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异龙幻记 > 异龙幻记_第127节

异龙幻记_第127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8:0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50
唇带血的苍白脸庞。

边涯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剑光一挫后暴涨,瞬间突破了图案形成的能量层,往离地二米多高的羽蛇神扑去。

羽蛇神脸上终于出现惊异的表情:“你……你怎么可能击破我的神案?”惊异之下,身体竟然呆了一呆,丝毫不知闪避。

边涯咧嘴一笑:“如果上次我不故意示弱,你今天又怎么会给我这么好的机会?现在,去死吧你!”随着他的厉喝,剑光在下一刻雷霆般击中了羽蛇神的身躯。

台下的羽蛇神们终于慌乱起来,口中发出嘶嘶的厉啸,双手慌忙挥动,空气中剧烈波动起来,一个个各式各样的图案凭空出现,往边涯铺天盖地地飞去,莫羽暗暗担心,如果这些图案全部发挥作用的话,这片森林怕要毁之一旦了。自己也将暴露无疑。

羽蛇神身上亮起微芒,在边涯击中他的瞬间,他终于给自己的身体增加了一些防御能力,然后,边涯的剑气如同巨锤般在他胸口狠狠地击了一下。羽蛇神口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绿色的鲜血,身体断线风筝般往后飞去,在大树枝干上撞了一下,无力地下滑,羽蛇神勉强拍动翅膀,欲图再度飞起来时,边涯已经如影随形般掠了过来,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无伤剑一挥,一道剑光喷薄而出,砍断不少疯狂飞舞的枝条,同时,用自己的异能灌注进入羽蛇神的身躯,在一瞬间控制了他的行动能力,然后一用力,将他整个地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汹涌而来的各种图案由于怕伤害到他手中的蛇质,纷纷在他身前无声地分解。羽蛇神们发出嘶嘶的怒吼,无奈地停止了攻击。

边涯身后的大树无声无息地探出一根粗壮的枝条,往他后背刺去。

“全部给我住手!”边涯一声大喝,无伤剑凭空悬浮在羽蛇神的头顶。

所有羽蛇神的目光马上扫向猪怪,目光中凌厉的杀意让猪怪不禁缩了缩脖子,边涯身后的枝条无声地缩了回去,整颗大树恢复了平静。

边涯脚不沾地虚浮起来,迅速移向边界等人身边,他手上的羽蛇神头无力地低垂,长长的尾巴一直拖到地上。

“现在,马上给我后退一米。”边涯冲着羽蛇神们大地地喊叫着。他知道,在这里,羽蛇神的势力最大,只要控制住他们,自己便能控制全部怪物。而羽蛇神的老大现在正被自己捏在手心里,由不到他们不听教听话。

羽蛇神们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望着边涯手中的蛇质,迟疑着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边涯嘴角露出一个冷厉的笑容,羽蛇神头顶的无伤剑立时下降了一公分,差点便刺入了他的头,并且仍然在缓慢地下降当中,羽蛇神中嘶嘶声大作,迅速往后退了一米左右的距离,果不其然,羽蛇神们一退,其它怪物亦忙不迭地退后。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们的首领?”羽蛇神们嘶嘶讨论了一阵,终于有人站了出来,用中文对边涯说道。

边涯环视了所有羽蛇神一眼,最后落在了猪怪身上:“你过来,弄醒我的朋友们。”

猪怪用迟疑地目光望向说话的羽蛇神,却发现羽蛇神并没有看他,而是紧张地盯着边涯的无伤剑。

“还不快过来?”边涯厉喝道,心中焦急起来,自己刚才在蛇质的手中可是受了不轻的内伤,这样拖拉下去,对自己极其不利。异能微松,虚浮的身体微微下降,站在了蛇质的尾巴上以减轻能量的消耗。同时无伤剑又开始缓慢地动作起来。

猪怪吓了一跳,当然不是被边涯吓的,而是被其它羽蛇神杀人般的目光吓和,慌忙跑到了边界等人面前,从他口鼻中飘出一股白色的烟雾,飘向昏迷中的边界等人。

片刻后边界身体微微一震,醒了过来,其它人亦微微挣扎着身体,快要醒来。

边界一睁开眼睛,一眼看见站在自己面前不知所措的猪怪一眼,想起被虏前的事情,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往猪怪踢了过去,正中双脚之间。

“啊。”一声着凄厉至极的惨叫,从猪怪口中发出,然后双手迅速捂住被边界击中的地方跳了起来,旁边的大树枝条一颤,便往边界卷去。但到了半空,想起羽蛇神们杀人的目光,又悻悻地缩了回去。一跳一跳地逃回了羽蛇神们身后,惨哼声仍不由传出。

羽蛇神看也不看猪怪一眼,对边涯道:“好了,你要求的事情我们已经答应了,马上放了我们的首领。”显然,首领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十分之重。

边界站起来,扫视了一眼全场,已经明白了事态,一下子跳了起来,站到了边涯的身边,右手从身后伸出,按在了边涯的身上,灵力源源渡入边涯体内。

这时候,其它几人亦醒了过来,迅速站到了边涯身边,张天不时眨动一双凶厉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猪怪,让后者不由自主地缩到了队伍的后面去,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捉拿几个人类,差点弄到绝子绝孙不说,现在还要忍受这该死的人类白眼。唉,谁叫他是弄昏边界他们的主犯呢?

“为什么还不放了我们的首领?”对面的羽蛇神又叫了起来。

边涯见所有人都已经醒了过来,安心了些,微笑道:“只要我们安全离开森林,自然会还你们首领,现在,请你们在前面开路,送我们回到我们来的地方。”

嘶嘶声大作,羽蛇神们扭动长长的尾巴烦燥地拍打着地面,击起灰尘无数。

边涯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他早已经发现,所有人羽蛇神全部以自己手中的这只为首,不愁他们不答应,只是,自己手中这家伙的脖子滑腻腻地,握在上面十分恶心,而且,边涯抬头望了望天,森林中明显又黯淡了一些,可能已经快要天黑了吧?这对于自己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所以,蛇质头顶的无伤剑又开始缓慢地动作了起来。

嘶嘶声立时大作,羽蛇神说了句:“我们答应你!”边涯立时将无伤剑略微往上提了提,毕竟,这家伙可是自己一行人的生命所系,要不然,不小心伤了这家伙事小,要是失去蛇质的话,这些强得变态的羽蛇神们的疯狂报复,自己一行人还不交代在这?

“还不带路?”羽蛇神一声大喝,凌厉的目光扫向了缩在队伍最后面的猪怪。

“怎么又是我?”猪怪口中嘟嚷着,却不敢不从,带头往东面走了过去。茂密的树木藤蔓随着他的前进自动分开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一小半羽蛇神跟随着猪怪往前走去,一大半的却留在原地看着边涯等人,显然是要他们走在中间。

边涯暗骂奸诈,提着蛇质往猪怪分开的小路走去。等他们一行人全部进入,其它羽蛇神才随后跟上,却被边涯胁迫,双方隔开了十米的距离,一行人迅速远去。小道在他们身后无声地合拢,自然得根本看不出一丝人工经过的痕迹。

这就结束了?莫羽从树顶跳下,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现场找不到一丝凌乱的痕迹,有猪怪这样一个能自由控制植物的怪物存在,什么样的痕迹都会被清除干净。

莫羽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任由边涯等人这样回去,于是,他重新跃上树顶,沿着边涯的气息一直追踪而去。经过刚才与森林的沟通的莫羽,已经和森林建立了某种神奇的联系,莫羽的意识仿佛能被森林接受一般,在森林中行动已经比最初容易多了,森林中的树木仿佛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当莫羽要经过时,那里的枝条便会自动回避,莫羽一路轻松地跟着边涯等人而去,看了看表,十五点二十五分,离会合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多,莫羽不由放下了心,悠闲地欣赏起森林的环境来。

原始森林中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野生生物,莫羽一路行来,见识了无数奇怪的生物,大多数是以前莫羽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它们按照各自的生活习性在森林是悠然自得地嬉戏,对于莫羽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它们将莫羽当成了自然吹过的风或者掠过的一片树叶了,经过和森林的交融,莫羽成功将自己融合进了森林之中。莫羽一边跟随着边涯等人的脚步,一这感受着这奇妙的感觉,突然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猪怪既然可以控制植物,我既然能与森林沟通,是否也能像他一般控制植物为已所用呢?

想到就做,莫羽神识全力展开,整个森林如同一个宽厚无边的能量汪洋般将他的精神包容起来,盎然的生机源源传入莫羽心中。树根吸收土壤中的养份再藉由树干传达至树身的每一处,树叶贪婪地吮吸着阳光,一丝温暖的感觉在心里流动,土壤下隐藏着无限的生机,每一颗种子都饱含希望,默默积蓄着破土而出的水份和养料。森林中的各种生物悠然活跃其中,不断有生物死去的同时又诞生出新的生命,这个过程永无休止地重复着,种子从发芽再到长成一颗参天大树,然后再消亡,每一个动物从出生,成长,再到繁殖,死亡,森林如同一个巨大的生物圈,所有生物的生命周期虽然不是一瞬间同时完成的,但是,同一瞬间不同周期的生物同时在莫羽心中留下了成长消亡的痕迹却等同于在莫羽心中一瞬间经历了从出生到死亡的全部过程,每个生物消亡前都会留下生命的种子,然而再开始新的生命旅程,周而复始,延续着上一代的生命同时又有所改变,看似重复的过程中却隐藏着某种别样的道理,一种明悟在莫羽心中升起,盘古所想要创造的完美生命,这森林这不正是一个完美的生物圈吗?生命短暂却充实,所有生物都在有限的生命进程中尽力展现着自己的精彩,然后到某个时候自然消亡,但它留下的种子会延续他的存在,这等同于另一种生命的延续。如果将整个森林当作一个整体的话,它实际上同时在经验着数以亿计的生物的生命经验,生命的奥妙并非一夕一地的经验所能领悟的,然而漫长的经验积累却会积冗许多重复的无意义的经验,于是单个生物的死亡便成为消除这种积冗的一种有效方式,对生物有用的经验则会通过遗传基因传达给自身的下一代,地球文明的整个进化过程便由此展开,实际上,无论是简单的单细胞生物,还是复杂如人类般的高级智能生物,都只不过是从最初极其简单的一颗种子发育而来,生物内在的本质上并没有任何不同。也就是说,我们人类和一些游离在水中的微生物其实是同样的存在,区别只在于一个拥有自我意识而另外一个没有而已,当然也可以为么理解,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地球这个整体的一部份,彼此间都互有牵连,只要掌握了生物内在的生命波动,便能成功控制其它生物为已所用。这,正是猪怪能自由控制植物攻击敌人的奥妙所在,只是不知道,这实力明显低于羽蛇神的怪物是如何掌握这关乎生命存在的奥妙的。

弄明白了沟通森林与树木的原理,莫羽信心十足,神识倏然扩散开来,如同滴水汇聚入森林那汪洋般勃勃的生机之中,一股与森林血肉相连的感觉由心底升起,森林中的每一颗树木,每一个生命仿佛都成为了莫羽的某一部份,现在,整个森林包括其中的树木生物就是莫羽,莫羽也就是这整个森林,在猪怪的启发下,莫羽的心神终于地和整个森林融合在了一起。

前进中的边涯突然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小路周围的树木小草开始无风自舞起来,仿佛在欢欣地点头一般,空气中一股另人心神安定的善意气息扩散开来,另人如沐春风般舒服,对于羽蛇神的戒备之心自然间亦下降了许多。

猪怪突然停下了脚步,警觉地看着四周,然而,除了自己一个人(和怪物)的脚步声外,寂静无声,仿佛突然间连原本生活在丛林中的鸟兽亦绝迹了一般,森林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仿佛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对自己虎视眈眈,那是一种猎人面对猎物时才有的目光,其中充斥着的冷酷与自信让他本能地感觉到害怕,这熟悉的森林,突然间,给了他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不只猪怪,其它人亦感受到了不对劲,因为,原本平静的森林中,突然响起了沙沙的声音,那是树叶在急速抖动时发出的声音,四面的树木在一瞬间都开始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动荡起来,仿佛在跳一支奇怪的舞蹈,在空气沿着优美的轨迹画出玄妙的图案,绚丽地仿佛优美的山水画。

“猪怪,你在搞什么?”身后传来一声大喝,猪怪一回头,就看见羽蛇神们严厉的目光。显然,他们以为这是猪怪搞的鬼了,却不知道,森林深处的某个地方,某个人正在心中暗自偷笑。

“我不知道,它们仿佛突然间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我,我控制不了它们。”猪怪惶恐地说,脸上写满了惊恐与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如臂使指的异能现在会突然间失去作用。

“除了你,没有谁精通植物控制,不是你还有谁?”羽蛇神大专喝叫起来:“它们发出的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还有它们挥动的枝条没有一点美感,最重要的是,它们遮盖了我的视线。马上让他们安静下来,否则,我杀了你!”

“是是。”猪怪忙不迭的应声,努力凝聚自己的神识,欲图让自己的精神融合入树木之中,然而,一股强大海潮的精神力量从不知名处汹涌而来,一下子将他的精神从树木之中逼迫了出来。

猪怪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作为一只本身不具备多大攻击力与防备能力的生物来讲,对于植物的控制便是他赖以继续在森林中生存下去的最大本钱,如果失去这项能力,他在羽蛇神的眼光中再无一丝可供利用之处,冷汗,一下子从猪怪的额头流了下来。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快叫它们停下来!喔,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异龙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