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29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29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6: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个意外的发生,让哈特刚刚升起的狂喜,荡然无存!

魔王消失的半空中吹起一阵风。

一阵蕴含着滔天邪气的风,整个冥炼之地的邪气都被这股风聚起,在半空中汇聚成一个高速旋转的气团,哈特与比克宛如置身在龙卷风的边缘,被吹的东倒西歪。

“那家伙还能复活?坏了!”

哈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数万年的悠久岁月,魔王的邪气渐渐透过封印侵蚀了冥炼之地,这才造成了妖兽的变异。整个冥炼之地的邪气也是他的一部分。即便摧毁了主体,可不将冥炼之地的邪气完全净化,根本不可能消灭魔王。

当初那个封印魔王的人,或许并非不想杀死魔王,而是无法杀死魔王吧?

手中的初之誓约已经空空如野。哈特知道,自己失去了对抗魔王的最后资本。他无奈的苦笑着,拉起坐在地上的比克。

“死胖子!这次连累你了!”

“大人……”比克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眼睛湿润了。

哈特望着天空的气团,犹如梦语般自言自语道:“如果……这家伙能出点意外……那就好了!”

就在两人静静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故真的发生了。

那团邪气,似乎受到了什么干扰,始终无法凝聚成型,甚至隐约传来魔王不甘的嘶吼。

哈特睁大了眼睛,涌入神殿的邪气中,隐约多了一股银灰色的气息。银灰之气构成层层屏障,竟然渐渐将邪气团包裹起来。

“哪个混蛋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哈特提心吊胆之时,邪气似乎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它突然从银灰之气尚未封闭的缺口冲了出来,接着在空中绕了个圈,径直朝比克扑来。

※※※※

油桐镇郊外的小树林中,褐发中年男子突然拉起缰绳,停住胯下的白马,他望着绿林山脉的方向,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侧坐在褐发男子身后的白衣女子,皱起纤细的蛾眉,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看到,褐发男子露出这样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

褐发男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我差点失去对抑制力的掌控权,或许……是错觉吧!”

褐发男子没有对妻子说实话,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系出同源的力量,对他产生了干扰。而做到这一切的,只有那个他还放心不下的笨儿子。

“还不到半年,就成长到这种地步了,看来离别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褐发男子的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哈特的成长让他很欣慰。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危机,让阿摩罗竟然有苏醒的征兆,难道是……

“老婆,你还记得深渊六魔王吗?”

※※※※

“见鬼!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哈特瞪大眼睛望着比克,半天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比克——肥胖的身躯,与身高等长的腰围,满是赘肉的脸挂着那副精明中透着憨傻的表情,怎么看依旧是自己熟悉的,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比克,可是……

如果自己的眼睛没花,这家伙的脑门上,正顶着一对微微弯曲的角?!

哈特揉了揉眼睛。

没错!是一对角,而且和魔王脑门上的角一模一样,甚至连角的纹路,都没有丝毫差别。

比克被哈特瞅的有些心头发毛,他缩着脖子,小声说道:“大……大人,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你没觉得,脑袋变沉了吗?”

比克挠了挠后脑,那之肉乎乎的大手,距离额头的角不过几厘米远。

即便这样,他依旧没有察觉。

“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说,我的全名!”哈特手中的初之誓约,微微向前凑了凑,他死死的盯着比克的眼睛,不放过任何细微的眼波变化。

“大人叫——哈罗缔利科特·诺而顿·席德尔特海拉尔·布露斯塔德。”

“你为什么愿意追随我?”

“因为……”

“那么你又为什么……”

……

一连串的问题让比克晕头转向,他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你的脑袋,是不是刚才摔到啦?”

“我的脑袋没问题!”

终于松了口气的哈特,心里打着坏主意,他嘿嘿一笑:

“至于你的脑袋……问题可不小!”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四十章 问题

哈特望着手心的项链,嘴角的弧线越来越夸张,最后放声大笑起来。他已经明白了,比克会变成这种样子的原因。

哈特拍了拍比克的肩膀,说道:“别发呆了!雪薇那小丫头还再等着你呢!”

比克似乎没听到哈特的话,失魂落魄的他晃动着脑袋,双手抓着双角,满头大汗的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变成魔王,万一我的灵魂被体内的魔王所吞噬,失去了自我怎么办……”

“没有万一!”

哈特有些不耐烦了。他抓起比克的衣领,大声吼道:“瞧你吓得那德行,还是个男人吗!你听清楚,你捡了个大便宜!”

“大便宜?”比克呆住了。

“他的灵魂在这!除了本能,那个蠢货魔王根本没有自我意识,谈何吞噬你的灵魂!”哈特拿着项链在比克眼前晃了晃:“看见了吗?那家伙的灵魂被封印在项链里!你只是吸收了他的部分力量,而使身体产生魔王的特征。”

“可是……”

哈特耐着性子,详细的跟比克解释了一遍,终于让他平静下来,不再担心自己会变成真正的魔王。

“那我怎么变回来啊?”比克可怜兮兮的问道。

哈特偷偷奸笑,他将自己拟化成巴罗克的经验稍作改变,告诉了比克:“集中全部精神,回想刚才壁画中恶魔的样子!”

比克全然不知道,自己成为哈特验证猜测的试验品,他闭上眼睛,全神贯注的回想起来。

一道阴邪的紫黑光芒闪起,比克肥胖的身体不断暴涨,瞬间就撑破了衣服,白白的皮肤变得黝黑一片,长出了类似盔甲的甲壳状物质,而他的体型更是窜起近百倍……

“轰!”

比克的脑袋撞在了天花板上,一瞬间他除了身体没有萦绕着紫黑之火外,完全化成壁画上那个巨大的人型怪物。

“大……大人!”比克望着自己的身体,急的快哭了,“我好像变得更糟了……”

哈特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个嘛!我好像说错了,你应该集中精神想着自己原先的样子,嘿嘿!”

神殿的顶部,鲁迪与处刑长蹲在被哈特击出的大洞旁前,努力向下望去。

神殿内的光线实在太暗,洞壁中残存的力量,也干扰了灵觉的探索力。

处刑长叹了口气,心中震荡不休。

这就是他隐藏的力量吗?若真是这样,击败恶龙白银也并非不可能?本书下载地址ωωω.ǔмDтχт.сοм

刚才冲破神殿的冲击波,纯净而没有一丝邪气,断然不是魔王的力量。在那股力量出现后,整个冥炼之地的邪气,竟然开始收束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被侵蚀的妖兽,也犹如失去动力的木偶,转瞬间就倒在地上死掉了。

“魔王真的被消灭了!”

处刑长与鲁迪自然能看的出,刚才冲天而起的银色之力,蕴含着多么强大的破坏力。若不是那股力量高度凝聚,运行过程中没有倾泻出一丝半毫,恐怕整个冥炼之地,甚至周围近百公里的精灵之森,都要毁于一旦。

鲁迪收回毫无斩获的灵觉,对处刑长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跳下去看看情况!若是出现意外,你立刻带着我的手下离开!”

处刑长露出一丝微笑:“还是我来吧!你的那些手下看我的眼神可不友善!我可指挥不动!”

说完,处刑长转身就欲跳下,但就在这时,两个人影忽然从大洞口窜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哈特,至于他手中提着的另一个人……

“啊!流氓!”

所有的精灵捂住了眼睛,倒也怪不得这些精灵,大陆任何一个闺中待嫁的少女,看到一个只用布条裹着下身的“肉虫子”,恐怕都会下意识的做出相似的反应吧!

“你们这是……”鲁迪把脸撇到一边,满腔的疑惑。

哈特没有回答,反而一脸坏笑的望着处刑长与鲁迪,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嘿嘿!看来我出现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二位的浓情蜜意啊!”

“闭嘴,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处刑长狠狠的瞪了哈特一眼:“鲁迪队长救过我一命!”

“她救过你一命啊?”哈特故意将声音拖得老长,“我也救过你,怎么不见你报答!”

“你……”处刑长鄙夷的哼了一声:“那归功于你的所作所为!”

两人的话让鲁迪古波不惊的脸上荡起一丝绯红,她掩饰的很好,并没有人注意到。

结束了斗嘴后,气氛稍稍紧张起来。

刚才的战斗,哈特与处刑长暴露出的实力,绝非一个考古世家的成员所能拥有的。鲁迪脸色微变,冷冷的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终于来了!”

这场战斗之后,鲁迪的质问是绝对躲过不过的,这点,处刑长和哈特都很清楚。

“借一步说话,鲁迪小姐不介意吧?”哈特看了鲁迪一眼,视线移至处刑长的身上:“我也有些事,早就想要问他。”

邪气散尽后,妖兽的威胁已经不在,鲁迪让手下先返回峡谷与其他人汇合,自己留了下来。

此刻神殿附近只留下哈特,处刑长与鲁迪三人。

鲁迪率先看着哈特与处刑长,平静的说道:“现在人已经走了,你该开口了吧!”

“可以对女皇保密吗?”哈特固态萌生,开始得寸进尺。

鲁迪想了想,回答道:“我视情况而定,如果只是私人原因,我可以保密!”

自从来到伊亚玛后,哈特与鲁迪接触不少,他知道鲁迪精明干练,却没有任何心机。

哈特索性也不在隐瞒了,将自己离开领地至来到伊亚玛的经历,简单的告诉了鲁迪,这番话中七分是真三分是假,对他不利的地方,全部做了其改。

鲁迪听得为之失神。她没想到,哈特的经历竟如此具有传奇性。

哈特这番话的目的,除了应付鲁迪的盘问外,还打算以此试探处刑长的反应。除此之外,也有对精灵族示警的意思。

“有关妖族的情况,只要别牵扯上我,你可以汇报给菲妮娜!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汇报。”说完,哈特偷偷的观察着鲁迪的神色,他生怕鲁迪突然翻脸,追究起自己拐带艾法的罪行。

鲁迪的反应却出乎哈特的预料,她外表显得很平静,只是幽幽的问道:“长公主殿下还好吗?”

哈特暗自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能吃能睡胖了一圈,跟了我这么久,脑袋灵光了!”

鲁迪叹了口气凝望着处刑长,深邃眼眸中渗出一丝难言的意味。

哈特除了隐瞒处刑长妖族的身份外,其它基本按照自己所知说给鲁迪。鲁迪对这个被同僚背叛的人,心中荡漾起淡淡的同情。

就在哈特认为麻烦麻烦已经过去,绷紧的神经放松的刹那。鲁迪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哈特问道:“刚才魔王为什么追着你不放!”

两人愣了一下,哈特率先反应过来,他解下脖间的项链,在鲁迪面前晃了一眼:“就是这串项链!”

鲁迪一眼就认出了项链的来历,她吃惊道:“魔之魂,怎么会在你手上?”

哈特原本想解释项链的功效,但听鲁迪的口气,他立刻转变话锋:“这个说来话长,简单的说就是机缘巧合吧!这串项链你怎么会认得?”

“它一直保存在我族圣地,百余年前我族出了一个叛徒,那个叛徒将它偷走后,就此不知所踪!”

“什么!”

哈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真如鲁迪所说,那么当初这串项链是被西贝的母亲盗走的,她为什么这样做,难道说……

一个大胆的猜测忽然浮现在脑海,哈特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鲁迪小姐,这串项链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别人。我会在适当的时机交给菲妮娜!”

顶着鸣雷大剑圣的头衔,哈特现在说话的分量,自然远不是先前可比。鲁迪犹豫了一眼,点头同意了。

“至于你!”哈特转过身,面对着处刑长,口中却对鲁迪说:“我有些私事想问这家伙,鲁迪小姐可否离开一下。”

听到哈特的话,鲁迪不太情愿的离开了。临走时,她有些犹豫不决,又有些迷茫……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对与处刑长相关的事产生兴趣,明明在几个小时前,他身上的气息还让自己反感呢?

隔音结界升起,哈特望了望越走越远的鲁迪,视线重新凝聚在处刑长目无表情的脸上,一连串问题脱口而出:“告诉我,你为何知道魔王比克的右臂曾被斩落过?你是不是认识多夏?既然多夏是妖族在南蒙斯的负责人,为什么派迪南追杀他?”

“你的实力我已经见识过了。坦率的说,即便多夏没有吞噬萨菲德的力量,你也不是多夏的对手。多夏既然只是妖族青年一代的高手,他为什么会那么强,恐怕也出乎你们的预料吧!难道说多夏的实力增强,是因为这串项链?这串项链曾经在伊亚玛,那么多夏的女人为了谁将他偷出来?西贝为什么会在埋葬机关?这恐怕不是巧合吧!至于你,你来伊亚玛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第十四集 精灵风云 第四十一章 因果的第一次交叉

处刑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