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2节

异龙幻记_第2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2: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哪。”相信他这么说的时候一定忘了某人在几秒钟前还说人家太没良心了。

发完了牢骚,莫羽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条狭小的死胡同,堆满了各式垃圾,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摇了摇头,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摇晃着走到了胡同口,冷不防一个黑影直冲过来,将莫羽又撞了个仰面朝天,对方也是跌了个狗吃屎,还没等莫羽开骂呢,对方已经跳起来,一溜烟地跑了。莫羽根本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而对方也茫然不知自己丢了一个盒子。

叹了口气,也懒得爬起来了,往后挪了挪,感觉屁股下有什么东西咯了自己一下,也不理它了,就那么地靠在街角闭目养神,莫羽实在是太累了,刚被人打了一顿,现在又被撞了一下,全身的骨头仿佛散了架,肌肉都隐隐生疼。

空气诡异地波动起来,两条肉眼难见的淡淡黑影急掠而来,看也不看倚在街角的莫羽,向黑影消失的地方急追而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速度似乎太快了点……

正午炙热的阳光从高楼大厦的间隔里透了进来,照在脸上,如同火烫般疼痛,莫羽不由得挪了挪身子,躲进了胡同的暗影里,昏昏沉沉得睡了过去……

炙热的白天终于过去,清冷的月光代替了火热的阳光开始接手这个世界。

迷迷糊糊中,莫羽感觉自己的浑身仿佛有火在烤烧般,浑身滚烫,头痛欲裂。

白天的一顿毒打,令莫羽身体变得极度脆弱,加上闷热的天气,导致浊气上升。被晚上的冷风一吹,内外交迫下,莫羽的病发作了。

莫羽感觉自己在一片火的汪洋里奔走,到处都是红色的火焰,到处都热浪逼人。自己被困在其中,无路可逃。

莫羽的手不安地动了一下,漫无目的地在空中挥动了几下,又垂了下来,落在身下的一个盒子上。那是一个白玉盒子,正是白天那黑影留下的。

莫羽感觉自己快要被烤干了,丈高的火焰倒卷翻腾,在自己身边往来奔腾,只要自己一不小心便会被卷进这火的汪洋,莫羽四处奔走,想要寻找一片清涼的土地,奈何四处都是炙热的火焰,翻滚的热浪,莫羽已经没有汗了,身体的水分似乎已经被这无边的火海蒸发殆尽,莫羽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无力,连奔走也慢了下来,呼吸进肺腔的都是炙热的空气,没有一丝氧气,更烫得喉咙火烧火燎地疼。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一次痛苦的体验,生命力却一丝丝地被抽走,头越来越晕,被浓烟呛得流泪的眼睛早已经睁不开来,却依然能感觉得到那火红色的火舌像恶魔挥舞的翅膀,带着热浪与浓烟,向自己呼啸而来。似乎要将自己吞噬……

如果这时候有人用手探探莫羽的额头的话,一定会惊讶于他滚烫的温度,那不是正常人所能承受的高温。但是现在没有人。所以也就没有人看见,莫羽手下的白玉盒子开始发出了一点点微弱的光芒,白色的,温润的光芒从盒子里面透射出来,慢慢得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亮到已经看不清玉盒,只看到一团不停闪烁的光芒,每一次的闪烁都让光芒变得更加地耀眼,色泽也开始慢慢变化,本来白色的光芒中夹杂了一丝丝金色,将莫羽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一丝光芒顺着莫羽的手渗入到他的经脉里,开始在他体内循环起来,每一个循环都让莫羽的经脉经历了一次扩张,加固的过程,随着经脉的扩容,更多的光芒渗透了进去,加快了经脉扩容的速度,使得光芒以更加快速的进度融入莫羽的体内。

莫羽觉得自己快要死去,干裂的皮肤,炙热的空气,困难的呼吸,一切都预示着死亡已经离自己不远了。

火龙依然咆哮着在四周随意肆虐,热浪在旁边推波助澜。就在莫羽感觉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右手中有一丝冰涼的气息不知从何而来并顺着经脉一路上行,温柔地修复着体内被毒火炙伤的经脉,这股气息所经之处,经脉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受损的地方直接被修复,彻底坏死的地方则重新长出新的组织,奇异气息源源不断地提供着一切所需的能量,一个循环过后,基本上所有受损的经脉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修复。莫羽感觉有一股清涼之气从被修复的经脉产生,加入到奇异气息之中,随着气息以一种自己不明白的方式和轨迹运行着。

炙热的感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种惬意的清涼感觉,体内奇异气息和自己体内产生的清涼之气混合着在自己体内依然运行不休,被修复的经脉中老的组织开始褪去,新的组织飞快地生长出来,同时坚韧了许多,然后再褪去换上更加坚韧的组织,奇异的气息在经脉里欢快地运行着,每一次的运转都带给莫羽难以言喻的快感。

夜涼如水,在清冷的月光注视下,莫羽的身体正在经历着脱胎换骨的过程。

同一时间,同一片月辉下,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个黑衣人正将另一个黑衣人一脚踢飞,被踢的黑衣人像玩偶一般飞出十几米远才砰地一声落到地上,连续好几个翻滚后,被黑衣人一脚踏在胸口位置,嘴里流出一丝丝血迹,一双眼睛却仍恶狠狠地盯着对方,渐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哑声道:“你们再怎么折磨我也没有用的,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哈哈哈!”

“找死!”黑衣人脚下一用力,躺在地上的这位立刻喉咙一甜,哇地一声,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口中却是一点不松:“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找不到白玉龙珠,我看你怎么向宗主交代。”

“你……哼,你说对了,找不到白玉龙珠,我的确是无法向宗主交代,可是我告诉你,向秦,今天我若不能从你口中掏出话来,我一定废了你,我难受,你也绝不会好过。”转头向至始自终站在一边的另一个黑衣人道:“向英,把他带走,我就不信,有人能受得住本门的刑讯!”又转头向向秦道:“我看你能嘴硬到几时。带走。”后半句却是对向英说的。

向英低声道了声是便向向秦走去,眼中却闪过不忍神色,想必门中的刑讯有些残酷吧。

“秦师兄,得罪了。”说完,一指点在向秦胸口位置,向秦哼也不哼立刻晕了过去。向英的师兄向烈松开踏在向秦胸口的脚,向英一手提起向秦背在肩上,俩人便待离去。

“慢着。”冷冷的声音冷不防地响起,将二人吓得心中一惊。刚才两人已用神识查探周围,没有任何发现,那么,对方是何时来的?又是如何避过自己二人的神识查探的?

随着话声,一个身着白色运动服的俊美年轻人从街角转出。神态冷漠,步履轻松,周身被一层肉眼难见的雾气笼罩着,直觉告诉向烈,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你是什么人?叫我们停下又有什么事?”向烈忍住心中不耐,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问道。

“你,留下肩上的人,我放你走,你,刚才打了向秦,他在你们铁木宗是叫向秦没错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共是打了他十一拳,八掌,还有三脚,我没记错吧?”年轻人放下指着向烈的右手接着说道:“没有人能在折辱了我们飞龙会的人后没事一样地离开,如果你乖乖地让我尽数打回,本少爷可以考虑也放你离开。”他的语气轻松地仿佛在说一件天下最正常的事情。听到向烈耳中却是极大的污辱,他本是性情火爆之人,心中怒火一炽,便要发作,幸好他亦非毫无理智的鲁莽之辈,知道飞龙会的厉害,当下强压下怒火,说道:“我铁木宗和你飞龙会素无瓜葛,你凭什么来管我门内之事?刚才你说向秦是你飞龙会的人,这就更可笑了,我们师兄弟三人,早在十几年前便入了铁木宗,你有何证据证明向秦是你们的人?就是他真是你们的人,也应是我铁木宗向你飞龙会讨个说法吧?”师尊正等着自己回去复命,他现在不想多惹是非,只希望能以言语退敌。

奈何年轻人并不吃他这一套,冷冷道:“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话一说完,整个人便扑了过来。双拳紧握,竟是硬拼的招式。

“哼,还当我怕了你不成。”向烈双手一错,迎了上去。

两道人影迅疾地交错在一起,砰砰之声不绝于耳,转眼间已是交手了数十招,全是硬碰硬的招数,向英在旁边看得心中大震。向烈在门内除了师尊以及几位师叔辈的人物之外,已是一流好手,其破石真劲更是硬功的一流武学。而对方这个年轻人竟能和他拼个旗鼓相当,实在厉害。

正在向英思量的时候,只听向烈一声闷哼,似乎是吃了点亏,急忙向场中望去,却见二人已经分开,向烈衣衫头发凌乱,脸上五官扭曲,右臂无力地低垂着,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

而对方的年轻人正好整以暇地拍了拍手,不屑一顾地道:“我还道铁木宗的破石真劲是多么厉害的绝学,原来也不过如此。想来五行门其它的所谓绝学也不怎么样吧?”

“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这混蛋打了我十一拳,八掌,还有三脚,不过没下重手。要不然,我早就不能站着了。”其实他说得还轻了点,如果对方想杀他的话,根本不废吹灰之力。

“好了,打也打了,我也不为难你们这些娄罗了。回去告诉你们师傅,从下个月起。我们飞龙会要你们铁木宗控制的街面道上的十分之一收益,不然,我们就灭了你们铁木宗。”

“师兄,怎么办?”

“人给他,我们走,让师尊来处理这件事。”

向英想也不想,放下人,扶着向烈,很快地走了。

“天厉,就这么放他们走?”不知何时,年轻人身边已多了另一个年轻人。同样英俊的容颜,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双手抱胸,以一副吊尔郎当的神态站在天厉身边。

天厉一声苦笑,冷漠的表情瞬间荡然无存,“要不然怎么样?我怎么知道他们竟真的就这么走了?难道我可以出尔反尔留下他们?”

“这可和我们先前计划的不太一样喔,我记得你好像说的是好好将这两位折辱一番再放走他的吧?他们中可有一个是没事人一样地离开,不,不是没事人一样,是根本就没事。”

“你也看到了向英根本就不是个混蛋,我怎么下得了手啊,再说了,我哪知道向烈那小子竟然能忍得下这口气?看他打人的时候挺凶得嘛,怎么和我一动手就这么没头没尾所走了?”

“切,谁叫你动手的时候将他压得死死的一点破绽也不露?要换上我和这样的对手打架,我也立马有多远跑多远。”

“算了,怎么说也算给飞龙会找了一点点小麻烦,我想,铁木宗的那个宗主总不会和他的徒弟一个鸟样吧?对了,鸿铭,铁木宗那老家伙叫什么来着?”

“别理他叫什么了,倒是那什么白玉龙珠,我听组长说过,是个宝贝,功能不凡。据说是上古时代传下来的东西,对修行极有好处,不过组长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使用,不少人抢破了脑袋想得到他,只不知道怎么会落到铁木宗这样的小门派手中?”

“问问他不就得了?”天厉的手一指躺在地上的向秦。

“说得对。”

谈笑中,俩人向躺在地上的向秦走去。

正文

第二章 偶遇

莫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睁开睡眼腥腥的双眼,边打哈欠边撑着墙面站了起来,还没等脑袋清醒过来呢,立刻就被自己的样子给吓了一跳,身上的衬衫凌乱地挂在身上,裤子也皱成了一团,裤脚都跑到膝盖上来了,头发嘛,不用看,光凭头上传来的麻痒感觉就知道,肯定和一团乱芧草没什么分别了。然而,这一切都不是让莫羽吓一大跳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莫羽全身上下,被一层厚厚的漆黑肮脏的污垢包了起来,还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这个发现让莫羽残存的一丝睡意在刹那间荡然无存,左右看了看,幸好,没人发现。这并没有让莫羽心里好受多少,毕竟他从村子里带出来的东西早在三天前已被人席卷一空,连换洗的衣服也没剩下一件,被人看见也只是早晚的事。偏在这个时候,肚子又很不合时宜的咕了一声,昨天那一顿暴打换来的面早已经被消化殆尽了,到底是正长身体的年轻人,饿得特别快。

清晨的空气总是特别地清新,阳光也仿佛明媚了许多,这个城市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道路两边高大的树木迎着晨风招展,发出沙沙的响声,街心的花儿开得正艳,五颜六色的花瓣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这一切都是那么地赏心悦目,让人心旷神怡。

怎么办?这个样子走到大街上,肯定是万众瞩目,那种被千百人目光聚焦的感觉莫羽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尝试。可是肚子真的好饿……

向震北沿着街角快步走着,神识不停地向四周散发,周围的一切清晰无误地被神识接收再巨细无遗地在心里重新组合,风吹树木沙沙的声音,露珠在阳光下一丝丝蒸发所冒起的雾气,周围行人的谈话声,脚步声甚至于脉博跳动的声音都清晰无比地在心灵的明镜上反映出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心里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脑中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如果找不回白玉龙珠,你这个宗主也不用做了。”声音的主人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仿佛仍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向震北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他手下走不过十招,那种冰冷的压力太强大了,差点儿将自己的神识打散,虽然自己拥有三级的灵兵,可是在对方压力下却一点灵力也发不出来,还有那几个随使者同来的人,身上传来的气势也同样如同汹涌的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