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入赘龙族的领主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46节

入赘龙族的领主_第246节

作者:啊源 发表时间:2019-02-10 12:47: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51:27
光已经不再,执意去追逐只会让众神厌恶。既然如此,我不妨在旁边帮帮它。也许……只有这样……妖族才会迎来真正的繁荣!”

“于是,你设下了一个圈套!”

白袍老人笑道:“是的!我设下了圈套,一个为混沌神祗量身订做的圈套,我相信最终的结果,众神会满意的!”

波萨无言的望着白袍老人,灵魂深处的敬佩,如潮水般汹涌翻滚。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于算计众神。

他这个号称能欺骗整个世界的骗子,也不敢。

良久的沉默。

最终被波萨低沉的笑声打破。

波萨突然笑出声来,他说道:“如果哈特那小子知道,他尚未出世的孩子,被孩子的外公算计,会怎么对付你这老家伙呢?”

“也只有他的血脉,才能制衡混沌神祗啊!只是我那不明真相的女儿悠妮,吃了不少苦!”

白袍老人也笑了。

“或许,他会捡起一块石头,把我砸的头破血流吧!”

波萨无声的离开了,他融进了时间的长河,顺流而上。当他再一次现身时,已经站在了一片幽静的山谷中。

山谷之外是一片苍翠的油桐树,在油桐树的尽头,即是他曾经驻足过的地方——油桐镇。

但是,这里又不同于往日的油桐镇,因为那是未来的油桐镇。

这是波萨漫长的一生中,第一次跨越如此长的未来。

逆流回到过去虽然费力,却因为时空的阻力,很容易确定时间的节点,让自己停下来。而顺流而上前往未来,稍有疏忽,就不知会被时空间的乱流冲到那里。

与白袍老人长谈之后,波萨已经颇不急待的想知道未来,他冒险了。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跨越了多久的时光。

他为自己的涉险,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作为你的朋友,我愿意和你同甘共苦,顺便也出口怨气!希望哈特那混小子,不会因此砸我的脑袋!”

第十五集 终曲 新世界 第十五章 另一个人的“战争”

星月悬空的黑夜……

除了凄美的月光外,夜色弥漫的天空并不晴朗,微布天空的阴霾,在清冷夜风的抚动下,静静飘过幽沉暗闇的天空。

原本深沉的夜,更显得黯淡无光。

这里是科顿王朝的权力中心,大陆最宏伟的宫殿——凤凰宫,只是曾经灯火缭绕的宫殿,此刻只剩下一片寂静,沉重得化不开的寂静……

悠闲的躺在树杈上的哈特,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根草棒,再次将灵觉放开。通过反馈回来的信息,几秒钟后哈特确定,整个皇宫中的人已经全部失去了意识,除了那座被未知结界保护的寝宫里,还有三个强大的灵魂正在活动着。

哈特从树上跳下来,踢开脚边晕迷不醒的侍卫,又顺手摸了一把与侍卫偷情的宫女那圆滚滚的屁股,才大笑一声向寝宫走去。

其实不仅仅是整个皇宫,甚至连占地近百公里,被誉为拂晓明珠的凤凰城中的人们,都已沉沉的睡去。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什么绝世禁咒,只是哈特心念微微一动,小试牛刀罢了。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在一念之间,将全城化为生机绝无的死域。

这就是他领悟的力量,他仅仅是轻微的触动了一下世界的本源,就达到了这种堪称神迹的效果。只是这种大范围的本源干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上的个体,所受到的影响要相对小的多,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这种力量对哈特而言,毕竟还是半生不熟,天知道下一次会出现怎样的结果。否则他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直接在战场上挥挥手,战争就结束了。

夜……更静了……

哈特站在寝宫的大门前,轻轻的吸了口气,四周弥散着浓郁的血腥味,似乎在不久之前,这里死了很多人。

“原来我不是第一个造访者啊!真扫兴!”哈特嘟囔着,抽出背后的初之誓约,轻轻的一挥,保护着寝宫的结界就消失了。他推开门,刚想走进去,就听一声清啸,三道呈半月形的剑气向他急速扑来。

仅从剑气凝聚的程度来看,袭击者的实力即便不是圣阶强者,也所差不远。哈特也不慌张,他足尖轻点地板,身体高高的飘起,差之毫厘的躲过了剑气。

又是一道剑气袭来,这道剑气将斗气高度压缩,蕴含的力量堪比那三道剑气的总和。袭击者似乎早预料到哈特的躲避方式,这道后发先至的剑气才是真正的杀招。

只可惜这道无坚不摧的剑气,甚至没有割开哈特的外衣,它就在接近哈特胸口一寸的地方停住了。接着哈特随手一挥,那道斗气就吸进了初之誓约。

袭击者瞪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哈特匪夷所思的化解了自己必杀的一击,整个人呆住了。

“这是什么魔法,难道是我眼花了?”

袭击者自言自语道,他说的很小声,可是哈特听的却是一清二楚,他微微一笑,回答道:“这并不是魔法,我只是抹掉了剑气上的惯性,以你的实力还控制不了离体的剑气,它没了惯性,自然就停下来了。”

也不管袭击者有没有听懂,哈特的身体微摆,拖出长长的幻影,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袭击者的左侧,横起冰冷的初之誓约,沉重的剑脊砸在袭击者的脑袋上。

毫无悬念的,袭击者双眼泛白,直接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获得力量后,第一次实打实和敌人战斗的结果,让哈特很不满意。这样的对手,即便是当初的他,也勉强能拼个平手。如果是处刑长那级别的强者,甚至在对方出手前,就能一剑斩其首级。

而他,如果不借助那匪夷所思的力量,显然还差了一些。他现在斗气全失,若刚才反应稍慢,被那道剑气砍实,恐怕早就小命不保了。

只是身体被砍成两截后是否就会死掉,哈特还真说不准。他已经掌握了本源之力,只要在灵魂消散之前,重塑一个身体,貌似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话是这么说,哈特可不想以身验证。他屏息凝气,感应着周遭最细微的变化。刚才被偷袭,实在是有点大意了。他自信,只要他准备充分,这个世界除了恶龙白银那等级的怪物外,根本没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

哈特敏锐的灵觉很快就感应到了两个强大的气息,其中一人的气势尤其凶猛,而另一人,正在布置一个传送魔法阵。

“看来这个倒霉蛋,只是来试探我的虚实!见我不好惹,就想开溜!”

哈特微微一笑,急步奔了过去。

当他登上楼梯,穿过一个狭长的空中长廊,即将靠近那两人时,身前一点金芒骤然爆发,将他逼退了几步。

一个高大的猛将平举着金色的长枪,现身在长廊的尽头。来人金发碧眼,一身金甲,强壮的犹如巨熊。他全身闪烁着太阳般磅礴无匹的金色斗气,让人生出一种他身边的空气都为之燃烧的错觉。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猛将!

哈特暗赞一声,他看似随意的将初之誓约扛在肩上,笑盈盈的看着十几米外的猛将兄。

猛将兄也同样看着哈特,他脸上微微露出一线惊奇,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哈特的身份。

“能从我手下如此轻松的全身而退,你是鸣雷大剑圣哈特?”

哈特没有回答,只是向前迈了一步,当他抬起的右脚踏在地板上的那一刹那,突然发力,身体划过一道残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到猛将兄身前,高举的巨剑重重的砸下。

“咣当”

“吧唧!”

横枪挡住哈特一剑的猛将兄,摔了个屁股蹲,不过猛将兄毕竟是猛将兄,他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哈特随后而来的一剑。尚未待他站起身,金色的长枪即已出手,就犹如毒蛇般刺进哈特的咽喉。

眼见哈特咽喉中枪,猛将兄尚未来得及暗喜,就发现有些不对头,他手中长枪虚不着力,根本没有撕裂肉体的感觉。

“残影!哼,小儿科的东西也在我面前显摆!”

一种被人轻视的感觉让猛将兄愤怒不已,他舞动长枪在周身布下一道实质般的枪影,防止哈特的偷袭,灵觉全力搜索着哈特的踪迹。

可是,哈特就像凭空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一点气息也感觉不到,猛将兄收起枪影,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全神贯注的戒备着。

可谁知他刚刚摆好姿势,就觉得屁股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他回身一望,就看见原本消失不见的哈特,正站在他身后,摇着脑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对猛将兄这样的高手来说,屁股被人捅了一剑,简直比死还屈辱。猛将兄越看越觉得这小子不地道,他怒吼一声,顾不得屁股上的剑伤,全身澎湃的斗气凝聚于长枪之上,化为一道比太阳还要炙亮的金芒,向哈特攻去。

哈特很清楚,这道攻击若真落到实处,足以将整座寝宫夷为平地。很显然,猛将兄已经被自己气的头脑发晕,早将拖延时间的使命,忘得一干二净了。

如果真是那样,势必会破坏另一个家伙正在设置的魔法阵,心有盘算的哈特可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他双眼银芒一闪,骤然之间,猛将兄身前的空气凝聚成比钻石还坚硬的实体。

只听轰的一声,猛将兄一头撞在有质无形的空气墙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寝宫都为之震颤不休。

“好大的力气,好硬的脑袋!”

看着陷入昏迷的猛将兄,哈特唏嘘不已。如此强大的碰撞,彪悍的猛将兄竟然只是晕了过去,连头皮都没破。

哈特小心翼翼的挪到猛将兄跟前,用脚尖轻轻的碰了碰猛将兄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他想了想,抡起比破城锤还大上几号的巨剑,对着猛将兄的脑门就是一通乱拍,他才不信有人的脑袋,能硬的过初之誓约。

良久,看到猛将兄终于头破血流,哈特满意的收回巨剑,接着身形一闪,跨过空间的隔阂,出现在一个身披皇袍帝冠的老人面前。

这个老人才是他此行的目标,他临来之前本想抓住科顿大帝,以性命要挟逼他退位。可当他来到皇宫之后,却发现皇宫中潜伏着妖族高手,而且这个皇帝明显就是妖族成员。

没有人比哈特更熟悉妖族的气息,即便他们能欺骗过所有人的眼睛,也瞒不过他那双洞察秋毫的神祗之眼。

他改变了初衷。

而这个科顿大帝的冒牌货也委实不争气,枉费他故意拖延了这么久,这冒牌货直到现在才布置好传送法阵,他都有些不耐烦了。

随着传送魔法阵闪烁的光晕,冒牌货消失了,可他不知道的是,哈特的灵觉早就超脱了距离的限制,将他牢牢锁定。

哈特故意放走了冒牌货,因为他知道,这个冒牌货将带他去一个地方,一个把所有烦恼全部解决的终点。

第十五集 终曲 新世界 第十六章 混沌的复苏

顺着冒牌货留下的痕迹,哈特隐去了所有的气息,确定自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后,他的身体渐渐虚化,消失在奢华的寝宫中。

当哈特再一次现身,他全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所处的空间独立与整个世界,甚至连紧密联系着本源的通道也摇摇欲坠,几欲断却。

这里根本找不到可以定位的信息,哈特眉头紧锁,一脚将身前正在发愣的假科顿大帝踹翻,紧接着他踩在假科顿大帝脑袋上的左脚,迸发出一股庞大的力量,将冒牌货震昏。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拖沓,期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没有人发现,他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哈特犹豫了一下,用拟化的能力探索着冒牌货的记忆。从冒牌货的记忆深处,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地。

这里是混沌之殿,众神所建造,用以封印着混沌神祗的牢笼。

而这个冒牌货,在妖族中也不是个小角色,他竟然是统治整个妖族的三十六长老之一。

哈特庆幸自己没有顺手干掉这家伙,他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份,以后或许能派上用场。哈特心念一动,分出一丝力量将昏迷中的冒牌货包裹起来,使肉眼与灵觉都无法感受到他的存在。

完成这一切后,哈特才有闲暇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座无比宽广的地下神殿,篆刻着岁月痕迹的巨大石柱延绵数十公里,空间之大,几乎可以将整座佩因城装在其中。神殿的地面铺砌着闪烁妖异光色的紫金石,空气中弥散的元素之力,浓郁黏稠的接近实质,几乎让人无法喘息。在神殿的中心,直径足有数公里的巨大的穹顶,投射下一道近乎于黑色的光柱,它无声的落在地面上复杂无比的魔法阵中心。

在构成因果概念的魔法阵外环,均等的突出着代表规则的六芒星尖角,六个或熟悉或陌生的人影站在其上,念诵着昂长晦涩的咒语。随着充斥在神殿中的咒语,六种颜色在六个人影身上闪烁着,最终冲向魔法阵的中央,汇入穹顶投下的黑色光柱中。

那六个人影中,除了毫无悬念的成为魔王的比克外,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哈特几乎忍不住要喊出声来,因为他对那个身影实在太熟悉了。

那是悠妮,一个怀着他的骨肉,一个被命运捉弄的可怜妖族女孩。

即便映入眼中的悠妮,已经和当初全无二至。她不再是戴丽尔的面孔,一头黑色垂地的长发掩住了半张脸庞,可从长发间隙露出的倩丽五官,已经足以让哈特心惊动魄,为之眩晕了。

那是悠妮从未展现在他面前的真面目,即便是如胶似漆的几日缠绵时,她依旧是化身为戴丽尔,哈特隐约能猜到悠妮这样作的原因。
书籍 【入赘龙族的领主】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