西,可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处刑长微微一惊,他未预料到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