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19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19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5: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哈特的速度会这么快,竟能在他毫无反应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

处刑长强压下心头的震惊,他扒开哈特的手,回答道:“噬魂血咒是我暗妖一族,与敌人玉石俱焚的最后手段,这完全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其中的原理,甚至连我都说不清楚。”

哈特面如死灰,紧攥着处刑长衣领之手无力的垂下,他眼光散乱,口中喃喃道:“难道真没办法解除吗?”

“办法嘛!也不是没有!”

处刑长向后急退了一步,全力避开哈特再次袭向领口的大手,说道:“虽然我族无法解除自己施加的诅咒,可是传承了圣灵族血脉的精灵,却对解除诅咒以及负面魔法颇有研究。若能找到精灵的话,你的女人或许有一线生机!”

“精灵,你说精灵能解除诅咒!”哈特死死的盯着处刑长,目光之犀利,甚至连处刑长都为之一颤。

“传闻精灵族的大长老卡妙与精灵女王,就极擅长解除诅咒,只可惜以精灵的偏执与傲慢,想要她们出手解救一个人类,绝非容易之事。更何况,精灵女王二十多年前感情遭逢剧变,至此对人类男子极为痛恨,所以我劝你,还是就此打消念头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哈特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我是精灵之国蓝月长公主的夫婿,看在我老婆的份上,我的小姨子总不能不念亲情吧!”

哈特刚刚燃起希望,处刑长就立刻泼了他一头冷水:“原来你就是那个诱拐精灵长公主的人贩子,哈哈!本来以精灵热爱生命的脾性,你或许还有一线希望。现在……我不得不奉劝你一句,如果你打算长途跋涉前去伊亚玛,那你还是先准备好一口棺材。”

“什么?”哈特有些吃惊。

处刑长笑着说:“你的小姨子对你恨之入骨!因为你诱拐了她的姐姐!”

哈特辩解道:“艾法是自愿嫁给我的!”

处刑长一脸玩味的望着哈特,缓缓说道:“整个精灵族可不这么认为。若非最近精灵族遭逢变故,实在无暇他顾,恐怕精灵早来找你麻烦了。”

哈特与处刑长的交谈继续着。两人都没有留意到,在走廊的僻静角落中,至始至终银月一直站在那里,她望着神情憔悴落寞的哈特,似要张口欲言,最终却没有声音发出。

※※※※

哈特决定远行前往伊亚玛,这是他与处刑长结束交谈后,作出的决定。

艾法得知后立刻找到哈特,希望能打消哈特的念头,她很清楚自己妹妹的性格。在她看来,哈特此去无疑是自投罗网。

“我要救卡莲!”这是哈特斩钉截铁的回答,

艾法泣声道:“你可以让戴丽尔,派人护送卡莲去啊!”

哈特眼中精芒一闪又黯淡下来,他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可是……可是……”艾法双眼含泪,死死的抱着哈特的腰:“若是你去伊亚玛,我妹妹必定不会放过你的,因为帝亚哥那始乱终弃的坏蛋,她很仇视人类男子,更别说,还有我们的事!”

两人对视片刻,哈特发出长叹声,正想转头。

泪水又一次从眼眶溢出,艾法泣声道:“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是的,我说过这句话!”

再次苦笑,哈特道:“我还曾在心底里对自己说过,就算有一天,有人踩在我的喉咙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离开你!但是我不能让卡莲死去,她现在已有求死之念,若是我不在身边,她会死的。”

“你失去我,至少还有妹妹,但是卡莲却只有我了。”

哈特横抱起床上再次陷入昏迷的卡莲,大步向房外走去,当他来到门前,突然扭过头道:“更何况,你妹妹是个善良的精灵,她或许会给我点苦头吃,却未必会要我的命。”

“都怪我不争气。当初老师上课的时候,我要是不贪睡,能多听一些,就能救卡莲姐姐了。”艾法悔恨的瘫软在地,泪如雨下。

哈特的手伸了过来,拉起艾法,笑着说道:“好了别哭了,陪我一起去看看艾莉尔吧!这一走不知何日能归,我们的宝宝出生那一刻,我怕是看不到了。”

※※※※

深夜,哈特决定离开的时候,广阔的皇宫花园的草坪上,为掩人耳目除了送行的十几个人外,整个花园空荡荡的。

哈特严辞拒绝了众女陪同前往的要求。这一次除了银月外,哈特只带了一个行李箱。

银月已经化身为巨龙,她匍匐在草坪上,直到维伦大法师完成隔绝气流的结界后,才挥翅撑起庞大的身体。那个结界是为卡莲设置的UMDTXT.COM$提供下载,没有与银月签订契约的她,无法得到银月的保护,没有这个结界,身体虚弱的她根本无法抵抗银月飞行时带起的气流。

“别忘记比克那死胖子,他被我安置在索达镇的旅馆里!告诉他危机解除了,可以回佩因城了!”

七彩巨龙缓缓升空,沿着花园低空盘旋了一周,在她宽广的背脊上,哈特抱着怀中的卡莲,当他听到蕾莉雅的嘱托,微微一笑,轻轻的挥手向送行的人们告别。

在人们的眼帘中,巨龙与哈特身影,渐渐消失了。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二十五章 似曾相识

红彩初染云霞口转瞬化为璀璨的金黄,经过一夜的旅途,哈特与银月已经离开了南蒙斯帝国边境,进入了南蒙斯的附庸国——巴雷托公国的国境。

此地离比克暂住的索达镇不过二十多公里,距离佩因城有一千多公里,哈特放下手中的地图,让银月暂时休息一下。

因为卡莲的虚弱,银月飞的很慢。现在时至隆冬,高空中的气流相为寒冷刺骨。即便有结界,哈特依旧能感到猎猎的劲风袭身。原本哈特打算让银月沿着直线,全速飞至绿林山脉,可银月起飞后没多久,哈特就发现怀中的卡莲在瑟瑟发抖。

无奈之下,哈特只好放弃了原本的计划。

索达镇是巴雷托公国的一个偏远边境小镇,因为地处群山环绕的小盆地中,不在商道的交汇处,所以往来的旅人极少。

人迹罕至的深山,银月徐徐降落在一处相对平坦的树林边。哈特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抱着卡莲跳下龙背,将她安置在避风之处,接着转身又爬上银月的背脊,将油鬃编织的大行李箱拖了下来。

“银月,你饿了吗?”

银月垂下龙首,点了点头:“嗯!稍微有一点!”

行李箱中有经过腌制的肉干,皇宫的厨师手艺不错,除了衣物外,哈特这次带了不少。

“变回来吧!我蒙上眼睛!”

看了看银月小山般的身躯,哈特转过身子,将围巾蒙在眼睛上,行李箱里那二十多斤肉干,要是银月不变回人形,恐怕还不够她塞牙缝。

从围巾下缘的缝隙间,流溢起绚丽的光彩,哈特知道银月已经变回人形,此刻她身无寸缕,如此寒冷的天气,生怕银月着凉,哈特连忙摸索着打开了行李箱。

哈特的手伸进行李箱后,很快就摸到了一件毛茸茸的大衣,大衣热乎乎的,仿佛刚刚被人穿过,哈特的手下意识向下一探,宛如凝脂的触感,顿时让他呆住了。

拉下眼睛上的围巾,映入眼帘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莉噢如小猫般蜷缩在大箱子内,含着白生生的手指头睡得正酣,一丝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浸的胸前与衣袖亮晶晶的。

哈特揉了揉眼睛,莉噢还在,哈特又揉了揉眼睛,睡梦中的莉噢做了个高难度动作,在狭窄的皮箱中翻了个身,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呼呼大睡。

哈特傻眼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莉噢竟会躲藏在自己的皮箱中。怪不得众女送行时,没有看到这可爱的小家伙,他当时还以为,贪睡的莉噢回屋睡觉了。

惊诧之余,哈特突然感到皮箱的内沿,隐隐约约有魔法波动的痕迹,看起来,莉噢能躲过自己的耳目,必有同党。

就在这时,身后的银月打了个喷嚏,哈特这才醒悟,他看了看行李箱内部,不禁苦笑起来。

行李箱虽大,可爬进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就极为勉强了,为了方便自己,里面的行李已被莉噢偷偷搬出来,否则她还真钻不进去。

“哈特,衣服啊!”

光着身子的银月双手抱胸,冻的只打哆嗦,她对莉噢的出现毫无所觉,见打开箱子后,哈特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禁出言提醒道。

箱子中的莉噢皱了皱鼻子,似乎感觉有些冷,接着,她被冻醒了!

“我去卖点衣服和干粮!”

哈特看了看钻进莉噢的怀中,与莉噢共穿一件裘皮大衣的银月,长长的叹了口气。至于和银月抱成一团的莉噢,白皙的脸蛋上,有一个渗淡的小红印,那是哈特刚才略施薄惩所留下的痕迹。

“莉噢要吃烧鹅!”听见哈特要走,莉噢有些委屈,又有些流口水的声音。

“莉噢不乖!所以别想!”

莉噢的鼻子哼哼起来,很不高兴道:“哈特少爷抠门!”

“那我今天就抠门一次!”

哈特紧了紧身上领口,大踏步而去,虽然有些不情愿,可他的采购清单上,已经列上了“烧鹅”。

哈特的身影消失在林间后,银月狠狠的拧着莉噢的脸蛋,她气坏了。

此去精灵之国伊亚玛,精灵大长老卡妙与那个小心眼的女王,可是对自己恨得牙痒痒。莉噢顶着自己的本尊跑到精灵的老窝,会有什么后果,银月光是想想就头疼欲裂。

被拧住脸颊的莉噢疼得哭了起来,银月依旧不解恨,重重的敲着莉噢的脑袋,愤愤道:“那是我的眼泪,不许你糟蹋!”

莉噢用衣物作威胁:“银月大坏蛋,莉噢的衣服不给你穿!”

“反正不是我的身体,你这小笨蛋要是觉得光屁股也无所谓,那我也不介意稍稍挨点冻。”

单纯天真的莉噢如何斗得过老奸巨猾的银月,莉噢犹豫了好久,最终很不情愿妥协了。只是很“记仇”的莉噢并没有打算偃旗息鼓,等哈特回来,她要狠狠的告上一状,给银月一个好看。

三小时后,哈特出现在索达镇清冷的街道上。小镇地处群山很偏僻,仅有的一家服装店中,所卖的衣服不仅布料不佳,样式也很老旧土气。唯一的优点就是便宜,两个银币,哈特足足买了一大包。开服装店的胖女人,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除了给小镇领主的儿子定做衣服外,哈特是她今年最大的主顾。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胖女人,哈特又买了一些干粮,其中有一种用特制的奶茶浸泡后,烘烤的很酥脆的“饼干”,独特的奶香混杂着麻盐的咸香,让哈特大为惊喜。

背着一包东西,哈特来到小镇唯一的旅馆前,旅馆看上去颇有点年头了,规模不大。不过是一个二层小楼,与大陆偏远地区的小旅馆一样,第一层作为酒馆,二楼为往来行旅人行商提供住宿。这种旅店与酒馆的混合店铺,在油桐镇也有一个。

推开门,一阵暖洋洋的热气扑面而来,与冷清的街道不同,这间旅馆内乱哄哄的,显得很热闹。

哈特用围巾盖住脸,走到一个空闲的桌子前,要了杯热腾腾的麦酒一言不发端杯就喝,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他邻桌有四个男子,其中一人一看就知是纨绔子弟,他穿着自认感觉良好,实际非常俗气的圆领金色袍子,佩着贵族很常见的细剑,另外三个似乎是他的家仆。另一边,三个浓妆艳抹的舞女正和几个佣兵模样的人嘻笑打闹着。一个恶相横生满面络腮胡的大汉,掐了舞女肥硕的屁股一下,引来一阵做作的尖叫,接着就是清脆的巴掌与男人们的哄堂大笑。

哈特的打扮与往来穿梭,随处可见的旅人没什么两样,除了他刚进门时,几个好事之徒稍稍撇了一眼外,就再没有人注意到他。

哈特喝完了酒,感觉一阵热气从心头升起,将身上残存的寒气完全驱散,哈特打了个哈欠,准备叫住服务生,想问问比克的消息,正在他将要开口的时候,却听见邻桌的一人冲着纨绔子弟小声说道:“少爷,小美人到现在都没出来,要不我上去看看……”

“不用!我打听过了,那个死胖子现在才刚睡醒,一会他就会带着小美人下楼吃早饭了。”

“少爷,那几个佣兵可靠吗?他们昨日深夜才到本镇,咱们根本不知他们的底细啊!”

纨绔子弟与他的仆人尽量压低了声音,可哈特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他微微一笑,瞅了一眼与舞女打闹的佣兵。

通过主仆间的对话,哈特用屁股都知道,纨绔子弟和酒馆那几个佣兵暗中勾结,为的是引起一个美女的芳心。哈特微微感到一丝亲切,曾几何时,他与老马丁相互勾结调戏戴丽尔,用的也是类似的手段。

时过境迁,昔日的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今时已经成熟稳健。当年调戏过的小美人,也投归怀抱成了生死与共的爱人。

似曾相识的一幕让哈特有些感慨,又有些怀念。当日自己走出领地时,又如何能想到,随后会发生如此多惊险诡变之事。若是当初没有离开油桐镇,或许今日的自己,完全是眼前纨绔子弟的翻版吧?

想到这里,哈特突然来了兴致,他很想看看纨绔子弟口中的小美女,是个什么样子?接下来又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如果纨绔子弟实在太过分,哈特更是不介意,来一回他梦寐以求的英雄救美。

酒吧里的气氛渐渐到了高潮,不时爆发出一两声女人的尖叫和几个大嗓门的轰笑,但就在这时,整个酒馆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