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118节

异龙幻记_第118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以,大汉除了为死去的兄弟感到难过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悲伤。

“游魂到现在都没有说话,如果我们出去的时候他突然动手怎么办?”一个声音问道。

这一问立时让所有人都呆住,白天时候,游魂神不知鬼不觉得杀死两个人的手段大家可全看见了,如果他想食言对付众人的话,还真没几个人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吴鸣心中奇怪,不明白游魂到底在搞什么?他举行这武斗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自己现在已经得到了定魂珠,按理说,不论是否遵守诺言让大家离开这里,还是食言将大家留存这里,他都应该有人出面才是。想不一会,没有任何头绪,看了那些想离开却又顾忌神秘人突然加害的人们一眼,吴鸣对天厉说道:“不用理他们了,我们走吧。”既然自己已经得到定魂珠,目的已经达到,游魂的目的是什么并不重要,只要对方不是想毁灭全世界。

天厉问道:“你确定游魂会让我们走吗?”

吴鸣微笑道:“他能掌握空间,躲在暗处伤人,我就能把他给揪出来。放心吧,我有对付他的方法。”

“你知道他躲在哪里?”天厉惊讶地问道。

吴鸣点点头,说道:“想要在远距离操控空间达到至人死地的话,就算那人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只要他不是神,这距离就会有所限制,从白天他两次出手的情况来看,我可以断定他一定在罗丹镇上。在旅馆的时候我们不是看见过三个拥有非人气息的家伙吗?那些人并没有进入到这里来,显然,他们正藏在老屋外的某个地方看我们的好戏,只要我们出去,找出他们,就能明白游魂到底在搞什么鬼了。”

吴鸣说完,向边涯与方云飞招呼了一声,往小路走去,原本散乱地站在小路上的人们立时给吴鸣让出道路来,黑道上的人,一切以实力说话,吴鸣能从另达安倾刻受伤的无形杀手手中夺得定魂珠,这比什么都具有说服力。虽然众人并没有看到定魂珠,但是,光是吴鸣能从钟楼安然无恙地出来,已经说明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当然没有人愿意挡着他前进的道路,何况,有个人去试试游魂是否真的任由众人离开,也是件好事。

方雨纹等人跟在吴鸣身后,往铁门走去。其它人远远跟在后面,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老屋的铁门走去。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片刻就走得一个也不剩。碧落落在最后,望着前面缓慢街的人流,脸上的神色变得复杂无比。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天空中没有月亮,只有稀疏的星星散布天际。

微微的星光洒在小路两旁的树木上,阴影斑驳,随风摇曳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伴随着众人的脚步声和压抑的呼吸声,听了让人不觉有些毛骨悚然。

铁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吴鸣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往铁门外走去。

所有人睁大了眼睛看着吴鸣从铁门前走出老屋,安然无恙。方雨纹等人依次走出老屋。

其它人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纷涌着挤出了铁门,仿佛老屋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转眼间,所有人都出了老屋。

吴鸣站在空地上,回头望着夜色中隐隐约约的老屋,疑惑渐渐在心中升起:武斗会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人们在老屋外面的空地上相互拍掌相庆,对于所有人来说,今天的事情都是一场非常特别的体验,能死里逃生,实在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吴鸣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模样,心中的疑惑渐渐被冲散,游魂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并不重要,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落在最后的碧落并没有出现在人群之中,包括吴鸣。

达安带着他的十几个手下来到吴鸣面前,经过一番变故,二人此刻面对面,竟都感觉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吴鸣,谢谢你救了我两次。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只要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达安绝不推诿。”达安说完,再度看了吴鸣一眼,那一眼中,饱含着对一个高手的尊敬与恩人的感激,然后,带着他的手下转身就走。

吴鸣心中掠过一丝敬佩,虽然对方曾经用曾经想过利用自己,但这几句话说得真诚肯切,对方到底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由在心中又对他生出了一份好感。不由问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听到吴鸣的话,达安站住,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我会马上回意大利。”然后带着手下,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人们逐渐散去,吴鸣天厉等人亦回到了自己住宿的旅馆。天亦嘴里嘟囔着没劲,拉了释去一边玩飞行棋,方云飞等人和吴鸣聊了不久,也告辞离开,边界早带着吕娇娇不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天厉亦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说是要和边涯一起去找找游魂的人到底躲在哪儿,于是房间里便剩下了了方雨纹和吴鸣二人。

方雨纹坐在椅子上,凝神着吴鸣,灯光照到她脸上,给她原本美艳的脸增加了一层诱人的光彩,身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若有若无,不停地撩拔着吴鸣的鼻子。让人心里痒痒的。

吴鸣看着方雨纹,绸缎般滑顺的乌黑长发垂在肩头,宛若流泄的瀑布,秀丽有如灵山空雨般的完美脸庞上,精致至极的五官如同上天最精致的杰作,秋水般的眉毛,秀挺可爱的瑶鼻下红润的樱唇上散发出甜蜜的诱惑,一双星辰般明亮的眼眸中透出无边的深情,让吴鸣心神俱醉,目光停留在方雨纹身上,便再也移不开。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相互凝神,时间在两人的目光中凝固,浓情爱意在彼此相互吸引的目光中交流传递,语言在这一刻已经失去它的作用,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距离渐渐缩小,终于,紧紧地靠在一起,相互拥抱起来,吴鸣的手掠过方雨纹顺滑的黑发,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方雨纹高挺的酥胸紧紧贴在吴鸣身上,带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鼻子里传来方雨纹身上另人迷醉的幽幽体香,吴鸣的整个人不由地醉了,沉浸在方雨纹带给他的美妙体验中。

方雨纹紧紧靠在吴鸣胸前,紧紧接触的男性身体上传过来阵阵热气,另她整个身体软弱无力,不由紧紧地抱住吴鸣,任由吴鸣的手逐渐从纤腰移往自己肥满的丰臀上来回抚摸,感觉身体阵阵发软,整个人完全靠在了吴鸣身上,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声声急速的娇喘声,荡人心魄。

吴鸣感受着方雨纹薄薄纱裙下紧绷的胴体带给自己那富有弹性的绝妙手感,闻着方雨纹身上淡淡的幽香,听着方雨纹逐渐急速的娇喘声,一股热气直冲头顶,使得他头脑变得昏沉起来,身体的某个地方起了最原始的反应。急促地喘息起来,双手再也不满足于隔着衣服的抚摸,摸索着探入了方雨纹的裙内,感觉方雨纹的肌肤滑不留手,火热柔软。

方雨纹感觉身体微微颤抖,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幸福的呻吟:“啊。”双手如同灵活的水蛇般緾上吴鸣脖子,摸索着找到吴鸣的嘴巴,献上了深情的一吻。

吴鸣正觉口干舌燥的时候,突然滑入一条柔软的香舌,立时贪婪地吮吸起来。整个人沉浸在美妙的感觉中浑然忘我。

两个相互纠缠的身体慢慢地离开椅子,一边热烈地拥吻爱抚一边缓缓向床第移去。

片刻后,房间的灯火突然熄灭。喘息之声在黑暗中大作。

良久之后,两具汗湿的躯体才停止运动,房间中终于恢复了平静。

方雨纹将头枕在吴鸣胸口,用手在他胸口划着一圈圈的圆,轻轻地唤了一声:“莫羽。”

“嗯。”吴鸣应了一声,伸手揽住雨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爱怜地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心中充盈着满足的感觉。

“以后你叫回莫羽好不好?叫你吴鸣总感觉怪怪的,好象你不是那个我喜欢的莫羽一样。”方雨纹孩子气地说道。

“名字其实只不过是个代号,每个生命都在不断地随着时间而变化,用来区别一个人的身份的是他的记忆以及经验,那是生命经历过程的烙印。以后,我就叫回莫羽吧。”吴鸣在黑暗中挣开眼睛,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徐莫羽。”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觉自心中升起,或者,自己的寻跟之旅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答案,今后,再不用为自己是谁这样的问题而烦恼了。这一次,我将好好陪伴和保护我心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莫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再让同样的情况发生第二次了。

方雨纹把头贴在吴鸣怀里,静静倾听他的心跳声,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安详地入睡。

夜渐深,星光不知何时已经隐没,只有浪涛拍岸的声音隐约传来,夹杂着一两声狗叫。莫羽感觉一阵倦意袭来,浓重的睡意让渐渐进入梦乡。

寂静的夜里传来什么东西摔倒在地的响声,接着传来一个人的怒吼声。仿佛依稀,竟然有几分耳熟。

莫羽虽然入睡了,但他的潜意识依然一丝不漏地将周围的环境收入神识,当这有些熟悉的怒吼声传入莫羽耳中时,他立刻醒了过来,感觉体内力量充盈,从床上一跃而起,散落地上的衣服如有灵性般有序地飞起,瞬间穿戴整齐,轻轻地拉开了房门。

“你去哪?”方雨纹不知何时亦醒了过来,睁眼看着莫羽,明亮的眼珠在黑暗中闪动着一丝光泽。

“我好象听到达安的惊叫声从海滩那边传来,所以想过去看看。”莫羽说:“你继续睡,我一会就回来。”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上次在龙宫,你一去不返,这一次,我再不会让你一人离去,不管到哪,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方雨纹不依地说道,爬了起来,三两下已经穿好了衣服。

莫羽知道事态紧急,不能耽搁,只好一把拉起方雨纹的玉手:“好吧,那么我们走。”

澎湃的能量汹涌而出,房间内的空气响起一阵滋滋的轻啸,那是空间被撕裂的征兆,房间里闪过一阵诡异的波动后,两个人已经消失在房间中。

海滩边,潮水轻轻拍打着沙滩,耳中传来哗哗的水声,轻风徐徐,罗丹的原住民们经过一天的劳累早已经进入梦乡。此刻的海滩显得特别宁静。

哗啦一声,海滩中冒出一个隐约的身影,他微型不稳,踉跄往前走了几步,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海水里,海潮泛动,将他带得往海里褪去。片刻就被翻滚的浪花淹没。

空气中突然一阵扭曲,莫羽带着方雨纹出现在一块礁石上。黯淡的星光下,海风迎面吹来,一个隐约的黑点随着潮水的涨伏起落不定,迅速往海中漂去。

莫羽右手前挥,一股澎湃的能量浩荡涌出,在他身前的波浪瞬间平息,变得光滑平静,笔直的通向黑点起落之处,两旁波纹荡漾,就如同在海面上修筑了一条通道般。

力量铺成的道路迅速延伸,瞬间就到达黑点,莫羽力随念动,那黑点便高高抛起,现出原本形状,竟是一个人,仿佛受到无形的引力般那人迅速往莫羽飞来。随着距离的接近,模样逐渐清晰,正是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达安,他的右手臂已经少了一截,鲜血正从断臂处汩汩流出,与身上的海水一起滴落,将半个身体染成了红色。

莫羽心中掠过一丝愤怒,达安曾经和自己说过马上回意大利,看现在的模样,显然是有人在海上对他展开了攻击,而这个人,肯定是那神秘声音的主人,也就是游魂,不然,没有人能将一个异能一流高手伤成这样,看他孤身一人,他的手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游魂这种言而无信的作法深深激怒了莫羽。

心中虽然对游魂的作风感到愤怒,但莫羽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帮助达安疗伤,一股充盈着生命活力的能量注入达安体内,帮助他稳定体内的情况,恢复生机,一边给达安疗伤,一边在心中问隐诛:隐诛,你有办法找到控制你的人吗?莫羽决定找出幕后的黑手,并不仅仅是为了给达安报仇,而是对方的目的显然是不让人生离罗丹,他担心这样的情况下次会出现在自己的朋友身上。

隐诛在声音在心里响起:没有办法,不过,我倒是可以带你到藏放我的身体的地方,他应该会在那里出现的。对了,你们离开后,他曾经联系过我一次,要我找机会杀死落单的人。

莫羽暗骂: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隐诛委屈地道:那时你正和你身旁的女孩在忙,所以……

好了,不要说了。莫羽连忙打断隐诛的话,再说下去,自己的脸非变成猴子屁股不可。转而问了一个其它的问题:他怎么联系你?你能将他的模样告诉我吗?

这很简单,只要他向容纳我身体的窗口内注入能量就可以联系我,但是我却不能主动联系他,每次都是我的心里突然想起他的声音,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模样,他全身总是隐藏在一个白色的盔甲下面。隐诛说话的同时,莫羽心里浮现出一个全身被白色盔甲覆盖的朦胧人影,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楚,仿佛隔了一层迷雾般。

你跟他这么久,居然只看到这么个图像?莫羽心里暗骂。

没办法啊,他的能力很强,身体周围永远有一层空间乱流防护着,能看到这个已经很不错了。隐诛委屈地道。

好了。达安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下来,脸色虽然依然苍白如纸,但是血已经止住,刚才莫羽给他检查的时候发现达安体内的经脉竟然碎裂成细小的条状,这让莫羽为他修复花费了一点周折,现在终于搞定,莫羽立刻吩咐隐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