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7节

异龙幻记_第7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3: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打算,静静地看着这个蛮横的女孩的一双脚以正常人的速度缓缓与自己的右脚接近。

呯鞋底与鞋面接触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

巨大的力量由女孩的脚底传来,剧痛几乎是在两只脚接触的那一个瞬间传遍莫的全身。自然而然地,体内来自于盘古的强大力量猛然暴发,莫羽感觉一道淳厚的真气从自己身体的其它部分迅疾往右脚汇聚,在下一个瞬间将那剧烈的痛楚降低至难以察觉的程度,同时将对方的脚弹开。然后在右脚处消散无踪。如果说那真气涌起的时候,莫羽的感觉是百流汇聚的话,消散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强大的真气竟被自己在瞬间海绵吸水般吸纳。接受传承后的身体看来有些不一样了,一般的异能者都有修练真气,但是真气通常情况下是存储在一些特定的部位,比如说丹田。要使用时,需要从丹田处导出,而不是像莫羽般,直接由身体各部分向目的地汇聚,这样一来,莫羽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丹田。每一处均可储藏真气。在运用与强度方面,就有了常人不可企及的优势。

咦。

一声惊异的轻咦出自女孩的小嘴。被弹开的脚在空中停留了一个瞬间后继续踩向莫羽的右脚,姿势优美,莫羽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脚以一个动人的轨迹运行,缓缓地踩向自己的右脚,但偏偏生出无法躲避的感觉。

巨痛再度袭来,体内的真气自然运行,将入侵的力道化解,诡异的是,莫羽眼中的倩足分明还停留在空中尚未接触自己的右脚。

是幻觉,还是速度太快导致的残影在影响着自己的视觉?

眼中的倩足终于踩实,一阵酥麻的感觉从脚上传来,沿着右脚向上漫延,疼痛已经减轻,奇怪的是自己的真气并没有将这股酥麻的感觉化解或减轻,很快地,莫羽的右半个身子便麻木到不可动弹。

女孩收回自己的脚,展露一个迷人的微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莫羽的眼中净是那女孩娇媚的笑颜,动人的笑声一阵阵地敲击着莫羽的耳膜,震得他的心咚咚真跳。那种奇怪的感觉再度光临。

酥麻的感觉一路上升,缓缓向莫羽的大脑靠近,心中大急,如果任它这么一路上升侵入自己的脑袋,天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慌忙将心思从女孩娇媚的笑颜中强行拉开,努力地开始想要抗拒这股酥麻的力量,莫羽能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真气仍然自在运行,可是对于这股力量竟然不作任何抗拒,就这么让它一路上侵。甚至于被麻木的部分身体里,依然能感觉到真气在欢快地运转,只是身体的其它任何感觉全部失灵。这到底是怎么了?

莫羽感觉自己的脖子已经开始感到难以转动了,再上去,便是自己的大脑了,如果让它侵入了,自己会不会变成不能思索的白痴?可怕的可能性让莫羽心中拼命地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抗拒这股奇怪的酥麻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莫羽的想法起了作用,大脑里有股温暖的力量开始蠢蠢欲动,但是很快莫羽就感觉到了不对,自己的真气竟然在阻止他的行动!这让莫羽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没时间让莫羽思索了,酥麻已经缓缓漫延到了大脑。

让开!麻木的感觉心事地在脑海里扩散,电光火石间莫羽的心里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然后酥麻迅速占领了大脑,莫羽的心里刹那一片空白。

白茫茫的世界里一点火红突然闪过,温暖是莫羽唯一的感觉,舒适地让人想睡觉的红光不停闪烁,倾刻间布满了莫羽脑海。白茫茫的雾气被渐渐地驱散,一点点的光亮进入莫羽的眼帘,汽车马达声,行人的私语声夹杂着某种不明的噪音传入莫羽的耳中。

莫羽睁开眼,看见的是女孩脸上惊异的表情:“你……”

麻木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莫羽重新体会着身体的各种知觉,对于女孩完全没有理会。在刚才那古怪的酥麻力量侵入莫羽脑中的一个瞬间,莫羽终于成功地遏制了自己来源于盘古的真气对于那股温暖真气的阻止,驱散了麻木的感觉。心头却有个疑惑不能解除,为何自己接受盘古的传承后,来自盘古的真气会遏制自己体内原本的力量?还有为何对于女孩的攻击不作任何反抗?

疲惫感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袭来。刚才驱散那股麻木的感觉显然消耗了莫羽极大的能量。本来,这么一点点的能量消耗是不足以让莫羽感觉到疲惫的,事实是即使再强大十倍百倍的能量消耗莫羽现在都能承受,当然,前提是消耗的是传承于盘古的力量。可是现在,莫羽运用的是自己体内原本的力量,这股力量本来是极其微弱的,这也正是为何盘古的力量会将它紧紧包裹的原因。要知道,莫羽现在的身体虽然经过了盘古的两次改造,但是,这主要只是增加了身体的强度以及经脉的容量,对于莫羽的精神以及真气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增辐,却并不足让让他能自由控制传承自盘古的强大力量。如果失去对于这力量的控制,莫羽极有可能是暴体而亡。而用以控制身体的便是莫羽体内原本的力量了,本来,接受了传承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盘古的力量和莫羽的精神身体的嵌合度会不断增强,当嵌合度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时,莫羽便不再需要以自己的力量来制衡了。可是现在,为了应付那股奇怪的酥麻力量,莫羽破开了盘古设下的禁制,在嵌合度未达到百分之五十时动用了自己原本的力量,而且将之消耗地七七八八,体内的力量平衡一下便被打破,盘古那强大的力量现在反而造成了莫羽身体极大的压力,疲惫的感觉由此而来。

“走了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了。”围观的人见莫羽呆呆地没有任何反应,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了,便纷纷散去,很快,路边只剩下了莫羽和那女孩,不息的人流在二人的身边不停流过。

女孩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神色开始变得严厉:“你到底是谁?竟敢私逃出宫?”

莫羽正被极度疲惫的感觉侵扰,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孩的质问。落在女孩的眼中,便成了故意不理她了。

脸色越来越不善,女孩身上的衣服突然振动了一下然后恢复正常,强大的压力却源源不断地向莫羽迫去。周围的行人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女孩对于力场的控制实在是……厉害。

莫羽体内的真气正左右冲突,欲图脱离莫羽身体的桎梏,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如同洪水找到了宣泄口般,一股脑儿便往女孩涌去。

女孩感觉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向自己涌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飞出十几米远才砰地落地。女孩不可质信地望着莫羽,感觉呼吸困难。这力量的强大出乎她的预料,然而真正让她吃惊的并不是这力量的强大,而是伴随的力量涌现而来的气势,一种王者的气势。

强大的力量突然的涌现在莫羽周围形成了一个风的旋涡,莫羽的衣服无风自动乱成了一团,头发猎猎飞扬,片刻才安静下来,消耗了巨大力量后感觉身体一轻的莫羽眼前一黑,便那么晕了过去。

第一声惊呼这才响起,被这情形吓到的行人四处开始奔逃,不少人奔上了车行道,于是汽车的喇叭鸣叫声,行人的惊呼声响成一片,一下子,现场乱成了一团。

看不出一丝慌乱,女孩迅速地接近晕倒在地的莫羽,一把抓起他,闪入了混乱的人群,很快便被奔逃的人潮淹没。

五分钟后。

警车呼啸而来,察看了一番后开车离开。没有人注意,在这之前,数条人影以人类难以查觉的速度跟随着那女孩离开了现场。

莫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床边的桌子上,一盏台灯发出淡蓝色柔和的光,莫羽转动头部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布置得很是优雅,淡蓝色占了这个房间的主色调,整个房间显得浪漫,温馨,摆设却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以及一部电话。桌子上大大小小放满了书,莫羽初略地看了一下,大都是些历史类的书籍。

一阵强烈的尿意打断莫羽的打量工作,连忙坐起身子。

一坐起身子,突然听见自己身上发出哗啦的响声,莫羽立刻傻了眼:自己的双手被一条穿过床的铁链锁在了一起。刚醒来的时候专注于打量环境竟没有注意,莫羽大吃一惊,连忙掀开被子,果然不出所料,自己的双足同样被锁了起来。

莫羽心中怒火陡升,想要动用真气撑断铁链,哪知全身空荡荡的,感觉不到一丝真气的存在,不但来自盘古的真气消失不见,原本属于自己的力量也不见了踪影。

这里是哪里?会是谁要这样对付自己?莫羽在心里缓缓地思索着各种可能性。铁木宗那个向震北?飞龙会的人?还是异能协会?缓缓摇了摇头,莫羽否定了所有的可能性。自己只是人无关紧要的人,就是他们要对付自己也完全用不到将自己用铁链锁住啊。难道是……一个念头闪过脑际。莫羽开始破口大骂:“死丫头,你给我出来,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个歹毒的小丫头……”

似乎莫羽的咒骂生效,片刻后房门打开,走进来一个女孩。不是街上被自己踩了一脚的女孩是谁?

女孩脸上挂着满脸的笑,丝毫没有为莫羽的咒骂生气,手中拿着根铁尺,一步步地走近莫羽:“刚才是你在骂我?你骂的什么?再说来听听?我刚才没听清楚,好想再听你亲口说一遍。”语气温柔像对情人的昵语,说的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哼,我为什么要说?你要我说我就说多没面子?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

“很简单,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就放你走,并且保证不向你的家长告密,不然,我把你交给训戒处。”

“什么训戒处老子不在乎。有什么问题快问,老子没时间跟你玩。”莫羽急着要去厕所呢。

“先告诉我,你是谁的孩子,以前在哪训练,为什么会在杭州出现?”

“你问这干嘛?”莫羽有些疑惑,费了大力气将自己从街上弄到这里再把自己锁起来就是为了问这几个小问题?

女孩将铁尺放到莫羽脖子上来回磨蹭,冰冷的寒气直透入莫羽的肌肤:“别和我玩花样,你照说就是。不然……”说着将铁尺在莫羽脖子上一划,莫羽脖子上一疼,一道细细的血痕出现在脖子上,向外渗出细密的血珠。

想了想,告诉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不告诉他家乡在哪里相信也没太大的危害吧?“我妈叫李秀姑,爸爸叫徐天福,我叫徐莫羽,以前一直在乡下生活。来杭州是为了治病,不过现在不用了,我的病已经好了。”

“嗯?”女孩皱了皱眉头:家族中没有姓徐的啊,秀目一转,将铁尺紧挨着莫羽的脖子转了个圈,缓缓移到喉咙的地方:“你确定想清楚你父母的称号了?如果我的手一用力,你的脖子可就会与你的身子分家的喔。”冰冷的杀气不断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莫羽感觉像是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冷得彻骨。

“喂,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先把那东西拿开,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玩凶器可不好。小心失手啊。”

“少说废话,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了啊,可是你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莫羽差点哭出来了,“你以能不能先放了我,让我上个厕所再回来和你慢慢说?”

“不行,鬼知道你身上还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女孩显然在傍晚的时候吸取了教训,手中并不松分毫。

“你…….你再不放了我,我可忍不住尿床上了,不要怪我弄脏你的床啊。”

“你试试。”对应着冰冷的话语的是铁尺离莫羽的喉咙又近了些。逼人的寒气让莫羽立刻停止说话。

女孩想了想,转向另一个话题,“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生了一种怪病,出来寻医的。”虽然说过了,莫羽不是老老实实地再讲了一遍,他可不想在喉咙上多出个血洞。

“混蛋,你说不说?”出乎他的预料,女孩持尺的手突然发力,强大的力道差点将莫羽的喉咙挤断。莫羽双手乱摇,铁链发出哗啦的响声,女孩微微松了松铁尺:“现在肯说了吗?”

莫羽拼命地咳了起来。

“我真的是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全都千真万确,我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定当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真的?”女孩的铁尺完全脱离莫羽的喉咙,脸上惊疑不定:“你真的不知道训戒处?”

莫羽飞快地摇头:“不知道。”

“奇怪了,难道当年除了白素心还有其它的族人逃离出宫?那为什么族谱里没有任何记录?”女孩在房间里踱了几步,“你以前住在什么地方?”

“一个小山村里。”

“好,带我去见你父母。”

“我父亲死了,我母亲不见客。这个请恕我不能从命。”

“嗯?也罢,反正你不是从宫里逃出来的,不在我的管治范围。”铁尺上挥,困住莫羽的铁链无声断裂,哗啦掉在地上。

莫羽立刻跳了起来,飞快地冲出门外,远远传来一句问话:“洗手间在哪?”

“扑哧”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叫方雨纹,有什么事可以叫我。我会非常乐意帮忙。”重新在客厅里坐定后,女孩向莫羽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徐莫羽,不敢劳姑娘大驾。我没什么要帮忙的。”笑话,这么凶的女孩莫羽还真没见过,哪敢要你帮忙啊,我找死啊。

好像看出了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