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12节

异龙幻记_第12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1: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的方向。莫羽已经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肚子被方雨纹肩膀上坚硬的骨头硌得生疼,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声音,方雨纹不知道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禁制,连话也不能说了,其实方雨纹是怕万一他醒过来大叫大喊的话会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这在无意中帮了莫羽一个大忙。使得他的清醒没有被发觉。莫羽感觉头脑昏昏沉沉,身子软绵绵地提不起一丝力气,真气在方雨纹的禁制下完全沉寂,神识亦被完全封印了起来。只好就这样任由方雨纹扛着一路急赶。

恍惚中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方雨纹终于停了下来。将莫羽轻轻地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夏天清晨凉爽的风吹拂在莫羽身上,感觉凉嗖嗖的,这让莫羽的脑筋稍微清醒了一点,努力集中精神,试图唤起身体的真气。可是,莫羽只要一集中精神,脑袋中有个地方立刻传来一阵剧痛,如同千针万刺一齐扎来,痛得莫羽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努力。想起之前方雨纹禁制自己的时候说过,她是将自己的精神能力封印在神识里。想必这入骨的痛便是由自己的神识海里传来的了。想到这里,莫羽缓缓集中精力,将精神完全集中到体内,往神识海存在的地方汇聚。莫羽感觉自己突然间来到一个无边的黑暗世界里,四周空荡荡地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莫羽在黑暗中不知道飘游了多久,终于在前方发现了一个紫色的光圈。不停旋转的光圈在无边的黑暗里发出清冷的光芒,紫色的光芒吞吐闪烁,仿佛里面有什么要冲出来一般。莫羽缓缓地往光圈所在的地方飘去。紫色光芒吞吐地越来越快,涨落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光圈内的力量似乎感受到莫羽的接近,发出喜悦的欢呼,没有声音,但莫羽清醒地知道,那就是自己被禁制的精神力量。奇怪的是自己的思维为何不被她封印起来?莫羽并不知道,方雨纹的禁制下,自己的意识是无法产生思维的,只是他来自盘古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雨纹的禁制渐渐产生了裂缝,这才让莫羽的意识逸出了紫色光圈,得以自主思维。

莫羽逐渐接近紫色光圈,光圈吞吐涨落的幅度更大了,光圈内的精神似乎就要破圈而出了,但总是在最后将要破圈而出的时候被紫色光芒适时拦截,总是不能逃逸出来。

莫羽心一狠,集中全力往紫圈冲了过去。

莫羽感觉撞入了一个沛然温暖的世界里,全身懒洋洋地非常舒服,紫色光芒将自己全身笼罩起来,温柔地荡涤着自己的灵魂。冰冷的能量充斥自己的灵魂,让莫羽在刹那间清醒无比,轰然中,莫羽穿出了紫色光圈,进入自己的神识里。一头扎进了金色的精神能量的海洋里。精神能量的海洋欢快地涌动起来,欢愉的感觉让莫羽差点欢呼出声。

方雨纹将莫羽放在西湖边的石头上,精神能全力运转,神识在不化身的情况下提高到极致,缓缓向西湖延伸过去。平静湖水下暗流的涌动,各种鱼虾的自如流动,微风吹拂过身体时皮肤毛孔细微的收缩,一切都清晰无比地在方雨纹的脑海里倒映出来,心灵在一瞬间变得平静无波,强大的神识缓缓向湖底压了下去。透过湖底层层的淤泥,一个广阔的究竟出现在她的神识面前。方雨纹的神识毫不迟疑地向下延伸,直到接触到一个比她的神识更为深邃的神识。两股神识相互交织,迅速地交换着信息。

我已经不再是龙族的人了,你还来做什么?

姑姑,我需要要你的帮助。族中的生命之源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渐渐干涸了,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回当年被你失落的龙珠,凭籍其强大的灵力,重新打开生命之源的泉眼。让我族得以继续存在。

那你还不去找寻龙珠?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龙珠已经找到了,而且已经带到这里来了。

那你就更不应该来我这儿了,说吧,碰到什么困难了?

姑姑,其实龙珠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那神识波动起来,显然极为意外,你刚才不是说找到了吗?何况,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力量能将龙珠毁灭?

是一个拥有术火的少年,他将龙珠融化并吸收到了体内,为了龙族的存在,我必须用聚魂大法将龙珠从他的体内摄出。

你想要我帮你施展聚魂大法?

为了龙族的存亡,请姑姑助我。

当年,你父亲将我囚禁在此处时已经将我驱逐出龙族,你们龙族的存亡与我何干?

姑姑若真不再当自己是龙族中人,不守龙族戒律,为何时至今日,仍甘愿困守这西湖底?难道,以你龙族历代最杰出圣女的能力竟破不了我父亲设下的区区锁龙界吗?

天赐已死,我的心亦随之而亡,坐困于此与困于天下有何分别?

姑姑!

唉,要我帮忙也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姑姑肯帮忙,别说一件,就算十件百件我也答应。

好,当年,你姑父受奸人所害,我心神大乱下,狂兴大发,肆意杀害了陷害天赐的人并诛连了不少无辜,更为此引发了云族灭族的危机。当我清醒下来的时候,云族中人几乎已经被我屠杀了大半,你姑父毕生的愿望是振兴云族,而我却屠杀了云族大半精英,心中困苦,适缝其时日本的山口组以及国内几个异能者门派收到消息,大举来攻云族。致云族精英被屠杀殆尽。我心中恨极,以我三百年的修为化身为龙将来犯的异能者全部歼灭。并找上门去,将几个异能者组织一举剿灭,引发了中国史上最惊人的异能者大清洗。后来,你父亲插手,带领族中精锐,好不容易才平息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屠杀。而我,心若死灰之下,自困于此。不问世事。

姑姑要我做的是什么?

姑姑想要你帮我寻找你的表姐,徐清濛。当年,你表姐不过四岁,我将她托付给天赐的兄弟李江涯抚养。不知道现在如何了。你帮我寻到她。

姑姑要我带她回龙族?

不,你只要帮我看看她过得是否幸福就行了,如果受人欺负,你就帮帮她,如果没有,你就不要打扰她的平静生活了。做人和做龙一样,平凡才是最大的幸福。

姑姑放心,我一定会让表姐过上幸福的生活的。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帮我照看一下云族吧,毕竟是因为我才让云族遭受了灭族之祸。

云族?方雨纹心中苦笑,我昨天晚上还杀了好几个呢,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从身边传来。

不好,莫羽?!

不用睁眼,方雨纹清楚地“看见”莫羽猛然张开的眼神如同夏日的太阳般闪出炽烈的光芒。奔涌的真气江河般,绵绵涌动着在莫羽的体内运行。暗道不好,双手一送,掌中紫芒微现,灵兵化作一条长索往莫羽缭绕过去。

然而一切已经太迟了,醒来软绵绵躺在地上的莫羽突然如箭般射了出去,速度之快,连困在西湖底的白素心也略感吃惊。

方雨纹紫鞭一收,便待追去。

不用追了。

神识里传来白素心的思感。

方雨纹愕然止步。

为什么?

追上他也没用了,龙珠已经不可能从他体内取出了。刚才那一刻,我感应到的,不仅仅是龙珠的力量,还有你的精神印记残存在他体内。加上他本身的意识,他的精神体实际上已经是三足鼎立之势,你或者不信,但是我感应的结果是,你的紫龙清气帮助下,龙珠的力量已经同他的精神完成了初步的同化。龙珠,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取出来的话也只能是颗失去生命的废珠子了,现在留下来的只可能是一个拥有龙珠力量的少年。小纹,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些话,浩然的思感便从方雨纹的体内退了出去,隐匿无踪,任凭方雨纹再怎么感应,神识里再也没有任何气息。佩服于姑姑超绝的能力的同时,更让她的心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

怎么办?龙珠取不出来了。生命之源却已近枯竭,如果让生命之源完全干涸的话,龙族将不会再有新生的龙,那么龙族将失去所有希望。虽然龙族的性命可达千年甚至更久,但这也只不过能稍微延缓灭族之日的来临罢了。

这一刻,方雨纹心如死灰。

不知何时,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东方慢慢地露出了鱼肚般白色的晨曦,天快亮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朝阳在地平线一端缓缓露出它的笑脸,带给人们新的希望,然而,龙族的希望在哪里?

龙珠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存在于世的只可能是一个拥有龙珠力量的少年。姑姑的话在方雨纹的心里轰然响起,拥有龙珠力量的少年,拥有龙珠力量!那么……一阵莫名的激动从方雨纹的心底涌起,巨大的喜悦让她差点儿晕厥,面对着悠悠荡漾的西湖水,方雨纹缓缓吐出几个字:谢谢姑姑。

面向朝阳升起的地方,深深吐出一口气,方雨纹的身体化做一股清风,如同清晨的雾气般消散……

西湖底。

广阔的空间里无尽的寂寞和无边的黑暗是她唯一的朋友,多少年了,死灰般的心里如同枯竭的古井般没有起过一丝一毫的波澜,在这里,陪伴她的只有绝望,以及无尽的寂寞。连痛苦仿佛也如同死水般沉寂。六十年,多么短的三个字,它足以代表七百二十个阴睛圆缺,二万一千九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煎熬吗?不,不能,远远不能。在这无尽的黑暗里,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漫长地有如一个世纪,每一刻都是难以忍受的煎熬,然而,这一切,在这一刻,都值得了,天赐终于有后了,苍天有眼,时隔六十年后的今天,终于让她再一次感受到了那春日阳光般温暖的的亲切感觉。她可以肯定,那个少年,那个融合了龙珠的少年,是自己和天赐的某种延续……

西湖的水涌动起来,湖中,一个旋涡渐渐形成,湖水不断地被吸纳进去,旋涡越来越大,整个湖底似乎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湖水不断地被吸纳进去。

岸边,清晨三三两两出来散步的人们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

         ※       ※       ※

铁木宗总坛,大堂。

向震北战战競競地站在堂下,心里的绝望一丝丝漫延,自从被向烈叫来,到现在已经二十分钟了,两位圣者大人仍然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只顾低头喝茶,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两股让人心寒的气势却无时无刻不压迫着他。

深吸一口气,向震北抱着一丝侥幸小心翼翼也探问:“不知两位圣者大人找我来有什么吩咐?是不是手下人招待不周?我马上叫人重新安排两位的住宿。”说完,转过身去,作出势要走。

果然,烈非停止了啜茶的动作,缓缓地开口:“不用了,我们对你的安排非常满意。倒是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

向震北缓缓回转身子,声音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什…什么事?”

“是关于你那徒儿向秦的事。我想知道的是,龙珠是从谁手里被偷走的?”

“是我保管不力,我该死。”向震北说完,立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迭声说着:“我有罪,请圣者大人处罚。”

李医斯条慢理地呡了一口茶,“你说说,你在怎么发现向秦的?他又是怎么被人清洗了记忆的?”

“我不知道,发现向秦的是我的徒儿向烈,人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浑浑噩噩了,什么也没问出来。”

“喔?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龙珠就是他给偷走的呢?你又是凭什么认为不是有人偷了龙珠而找他做了个替罪羊?”

“这……”向震北一时词穷。

“向震北,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啊?说来听听?”

向震北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没…没有,我怎么敢瞒圣者大人呢。”

“你还不肯承认吗?是不是要我请你的徒儿出来和你对证啊?”李医手中把玩着茶杯,神态自若,“或者,要我一时不小心将你的记忆浏览一遍?”

越来越多的汗水渗了出来,终于汇聚成巨大的水滴,浩荡而下,在脸上留下一道道清晰的痕迹,砰砰地掉落地上。碎成碎片。

“你还不说?”烈非猛然暴喝。强烈的气势惊涛骇浪般往向震北倾泄而来。

“我说,我说。”向震北的精神完全崩溃。竹筒倒豆般将事情讲了一遍。

派人带走向震北后。

“真是让人想不到啊。主使者竟然会是风叶。”

“我的直觉告诉我,风叶必是受人指使,不然,他觉不会自暴而亡。这之中一定另有别情。”

“是啊,可惜,风叶已死,死无对证了。只好慢慢查了。”

他们的猜测基本上是正确的,只不过,风叶后来确实动了贪念,才想让向震北偷出龙珠好自己吞没,想不到却便宜了莫羽。

正文

第十一章 惹祸

莫羽一路狂奔,丝毫不顾出来晨练的人见到自己夸张的速度时错愕的眼神,带起一股轻风从他们眼前一掠而过。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方雨纹有没有追上来,结果是让人心慰的,身后除了自己带起的微风外,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传来,表面上看来,自己暂时至少是安全的。危险的压力一过,莫羽的心思不由地飞回到刚才自己解开禁制的瞬间感应到的强大神识上,那是一股非常强大而熟悉的感觉。好像一个久别的亲人般的亲切感觉。而事实上,也正是在她的帮助下,莫羽才得以在瞬间发挥巨大的爆发力,逃开方雨纹的追击。到底会是谁呢?想想自己认识的几个异能者,没有一个是符合条件的,那神识太强大了,即使是面对烈非时也没有给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