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5节

异龙幻记_第5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2: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加于你。

那么,你为什么不让它消失呢?

任何生命存在的本能都让它自觉地想要保留自己曾经存在的印记,我也不例外,盘古留给我一个传承的指令,我便必须在可能的情况下将之传承下去。

接受传承对我有什么影响?

你的精神潜力和力量将得到大幅的提升,同时你的身体亦会受到另一轮的改造,这将使你可以自由地操控你的术火,而不必担心有反噬的危险。

术火?

疑问产生的时候,立刻有一些数据在脑中产生,让他在瞬间明白了自己是个术士,而,困扰自己许久的怪病正是由于术火的力量突然觉醒造成自己身体的不适应。

如果不接受传承,我会有危险吗?

理论上不会,但是因为我在你的体内沉睡了一点时间,所以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之外的情况出现,也就是说,可能危及你的生命。

莫羽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那声音响起刺耳的警报声:精神原力即将消耗殆尽,请尽速做出选择,接受,不接受。接受,不接受……

我接受。

开玩笑,既然有那么多好处,莫羽当然接受了,再说了,不接受还会有生命危险,莫羽可不想这么早便死。

莫羽的念头一闪现,那声音立刻沉寂了下来,接着是短暂的沉默,莫羽突然之间便重新感觉到了那黑暗的束缚以及虚无的压迫。

在莫羽以为自己快要完蛋的时候,有一点光亮突然出现在他的脑中,那光亮是如此地强烈,刺得莫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竟有感觉了。

那光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緾绕在莫羽周围的黑暗在瞬间驱散,莫羽全身暖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前一刻的压迫感仿佛上一个世纪的梦幻般,根本不存在过。接着莫羽看见自己旋转了起来,无数的光亮从四周向自己的身体汇聚过来,最终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明亮的人形太阳,突然比太阳更猛烈的光芒从自己的身体里猛然暴涨,无数光线从自己的身体向虚无的四周射出,光芒消失的时候,莫羽发现,自己的身体也不见了,虚空里出现了无数闪着光的太阳,莫羽感觉自己的神识飞快地在各个太阳间掠过,不断地从一个个太阳中间穿越而过,然后嗖地脱离开那漫天闪光的太阳,惊讶地发现那由无数个太阳组成的竟然是自己的身体!来不及惊呼出声,莫羽发现自己突然间散了开来,化为无数零星的神识,每一个神识都对应着自己身体里的一个太阳,然后归位,下一个瞬间,莫羽发现,自己已经能够操纵由无数个太阳组成的身体了。心中涌起难心言喻的愉悦感觉,莫羽挥了挥了,体会着新鲜的快感,在欢乐的感觉尚未消退的当口,脑中轰然剧震,无数的数据洪流般狂涌而来,疯狂地充斥着莫羽的大脑。即使以莫羽现在的身体,依然差点受不住那疯狂的传输速度。

终于,数据的洪流在莫羽头痛欲裂中结束。千百万年的记忆思虑如同海浪般汹涌而来,又转瞬消沉得无影无踪。各种影像纷乱地掠过莫羽的脑际。一行信息清晰出现在脑海里:嵌入率百分之十,发展潜力百分之九十,终极境界:未知。

当一切静止下来的时候,莫羽清楚地晓得,自己是盘古的后人。

正盘膝打坐的原鸿铭和陆天厉同时感觉到汪洋般的精神力量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约而同地从入定中醒来,睁开眼睛,正好看见莫羽从空中缓缓地飘落下来,站在客厅中央,缓缓地睁开眼睛,眼中突闪的精芒让二人同时大吃一惊,对望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惊骇。

“刚才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接受了龙的传承!”莫羽的声音仿若从四面八方传来,震得二人心神激荡。

正文

第四章 风雨欲来

每一个城市都有这样的一些角落,在这里,黑暗的势力控制着一切,公理,法律以及道德不过是挂在口中说说的话。而事实上,黑暗中隐藏着无数的罪恶,在这里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杭州的西街便是这样的一个鱼龙混杂之地。

在这里,到处可见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的不良少年盘踞街头或四处溜达。一些卖黄色影碟的,或者软性毒品的更是四处兜售着他们的生意,纯粹是在毒害青少年,只不过基本上会来这里转悠的也都是些称不上良好的人。倒也不怕再被这么小小地毒害一下了。

洪都夜总会,杭州西街最大的夜总会之一,地理位置优越,生意兴隆,每到晚上,便喧噪不休,没有个二三点是不会停止营业的。

现在正是华灯初上之时,洪都夜总会里已经是灯火通明。却看不见几个人,只有夜总会的侍者们在四处走动假装忙碌着。现在还早着呢,对于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十一二点才是他们活动的最好时机。

莫羽跟着天厉二人,一路大摇大摆地直往洪都夜总会一楼的大厅走去。向秦醒来之后就离开了天厉二人的住所,天厉也不勉强,只好放人,但莫羽却死活不肯走,非要留下来和天厉二人一起住不可,呵,谁叫他是个无家可归的人呢?于是三人便一起来执行所谓的“任务”了。

洪都夜总会共有四层,一楼是酒吧,二楼是歌舞厅,三楼是赌场,四层则没有几个人知道是用来作什么的,基本上也好像没人去过问,在这里,每个人都懂得,知道太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是活不长久的。

一路粗暴地推开几个殷勤地迎上前来的侍应,天厉一马当先砰地一声重重拍在吧台上,恶狠狠地说道:“给我找江诏唐出来,就说李龙飞李大爷要找他。”

吧台的侍应对这种阵仗显然早已是司空见惯了,闻言连忙堆上一脸諂笑:“请问几位怎么称呼?找我们江老板有何贵干哪?”

“哪那么啰嗦,叫你去找就去找,再不去小心我废了你!”一伸手,天厉一把抓住那侍应的领口,顺手推了一把,害得那侍应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夜总会的几个保镖见状立即围了上来。

“嘿,我说,原来你们是来找碴的呀?兄弟们,给我上,揍死这几个王八蛋。!”那侍应揉揉被抓疼的胸口,对着围上来的大汉们喊了一声,四个大汉立刻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天厉回头对莫羽笑了笑,说声:“看好了。”人已冲了出去,迎上冲到最前面的一个大汉身前,一记勾拳便飞了过去,速度飞快。来不及作任何反应,那倒霉蛋已经从来路飞了过去,撞翻了另一个大汉,另外二人一声大喝从两边绕了过来,两只巨大的拳头便往天厉脸上招呼,虎虎生风,力道也不弱,可惜,他们碰上的是陆天厉,拥有异能的陆天厉。

口中啧啧两声,天厉摇摇头,一点也不在乎那两只不断接近的铁拳,当两只拳头离他的脸不到一公分的时候,他动了,左右手同时伸出两个指头,堪堪挡住了两只拳头,就那么抵住了两个大汉的全力一击。那两个大汉但觉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竟是不能再前进分毫,拳头和手指接触的地方更有鲜血渗了出来,疼痛的感觉立刻传达到大脑,两人心知肚明,手骨怕是折了几根了。下一个瞬间,一股巨力从天厉的手中传来,两人踉跄退了一大步,接着脸上分别中了一拳,从左右摔了出去。

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解决了四个大汉,天厉拍拍手意犹未竟地对着差点吓呆了的侍应道:“还有没有?”

“你…….你!”那侍应一手指着他口中无意识地吐出同一个字。

掌声响起,一个中年男子一拍着双手从二楼走了下来。来者面目白净,十指修长,走路的样子却十分随意,看起来好像要飘起来一般。

一种危险的气息传入莫羽的脑中。

莫羽低声对鸿铭道:“这个人不简单。”

“他叫江诏金,是江诏唐的唐弟,也是个异能者,一般不太会呆在洪都夜总会,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么巧。”原鸿铭低声向莫羽介绍着来人的身份。

“兄弟好身手,本人江诏金,是这间夜总会的负责人,下人们有什么招待不周的还请多多担待,有什么话尽管讲,这边请。”语气平静,不卑不亢的说了几句场面话,江诏金一手虚指,作了个请的姿势,,对躺在地上痛哼出声的四个大汉看也不看一眼。

原鸿铭耸了耸肩,作个无所谓的表情,当先走向江诏金所指方向的一个包厢。天厉莫羽立即跟上。

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侍应,冷冷吩咐:“叫人立刻办一桌酒菜上来,不得怠慢了贵客。”紧走几步,为天厉三人打开了包厢的房门。带着三人分别落坐。

四人坐定,江诏金首选开口道:“还没请教三位高姓大名,不知几位前来有何贵干?”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

以一个极不雅的姿势趴在桌子上的原鸿铭嘻嘻道:“我们三个不过是街头的小混混,替人传信的,名字嘛,不登大雅,就免了吧。我们这次来,只不过是代李大爷向各位收点规费,就这么点小事,只要江老大你给了我们,我们立刻就走。”呵,敢情竟然是来敲诈的。

江诏金也不生气,仍然面带微笑:“规费嘛,照老规矩,我们自会交给李大爷,不敢劳各位大驾,倒是三位,自称是李大爷的手下,不知道有什么凭证没有?如果有,可否出示让江某瞧瞧也好去了我心头疑惑?”

天厉伸出右手,紧握成拳,在面前晃了晃,斯条慢理地开口:“李大爷信得过我们,没给什么鸟的信物,倒是告诉我们,如果有谁不给面子,不妨代他管教管教。”

丝毫没把天厉的威胁放在眼中,江诏金淡淡道:“各位如果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我们洪都夜总会虽然家小业薄,但江湖救急还是懂的,只要三位开口,不是太离谱的话,我做主,自当让三位满意,就当日后做个朋友如何?”

一席放说得卑谦有度,让莫羽心里对他好感大生,不由开口道:“两位大哥,我看……”下面的话尚未说出口,原鸿铭已经笑嘻嘻地打断:“我们也不是趁火打劫之辈,这样吧,江老大,我们兄弟最近手头紧,刚才的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见谅,只要江老大你给我们三十万,我们立刻拍手走人,就当我们兄弟三人欠你们一个人情,如何?”语毕,乜斜着眼看江诏金如何反应,十足一副鸟样。

莫羽心中吓了一跳,三十万!这还不叫趁火打劫?那如果想打劫的话该要多少?

江诏金心头怒火高炽,眼前这三个小子也未免太不识趣了吧?自己息事宁人,对方却步步紧逼,开口就是三十万,当我们开银行的吗?若非那件事,我非得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脸上却是神色不变,依然淡淡地说道:“三十万,虽然不是个小数目,但我们洪都夜总会还勉强凑得出来,三位稍等,我去去就来。”说出站走来微微弓身,然后退了出去。

江诏金一走,莫羽再也忍不住了:“你们也太歹毒了吧?居然向人家要三十万,这是抢劫你们知不知道?”越说声音越大,鸿铭连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你先听我说,我们并不想要这三十万,我们是奉命闹事,知道吗?可是人家连三十万也给,我们也没办法啊。天厉,你怎么看?”

“拿钱,走人,向上头报告。然后就没我们的事了。”天厉飞快地回答。

鸿铭一怔,天厉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啊,摇摇头,放开了莫羽。

挣开鸿铭的手,莫羽喘了口气,“总之,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看那个江诏金不像个坏人。”

微不可闻的脚步声响起,莫羽立刻住嘴。片刻后,江诏金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将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说:“这里是三十万的支票,请三位看仔细了,酒菜稍后就到,如果没别的什么事,我就先失陪了,待会自有人送你们出去。”说完转身离开。

鸿铭一个念动,那张支票缓缓飘了起来,飞向他的手中,看了看,是中国银联的支票,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任何一家银行,都可以立刻兑现。

一会酒菜上来,三人无心吃喝,几乎原样未动就离开了洪都夜总会,被天厉推了一把的侍应一直将三人送到大街上再目送三人消失才转身回到洪都夜总会。

莫羽三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悠,鸿铭注意到天厉一语未发,便问道:“天厉,到底怎么了你?今天你有点不太对劲啊,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什么,心情不好罢了,我们早点回去吧,我有些倦了。”天厉微微叹气,心头掠过组长天星祥和的面容,难道他真的早就知道这次的目标是白玉龙珠吗?那为何不告诉我们?是怕我们起异心吗?第一次,对于天星,天厉不敢再全心信任。

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天厉二人的居住处,天厉将二人堵在门口,没有任何进去的意思,眼睛定定地看着莫羽,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这让莫羽有点不知所以然,原鸿铭的目光在二人的脸上来回扫了几次,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走到门边倚在了门框上,双手环抱,静静地等待天厉开口。

“莫羽,我想,你还是不要和我们住在一起来的合适。”沉思了许久,天厉终于开口,只是这许久的思索并没有让他选择出更加婉转更加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心中的想法。只好突兀地说出类似逐客的话来。

莫羽有点发呆,虽然和天厉二人相识相处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但是二人对他的关怀与帮助让少年不知不觉间把他们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好朋友。莫羽怎么也想不到才相聚两天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