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11节

异龙幻记_第11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1: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场浩劫就好了。等等,六十年前的浩劫?方雨纹脑中闪过一个绝美的女子,她不是正在杭州吗?怎么说龙珠也是因为她才失踪的,想必她不会袖手旁观吧?当下暗暗作了决定,抱起莫羽,趁着漆黑的夜色,往西湖的方向而去。

原鸿铭扛着天厉一路风驰电掣回到了居所,将天厉直接扛进了密室,小心地平放在床上。

天厉的呼吸平稳,脸色却苍白无比,原鸿铭清楚地知道那是因为太极被破坏的原因。要知道,每一个域都必需以施术者的精神来维持,如果被外力破坏便会直接对施术者造成伤害,伤害的程度由施术者用以维系域的精神强度以及破坏方的力量决定。

方雨纹的念力波暴威力巨大,天厉又是临时催动灵力施放太极,仓促之下,无法完全发挥太极的威力,所以受到的伤害是十分巨大的。可恨后来又中了龙族的迷香,导致昏迷不醒。给天厉服了组织炼制的解毒凡,原鸿铭一会担心地望着天厉,一会又忧虑地想着被方雨纹抓去的莫羽,脑子里一时乱成了一团。时间便在他的胡思乱想中飞快地流逝,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不知不觉间,东方的天际出现了一丝丝鱼肚般的微弱曙光,快要天亮了。

杭州郊区。

某幢装饰豪华的别墅。

二楼,烈非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心情非常恶劣。监视莫羽二人的手下回来报告说,昨天晚上有两个身着警服身份不明的人前去找过二人,后来一人受伤被扛着离开,而后,再也感应不到小楼里任何生命气息,怀疑莫羽二人已离开,但是因为奉有严命,令得那手下不敢前去查探究竟,直到今天早上,一架标有中国安全局的直升飞机降落在小楼前的空地上,下来三个人进了小楼查探一番安然无事地出来后,那人才敢进入小楼,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才回来报告。

通过特殊的渠道,烈非知道小楼的电话曾经拨打过一个电话,时间是自己到达前五分钟,只是怎么查找也不能确定,他所拨打的是哪个势力的电话。这让烈非非常不安。龙族在六十年前的恐怖杀戮至今仍让烈非记忆犹新。如果那个电话是打给龙族在这个世界上的隐藏力量要向自己展开报复的话……一阵寒意自心底升起,烈非不敢再想下去。

“来人。”暴虐的语气尽显烈非的坏心情。

“二哥何事这么大火气啊?”

一个中年人毫无声息地出现在烈非身边。赫然是曾经为莫羽诊断并要他到仙都寻找云族的李医生。

“三弟你来了,我想请你确定一下,你告诉我说,大哥的儿子莫羽离开村子去仙都寻找族中天医对不对?”

“是的。二哥记忆力是我们族中最好的,怎么会记错?”

该死的记忆力,六十年前的恐怖场面再度泛上心头,狠狠摇头驱散心头的阴影,以迫切的语气问道:“可是我们安排在仙都试练他的人并没有见到他。而我,倒是在昨天晚上,我见到了一个龙族的人,也叫莫羽,而且力量似乎很强大,我竟看不出他的虚实。三弟,你怎么看?”向震北曾经将莫羽的出现以及被天厉二人救走的消息报告给风叶,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向烈非报告就见了阎王,否则,烈非当可从中推测出一些蛛丝马迹。

“不可能,莫羽不可能和龙族的人在一起。再说了,以他的能力,二哥你的原火能轻松地完全操控他刚刚觉醒的原火之力。或许是个同名的人。不过我们也确是应该加强寻找莫羽的力度了,不能让一个拥有能力的异能者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存在于世间,否则,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灾难。唉,说来也怪我。因为村子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便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同时给那些我医治的人多配了些药。这花了我一天的时间,可就这一天的时间,莫羽居然就失踪了,我们安排在杭州车站的人压根就没见到他。”李医生不无惋惜地说。他的名字就叫李医。倒是和他医生的身份挺般配的。

“是啊,到现在我们云族中能掌控五行之力的也不过区区五人。大哥四弟和五妹又失踪了,唉,自从六十年前的浩劫后,我们云族已经越来越式微了,幸好有徐天赐留下的龙珠,凭借其强大的灵力才不至让其它的势力将我们连根铲除,可是现在风叶却将龙珠遗失了,唉,难道我们云族真的天数已尽?”

徐天赐是云族上一代最出色的高手,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徐天赐锋芒毕露,致受族中其它掌权者的陷害,终不得善终,正是由于他的死,导致了云族的惊天浩劫。也导致了中国史上最有名的一场异能者大清洗。

时至今日,云族当前举足轻重的人物想起徐天赐的绝代风华,仍忍不住一阵唏嘘。然而李医很快地将心神拉回残酷的现实中来,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他的处理:“二哥,我想知道,为什么龙珠会被铁木宗一个连灵兵都没有的人偷走?这是很不合理的,我想,二哥是不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虽是询问的口气,但语气淡然而坚定,显然,得不到答案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唉,”一声长叹,烈非缓缓道:“三弟,自从六十年前的浩劫后,我们云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族中高手被杀戮殆尽,你我五人因为年纪尚小又得李江涯李长老周旋,方能避过大劫,族中珍宝被洗劫一空,经过四十年的苦心经营,才有一点起色,谁知道,因为一个女子,我们族中竟再生风波,大哥身受重伤,下落不明,四弟负气离开,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资金再度被消耗一空。这二十年来,我为了重振我族,殚精竭虑,耗尽了心血,然我天资愚味,非领袖之才,这二十年来虽小有成就,奈何,为了寻找可能的术者,充实我族实力耗费了大量资金,致我云族资金运转不灵,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有人找上门来,欲借龙珠一用,更许以大笔酬金,为兄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他,便命风叶带着龙珠送到杭州,我自己则随后赶来。哪知道,在风叶到达杭州的第一天就发生龙珠失踪事件,唉都怪愚兄一时糊涂啊。”

“那么是谁能向二哥借取龙珠的?以二哥的谨慎,我想借龙珠的人一定有值得我们完全信任的地方,否则就算给再多的钱二哥也是不会借的吧?”李医问出心中的疑惑。

“是大哥,向我借取龙珠的是大哥的徒弟李龙飞,他带着一亿人民币的支票和大哥的玉偑还有亲笔书信来向我借取龙珠。我验明一切无误就答应了他。约好在今天交给他龙珠的,谁知道龙珠竟失踪了。而当时偷走龙珠的向秦回来后竟被人清洗了记忆,形同白痴,问不出一点线索。”

“大哥?二十年前一别就再无消息的大哥终于又有消息了吗?”李医情结激动起来,“二哥,大哥他有没有说现在在什么地方?”

“没有,大哥只是要我将龙珠相借,他作担保。不过至少能确定他还活着,这对整个云族的人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我听说曾经有人冒充飞龙会的人打伤向震北的几个徒弟,他们是什么来厉?”

“是世界异能协会的,不知为何,他们二人处处与飞龙会为敌,奇怪的是,他们的屡次挑衅飞龙会都忍了下来,没有作出任何报复,根据我们暗中对飞龙的调查,这是完全不合常理的。飞龙会能在短短的五年里成为杭州乃至浙江都赫赫有名的帮会,凭借的就是其雷霆般的作风和李飞龙的强横实力。所以我推测,李飞龙很有可能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这使得他对异能协会的挑衅不得不装聋作哑。而这正是他向我们借取龙珠的原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哥会作他的担保人?”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找到龙珠的下落,其它的一切都可以暂时放下。二哥,我想去会会那两位来自世界异能协会的年轻高手。”

“也好,不过你小心点,他们敢向飞龙会挑衅,自有所恃,不要阴沟里翻船。”

“放心吧二哥,我会小心的。”说完,身子摇晃起来,身影慢慢变淡,终至不可见。

“三年不见,想不到三弟的水流无痕已达大成了。”想起自己的烈火燎原,烈非心头泛起苦涩的感觉。

“进来吧。”突然想起自己招来的人不等在门外,烈非将之唤了进来,“你传我命令,全力查找龙珠下落,叫铁木宗的人停止一切活动全力配合你们的行动,务必要找到龙珠的下落。”

“是。”黑衣人恭敬地应声,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你派几个人监视西湖雷锋塔,有任何异状,立刻回报。”烈非突然想起龙族的二人,心头又是一阵烦燥。

****原鸿铭在睡梦里猛然被一股强大的神识波动惊醒。

绵绵不绝的灵力从屋外水银泄地般无孔不入地缓缓渗透着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原鸿铭的脑中出现一个中年男人,正负手站在门外。浩然的灵力波动正是从他身上传过来。

原鸿铭心知肚明是对方故意发出强烈的灵力波动来引起自己的注意力,缓缓运起周身灵力,驱散朦胧的睡意,打开密室的门,走了出去。

一直来到中年男人身后一米才缓缓行礼:“晚辈原鸿铭,世界异能协会中国组浙江特别分队队员,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对方正大光明,原鸿铭自当以礼相待。

李医缓缓转过身子,目光深邃地望向原鸿铭。仿佛黑洞般将原鸿铭的目光牢牢吸附。

原鸿铭生出一切皆被看穿的可怕感觉,不得不运起灵力抵抗来自对方的强大压力,勉强低头脱离了对方的眼神。

“好,不错,年纪轻轻居然就能挣脱我的摄魂眼,原来昨天晚上就是你们去了龙族那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一眼,李医便从原鸿铭的脑海中读取了一部分的记忆。他的语气游离,仿佛从遥不可及的天边传来。让人在不知觉陷入迷茫。

原鸿铭心中骇然,差点涌起落荒而逃的念头。幸好,最终用理智勉强压下了这个不智的想法。先不说天厉正负伤卧床,单就修为而言,自己远不是这个神秘中年人的对手,若想在他的灵力锁定下逃离,实在难比登天。何况那样做会在自己的心里埋下不可抹灭的阴影,这将导致自己以后的修行再难有寸进。

用灵力将神识重重封锁,原鸿铭缓缓抬头,直视着李医深邃的眼神,不答反问:“你是谁?”

李医有些诧异,对方居然能逃脱自己的精神诱导?要知道,精神诱导并不像摄魂眼般直接摄取受术者的思想魂魄,而是类似于催眠的一种精神术法,对于意志薄弱者,可收奇效。

哈哈大笑,李医收回所有灵力,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清澈无比,声音亦变得洪亮起来:“果然是年轻一代的高手,想不到异能协会竟有你这出色的年轻人,可惜啊。”最后一句乃是念及族中后继无人,有感而发。

原鸿铭自李医撤消灵力后感觉浑身都轻松了起来,对着李医深深行了个礼:“晚辈谢过前辈手下留情。不过昨晚之事,晚辈实在不愿再提,尚请前辈见谅。”

“好。爽快,老夫我也不难为你,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老实回答我,我便就此离去,你我各不相干,如何?”

原鸿铭见对方自称老夫,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旋又释然,异能者大多驻颜有术,人到老年而保持中年相貌的大有人在,也不算什么希罕之事。当下道:“前辈请讲。”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你何故处处与飞龙会为难?”

“晚辈二人是奉命行事。”

“那么对于龙珠,你可知晓一二?”

“晚辈对龙珠略知一二,不知前辈何以提及?”

“我可以告诉你,就在你和另一位少年假冒飞龙会的人打伤我五行盟下铁木宗的人时,龙珠恰好就被你们所救的向秦所偷。不知你可知情?”

“晚辈并不知晓龙珠的下落,不过关于向秦偷取龙珠一事,倒是有个消息可以告诉前辈。”原鸿铭在李医提起龙珠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怕是人家总盟的人找上门来了,所以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

“喔 ?说来听听。”若能弄清楚龙珠被盗的事实,追查起来自然容易多了。可恨关在铁木宗大牢里的向秦被人清洗了记忆,竟问不出任何线索。

“据向秦所说,他之所以偷取龙珠,是因为奉了他师傅的命令。否则他也不会在龙珠失踪后回铁木宗请罪。”

心头微震:奉了向震北的命令吗?真是个意外的消息。“多谢小兄弟仗义相告,老夫就此告辞。”李医急着回去找向震北问个明白。

原鸿铭眼睁睁地看着李医的身影在眼前逐渐变成透明,然后消失不见,脸色在一刹那变得难看无比。该死的上级,居然让自己二人留在杭州面对如此可怕的怪物?到底组织向自己二人隐瞒了什么?又有什么目的?原鸿铭一时陷入了疑惑之中。

“看来,暴风雨就要来了。”天厉的声音疲惫地响起,原鸿铭回头,不知何时,天厉已经醒了过来,苍白的脸上写满疑惑。

正文

第十章 龙族圣女

莫羽在轻微的颠簸中醒来,感觉身体腾云驾雾般不断移动,眼皮沉重得如同灌了铅般,努力试了几次,依然无法睁开,未被发现放弃了努力,开始回想自己处境。方雨纹的突然翻脸让莫羽困惑不已,龙珠对她到底有多么重要?想起之前方雨纹美丽的笑脸和盛怒时恐怖的表情和让人骇然的眼神,莫羽难以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不过事实就是事实,莫羽现在正被方雨纹以一个不太舒服的方式扛着飞奔在杭州郊外的原野上,赶往西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