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异龙幻记 > 异龙幻记_第82节

异龙幻记_第82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2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8
外的一部分。然而,这个消息不知如何泄漏了出去,在一个夜晚,布诺族的聚居地遭受了一场侵袭。在那场突袭中,布诺族的人口损失了近三分之一,大部分是青壮年。这实际上等同于给布诺族带来了严重的灭族危机。等到圣者与族中的勇士们赶回时,偷袭者已经离开并带走了钥匙的一部分,在先知的指引下,他们找到了收藏珠子的地点。于是布诺族的人们开始计划夺回珠子。他们几乎派出了族中仅剩的五名异能高手,连先知也亲自出动,终于成功将刘氏集团的守卫全部调开,最后,由枷释假扮工作人员潜入刘氏大厦。时候刚好是我们进入之前的一小时。”

此时,天厉等人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于枷释能只身潜入刘氏大厦而不引起对方怀疑,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他们是在电脑天才天亦的帮助下才得以进入,相比之下,枷释独自潜入的举动无疑困难了太多。

“原来如此,怪不得基因实验室这样的重地菊花会居然不派人把守,我们这次可说是误打误撞,若非布诺族的朋友们为我们引开他们,我们可能早已被菊花会的人发现并激战一场,能不能活着逃出来也是个异数。这么说来,我们欠了布诺族的朋友们一个人情。”天厉看着莫羽,静静地说:“我们就帮助枷释兄找到剩余一个钥匙部件,以偿还布诺兄这个人情吧。”

天亦一听,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捣蒜似点头:“对,好歹人家间接救了我们一命。”

莫羽发现枷释的身体似乎轻微地震动了一下,缓缓回过身来,闪亮的眼睛里异彩流转:“你们没有欠我布诺族任何人情,就算有,你们在我入寂时将我救到此地,也已经还了,所以,你们没有必要陪我冒险。”

天厉微微一笑:“枷释兄弟,你之所以会进入你的入寂状态,我想也和我们对你的为难不无关系,这么说来,带你回来不过是应尽义务,何况这对我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对啊,菊花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应该联起手来相互扶济才是,你就不要见外了。”

枷释缓缓摇头:“不,此行的凶险将出乎你们所有人的意料,我们要找最后一个部件,在一个非常可怕的人手中,我对从他手中夺取没有一丝把握。你们不用跟我一起冒险。”

“但是你刚才不是要莫羽帮你吗?我们和莫羽三位一体,他去,我们也去。”天亦口气开始不耐烦起来,一个大男人,何事这么婆妈?

“对,既然前途凶险,我们更应该陪我兄弟身边,我们不帮你也要帮莫羽的。”天厉悠然道。

枷释张口道:“莫羽是圣念的继承者,他有义务帮助我。你们……”

天亦打断他的话:“没什么你们我们的,如果莫羽去,我们也去,除非你不让莫羽一直去冒险。”

枷释的态度终于终于松动,突然膝盖一弯,向天厉二人跪了下来:“我枷释,以布诺族长之名代表布诺族感谢二位的大义援手。”

天亦一把将他扶起:“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到处乱跪成什么样子。快起来,我们收拾收拾,明天就随你出发。”

枷释清亮的眼睛中蒙上一层涟漪:“对于布诺族来说,任何帮助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方云飞摇摇头,拉着李医离开,年青人的事,还是让年青人自己处理的好。

“大哥你……”李医急道。

“如果他们要,做由他们去吧。这世界迟早有一天,是年青人的天下。我们老了,再没有当年的如血热情了。”方云飞渭然长叹。

当天晚上,枷释向莫羽三人详细讲解了第三个部件的位置。

“什么?苏格兰?吸血鬼的天堂?”

天亦一听到结晶体所在的位置,一下叫了出来。

枷释正色道:“如果你们现在退出,我枷释绝无半句怨言,你们有心帮我我已经感激不尽,此生都将当你们是我的好兄弟。”

“退出?哈哈哈!”天亦一阵大笑:“我们不但不会退出,还会给你找个你意想不到的帮手。”

枷释莫名其妙:“帮手?”

“对,就是帮手。我们就算不是为了帮你,我们也要去一踏苏格兰,去铲除那里的一个怪物。这下可好,可以顺便杀了血使。”天亦说完,将情风贺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说,一个长着三对羽翼的人?晶体就在一个长着三对羽翼的人手中,我通过三个部件相互间的感应曾经模糊地见过他,他的力量非常强横,我亲眼看见他借助晶体的力量来压制自己体内狂暴的力量。那股力量即使是在万里之外我依然能感受得到。”枷释说道:“当时我循着圣者的圣念来到废弃厂房,却感觉体内的金舍利一阵波动,然后精神里出现一个长着三对血红色羽翼的男人,狂暴的力量直接轰击我的精神,才让我不得不进入入寂状态,以保护自身。难道他们会是同一个人?”

三人一时傻了眼,晶体就在血族圣使手上?世界真的这么小吗?想不到双方的目标居然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同罢了。想不到天亦一时的心血来潮居然让双方巧妙地相遇,命运,真的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四人你眼看我眼,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边腰也直不起来。

笑够了,枷释说道:“命运真是奇特,这下想来,让我遇见你们是天命注定的,怪不得圣者会将圣念注入莫羽体内,原来一切自有神在冥冥中指引啊。”

三人亦觉得事情的巧合出人意料,天厉笑问:“枷释,你说的入寂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们布诺族是一个非常隐秘的民族,外面关于你们的流传非常少,像我,借助世界异能协会也只知道你们有引生咒这种神奇的功法。对于入寂可是连听也没有听过。”

“对啊,还有圣念是怎么回事?也和我们说说吧。”

枷释脸上露出凝重神色:“入寂是我们布诺族的异能者修练的一种方式,可以让人在肉体休眠时保持精神上的清醒,进行异能修练,像我就是在入寂状态下将使用引生咒的负作用消除的。我的人虽然处于休眠状态,但是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并可以随时醒来。”

“太神奇了,那你岂不是永远不用睡觉?”天亦追问。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远赴异域(二)

枷释缓缓摇头:“不,在入寂状态下,我们的精神虽然清醒,但是,很多感觉并不存在,比如说喜怒哀乐的感觉,清醒的意识似乎是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与眼光存在,而我自身的意识实际上是进入了睡眠之中。”

天厉沉吟道:“这有点类似于中国西藏的潜意识修练,据说,修练到最高深的程度,可以踏实地记录下所有看到过人任何东西。甚至连平常并不注意的地方,只要修练者愿意,他可以随时知晓,就连飞过空中的一只昆虫的飞行轨迹亦能在看过一眼后精确地描绘出来。过目不忘只是最基本的能力。”

“这么厉害?如果我有这个本事就好了,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过去。”天亦突然有些伤感。

“不用难过,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自己的过去的。就算不知道,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冒险,一阵快乐和痛苦。生命本身不就是追求快乐的过程吗?只要快乐了,过去是什么样子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枷释平静地道,平静的语调中竟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天亦心中淡淡的愁怅立时消散无踪。

“其实入寂也是一种灵兵,只不过它不需要借助外物就可以直接修练而已,和我们给灵兵注入灵魂一样,入寂是将自身灵魂在精神层面上分开来,一个用于清醒状态下的生活,另一个则用于身体进入休眠时的记录。事实上,这不过是另外一种创造生命的过程。”莫羽接过话题:“入寂应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直接将显意识一分为二,另一种就是唤醒原来沉睡在体内的潜意识。枷释你的情况应该是第二种吧?因为如果是将自身的意识分开,对于身体的反应必然会存在于另一个意识之中,就无法做到对于外界环境变化的无动于衷了。”

“是的,我是用族中古老相传的秘法将潜意识的潜力引发出来,看来莫羽你已经可以自由使用圣念了。”枷释欢喜道:“我再一次感到圣者将圣念传给你是件多么正确的事情,在布诺族的历史上,你是掌握圣念最快的人之一。”

莫羽缓缓摇头:“不,我还不能完全掌握圣念,对于其中的一些符号信息我还不能完全明白,只能隐约地掌握到一点点端倪。”

自从接受圣念的那一刻起,莫羽脑海中总有部份蠢蠢欲动,仿佛有什么要挣脱禁锢,破脑而出一般,可是偏偏又差那么一点,无法让莫羽得知那是什么。这让莫羽难受至极。

“那圣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天亦将心中淡淡的失落丢开后,立时回复了本性。

“圣念,是布诺族代代相传的一种精神印记,它拥有某些神奇的能力,比如说预感,又或者说感应之类的,它还踏实地记录了布诺族自古以来的一切遭遇,第一代圣者在布诺族的祭坛上接受圣念以来,它已经存在了五千多年,他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完全依托寄主的精神而存在,可以通过眼神或者神识来转换寄主,当然这要再上任寄主自愿的情况下。”莫羽侃侃而谈,但是有所保留,因为他感受不到任何将圣念转移的方法。也就是说,在目前,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将圣念转到另外一个人身上了。

“这么好玩?莫羽你能不能将它转移到我身上让我尝试一下那种感觉?大不了一会再传给你。”天亦好奇心大起。

枷释脸色剧变。圣念是代表布诺族的精神向征,怎么能玩具似的传来传去?圣者将圣念传给莫羽就已经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以前,也有过布诺族人想将圣念传给外族人,但无一成功。

莫羽苦笑摇头:“恐怕不行,到目前为止,我还找不到转移它的方法。”

天亦耸耸肩,双手一摊,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枷释的表情这才和缓下来。

“好了,莫羽你和枷释聊下,我和天亦要去通知情风贺了,在欧洲,他可是地头蛇。有他当我们的向导,我们必会事半功倍。”枷释的表情落到天厉眼中,阅历丰富的他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连忙拉着天亦告辞而去。

枷释向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天亦二人离开径直联系情风贺,留下莫羽与枷释二人相对而坐。

枷释从怀中掏出一颗色泽金黄的小珠,递给莫羽:“你收好它,这是钥匙的一部份,它叫金舍利,我还有一个圆环,叫做时空之环,这次我们的目标上一个部件,叫做时光之链。这次行动危险万分,如果我们不能成功的话,你带着金舍利回到布诺族,他们就靠你了。记住,这金舍不能落到任何人手里。”

莫羽无声接过,心中有淡淡的怅然,听枷释的语气,他已经抱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金舍利从枷释手中落入莫羽手心,一股神秘的气息透体而入。金舍竟然缓缓化为金色的水银流入了莫羽体内。莫羽对此毫不意外,通过圣念,他已经知道金舍利的特性,甚至掌握了使用它的神力量的方法,只不过,力有未逮。

枷释看着莫羽收起金舍利,微微一笑:“如果我不幸羅难,你一定要取出我体内的时空之环,并设法聚集三个部件,寻找失落的荣耀就靠你了。”

莫羽心情沉重地点头,追寻神圣殿堂已经成了枷释生命的全部,不知道这算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两人对而坐,一时无言。

明天,就是出发去苏格兰的日子,便要离开中国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莫羽从未像今天这般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无常,在那远隔万里的异域,等待他的到底会是什么?

莫羽透过窗户,望着天边变幻的云层,突然强烈地想起了母亲。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这次如果能活着回来,一定要去看望一下母亲。

第二天,莫羽,天厉,天亦,情风贺以及枷释还有真玉真珠二女在方云飞等人依依相送下离开杭州,坐上了杭州到北京的航班,在下午两点的时候,那里有一架飞机直飞欧洲,然后再转道苏格兰。二十几个小时后,他们将踏上苏格兰的土地。

情风贺的本领的确不错,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居然办妥了七人的签证,连天亦真玉枷释等四个并无合法身份的人的签证也轻松到手,让莫羽不得不佩服他的神通广大。

飞机缓缓飞离地面,如同一只巨鸟般直冲蓝天,地面上的建筑物飞速缩小,莫羽这是第一次坐飞机,好奇地通过舷窗往外看去,不时被窗外掠过景色吸引。

从天空中望去,地面上的建筑物同星罗棋布,密密麻麻,在公路上奔驰的车辆望去就像蚂蚁般渺小,一种凌空翱翔的感觉便油然而生。体内盘古真气加速流转,久别的舒适感觉再度将莫羽带入一片飘然的状态之中。心神被带入一片空灵之中,再感受不到身外的环境变化。

直到飞机降落时的震动才将莫羽从空冥的状态中惊醒过来,连忙随着众人下了飞机,通过长长的过道出了机场。

熙熙攘攘的人流立时扑面而来,高高耸立的摩天大楼表面巨大的玻璃在中午的阳光下闪烁着辉煌的光彩。

宽阔的街上不时有打扮入时,衣着亮丽的女子掠过,与杭州女子的温婉柔和不同,北京身为国际大都市,各种各样的女子都有,在穿着上比杭州女孩不知道大胆了多少倍,更不是有蓝发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异龙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