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40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40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6: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6
生出它身旁的大气正在焚烧的错觉。

它和焚天之炎塞特多琉斯有些相似,可与健美英武的塞特多琉斯相比,它无疑是丑陋的。它没有龙族独有的气息,庞大无匹的身躯上,只凝聚着充斥天地的毁灭之力。

哈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巨龙。暗龙使庞大的身躯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猛虎与猫咪的差距。费丽西亚告诉过他,毁灭之王希格拉和其他混沌魔王不同。他掌控着仅次于毁灭天使——希达尔的毁灭优先级。五大魔王各有所长,单纯以战斗力而论,除了混沌魔王之首的菲拉外,其他四个合在一起,也无法与希格拉匹敌。

哈特倒抽了一口凉气,若不是想起自己表面上已是暗龙一员,他早就想逃之夭夭了。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庆幸,一道粗大坚实的黑炎火柱就迎面而来。希格拉的巨口一吐,在目瞪口呆的暗龙长老们眼皮底下,向哈特发起了进攻。

这道足以将巨龙烧成灰烬的火柱并没有袭到哈特身上,就在希格拉刚刚吐出火柱,银月爆射出璀璨的七彩虹光,气势磅礴的龙息后发先至,将黑炎火柱挡在身前。

“咦!”

希格拉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区区一头七彩龙竟然可以抵消它的攻击。

不过,他并不在乎。他眼中的惊讶一闪既逝。刚才的攻击,他根本没用多少力量。心念微动,第二道同样的火柱转瞬即发,只是其中蕴含的力量,提高了整整一倍。

就像是上一幕的重放,第二道火柱被银月以同样的方式挡住了。与刚才不同的是,银月明显开本书下载地址ωωω.ǔмDтχт.сοм始吃力了。

希格拉似乎有心戏弄银月,张口又是一道力量再次翻倍的火柱,这次交锋银月完全处于下风,她被两股力量激起的冲击力向后推出了数百米远。

三次交锋看似漫长,实际只是转瞬之间。直到银月被击退,几位暗龙使才骤然觉醒,立刻联声阻止。可希格拉看都不看长老们一眼,高昂着龙首重重的哼了一声,接着即是一股匪夷所思的庞大气势,排山倒海般压了过来。

无声的警告,让几个本欲阻止这场争斗的暗龙退缩了。这样的力量,他们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对手。若想稳胜,除非集合全体暗龙之力,可一旦开战必然死伤不轻,整个暗龙族都会大伤元气。

一边是银月,一边是整个族群,长老们心中的天平,艰难的倒向后者。

“这群胆小鬼!”

长老们歉意的眼神没有熄灭银月的怒火。肆无忌惮纵横大陆数万年的她,还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她是龙族有史以来最强的战斗天才,整个拂晓大陆乃至强大的龙族都唯恐躲避不及的噩梦。

自从与莉噢互换身体后,接连几场战斗都让她束手束脚,别扭到极点。她空有一身强横至极的力,却局限于肉体的限制,被压在一个很征的水准下。

在这个世界中,除了毁灭天使希达尔外,她所向披靡,败在希达寺手中的那一次她毫不沮丧,在这个世界中,毁灭天使希达尔是作为力量达点的存在,如果不脱离世界束缚,晋升为世界之源,即便是众神也无法战胜希达尔。在芸芸众生的眼中,或许魔神才更贴近于他们膜拜的神灵——近似于人的意志与情感、绝对的力量、不灭的躯体与灵魂。而树立在世界树中虚无缥缈的众神,反而让人无从探究。

银月心中的怒火差点将她整个吞噬。混沌魔王在她眼里不过是几只看门狗,竟敢嘲弄邪恶代名词的她。

如何战胜这个大家伙呢?银月沮丧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办法。她的绝对力量要超过希格拉,可目前的情况却是,她这个力量一百的人,每次拳头只能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相比对方只有五十力量,却能用尽全力。

多么高明的技巧,在太过悬殊的力量面前都没有发挥的余地。

真的没有办法吗?

希格拉的巨口又一次张开,孕育在它喉间的力量再次提升,银月很清楚,这次她绝没有挡住的可能。

就在银月不知所措的时候,哈特突然传音道:“银月,趁它未动真格的,咱们跑吧。我这把初之誓约中存的力量,足够给他一下子?”

“对了,我怎么忘了把怪剑了!”银月突然醒悟过来,初之誓约的秘密,哈特没有对她隐瞒,凭借悠远的生命所积累的渊博知识,她对初之誓约的了解远远超出身为主人的哈特。

思绪至此,银月连忙传音道:“哈特,将你的剑插在我的背上!”

“什么?这怎么行!”

哈特被银月的话吓了一跳,他甚至以为银月自暴自弃,生出了与其死在希格拉手里不如死在自己手里的念头。

希格拉那边的攻击准备已经接近尾声,银月不由焦急道:“相信我,我不会受伤的!”

“可是!”

“只要你心中没有敌意,这把剑是不会伤害我的!相信我!”银月的双目紧盯着悬浮在远处的希格拉,焦急的传声道:“快啊!再磨蹭我们两个就死定了。”

第十五集 终曲 新世界 第六章 神祗之眼

哈特看了一眼远处山峦般庞大的希格拉,只见一道充斥着毁灭气息的火柱,正从希格拉的巨口中喷涌而出。

时间——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

哈特把心一横,举剑插向银月的背脊,比已知任何金属都要坚硬千百倍的龙鳞,丝毫没有阻挡初之誓约的锋芒,宛如柔软的奶油。

没有血迹,甚至没有伤痕,一种奇妙的感觉迎面扑来。银月脉动的心跳波动,乃至整个身体,通过过手中的初之誓约,完全与哈特融为一体。

磅礴无匹的力量瞬间涌入初之誓约,暗淡的剑身骤然迸发出炙热的光芒,磅礴的力量撕开了滚滚低沉的黑云,黑暗的天空再现白昼。

这一刻,哈特惊讶的感觉到,那把宛如手臂延伸的巨剑,第一次感到了满足。

那是何等庞大,何等温顺的力量,通过剑柄涌入哈特的身体,血脉中往日如溪流般涌动的莫名之力,如海啸般汹涌滂湃,一种前所未有的的剧痛充斥在肉体之间,可那种疼痛,丝毫没有带给哈特难以忍受和厌恶。

映入眼帘的世界,伴随着疼痛的肆虐忽然清晰了。数十公里之外蚊虫振翅的响声,宛如雷鸣。紧接着,哈特的双眼睛镀上一层银灰色的精芒。

言辞已经难以形容哈特这一刻的感受,正在逼近自己的火柱不断的变慢,甚至连火柱中蕴含的毁灭之力最轻微的震颤都一览无余。与此同时,血脉中涌现出的力量无穷无尽,似乎在努力冲破着什么。

刹那间,哈特幡然醒悟:

他突然意识到,整个大陆的所有强者都错了。

斗气是与生俱来的能量,修炼斗气其实就是通过肉体的不断磨练,将均衡弥散在体内的斗气积聚,逐步让身体产生更有效率控制斗气的途径。所谓的圣阶也不过是以自身斗气为引,牵动天地间的能量为己所用。

可是,一条再坚固的鞭子,又如何能驱动整个世界。

在逐渐逼近的火柱面前,哈特微微一笑,放弃了对身体中肆虐之力的本能抵抗,他醒悟了。

卡莲在庞贝城所授的功法真正的目的原来是这样,自己绕了好大一个圈。

力量何需区分位阶,力量即是力量,大小强弱,仅仅是为了让人类贫瘠的目光可以理解,才得以而存在。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每次看到卡莲,都觉得她缺乏存在感。他曾为此而心痛,认为卡连拒绝了整个世界。

他错了,错的很离谱,卡连从未拒绝过世界,也不需要拒绝世界,因为她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一部分。

而自己呢?

虚无的众神又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呢?

原来,那只是一个相互交织的圈。

世界就是世界,一粒石子是世界,一花一木也是世界,即是世界何须区别分辨呢!

世界本无约束,奈何庸人自扰,因为——我本世界!我即世界!

卡莲受限于童年的心境与执念举步不前的那一步,哈特在这一刻,缓缓踏下。

体内已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斗气,连全身经脉俱也消失不见。他似乎变成一个普通人,可是当他轻轻劈出一剑,异变陡生。

没有绚丽的光影,没有所向披靡的气势,甚至没有力量的波动。冲向银月和哈特的火柱,就如同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了。

哈特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银灰色的眼睛,没有任何可被称道的特殊之处,一切都是那么普通,那么司空见惯。可是被那双眼睛凝视着的希格拉,却本能的感到浓浓的恐惧。

那双看似寻常的眼睛,凝望看它,又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因为世间万象早就一览无余。

那是神祗之眼。

它的意识沉睡在混沌中时,曾经看到过的眼睛。

希格终于恐慌了,这是它无法揣测的境界,眼睛的主人,已经摆胎了被世界篆刻的烙印。

哈特在这一刻举起了剑,如微风捻花般随手一挥。希格拉的双翼齐根而断,切口平滑如镜毫无损伤,甚至血液都没有喷涌。

好似希格拉的身体,原本就该是这般。

明明没有疼痛的感觉,毁灭之王希格拉却发出凄惨的哀号。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一个深渊般的黑色光球已经包裹住它庞大的身躯,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颤,似乎黑色光球周围的空间,正在骤然收缩。

眨眼间,所有异像回归平静,希格拉逃走了。

哈特维持着举剑的姿势,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在这一刻,他突然察觉到一股深埋于血脉的波动——在他心间汇聚成低沉沙哑的声音:

“你终于踏出了这一步!”

“是谁?”深陷意识之海的哈特,问道。

那个声音嘿嘿一笑,回答道:“是谁!竟然连我的声音都忘记了。哎!我就是被你称之为老混蛋的家伙!”

“是你!”哈特出奇的没有惊讶,他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竟然从夕阳大陆回来了!”

“怎么,不骂我两句吗?”那个声音说完,轻叹了一声,道:“你既已觉醒,那就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离开?”哈特愣住了。

那声音笑了笑,说道:“从远古时代至今,布鲁斯塔德家族的成员,没有一个死于意外与疾病,可是……你可曾见过你的祖父?”

这确实是哈特一直疑惑不解的地方,通过千丝万缕的征兆来推测,他早就意识到自己的家族与芸芸众生的不同。这样一个家族的成员,又怎么会早早夭折,人丁单薄。

哈特强压下心头攒动的疑惑,耐心的问道:“你不是说,祖父在我出生前去世了吗?”

那声音包含怨恨的哼了一声,重重道:“那老不死的活的好着呢!只是……”说道这里,那声音顿了一下,弥漫出掩盖不住的凄苦味道:“只是——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理解为,他已经去世了。”

哈特更迷惑了,他正欲追问,就听那声音反问道:“真的只有一个世界吗?”

哈特微微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据我所知,还有魔界,冥界,乃至无可计数的深渊世界!”

“哈哈!哈哈!如果我告诉你——或许只有一个世界呢?”

“你刚才不是说祖父他……”哈特疑惑不解的问道:“难道那些史诗传说都是骗人的!”

那个声音缓缓的回答道:“世界早将真实展现在众生面前,只是众生对其视而不见罢了!”

那声音继续叹道:“一个世界有不同的面,就像一个筛子。不管你撒出的是几点,它依旧是一个筛子,时间支流虽然能创造出不同的世界,但本质而言,它们仍然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它们之间并不存在阻隔与屏障。建立起屏障的,其实是将目光锁死在自己撒出点数的众生而已。”

哈特理解那声音所传递的晦涩难懂的信息,因为他已经摆脱了人类的束缚,屹立在更加深远的位置上。他问道:“那我说的魔界和深渊之流,和时间之流所创造出的世界会有什么不同呢?”

“听说过位面这个概念吗?”

意识之海中,哈特点了点头:“位面即是世界吗?”

那个声音好似听到了什么荒诞可笑事,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直到哈特怒火渐起,才止声说道:“其实位面这个词汇已经包含了一切。“位”代表了约束,“面”代表了判断,如果位面是完整的,是全部的话,何须约束,何须区别彼此呢?”

“位面只是残次品。哪怕它们已经存在了数百万数千万年,他们注定还是会走向毁灭。世界可以有缺陷,但有能力制衡缺陷,维持平衡。而残次品,在存在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它们和时间支流不同,它们是被世界抛弃的废料。”

“废料!”

“对!废料!”那声音说道:“如果将生命这个概念无限放大,那么世界即是最伟大的生命!它永不间断的,以真正意义上的完美为目的,不断进化,完善自身。”

哈特倒抽了一口凉气,直到那些匪夷所思的信息消化吸收,才接着问道:“如果世界是一个伟大的生命,那么神是什么呢?阿摩罗又是什么呢?”

那声音回答道:“思想,意识,或者灵魂。在浑浑噩噩中逐渐壮大,并步入清明。神就像一个孕育在母体中的胎儿的意识,等待着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至于阿摩罗那是人类啊!”

在哈特的震惊中,那个声音平淡无波的说道:“人类远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卑微,它和世界一样,同样是最伟大的生命!你已经离开了大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