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124节

异龙幻记_第124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狞笑了起来:“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杀死碧采的男友时怎么不想想人家的感受?你不想你儿子死对不对?好,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自尽在我面前,我就放过你孩子和你的奸夫。”

吕敏芬神经质地大叫起来:“什么奸夫?他不是奸夫,他是我的爱人,是碧人和他强行将我们拆散的。”

碧人和是碧采的父亲的名字,莫羽突然开口道:“天亦,等一下,听听她怎么说。”

天亦闻言适时止步,脸上的表情亦松驰了下来,刚才绷紧肌肉作出狰狞凶恶的表情,不知道他有多辛苦。

莫羽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问道:“你是说,是碧人和强行将你们拆散的?”说话间,不由自主地往前跨了一步。

“你不要过来!”吕敏芬一声大叫,有些歇斯底里地抱紧男孩,又往后缩了一下,可能是过于用力的结果吧,男孩哭得更大声了。

“好,我不过来,你说说你和张温的事吧。”莫羽连忙止步,并拉着天亦后退了几步表示没有恶意。

吕敏芬神色凄惶地看了怀中的男孩一眼,又扫过昏迷的张温,最后茫然地看向莫羽的方向,眼中满是浓浓的失落与悲伤。

莫羽知道,她虽然好像在看着自己,但空洞的眼神显然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她低沉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悠悠地给莫羽讲了起来。

“我是外地人,大学毕业后到杭州工作,在碧人和的公司当文员,后来认识了开出租的张温,我们彼此爱慕,相互照顾,沉浸在幸福之中,我甚至已经有了张温的骨肉,可是,碧人和那个老鬼垂涎我的美色,利用不正当的方法得到了我的身体,然后更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嫁给他,他就杀死我在家乡的家人,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不得以,我只有妥协,嫁给了他,他给我穿最好的衣服,住最好的豪宅,每天山珍海味,可是我却如同关在金丝笼里的鸟儿般失去了自由,自尊还有我的爱人和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我不不甘心,我要报复,于是我对他千依右顺,获得了他的信任和宠爱,十一年了,当时我还是个二十一岁的青春少女,可是他却将我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恨的女人。”

吕敏芬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阴狠起来:“我将张温招聘来当了我的司机,背着他我们找回了当时的甜蜜,后来碧采要和她的男友结婚,在忌恨心的驱使下,我便百般阻挠,我要让他的女儿承受和我一样的痛苦,后来,张温莫名其妙地拥有了奇异的能力,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更加恶毒的法子,假装答应碧采的婚事,然后再让张温用异能威胁她男友,让他自动将她抛弃,另她痛苦,可是,张温对于异能的不熟悉使碧采的男友惨遭横死。”

望着吕敏芬阴狠的面容,莫羽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仇恨真的能让一个人变成魔鬼,不愿意再听她讲下去,便开口接过了她的话:“于是,你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碧人和也杀死,好让你们双宿双飞,可是却被碧采于无意中听到,于是,你不得不想别的法子,然后就有了利用碧人和的严重心脏病,刺激他,导致他心脉衰竭致死,对不对?”

“不错,在很久以前,我就写好一份遗嘱,并偷偷在他睡觉的时候用他的指着在上面按了章,又支开了家中的保姆,然后气死了他。警方调查无果,自然无法追究下去,可是碧采却三番两次的找人来对付我们,可是在张温的异能下,无一不狼狈而逃。”

天亦冷冷道:“你的意思原本是想将碧采小姐也杀了以绝后患吧?”

吕敏芬摇摇头:“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她,我当初只是想让她体会和我一样的痛苦,没有想到会造成她男友的死亡。”

莫羽问道:“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还会不会阻止碧采小姐的婚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想报复,可是我不想杀人的。”吕敏芬痛苦地摇头,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我只是想和我爱的人好好地一起生活,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天亦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贪图富贵,碧人和又怎么能得手?如果不是你忌恨心作怪,张温又怎么会成为杀人凶手?这一切,要怪的不是老天,而是你自己!”

“如果你是一个柔弱女子,面对家人性命威胁,除了妥协你还能有什么法子?这十年来,我们已经受够了折磨,杀人偿命,你们动手吧,但是,请你们放过孩子,他是无辜的。”张温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伸手抚摸着哭累了睡过去的男孩,眼中充满了一个父亲对于孩子的怜爱,抬起头时,眼中已经被坚毅所替代:“我是我杀的,与敏儿无关,放过他,我求你们了。”

“不,张温,如果不是为了我,你根本不会错手杀死他,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我的报复心在作怪,要死的应该是我。”吕敏芬泪眼涟漪,伸手抚摸着张温英俊憔悴的面容:“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为了你,受再多的苦我也不在乎,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张温望向吕敏芬的眼中满是宠爱,如海的深情另莫羽心中不禁一颤。

“我愿意,我愿意生生世世做你的妻子。”吕敏芬再受不住,扑到张温怀中痛哭出声,哭声悲怮,肩膀随着哭泣一耸一耸,那场面,另闻者心酸。

张温紧紧抱住吕敏芬,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动作轻柔而眼神专注:“敏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当时你为了抓一个偷窃老太婆的小偷而整整追了小偷七条街,终于将他抓住,你知道吗?当时我看着气喘咻咻的你,我便告诉自己,你便是我值得为之守候一生的爱人,我还记得你那里眼中清亮的如同清澈山泉的眼眸……”

张温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着,用轻柔的语气叙说着他们的爱情,莫羽二人仿佛是两个无关痛痒的人物,被他们晾在了一边。

“可是后来,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善良可爱的敏儿,而变得阴狠嫉恨起来,你知道吗?看着你如此的转变,我的心彻骨地疼,你曾经是那么纯洁完美的一个人,现在却变得另我感到害怕,我依然深爱着你,却无法挽回曾经的你,我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吗?敏儿,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你还是那个纯洁得如同冰山雪莲的敏儿,好吗?”

吕敏芬拼命地点头,泪水如同断线珍珠般洒落,将张温的衣服湿了大片。

莫羽与天亦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犹豫。

“够了,别再卿卿我我的了,我问你们,你们谁愿意为碧采男友的死负责?”莫羽知道天亦再不会帮自己当黑脸了,只好叱喝出声。

张温二人身体一震,从彼此的柔情中退出,回到现实中来。

“我已经说过了,人是我杀的,当然由我负责。”张温放开吕敏芬,站了起来。脸上是赴死般的坚毅从容。

“不,我才是主谋,负责的应该是我。”吕敏芬将孩子放到沙发上,慌忙站了起来,挡在张温身前。眼中虽有对死亡的惊惧却也有为爱人赴死的决心。

莫羽心中流过感动,无论这两个人做错了什么,对于彼此的爱却是真心的,无庸置疑。

“你们不用争了,谁也跑不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们,你们的孩子我会好好抚养成人。”天亦说道:“你们死前还有什么遗言和未尽的心愿?我可以尽量帮你们完成。”

张温深情地望了吕敏芬一眼,仿佛要将她的影子刻进自己的心里一般,然后回过头来,对天亦真诚地道:“谢谢你答应照看我们的孩子,能和敏儿一起矗黄泉,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吕敏芬不舍地望了孩子一眼,泪水又流了下来:“请你们代我向碧采小姐道歉,我们对不起她。”

“好了吗?”莫羽和天亦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张温和吕敏芬同时闭上了眼睛:“来吧。”

莫羽与天亦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莫羽双手舞动,一层能量波纹从手上荡漾开来,客厅的空气波动起来,瞬间包裹住天亦,二人如同空气般转瞬消失在客厅中。

下一刻,二人几乎同时出现在醉心居门口。

“莫羽,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面对他们情深如海的模样,你能下得了手吗?”莫羽无奈地说道。

“要不是顾忌你脆弱的心灵,我早就一闪电劈死他们了。”

“那你为何发出柔和的力量将男孩弄睡?”莫羽微笑着反诘。

天亦:“我……”WwW、 yunxiao ge.net

二人走进醉心居的时候,碧采仍然茫然地坐在座位上,桌子上放着几个空了的酒瓶,醉心居的酒保正在旁边争夺着她手里的酒瓶:“你不能再喝了!再㖷下去,你会出事的。”

“怎么和她说?”天亦斜眼扫向莫羽:“当初可是你应承下来的。”

“当然是实话实说。”莫羽抬腿往碧采走去。

听见脚步声,酒保抬起头,看见莫羽二人,脸上出现微微的愕然与一丝复杂情绪,然后冷冷说道:“碧采她醉了,最好先让她休息一会。”

莫羽点点头,坐到了碧采对面。

“碧采,我们回来了,很抱歉,我们没有杀她们。”莫羽眼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光华,直射入碧采体内,碧采体内的酒精迅速蒸发,朦胧的醉眼慢慢恢复了一丝清明。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碧采蓦地坐直身体:“难道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吗?哈哈哈,那你还说什么会帮助我?”

莫羽伸出一只手,将碧采按在床位上:“你听我说……”莫羽手中向碧采渡过一丝清凉的能量,将她燥热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然后将整件事情讲了一遍。

碧采听完莫羽的叙说,整个人呆若要鸡,坐在座位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可是,他们杀了我爱人。他们恩爱,难道我们就不恩爱吗?”过了好久,碧采才说出一句话来。

“对不起,面对争相赴死的恋人,我们下不了手。”莫羽缓缓站了起来:“吕敏芬要我向你说对不起。”然后起身往外走去,天亦紧随其后。

“对不起有用吗?能还我爱人的性命吗?”碧采趴在座位上痛哭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心中极其痛苦,酒保连忙低声安慰起她,碧采却越哭越大声了,泪水如同开匣的洪水般止也止不住。

酒保的耳中突然响起莫羽的声音:“好好照顾她,让她忘记心中的伤痛,别让她对生活和生命失去信心与希望。”酒保愕然抬头,莫羽二人早已消失在眼中。

莫羽二人走出醉心居,站在了暮色渐重的街头。二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再也无心上网,便招了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别墅。

莫羽二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天厉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客厅里发呆,看见莫羽二人一脸沉重地走上来,不由讶然道:“你们难道都知道了?”

莫羽一呆:“知道什么?”

“关于非洲怪物横行的事情啊,难道你们不是为了这个才愁眉苦脸的吗?”天厉不解。

“怪物?什么怪物?别告诉我是传说中的羽蛇神现世,大闹人间。”莫羽强打精神打趣道。

“你说对了,正是羽蛇神,在非洲原始森林的一个部落里,突然出现几个拥有羽翼的蛇形怪物,和传说中的羽蛇神十分相似,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和随意飞行的能力,出现才十几天,已经对当地部落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威胁,共有几十名土著丧命在他们手上,当地政府派了几个异能者过去查看情况,却一去不返,虽然政府竭力封锁消息,但是,消息仍然众当地土著中传出,闹得人心惶惶,政府迫于无奈,只好一面尽量封锁消息,一边高额悬赏异能者,以期消灭这些怪物。”

天亦张大了嘴巴:“不会这么巧吧?”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大荒文明

“就有这么巧,红黑组织接手了这个任务,派出几十个装备精良的战士进入原始森林,却只有一人侥幸逃出,亦是伤痕累累,你们知道,红黑组织虽然拥有先进的装备和武器,但是,组织中并没有几个人拥有高超异能,所以,红黑的首领要求我们两个门派的协助,父亲和几位叔叔们商量的结果是派我与天亦和边涯一起去,释由于关心他的部落,已经和边涯先行一步赶赴非洲,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莫羽,你要一起去看看吗?”天厉将整个事情的大概讲了一下,然后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莫羽。

莫羽计算了一下,从南极离开到现在才二十天的时间,女娲和隐诛不知道在天厉提供的秘密基地里干些什么勾当,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从非洲直接赶到的话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自己应该有七八天的时间可以利用,何况这次事件多少也与自己有些关系,于是点了点头:“我没问题。”

“天亦呢?”

“我有什么问题?只希望到时那些所谓的羽蛇神不要让我失望。”天亦自从恢复自己的意识以后一起没有机会使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当就心痒痒了,一听有架可打,当然举双手双脚赞成,哪会有任何意见?

天厉见二人都没有问题,点点头道:“那好,我们明天早上七点钟出发,武器以及通讯器材都会准备妥当,今天晚上我们好好休息一下,对了,你们俩个怎么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羽苦笑了一下,将碧采和吕敏芬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唉,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当时我们实在是无法下手杀死吕敏芬他们。可是,又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