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88节

异龙幻记_第88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等人也感到吃惊。

当时空之链的震动达到极限的时候,金舍利与时空之环合并后的部件突然凭空浮了起来,往时空之链迎来,在空中相撞,发出清脆的一声响,余音袅袅,众人心神剧颤,时空之链突然从中间部位分为两半,迅疾无伦地紧紧附在部件两边,形成一个圆梭状物体。

房间内金光耀眼,众人早已睁不开眼,但是房间内的影像却奇异地在每个人脑海清晰浮现。

枷释朝向圆梭状悬浮的位置,心跳陡然间漏了一拍,无数代祖先的愿意就要达成了,叫他怎么能不激动?望着圆梭,眼中射出迷醉神色,枷释的心神全部被不停旋转的圆梭所吸引,其它一切再不能在他心中留下丝毫痕迹。

莫羽心中涌起明悟,这,就是打开神圣之门的钥匙。

随着圆梭状物体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产生的吸力也越来越大,所有人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随着圆梭的转动而悬浮在空中以圆梭为圆心缓缓转动起来,随着转动的加速,莫羽感觉房间内的空间变得不稳定起来,仿佛随时可能会被强大的力量压碎。

房间内所有物体已经全部被搅碎,化为肉眼不可见的微尘,奇异的是房间的墙壁居然完好无损,房间内的众人亦毫无损伤,圆梭依然在不停地旋转,越来越多的金光从它体内射出,却没有一丝透出房间外。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浓重的金光宛若实质般在房间内缓缓流动,奇异的啸声响了起来,震得所有人的心神沉醉。

下一刻,所有金光猛然往内压缩,所有人的身体随着金光,快速缩小,化为闪亮的一点,莫羽心神一颤,房间内的空间完全碎裂,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接着,所有人的身影浮光掠影般搤过自己眼前,然后,眼睛一黑,意识在下一个瞬间陷入了无尽黑暗。

闪亮的一点金光猛然一黯,消失在房间中。

一个黑点在空间中出现,然后迅速扩大,一片金光突兀地从黑点中透出,莫羽感觉膝盖一疼,人已摔落在地。冰凉的石面让莫羽的神智清醒了一些。只见其它人横七竖八地躺在石面上。

茫然抬头,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出现在眼前。

无数高大的石柱冲天而起,直入云宵,缭绕的雾气围在石柱周围,飘渺灵动。幻化出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形态。

举目四顾,居然望不到边际,到处是高耸的石柱和丝丝缕缕,缠绕的雾气,白茫茫一片,展开神识,仿佛这个世界除了石柱以外再没有其它的任何东西。

莫羽站了起来,发现其它人都昏迷了一般,检查了一下,所有人都呼吸平衡,只是睡着了一般,放下心来,四处查看起来。

氤氲的雾气缭绕中,莫羽在空旷无边的大殿中走动起来,鞋子踩在石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传入莫羽耳中却感觉无比寂廖,走了一大圈,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除了高耸入云的石柱,飘渺的雾气,其它什么也没有,石柱很大,每一根都有一个合抱粗细。莫羽转了几圈,不得以又回到了众人身边。这里实在是太空旷了,没有人,没有动物,没有植物,甚至于没有生物,除了自己一行人,这里似乎是个死寂的世界。只有在众人身边,莫羽才算在心中找回了一丝丝安慰,至少,还有他们陪在自己身边。不至于让自己一个人面对这无边的石柱与雾气。

枷释转身了一下身体,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景象让他亦呆了一呆,不由问道:“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就是你苦苦寻找的神圣殿堂吧。”莫羽耸肩,一脸无奈。

枷释转头四顾,等看清了身处的环境,眉头微微锁了起来:“奇怪,这和传说中的神圣殿堂完全不一样啊。除了石柱,这里什么也没有啊。”枷释说着,以手撑地,缓缓站了起来。

“也不是啊,至少还有这飘逸灵动的雾气和冰冷的石面。”莫羽打趣道:“不知道神圣殿堂里有没有可以让我们这些凡人果腹的东西?”

枷释呆了一呆:“这里好像没有。”旋即苦笑起来:“我的入寂这次似乎失效了,我连怎么到这的都不知道,那钥匙现在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说着,脸色默然下来,传说中神圣无比,完美无缺的神圣殿堂居然是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不由大失所望。

“我们去前面看看吧。这里再大,总有边际的。或者能找到吃的东西也说不定。”枷释顿了顿继续说:“也许这只是神圣殿堂的一部分,其它地方也许不是这样的。”

“等他们醒过来再说吧。这里很广阔,万一走散了连回来的路都找不到的话就惨了。”

“好吧。”枷释低声道,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落。不管是谁,当发现自己一生所追求的东西竟然与自己期望中的完全不一样时,心情的落差是难免的。

莫羽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枷释的肩膀:“你也别太难过了,既然钥匙能将我们送到这里,就说明这里的确有不同寻常的东西,你看,光是这些高耸入云的石柱,就不是我们目前的所科技所能建造出来的。所以我相信,这里一定隐藏了什么秘密,一个史前文明的秘密。”

枷释抬起头来:“谢谢你莫羽,其实你不用安慰我的,从我一出生开始,我就被灌输了一个观念,那就是,一定要找到神圣殿堂,带领我们的族人重新步入神的辉煌,这个念头,成为了我生命的全部,它在支撑我的同时也禁锢了我作为一个人存在的自由。现在我终于来到了这里,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我自小决定用一生为之奋斗,为之追求的,现在已经在我的面前了。我想,这已经足够让我心满意足了。倒是莫羽你,原来可以不用来的,谢谢你。”

莫羽缓缓摇头:“不,事实上,当我第一眼看到圣者,他将圣念传给我的时候,我已经背负了和你一样的梦想与责任,如果不来的话,我这一生都将会在悔恨中渡过,命运真是奇妙,原本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居然可以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相识,并一起来到了这神秘的地方。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东西呢?真是期待!”

莫羽这么说着,只不过是用来安慰一下枷释罢了,可是当话说出口的时候,心里竟然觉得舒服了些许,仿佛这里真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一般。

枷释轻笑道:“想不到你竟是个这么乐观的人。”

“你不也是吗?这么快便能笑得出来。”

两人聊得投机,干脆坐了下来,海侃山侃起来,从各自童年的快乐,少年的生活,一起谈到各自的梦想与愿望。再到现在的经历。两人几乎无话不谈。不久后,二人已经极其热络,莫羽发现枷释实际上是个挺可爱的人。枷释也对莫羽大生好感,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这是莫羽第一次将自己的经历合盘托出地告诉一个人,包括自己和方雨纹的奇妙感情和真玉二人的缠绵亦毫不隐瞒地告诉了枷释。或许与身处的环境有关吧,在这里,莫羽感觉与原来的世界失去了联系,能否回去都成问题,其它一切自然变得不再重要起来。

两人正聊得尽兴,天亦醒了过来,他睁开茫然的眼睛,一脸的若有所思。并没有像枷释一样一醒来就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莫羽与枷释对望一眼,在这段时间的对话中,二人已经极其熟悉,相互间建立了一种莫名的默契,不约而同地开口道:“天亦,你醒了?”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

天亦使劲地摇了摇脑袋,对于二人的询问恍如未闻,脸上的茫然神色越来越重。

莫羽感觉不妥,关切地道:“天亦,你怎么了?”

枷释也关切地围了上来。

天亦突然抱头缓缓坐了下来,双手紧紧按在头部,仿佛正在忍受着巨大的折磨。

一股不安的感觉在莫羽心里扩散开来:“天亦,你到底怎么样?”

“啊。”天亦双手抱头,猛然仰头发出一声压抑的痛苦呐喊,双手拼命拍打自己的头部,显然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

莫羽再不迟疑,闪电般伸手,按在了天亦的头顶,混沌的力量透体而出,灌注入天亦脑海,试图帮助地稳定情绪。

“为什么会这样?”天亦猛然发出一声大喊,双手一用力,想将莫羽的手推开,但莫羽的身体几个神奇地扭转后,以几乎不可能的方式避过了天亦的双手。但天亦依然在大喊大叫,双手胡乱挥舞,神智竟然渐渐陷入疯狂。

脑中轰然一震,快速飞掠的影像如同风车般旋过莫羽的脑海,天亦的记忆被莫羽清晰地感知,曾经失去的记忆在这神秘的空间中完全被天亦找回,但真相却让人难以接受,莫羽瞬间明白了天亦的来历,同时心中明白了天亦的痛苦。

叹息一声,收回了自己的手,混沌力量却留在了天亦的脑海,帮助他稳定情绪。人则远远地退了出去,静静地看着天亦。

良久,天亦慢慢停止了疯狂的闹腾,颓然坐倒在地上。双手抱头,陷入了茫然之中。

莫羽缓缓靠近天亦,在他身前停了下来。

枷释一脸疑惑地望着莫羽,脚步微抬,莫羽缓缓摇头,示意他不要过来。枷释抬起的脚重新放回了石面。

“天亦,你不介意我继续叫你天亦吧?”莫羽柔和地开口。语气尽量和缓:“过去的只是过去,我们是朋友,对不对?”

“不要叫我!”天亦猛然一声大喝,腾地站了起来,变得血红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莫羽:“我是灭世者,灭世者,我是灭世者,我要源源不断全人类。我不叫天亦。”天亦一遍遍地重复着灭世者三个字:“灭世,灭世,哈哈哈,想不到我竟然被要毁灭的对象所救,真是绝妙的讽刺啊。天!为什么要我来执行这个任务?”

“天亦。”莫羽加重了语气:“你是天亦,你永远是徐天亦,我徐莫羽的好兄弟,不管怎么样,我都拿你当兄弟看待。”

“兄弟?什么是兄弟?我没有兄弟,从我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注定了没有兄弟,没有朋友,我不过是个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对,只是个工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为会要让我在进入这个宇宙时出现意外失去记忆与能量,为要让我被情风贺初拥,又为什么要让你来救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天亦说着,痛苦地跪坐在地上。

“天亦,听我说,没有人能把你当作工具,你是你自己,你是徐天亦,生命是平等的,不管他由谁创造。”莫羽的情绪激动起来,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没有人能肆意毁灭生命,践踏生命,没有人!即使他是神也不例外!”

枷释眉头皱了起来:“神?”

莫羽惨然一笑:“不错,是神,在我们这个宇宙之外,还有其它的宇宙,在其中一个叫虚无的宇宙中,住着无数拥有强悍能力的生物,他们,就是神。”莫羽想起经常自己经常出现的梦境,自己梦中的生物就是生活在虚无的神呢?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让我静静,让我静静。”天亦又抱住了头,脑海中两个声音在不停回旋,一个说:“我是徐天亦,我有自己的生活与意识。我要自己掌握生活,掌握生命。”另一个则说:“我是神的使者,我的使命是源源不断全人类,毁灭地球。杀死一切可以杀死的生物!”

两个声音互不相让,纠缠着天亦,让他头痛欲裂,仿佛脑海中有两个人进行决战,一个要往东,而另一个要往西,偏偏两人的实力相当,谁也无法完全压制住谁,天亦心中一股压抑感觉无法宣泄,不由自主地仰天大声叫了起来:“啊……”

高亢的叫声回荡的空旷的空间,强烈的音波冲天而起,上方的雾气被惊动一般迅速扩散开来,迅速变幻出各种形态,宛若灵动的精灵在空中翩然起舞。

“天亦,你怎么了?”天厉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被天亦的狂叫声震动,不由好奇地问。

“天亦?我是天亦吗?”天亦的神色平静下来,口中喃喃自语:“天亦……天亦,对我是天亦。”

“对,你就是天亦。你是我们的好兄弟徐天亦。”莫羽见情况有转机,适时地加强天亦的认知。

天厉一脸疑惑地看着二人。不明所以。

天亦陡然一拍脑袋,口中大叫道:“我是天亦,徐天亦。”然后,陡然虚脱般地倒了下来,重新昏睡过去。刚才内心的挣扎耗费了他太多的能量与精神。现在一松懈下来,再坚持不住。

“这到底怎么回事?”天厉将目光瞄向了莫羽,等待他的解释。

“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天亦来历不明?”莫羽决定告诉天厉事情的真相。

天厉点点头:“记得,难道和天亦现在的模样有关系吗?”

莫羽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应该不会忘记我和你说过的关于方舟与黄帝的战争吧?”

天厉点点头,表示记得。

见两个打哑谜似地,听得枷释一头雾水,他不干了:“莫羽,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莫羽整理了一下心中的思绪,将自己从盘古龙珠中得到的讯息和黄帝告诉的,以及刚才在天亦脑海中读取的资料全部理了一遍,然后才缓缓开口:“事情是这样的,上古时代,盘古在创造我们这个宇宙之前,曾经创造过另外一个宇宙,那,就是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虚无,那里的生物自称为神,拥有无尽的生命和强大的能量。然而由于某种原因,盘古对此并不满意,于是才创造了我们这个宇宙,并播撒下生命的种子。虚无的神们得知这一点后,出于某种理由,意图毁灭地球所在的宇宙中的所有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